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35章 腐烂不堪的尸体

    范言抬头看了我一眼,低眉沉思了一下,继而开口道:“那我先出去,你们俩按照我说的去做,过一会儿我再来看你们的治疗情况。”话一说完,他就走出了门外。

    我听着他的脚步声还没走远就停了下来,就留了个心眼低头看了一眼门缝下面,一丝光线也没有透进来。呵,我就说他没有这么好对付,看了他并不放心我想要在门外偷看我们是不是真的会乖乖地按照他的话去做。

    他有张良计,我有过桥梯,不过就是见招拆招罢了。我转过身子背对着门开始脱起了衣服。好在平时我又穿打底背心的习惯,若不然岂不是吃了大亏了。

    高莹看着我开始脱衣服惊讶地望着我,我悄悄地朝她使了一个眼色。她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地瞄了一眼病房门口,正好看见范言正扒在门缝上偷偷地观察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她看到这一幕也跟着我装模作样地开始脱衣服。

    大概过了六七八分钟的样子,范言才放心地离开了。范言一走,高莹立刻把脱掉一半的衣服穿了回去,悄悄地对我说:“走啦走啦,再呆在这里等一下我们就真的要脱光光了。”

    我一边脱衣服一边点头说道:“对,我们赶紧走,去探查一下这间医院里的秘密,都来了两天了还是一无所获。”

    我们两个整理好衣物,趁着医护人员不注意就往楼梯口溜走了。医院的病人大多都是使用电梯,医护人员有专用的工作人员电梯,所以作为逃生通道的步梯相对来说人少要安全得多。只是因为平时步梯走的人少,所以里面的灯坏了也没人注意到,拖着也一直不修。我们俩走在昏暗的楼梯里也看不清楚到底走到了几楼,只能一直往下走,直到走到了最底层。

    “这里是一楼吗?怎么我觉得怪怪的?”高莹拉着我的手声音颤抖着问道。

    我环顾了一眼楼梯间,这里看起来和上面的楼梯间没什么不同,但是我心里就是有一种形容不出来的压抑,只觉得这里阴森森的,连呼出来的热气都能看到微微的雾气。现在可是盛夏,就算是医院开了空调也不至于会能够呼出雾气来。

    诡异,说不出的诡异。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还是不停地安慰着自己什么事情都没有,这里很正常,所有的一切奇怪的感觉都只是我自己多心而已。

    “哪里怪怪的,我们一直从五楼走下来,这里到底了不是一楼还能是哪里?”我鼓着气开口说道。

    “那我们快走出去吧,我觉得这里好冷。”高莹抱着我的胳膊往我身子里蹭了蹭。

    一阵寒风吹过,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只能往高莹身边更加靠近一些汲取一些来自于她身上的温度。

    我把衣服往上提了些,用力地将楼梯间的门推开。

    霎那间,从门外向里涌出了一股寒冷的气息往我们俩身上逼近。

    我心下一沉,只觉得不妙。

    突然,高莹一下子把我的手甩开,脸上恐惧的神情也换成了一脸冷漠的模样。

    这种不可一世的嚣张面孔,除了千年女尸还能有谁?

    “你出来做什么?”我冷漠地对她说。

    千年女尸没有搭理我,径直地往楼梯间走去,用力一推,将原本已经被我打开了一条缝的门彻底打开了。

    我望着门内的一切彻底僵住了。

    屋子里一眼望过去摆放着密密麻麻的坛子,大大小小地挤在一块。每一个坛子上都封着一道黄符。

    我跟着千年女尸的脚步往里走去,中间有好几个坛子是没有封口的。我往前走去。正要探头往里看,一个脸色惨白的小孩就从里面钻了出来,瞪大了眼睛舌头往外吐得长长的看着我。

    我当时就被他吓住了,脚跟子一个不稳就往后倒了下去。

    “啊......有鬼!”我连连向后缩,大声地尖叫着。还没向后退几步就又撞上了一个坛子,一个瘦弱的小女孩露出了半个头,眼眶里空荡荡地就这么朝着我的方向。顿时,我的魂魄都被吓没了,瞬间就从地上弹了起来,跑到千年女尸身边语无伦次地说道:“有有有......有小孩。不不不,不是小孩,有鬼!这里有鬼!”

