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32章 一声道歉

    我的大脑里响起了一声惊雷。

    高莹!

    我片刻不停地走到高莹身前去,她脸上狰狞的神情正一点一滴地土崩瓦解,身子像是融化了的冰块一样快速地瘫软,直直地倒在了我的怀里。

    高莹倒下的那一瞬间,我看见了莫伊痕手中握着长剑冷漠地望着我的脸。

    我心中杂乱的思绪让我的大脑濒临瘫痪,拼命地用手按住高莹身上的伤口想要止住从伤口里源源不断往下流的鲜血。

    眼泪如决堤的洪水一般顷刻间涌出了眼眶,我梗咽地质问莫伊痕:“你这是在做什么!你为什么要对她下这么狠的手?”

    他脸上的表情一怔,握着长剑的手微微一颤,转身立刻劈向了依然错愣许久的女护士。当长剑触碰到女护士魂魄的那一瞬间,她身上立刻冒出熊熊烈火,不过三四秒的时间,刚刚还在我面前叫嚣的她就已经化作了黑灰。

    “为了救你。”

    短短四个字,他说了大概有一个世纪长。

    一时间,病房中的温度似乎下降了好几度。

    我低着头小声地说了句“谢谢。”便不再说话了。

    女护士灰飞烟灭本来这算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惜我现在所有的情绪都被高莹的伤势所牵动。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嘴唇越发的干燥,连带着四肢都有发黑发紫的迹象。

    把高莹放在病床上后,我开始手忙脚乱地寻找着纱布、棉花等一切止血的东西。越着急就越慌乱,我之前学过的那些急救知识都像是丢进了大海里细针一样,无论如何也寻找不到踪迹。

    高莹伤口上的血越渗越多,洁白的床单被她的鲜血染红了一大半,在昏暗的白炽灯下就像是一朵妖冶的大丽花。

    “何必呢?”莫伊痕冷淡地开口道。

    莫伊痕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心里清楚的很。那把长剑就是用来杀鬼的,高莹身上除了附体的千年女尸还有使用御鬼术操控她的女护士,他的那么一剑下去,高莹就等于同时接受到了两次强烈的刺激和伤害。这么严重的内伤普天之下怕是没有一个人可以受得住的,所以现在无论我做什么都只是无用功而已。

    我拿着棉花的动作停滞了一下,转过身对着莫伊痕吼道:“你滚,你给我滚,我这辈子都不想看到你!”

    莫伊痕一言不发默默地走到了我的身边将我从高莹身边拉开,嘴里喃喃地念叨了两句,一道金符立刻从他的嘴边飘飘忽忽地升了起来,落在高莹的额头之间。

    “小娘娘,借您脖子上的玉佩一用。”莫伊痕开口说道。

    我下意识地抓紧了胸前的玉佩,警惕地开口问道:“你要我身上的玉佩做什么?”

    莫伊痕这个恶鬼一次二次都做一些我不能理解的事情,且不说想要抢走我孩子之后对我做的那些轻浮举动,今天无缘无故地对高莹下,手现在还要拿走白千赤给我防身用的玉佩。他心底到底在想什么?

    “想救她就乖乖给我,本王懒得解释。”莫伊痕冷冷说道。

    他很了解高莹的伤势就是我如今的软肋,或许今天他让我用命去换高莹的寿命我也是心甘情愿乐意之至的。

    我麻利地从脖子上解开了玉佩递给了莫伊痕。

    他往我脖子上瞥了一眼,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声:“不喜欢吗?”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极其的微弱,以至于我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继而开口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没事。”莫伊痕眼里闪过一丝黯然的神情。

    他将玉佩置于手心之上,凝聚了一股阴气汇于手心之中,直到那股阴气将整块玉佩都包裹住没有丝毫的缝隙。

    这时,他的手上突然一用力,那块玉佩立刻碎成了粉末摊在他的手心之中。

    “你疯了吗?这块玉佩对我有多重要你知道吗?问都不问我一下就这么将它碎成粉末!你觉得你这么做合适吗?”我看着他手心中少得可怜的粉末不满地质问道。

    莫伊痕脸上还是那一副冷漠的表情开口说道:“她的命重要还是白千赤给的玉佩重要?”

