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36章 放开我的孩子

    “哪里,在哪!”千年女尸回过头来望了一眼我所在的方向,飞奔着就往我这边跑。

    那一刻,她苍白的脸上泛着期盼、不安。

    我站在那堆尸体的旁边一动也不敢动,愣愣地等到她跑过来。

    她的脚步很快,三步并作两步跨过一个个坛子迅速地跑到了离我不远处的地方。

    忽然,她停了下来,目光直视在最下方穿着古时候的衣裳的小孩尸体上。我看着她脸上期待而又欣喜的表情逐渐崩塌,一点点地开始破碎,悲痛的神情随之映上脸颊。

    她站着错愣了几秒后,泪水如决堤的洪水般涌出了眼眶在她的脸上迅速泛滥。

    千年女尸冲了上去,奋力地将压在她孩子身上的其他尸体纷纷推开,边穿着粗气边哭着喊道:“茂儿!我的儿,娘终于找到你了。”

    她失去了平时的嚣张跋扈,眼泪连着鼻涕全都往下巴处汇集,消瘦的身子紧紧地抱着那具早已腐烂不堪的小孩尸体。

    血腥腐烂的气息随着空调吹出的冷风在整间地下室荡漾着。不知道是因为母爱让她察觉不到一丝异样,亦或是原本就身为鬼的她对此一点感觉也没有,我只觉得这股子恶臭味源源不断地往我的鼻腔里涌入呛得我难受得发慌,头晕脑胀的。

    我强忍着胃里剧烈的翻涌,掩着鼻头靠近千年女尸和她的孩子,开口安慰道:“事已至此,你还是不要太难过了。”

    地下室最里面的白炽灯忽然开始闪烁起来,整间地下室都溢满了阴森的气息。千年女尸木愣愣地抱着她的孩子任由脸上的眼泪鼻涕肆意横流。她似乎根本听不到我说的话,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小小宇宙中隔绝了任何人的关心与宽慰。

    她抱着孩子,两眼无神地望着因为腐烂而面目不清的孩子,手不停地抚摸着孩子的额发,慈爱地说道:“茂儿,娘带你回家好不好?你怎么不说话呢?娘可以给你做你最喜欢的溏心藕粉糕,还是你更想吃糯米核桃酥?你说话呀,只要你想吃的,娘一定通通做给你吃。”她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伸手向孩子的衣裳摸去,哽咽道:“都是娘没照顾好你,你的衣服都破了。”说着,她就脱下了身上的外套盖在孩子的身上,还小心翼翼地给他绑上了一个精美的蝴蝶结。

    我刚刚真的很想阻拦她,那件衣服可是高莹最喜欢的一件,TBJ今年最新款的外套,她特地托人从韩国带回来的,就这么被千年女尸盖在了这么一具腐烂发臭的尸体上。

    我还真不知道等高莹醒来看到这样的情景我要怎么和她解释才好?说千年女尸爱子心切所以让她体谅体谅?似乎不太好,她受了千年女尸这么多的折磨,现在最心爱的衣服还被盖在了一句死了近千年的尸体上。按照高莹的性格,想必天都能给她闹翻了。

    不过这么母子情深的时刻我怎么好打扰。千年女尸虽然是鬼,但是她和我们凡人一样也有情感也会流泪,我该如何对待?我不知道,我也迷茫了。

    或许是和白千赤在一起之后我的想法改观了很多。在那之前大人们总是对鬼怪之类的邪物忌讳莫深,而我妈妈更加是不允许我靠近这些不干净的东西,仿佛他们存在这个世界上就是错的,无论他们原本的品性如何,但从他们的身份就证明他们不该存于这个世界。但如今我开始渐渐地思考他们鬼怪对于我们人类到底意味着什么。人死而成鬼,我们终有一天还是会成为自己最害怕的存在。既然人有好有坏,那我们又怎么能凭借着鬼怪是不同于我们人类的“异类”而去排斥他们、鄙夷他们、甚至赶尽杀绝呢?

    “你......”我想要开口说什么却犹如鱼刺梗喉般说不出口。

    这时,我望见千年女尸的孩子额发间有一小点红痣。我在泰国的时候听艾瑞莎提起过有一种养小鬼的术法就是将小鬼的魂魄和尸体抽离。或许,他并不是一开始我想的那样,只剩下一具没有魂魄的尸体。

    “喂,你看孩子的额头。”我掩着鼻子对千年女尸说道。

    万念俱灰的千年女尸瞥了一眼孩子的额头,脸上绝望的神情转瞬间变为了欣喜,用手狠狠地搓了好几下孩子额发间的红痣,眼眸子里擎着泪水望着我激动地说:“他的魂魄还在,我还能见到我的孩子!”