    千年女尸冷漠地看着我翻了一个白眼,开口说道:“当然有鬼,我就是。”

    我拉着她的手拼命地摇头,着急地说:“不是你!这里,这些坛子里都是鬼!”我拉着她的手走到一个坛子前,用力地撕开上面的封条,打开坛子的封口,一个瘦小的孩子立刻从里面冒了出来。

    千年女尸望着小孩错愣了一秒,缓缓地蹲下身子伸手抚摸了一下那个孩子的脸庞,喃喃自语道:“乖孩子,真可爱。我的孩子死的时候也和你一般大,可是他现在在哪我都不知道。”

    我望着千年女尸这般伤情的模样,自己的心里也有所振动。如果我的游游在尚且年幼的时候就被奸人所害抓走被养成小鬼,我想必也是如她一般什么不可理喻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吧。就像那句老话说的那样“针不扎在自己身上永远不知道有多痛。”无论再怎么设身处地去换位思考,任何人都是无法理解他人当下的那种心境以及在那种心境下做出的种种决定。人总是会冠冕堂皇地找出很多理由,大义凛然地说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怎样怎样,仿佛他们就是圣人,而除他们以外其他人便是罪人,任何理由在面前都无用,因为他们从未感受过那份锥心的痛,无知让他们妄下狂言。

    “别想太多,他不是你的孩子。相信我,你的孩子一定会找到的。”我蹲下来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安慰道。

    她身子突然颤了一下,微微地抬起头表情讶异而又惊喜地望着我,“小娘娘,我好像感觉到我的孩子了。”她猛然抓住我的手,激动地说:“小娘娘,我真的感觉到了,真的是我的孩子!”说着她忽然就站起身来,疯狂地开始掀开这里面每个坛子的封口。

    我看了一眼这一片黑压压的坛子少说也有一百来个,她一个个翻要翻到什么时候?我想帮她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也没见过她的孩子,在她那个年代也没有照片什么的,要不然我还可以照着照片帮着她找,现在我也只能干坐着等她自己找了。

    我蹲在墙边,还没坐下三四分钟就觉得这里越来越冷。一开始进来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也就觉得这里比外面冷上一些,现在呆久了我的手脚都开始有青紫的迹象了。我随意扫了一眼四周,在边角处看到了一个大空调,屏幕上大大的字刺入了我的双眼。

    0℃!

    疯了,这家医院里面的人一定是疯了!0℃是想要冷死人吗?

    我实在是冷不得了,身子不停地抖动着试图通过运动增加体内的温度。千年女尸还在锲而不舍地翻找着她的孩子,脸上坚定的神情让我不敢打扰她。

    我虽然答应会帮她找到她的孩子,可是这件事根本无从查起。今天我们误打误撞发现了这家医院里这个秘密地下室,她看到一堆“养小鬼”的坛子就说这里感应到了她的孩子。但是说认真的,我根本不觉得她的孩子会在这里。这家医院的猫腻是她告诉我的,也就说明她来过这里好几次了,那前几次都没有感应到自己的孩子吗?我看她现在不过是自己给自己一个假希望罢了。

    不过有一个假希望也好过没有希望,同是身为母亲的我实在是不好打破她现在满心满意的动力,就让她先找着好了。我看她一时半会儿也是停不下来的,这里的温度实在是太低了,我要受不住了,要赶紧把那个空调给关了才行。我一边颤抖着一边往空调那边走去,还没走到空调那边就在靠右的一处空地方看到好几具小孩的尸体。我隔着那堆尸体大概有三四米远,在0℃的地下室里,我依旧清晰地闻到了浓烈的腐烂味道。那些尸体从身上的尸斑还有腐烂程度上看应该已经死了很多年的了。最下面的一具小孩尸体上穿着的似乎还是以前的服饰,看起来像是古时候的富贵人家,衣服的布料都是上乘的丝绸,绣工也是极好的。

    我的脑子打了一个激灵。

    他难道是千年女尸的孩子?真的这么巧?

    “喂!你快过来这里看,这里有一个小孩子穿着古时候的衣服,是不是你的孩子啊!”我朝着千年女尸大喊道。

    此刻我的心里复杂得就像是理不清头绪的乱麻一样杂乱。我既期盼千年女尸能够早日找到自己的孩子又希望这个孩子不是千年女尸要找的,这样她心底就能够有着能够见到儿子的期望,而不是看到如今这副连魂魄都已经不知所踪腐烂不堪的尸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