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34章 如此治疗

    我一下就抓住院长的胳膊,使出吃奶的劲头死死地将手指往他肉里嵌,不停地摇晃他的手嚷叫着:“有鬼!院长,你们这家医院真的有鬼!”我故意将眼睛瞪得大大得对着院长说:“饭......饭里面有人肉!全是血,还有人的手指、眼珠子!”

    院长轻轻地拍抚着我的手说道:“怎么会有鬼呢!安小姐你是不是出现幻觉了?你先冷静冷静。”

    “不不不!不是幻觉!”我指着送饭给我的那个护士说道:“就是她,就是她把那些东西送给我吃的。”我低头缓了一口气,冲上那个护士的面前提着她的衣领子质问道:“你是不是想害我?你为什么想害我!说啊。你是不是想骗我吃了那些人肉永远都生不出孩子来、你说啊!”说完,我伸手就开始拉扯护士的头发,像是农作时拔田野里的野草一样卖力。

    院长见势不妙冲了上来,不停地拉扯我的手臂,试图将我和护士分开。“安小姐!你先冷静下来,有什么事情好好说!”

    我转过脸“呲”了一声院长,大声地说:“冷静点?好好说?怎么好好说!她就是想害我,想让我再也生不出孩子。”我的眼眉一沉,继而抬头说道:“不不不,我知道了。我不是怀不上孩子,是我的孩子被你们杀死了。那些手指眼珠子都是我孩子的。”我狠狠地将护士推到一边,扯着院长的衣服喃喃问道:“为什么?你们好狠的心,为什么要杀了我的孩子!”

    另一边的高莹也不闲着,坐在地上呆呆地望着一处,装作已经被吓蒙了的样子,指着空荡荡的地板自言自语道:“血,都是血。这里是手指,那里是眼珠子,还有人骨头。呵呵呵......”她痴笑着用手抓空气往嘴里放,边嚼着边发出“滋滋滋”的响声,还不停喃喃自语道:“真好吃,人的手指也好吃、眼珠子也好吃。”

    我们俩这么一闹腾,在场的医生和护士基本都被我们俩把衣服扯破了,头发也被我们弄乱了,俨然是疯子模样。

    院长被我牢牢抓着,他只能提着脖子着急地对着其他医生求救,“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来把这个疯婆子给我拉开!”

    他一开口,立刻就有三四个男医生冲到我的身边抓着我的手开始往外拉。有一两个医生基本使不出劲来,碰到我的皮肤时触感也是软绵绵如水一般,而且极其冰凉。我特别注意了那几个怪异的医生,他们胸前的铭牌上无一例外都是写着不孕不育科特别治疗处。

    特别治疗?是什么?我故意留了一个心眼。

    三四个男人一起拉我,任我再怎么撒泼也比不上他们的力气,很快我就被他们控制住了,双手被扣在身后动弹不得。即便是不能自由活动,我依旧没有停口,骂骂咧咧地说:“你们害死了我的孩子!你们要赔命,你们吃了我的孩子!”

    院长理了理自己凌乱的发型和身上被我扯破褶皱不堪的白大褂,皱了一下眉头从脸上强挤出笑容开口说道:“安小姐,你想多了,我们真没有对你的孩子做什么!你根本怀不上孩子,要不然你怎么会来我们医院治疗呢?我能理解你的求子心切,你放心只要你通过我们医院研究出来的特别治疗方法,我保证你以后能够一举得子,三年抱俩!”

    我心里暗暗嗤笑。一举得子?三年抱俩?我听他说的这话怎么那么想那种非法集资大会里面的头目站在台上说的那些洗脑的话。我可没有求子心切,要不是无意间知道这家医院的这些猫腻,我安眉这辈子都不会踏入这个不孕不育科!不过这个特别治疗倒是引起了我的注意,刚刚那些看起来没有生气的医生全都是特别治疗处的,依我看这个特别治疗处十有八九都有问题。

    “真的能治好?”我小声而又不确定地问道。

    院长脸上闪过一丝难以注意的笑意,“当然能治好,安小姐,你要相信我们医院医生的能力,现代科学很发达,不孕不育已经不是大病了。只要你乖乖配合治疗,生育上的问题一切都不是问题。”

    我心里很鄙夷院长嘴上的哄骗技术,脸上却依旧保持着刚刚呆傻的模样,“咯咯咯”地笑了起来,连连应允道:“特别治疗,现在就去!”我拉住院长的胳膊,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问道:“配合治疗就能怀上孩子?”