    这时,地下室门外传来了“吱呀”一声响。

    冰冷的气流随即涌向门外,门外温暖的气流迫不及待地挤入地下室。冷暖气流在我身上交汇,不禁打了好几个颤抖。

    不好,有人来了!

    我紧张地拍打着千年女尸的肩膀,着急地说:“走啊,有人来了。先别管你孩子了,反正魂魄也不在这里。”

    她像是没听到我说的话一样,纹丝不动地抱着她儿子的尸体,慢悠悠地整理着他身上破败不堪的衣物。

    “嘭!”

    门撞击墙壁发出剧烈的响声刺破我的耳膜,我惊恐地望着门口的方向,院长背着他的麻布袋子站在门口。

    “你们俩怎么会在这里!”院长阴着脸问道,

    “我我我......”我吞吞吐吐地说着,想要找一个理由蒙骗过去。谁知道我这心里越着急,大脑就越像是生锈了的齿轮一样,转一下,卡一下,根本想不出任何的办法。

    院长环顾了一下四周被千年女尸翻得乱七八糟的坛子,脸上露出阴骘一笑,冷冷地说道:“不管你们是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发现了这里的秘密就只有一条路可以选,那就是死。只有死人才最能保守秘密。”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此刻我就像是被丢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古井里面,半个身子都浸在了充满腐臭气息的井水里,四面都是潮湿光滑的墙壁,无论我怎么爬都爬不出去,只有无尽的寒冷笼罩着我的身子。

    黑色死亡的恐惧迅速蔓延了整间地下室。

    我手脚颤抖地摇晃着千年女尸的身子,磕磕巴巴地说道:“怎么办!你先别管你孩子的尸体了,我们都要死了。”

    我知道我这样做太不近人情了,只是在死亡的面前所有事都是那么微不足道。

    “呵,想办法?你们俩通通都要下地狱!”院长面目狰狞地望着我们,脸上的肌肉全都开始扭曲。

    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黄符悬在空中,嘴里喃喃说了一大串咒语。只见那道黄符迅速地燃烧起来化作一缕青烟,在那缕青烟中出现了一个四五岁大的孩童,惨白的脸,骨瘦嶙峋的身子,扭曲的骨架,远远看着就像是一个可怖的怪物。

    那小鬼慢慢地向我逼近,嘴里正发出“滋滋滋”的怪声,眼珠子咕噜咕噜地转动着,瞳孔的位置散发着诡异的红色光芒。

    “喂,你......”我话还没说完,千年女尸就猛然地抬起头用充满杀意的眼神望着我。

    我立刻闭上了嘴,只能压抑住心中无尽的恐惧望着离我越来越近的小鬼。

    此刻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希望随便哪个赶紧出现在我面前,把院长和这个可怕的小鬼从我面前带走。

    我真的不想死,从以前到现在我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付出了这么多努力就是为了能够继续活着,要是这么轻易就死了,那我之前做的那些努力不就全都打了水漂?

    “沙沙......沙沙......”

    小鬼四肢拖动地面摩擦发出的声响越来越清晰,我心中的恐惧越来越大。心脏仿佛就要蹦出我的胸腔直蹦到我的眼前。

    死神似乎已经向我招手,我耳边似乎都能听到鬼差们的嘲笑声了。

    “小娘娘,你又走上这条黄泉路了。”

    这么想着我似乎又不是那么恐惧死亡了,只是心里的不甘犹如靠近午日的太阳越发地甚烈。

    忽然,千年女尸站了起来,一阵阴风从下往上席卷而来。她脸上的血色迅速淡去,双眼即刻布满了血丝,指甲也在数秒之内快速地变长。

    我突然就能明白电视上演的那些浮夸情节是怎么来的了,果然是戏剧源于生活,高莹的脸因为千年女尸的原因变得诡异可怖,现在活脱脱就是一个女恶魔的样子。

    “我的孩子,是不是你害的?”千年女尸从身子里发出一句冷冰冰的问话。

    院长突然的动作停滞了一秒,连带着他操控的小鬼也停下了动作。

    他眼珠子转了一圈,目光落到千年女尸身边那个被包裹得好好的尸体上随即脸上绽出了笑容,“那个小公子啊?不是我,我遇到他的时候已经这样了,我不过把他的魂魄勾了出来罢了。”说着他就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鬼瓶冲着千年女尸晃了晃,鬼瓶里幽蓝色的魂魄随即撞在了鬼瓶壁上发出了声声惨叫。他笑眯眯地说道:“这个就是你的孩儿,你想要吗?”

    千年女尸脸上的表情一怔,随即眉头紧紧地锁住了。

    “你快放开我的孩子。”她的声音微微地颤抖着。

    我听得出来她是在压抑着心中的愤怒和悲伤,这份压抑并不是因为自觉得对付院长没有胜算,而是害怕贸然出手伤了自己的孩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