    他的话才一出口,我立刻闭上了我如疯狗一般乱吠的嘴。

    白千赤送我的东西我身上从来都不缺,今天只是失了一块小小的玉佩,按他的性格没多久一定会再给我一样新的。可是高莹不一样,她是我来到这座城市后第一个认识的朋友,从小到大我记不清楚到底受了她多少帮助。现在她不过是需要一块白玉玉佩罢了,就算她的病需要十个八个我也一定会拼了命给她带回来的。

    或许是见我许久不说话,莫伊痕望着我毫不客气地命令道:“去接一杯水来。”

    “我?”我疑惑地看着他指了指自己。

    莫伊痕用余光瞥了我一眼开口说道:“不是你,难道还是本王捧着这些粉末亲自去吗?”

    我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高莹,虽然心中有千百个不愿意让他命令我,但一想到这一切都是为了高莹我也就忍了。

    莫伊痕将最后一口粉末都灌进了高莹嘴里,开口说道:“死不了,具体怎么样只能看她自身造化了,本王为她做的已经够多的了。今天若不是本王在,她的魂魄早就被黑白无常勾走了。”

    我默默地对着他翻了好大一个白眼,若不是他刺向高莹的那一剑,她现在会沦落到如今这番田地吗?

    “你最好想尽一切办法让高莹清醒过来,若不然......我安眉发誓今生今世都不会放过你的。我咬着牙威胁道。

    莫伊痕嗤笑了一声,喃喃自语道:“最好别放过。”

    我没有听清楚他说的话,他却化作一阵轻烟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高莹在莫伊痕离开之后身子就不停地来回翻转着,紧闭着的双眼也依然清楚地看到她的眼珠子在高速地转动着。

    我坐在病床边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急切地呼唤道:“莹莹,你听得到我说的话吗?”

    莫伊痕这个恶鬼,虽然心不怎么样,但是说的话倒也不虚。高莹在他离开不久之后苍白的脸上渐渐恢复了血色,青紫的四肢也不再冰凉。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的光景,高莹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双眼迷离地望着我说道:“眉眉,我是不是......”她脸上泛起一丝抱歉的情绪,小声地说道:“对不起......”

    我刚止住的眼泪瞬间又崩了,大滴大滴的泪水落在病床上。

    对不起?呵,我怎么受得起她这一句对不起。她现在对我说了这么一句“对不起”,我要说多少句才能弥补我心中所有的亏欠?

    正当我开口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房门外突然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高莹下意识地按亮手机屏幕,“4:30”这串数字醒目地亮在屏幕正中央。这么大清早,会是谁来找我们?

    我和高莹俩个瞬间就紧张了起来,两个人脸色凝重地望着门外。

    我们两个还没来得及相处应对的方法,门外就传来了轻微的一声“咔嚓”的开门声。眼看那扇门就要打开,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进了病床上装作一副沉睡的模样。

    脚步声从门口的方向传进来,越来越近一直到我们病床前,停了。

    我和高莹的手紧紧地抓在了一起,两个人手心中的汗水粘腻地混在了一起,就像是我们紧靠着彼此时胸膛与胸膛的贴近而听不清楚到底是谁的心跳更加快一些。

    或许这一刻只有我们两个才能真正感受到彼此间那种恐慌的心里,心惊胆颤地躺在床上等待着一切未知的发生。

    死亡的恐惧再一次降临在我的头上,呼吸再一次因为心中不安的情绪变得微弱。

    高莹浑身颤抖着在我手下写下一个字:谁?

    因为小时候就有遇到鬼的经历,以至于我从小到大都十分注意人的脚步声。每一个人因为身高体重走路方式的不同从而形成了不同的脚步声,刚刚潜入我们房间的那个人走起路来的时候一深一浅,很明显就是高低脚或者腿脚不方便的人。这家妇科医院成立的年份很近,大多都是年轻的医师,那些医师我也是见过的,个个腿脚麻利走起路的时候绝对不会发出一深一浅的脚步声。

    唯一剩下的就只有一个可能性,院长!

    我微微地呼了一口气,悄悄地睁开一丝缝隙想要偷看,就是这么微微地一丝缝隙差点将我的三魂七魄都吓散了。

    院长一脸惨白浑身湿漉漉地站在我们的床边,高高地抬起右手做出一个想要往下锤的姿势,就连眼里都带着满满的杀意。

    就在一瞬间,我连脑子都没有好好地过一趟,猛然地从病床上弹了起来,拉着高莹就跑了起来。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病房外面密密麻麻地站着一个又一个衣不裹体的活死人,像是看猎物一样虎视眈眈地看着我们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