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33章 突然停手

    怎么办?

    我的大脑在高速运转,试图在三秒之内找到最好的办法从眼前这群活死人的包围下逃出升天。

    高莹站在我身边,手颤抖着拉着我的手说道:“眉眉,她们是不是想要杀死我们?”

    我一直相信人在极度恐惧的情况下是会智力下降的,就像高莹这样。难道眼前这群张牙舞爪面目狰狞的活死人的意图还不够明显吗?非要她们真的把我们两个全都置于死地才知道她们是来要我们命的?

    “当然是啊!”我脸色难看地回答道。

    眼前的活死人们正在蠢蠢欲动一步步地向我和高莹逼近,身后不远处,浑身湿漉漉的院长脸色惨白地望着我们俩。他身上裸.露的肌肤都是发白发烂的,眼睛周围泛出淡淡的乌青色,嘴唇铁青看不出一丝正常的血色,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异常阴森。

    前有豺狼,后有虎豹。如今的局面我和高莹不知道到底是该进还是该退才好。

    往后退虽然只有院长一个,只是身后就只有一间病房,我们往后退不过是如鳖入瓮。往前进看似是死路,但只要冲破了活死人的包围圈,逃出这家医院,我们俩倒也还有一线生机。

    这次深入虎穴没有查到一点有用的信息便罢了,现在可能连小命都保不住了。虽然之前我嚷嚷着找不到任何线索绝对不离开这家医院,但是俗话说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有留下我这条小命才能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思索再三后,我使劲地捏了一下高莹的手大声说道:“我们冲出去!”

    高莹望着我愣了一秒,随后立即点了点头算作应许。

    我深呼了一口气,沉着脸凝视着里三层外三层把我和高莹牢牢围住的活死人们。她们若只是普通的鬼就好了,虽然打不过,但是人的唾沫至少会让她们产生畏惧,只可惜活死人是有肉身的人类的唾沫对她们的伤害实在是微乎其微。我又不会什么别的阴术。高莹体内的千年女尸才受伤没多久,想必也没有救我们的能力。左也不行,右也不行,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还没等我想出办法,那群活死人突然就跟着了魔一般通通双眼发红地向我们逼近,她们每向前一步我都能更加清楚地听到她们喉中吞咽唾沫的声音。

    眼前这个场景让我突然想到了正在草原中觅食的饿狼,它们的双眼也是这般的充满杀戮的血腥味。

    “走!我们现在赶紧冲出去。”我拉着高莹就直接朝着向我们逼近的活死人面前走去。

    “不,我不走。我怕!”高莹攥着我衣角的手不停地颤抖着。

    我看着她身后笑容诡异的院长,心中的不安就像是河边的芦苇般疯长了起来。现在不走?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也懒得好好地劝说什么,拉着高莹的手就向往活死人面前走去。

    刚刚才走出了一步,抓着高莹的手就被她狠狠地甩开了。她一脸恐惧又带着满脸的不相信的神情凝视着我,嘴里喃喃自语般开口说道:“你你你......”她不停地摇头指着我的眼睛开口说道:“你不是我的眉眉!你说,你到底是谁?她是不可能带着我去送死的,你一定是哪个鬼想要借眉眉的手害了我!”说着她就随手抓起墙上的记录本子狠狠地往我的身上砸去,气恼地骂道:“你这个心肠歹毒的恶鬼,你滚!你给我滚!”她两眼一翻忽然就大笑了起来:“哈哈哈......我高莹才不会相信你们这样无聊的离间计!我和安眉之间的感情是无可替代的。你们这些恶鬼对我做的这些事情,我通通都会记在心里,总有一天,我会向你们复仇!”

    高于魔怔了。

    我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有一种形容不出的苦,仿佛是喝了一大口呛口的二锅头从心口到脑壳都是痛的。

    我心里很清楚高莹此时此刻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千年女尸上了她的身这么些日子里她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我不是不知道。我当她是这一生中最重要的朋友,她亦是如此待我的。千年女尸附在她身上的时候曾多次借她的手伤害我,作为我的朋友她的心里有多愧疚我即便不能感同身受却也是能够体会到三四分的。也仅仅是三四分我都觉得这些不好的情绪强加在她的身上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人的生理本能就是自利,高莹潜意识里或许也希望我能够承受一次她身上的痛苦,让我也做一些伤害她的事情,这样她才能真正的心安理得不再对我抱有沉重的愧疚。