    院长的表情一怔,随后又放松了下来,开口说道:“是,只要你能配合治疗!”

    我和高莹被范言带到了VIP病房最里面的一个特别治疗室,里面盘坐着一群光溜溜的女人,她们个个小腹平坦,看起来都是没有怀孕的女人。

    范言把我们领进屋子里,指着最后面的一处空位对我们俩说:“这是由德国的科研人员研制出来的放射理疗法的特别治疗室。”他指着最上面一盏散发着暗黄色的灯解释道:“那盏看似普通的灯其实正在放射巨大的能量能够修复女人体内长期因为不良的生活习惯而导致的损伤,从而促进女体内的协调。坐在这里面即便是身体健康的女子也能够加强身体的各项机能,所以你们俩都进去也可以。”

    他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看似厉害的效果,眼尖的我却发现那盏灯里面藏着一道黄符。这间屋子里的女人个个都目光呆滞表情迟缓多半就是因为这道黄符迷了她们的心智。

    我做出一副激动的模样说道:“这个这么厉害是不是我就能怀上孩子了?”

    他嘴角微微上扬,眉眼之中掩饰不住心中的迫切,用哄骗孩子一般的伎俩对我说道:“你只要和这些女子一样把衣服褪了,坐在这间特别治疗室里面乖乖地接受理疗,我保证你出院后不出三个月就一定能怀上孩子!”

    我猜他是觉得我刚刚已经被吓呆了所以没了原本的思考能力,所以他才会用这样蹩脚的伎俩来诱骗我。若是真的坐在这里照一照这盏灯,能不能怀上孩子且不能下定论,心智却一定是会遭到损坏的。

    也罢,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只是脱光了坐在这里面,这未免不太好吧?男女授受不亲,无论是为了什么我也不能随随便便就在除了自己夫君的其他男人面前不着衣衫啊!先不说白千赤知道这件事之后会炸毛,我自己的羞耻心也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不能脱不能脱!我的老公知道了会打死我的。”我双手环抱在胸前往后退了几步,脸上装出一副恐惧的神色对范言说。

    范言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垮了下来,眼珠子溜溜地转了一圈,抬起他的手,慢慢地向我靠近。

    他想做什么?

    我本能地往后腿,才退了两三步就撞到了病房的白墙。我不得不紧紧地贴在墙上,警惕地望着正在向我逼近的范言。

    高莹站在一边吓得已经不知所措了,害怕地望着我的方向,想要向前却又犹豫不决不敢向前。

    范言越向我靠近,脸上的微笑就越发地诡异。他走到离我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停了下来,伸出了手。

    我惊恐地望着他,情不自禁地大声尖叫了起来。

    “啊......”

    我眼睁睁地看着他的手向我逼近,心脏“砰砰砰”剧烈地跳动着。

    他是不是现在就想要了我的命?不是要哄骗我脱光衣服让我在这里“治疗”吗?难道他嫌太麻烦,想要直接让我做活死人?

    不要啊,我还不想死。我二十岁还没到,还有大把美好的事物等着我去领略和发掘,我怎么就能死呢!而且我的游游才出生不到一个月,她不能没了妈妈啊!

    心里多少的不甘心面对恐惧还是如此的软弱无能,我害怕地闭上了双眼,双手紧紧地握着,焦急而又不安地等待着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过了一秒、两秒、三秒。预想中的事情没有发生,只是范言将手覆在了我的头上,温柔地开口道:“乖乖乖,不用怕,我是医生不会害你的。你要想着你要做的事情都是为了生一个孩子,你的丈夫知道了之后也能够体谅你的,一定不会怪罪于你。这只是一项治疗,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肮脏事,你不用顾及太多。”

    我心里犯起了嘀咕。他这是在打温情牌吗?还“乖乖”?真是恶心,我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他不会真的以为我失了心智吧?我的演技难道已经炉火纯青到这个地步了?

    算了,我就顺着他的话演下去吧。

    “不行的羞羞的,这样做不好。”我摇着头拒绝道。

    范言思索了一会儿开口道:“你要是不治疗就怀不上孩子。你觉得你的丈夫会怪你怀不上孩子还是会怪你配合治疗?”

    他这是要逼着我一定要把衣服给脱了,要是不从,按照他们的手段想必是会用更加强硬的手段,到时候我还真的一点招架和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了。

    我犹豫了一会儿,开口说道:“范医生,你在这里我.....”我低着头小声地说:“我不好意思,你还是先出去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