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37章 忐忑不安

    “放开?”院长脸上的微笑越发地阴险,他高高地举起了鬼瓶,开口说道:“确定要我放开你的孩子吗?”

    他高举着的手里地面起码有近两米,若是正常的鬼瓶倒也是摔不破的,不值得提心吊胆,可是千年女尸孩子所在的这个鬼瓶不一样,我看到上面的软塞是红色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软塞是用狗血浸泡过的。一般像是小鬼这样的阴骘之物是最害怕狗血、牛血之类的至阳之物,但是有些阴人会故意将狗血或者牛血与自己养的小鬼放在一起,美其名曰“淬炼”。当小鬼们经过“淬炼”之后将会变得比之前还要阴骘上千百倍,阴人在以后的操控上也只会更加得心应手无往而不利。不过这样的鬼瓶最大的缺点就是经不起碰撞,比起一般的玻璃瓶子更加的易碎,而鬼瓶一旦破碎,在七七四十九个时辰之内找不到合适的鬼瓶重新进入,其中的魂魄就将如受了烈火的折磨一般难受最后化作一缕青烟而魂飞魄散。

    七七四十九个时辰看起来时间很充裕,但是鬼瓶并不是轻易就能有的,一定是要经过能力极强的阴人在极阴之日炼化才能制出,一般制作一个鬼瓶都是为了特地的小鬼而制作,很少会有多余的。言外之意就是,除非能够等上个一两年制作一个合适的鬼瓶或者撞大运正好有一个多余的鬼瓶,不然千年女尸的孩子只有灰飞烟灭这一个下场。

    “你敢!”千年女尸咬着呀从嘴里挤出这两个字。她脖子上的青筋都凸了出来,颧骨上面的肉像是一个小山丘一样高高地鼓起,两只手垂在身子两侧紧紧地攥着拳头。从我的这个角度正好能够清楚地看见她的手指甲嵌入手心中缓缓地渗出血来。

    不知为何,那一瞬间,我的心竟然也跟着揪了起来。或许是因为已经成了人母,所以才越发地不能看到母子分离这样的情景。此时千年女尸寻找了这么久的孩子就近在眼前却被院长这个奸诈小人抓住了,这要我的心怎么能够不起一丝波澜?

    院长冷哼了一声,握着鬼瓶的手缓缓地张开手指,不紧不慢地开口道:“你可以试试我敢不敢的。”

    千年女尸故作冷静的脸终于垮掉了,再也克制不住的焦急情绪在脸上荡漾开来。

    “求你放了我的孩子!”她红着眼眶恳求道。

    冷血的人连心都是冷的。

    院长丝毫不曾因为千年女尸的央求而动容,反而脸上扬起了享受般的笑容,“求我?哈哈哈......看见美人落泪真是罪过,只可惜我最喜欢的就是看美人落泪!哭吧,哭得更大声些。”

    千年女尸哭红着眼,“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世间最伟大的就是母爱,母亲的伟大不仅仅是三月的春晖。女本柔弱,为母则刚。千年女尸为了早早找到自己的孩子,独自在地府那样的地方打拼一步步走上了当年的位置,要说她在阎王面前也算是荣宠万分了,只是现在为了自己的儿子竟然愿意在这区区凡人面前下跪,她可是在白千赤面前都敢顶嘴的。

    “哈哈哈......哭得太小声了,我还是来帮帮你吧!”说着,院长就将高高举起的鬼瓶狠狠地往下摔。

    “不要啊!”跪着的千年女尸从身体里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

    就在同一时间,靠近院长的我几乎没有一丝犹豫直直地扑向了他的方向,高举着双手稳稳地接住了千年女尸的鬼瓶。

    我看着鬼瓶中幽蓝色的魂魄在里面晃荡了好几圈终于停了下来,这时我才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还好,我抓住了。

    千年女尸感激地望着我,破涕为笑地说着:“谢谢小娘娘,谢谢!”

    没等我喜悦的心情停留多久,院长铁青着脸就死死地盯着我冷冷地说道:“活得不耐烦了吗?这么急着送死,那我就第一个把你送下地狱再去解决他们母子俩。”