    正如那句话说的一样,“人心隔肚皮。”人与人之间永远无法感同身受。我对她抱有的愧疚之心绝对不比她少,看似互相亏欠实则这一切都是我一手造成的苦果。都是因为我贪生怕死才会引出了这期间的重重,害了高莹和那些无辜的人。

    高莹的举动引起了活死人的注意,像是工蚁奔向蚁后那般活死人就像是受了什么蛊惑一样径直地往她身前走去。

    突然,那群活死人中间有一个身材高挑的冲了出来,面部扭曲地扑向高莹。

    “小心!”我大喊道。

    高莹像是看不到眼前的景象,依旧沉浸在她自己的小小世界里疯狂地大笑着。

    眼看那个活死人就要扑到高莹的身上,裸.露在外的獠牙几近要碰到她胡乱挥舞的手。

    我没有一刻犹豫径直地奔向了高莹的身前,害怕地闭上了双眼。

    下一秒,颈脖上的肌肤立刻感受到了冰凉的刺痛感感蔓延全身。那一刻,我只觉得全身都没了力气,像是注了水的气球一般软趴趴两眼一黑就晕了过去。

    也不记得过了多久,只觉得迷迷糊糊中有人在掐我的人中,挣扎着睁开了双眼。

    “安小姐,你没事吧?”

    院长猪头似圆润的脸映入我的眼帘,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惊慌失措地往里缩了缩,开口问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他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回道:“安小姐,我们的巡夜护士发现你和陪你一起来的高小姐倒在了走廊边上,所以就把你们一起抱了回来。”他顿了一下,开口问道:“不知道安小姐凌晨的时候不再病房好好休息,为什么会躺在医院过道上呢?”

    我努力地回想昏迷之前发生的种种,只觉得脑袋胀痛得厉害,余光扫过院长脸上的大痣的时候,脑壳一阵刺痛,随后刚刚发生的事情就像潮水一般涌入我的大脑,双手下意识地紧紧攥着床单,警惕地望着院长语气尽量平静地说道:“我们刚刚在走道看到了一个可怕的黑影,当时我们俩就一起被吓晕了过去。”我微微地抬头观察着院长的脸色,继续开口说道:“院长,我以前就听别人说医院是阴气最重的地方,我们医院会不会有鬼啊?”我脸上装出一副害怕的表情对着他。

    院长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随后笑着说道:“安小姐真会开玩笑,我们学医的人信奉的是科学,无论什么事情都喜欢有所依据。鬼神之论在民间虽然盛行,但是现在还没有任何可以正式它们存在的依据。依鄙人所见,你们两个或许是劳累所致的幻觉,还是好生休养为宜。”

    我心里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他还真是虚伪,说起这些话来一套又一套的,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是什么正人君子。不信鬼神?呵,我看他只是不信神罢了!养小鬼、养活死人、伤害无辜的凡人,坏事都要被他做尽了。

    “我开玩笑罢了,院长还真的当真了。医院再怎么阴气重也不可能是妇科医院阴气重,这可是孕育新生命的地方,当然是阳气更旺盛一些。”我顿了一下,抬头凝视着院长的双眼开口说道:“除非这家医院死了很多孕妇。”

    院长错愕了一秒继而反应过来开口说道:“我们医院一个月统共接生过的孕妇也不过一百来个,而且以今天的科技水平,难产死亡的几率几乎是微乎其微,怎么可能会有很多死去的孕妇呢?”

    我在心中嗤笑了一声却没有表露在脸上。

    善恶终有报,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我瞥了一眼刚刚就一直站在院长身后的小鬼,他怨恨地望着院长的背影久久不愿离去。估计又是被他伤害的无辜孩子罢了,我低下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继而开口说道:“今天1的事情真的是麻烦院长了,天现在还没亮我想多休息一下,所以......请你先离开?”

    “对对对,你是应该好好休息。明天你的治疗正式开始,会有专门的护士带你去进行初步理疗的。”

    院长话才说完转身就走了,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刚刚站在他身后的小鬼慌忙地溜到了另一边去,眨眼间就化作轻烟消失了。

    院长离开之后我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心里总是想着昨夜发生的事情,越想就觉得这件事情诡异的很。

    如果刚刚发生的那一切不是幻觉,那院长原本是想要夺走我的命,那后来为什么又突然停手了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