    话音刚落,院长操控着的小鬼又开始向我步步紧逼,这一次速度比往常更加快了些。他就要靠近我的时候,我下意识地就将鬼瓶往衣服口袋里塞,然后迅速地往千年女尸的身边跑。

    还么等我跑出两步,我就感觉到头发被什么东西在后面牢牢地扯住,我的头发连带着头皮都紧绷着。

    我顺着他的发力点回头望去,那个小鬼的眼珠子都已经掉出了眼眶,连带着血淋淋的筋一起耷拉在眼眶之外。

    这么近距离地望着他的眼球,我忽然又想起了今天早上的那些人肉饭盒,一阵酸涩难忍的感觉再次涌上了喉头。

    那些污秽之物还没从口中倾泻而出,那个小鬼就拿着一根红色的绳子将我的脖子牢牢地拴住了。瞬间,我食道里的东西又“刺溜”一下往胃里倒流了回去。我只觉得食道里火烧火燎地疼。这一点点疼都算不了什么,那小鬼拴住我脖子的红绳子才真是要命,细细的一根绳子紧紧地勒住了我的脖子,似乎我颈脖上的皮肉都已经被划破了。

    “救......救我......”我涨红着脸瞪着双眼望着千年女尸。

    她没有丝毫犹豫,“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冲到我面前,用指甲轻轻一划,那条细细的红线立马断开。

    因为惯性,抓着红线的小鬼连连向后退了几步。

    千年女尸也不给他喘气的机会,一个箭步冲上前,出手直接扣住了小鬼的颈脖高高地举起,用力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我只听见“嘭”的一声闷响,随后就看见那个小鬼撞到了地面上,瞬间化作了一滩黑红色散发着恶臭的脓水。

    “小娘娘,你没事吧?”千年女尸回头望向我关切地说道。

    我看着地上的一滩脓水错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连忙摇摇头说道:“没事,还好。”说着,我顺手摸了一下口袋里的鬼瓶,确保完好无损才放心。

    嘴上虽然说着没事,但是我心里还是觉得渗得慌。连我自己都不能明白自己的心里到底是在矛盾什么,明明自己刚刚才被那个小鬼差点害死,科室看着他化作了一滩脓水后我心里着该死的悲悯之心又开始泛滥了起来。自己为那个小鬼开始做无罪辩护,他是没错的,错的是在背后操控着他的院长,无论他做了什么恶事千错万错都是院长一个的错。这样想着,我竟然开始觉得救了我的千年女尸下手太狠了,应该把那个小鬼的魂魄留着,积点阴德也是好的。

    院长瞥了一眼地上的脓水,脸上一丝波澜也没有,冷冷地开口说道:“以为解决了一个就完事大吉了吗?呵呵,你们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岂是你们两个说来就来说走就能走的地方。”说着,他从怀中拿出了一道黄符悬在空中嘴里喃喃地念起了咒语,那道黄符中立刻显出了金色的光芒照亮了整间地下室。

    骤然间,整间地下室的小鬼都像是受了刺激一样开始躁动起来,百来个坛子全都开始震动发出“乒乒乓乓”的撞击声。

    我身上的鸡皮疙瘩本能地竖了起来,下意识地靠近千年女尸的身边。此时她就是我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我除了牢牢抓住别无他法!

    “哈哈......我看你们两个还能有什么办法!”

    千年女尸脸色凝重,额角上泛起了密密的细珠。

    “卡兹......”

    随着一声坛子破碎的声音,一个接着一个的坛子开始破裂,从里面爬出来的小鬼像是闻到了蜂蜜香甜味的蜜蜂一样迅速地朝着我们俩的方向聚集。

    乌央乌央的小鬼们像极了生化危机里面的丧尸,全都耷拉着四肢连带着脑袋都歪着,眼圈发黑,眼睛上泛着乌青。我紧紧地抓着千年女尸的手,咬着嘴唇慌张地望着眼前这一切。

    “嗷!”

    一个小鬼突然向我这边扑来发出一声尖叫。

    “滋......”

    千年女尸用她尖利的五爪抓破那小鬼的颈脖,顷刻间,周围三米的地方都溅满了他的脓血。

    她不愧是跟着阎王的人,一个小鬼死了之后下一个紧接着就扑了上来,她没有丝毫犹豫双手抓着小鬼的肩膀用力往两边一扯,瞬间,那小鬼就被撕成了两半。

    这么多个小鬼向着我们俩扑来,我却丝毫用处也没有,只能一直躲在千年女尸的身后,焦急地看着她不停地打斗着。

    她的实力我是知道的,虽然比不过白千赤,但是也绝不容小觑。只是现在她一个人要对付这里近百个小鬼,一轮打下来她就算不会灰飞烟灭也会损耗大半的阴气。

    她在地府的时候就被白千赤打散了魂魄,若是再失了阴气护体,怕是撑不下去。

    我紧张地看着她抵挡着一个接着一个的小鬼,动作越来越迟缓,还手的能力也大不如最初,怕是快要支撑不住了。

    怎么办?

    此刻我就像是乘着一艘破船在无尽的汪洋中航行一般,忐忑不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