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38章 你知道我是谁吗?

    “呵,负隅顽抗。我劝你们两个小丫头片子还是放弃吧!这样我说不定心情好还能给你们两个留一具全尸。”

    院长轻蔑地望着我们俩,手上的动作一刻也不停止继续操控着地下室中的小鬼对付着我们。

    这不过百来个小鬼不知为何似乎就像是杀不绝一样,一点喘.息的机会也不留给千年女尸,像是饿狼群一般向我们扑来。

    千年女尸咬着嘴唇强忍着疲惫将我护在身后,微微喘着粗气说道:“小娘娘,你站在我身后,我会保护好你的。”

    院长瞥了我们一眼,冷哼了一声开口道:“保护?呵呵,你也不过是一缕残魂,即便你曾经阴术高强,面对这么多小鬼,你又能奈我何?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的时候就不要妄下狂言说什么要保护别人,你们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

    “你害我儿,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的。投降?绝不可能,大不了我和你拼一个鱼死网破,反正我如今也是这副模样,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了!”千年女尸咬着牙瞪着院长说道。

    “鱼死网破?”院长再次冷笑了一声,嘲讽地说道:“我看你是太过于高估自己这一缕残魂了,如今的你在我面前也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我想要你三更死,你以为你还能活到五更天?”说着,院长在掌心上凝起了一缕幽兰冥火。

    他掌心上熊熊的火焰在昏暗的地下室里显得异常的刺眼,院长阴骘的嘴脸被幽蓝色的火光衬托得越发阴森。

    千年女尸狠狠地将扑到她身前的一个小鬼撕成两半,右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胳膊往她身后拉,眼神冰冷地看着院长手上的幽兰冥火说道:“呵,当初我就是被这幽兰冥火所伤,没想到今日你也要对我使出这一招。”

    我越过千年女尸的肩膀凝视着院长手上的幽兰冥火,心里像是调味盘被打翻了一样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

    当初她是被白千赤的幽兰冥火所伤,那时我还是和她对立一方,而如今她却拼命护着我。

    人的一生到底要经历什么样的大风大浪,多少百转九折才能够好好地过完?如果当初知道会有这么一天,那当初就应该让白千赤不要下这么重的手,今日也不必让她豁出一切来护着我。可若是当初没有这么一出,后来又怎么会牵扯出这么多是非曲折,更不会有今天这样陷入险境的事了。

    我攥紧了手上的拳头,手掌心的冷汗蹭蹭地往外冒。

    “你还撑的住吗?”我小声地问。

    问出这问题的时候我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答案,但我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就像是在沙漠中明明知道自己看到的是海市蜃楼却仍旧要往前走,亲自确定那的确是海市蜃楼而不是水源,否则那颗不甘的心永远不能平息。

    千年女尸的脸色越发地惨白,干燥起皮的嘴唇已经被她咬破渗出了殷红色的血。

    她回头和我对视了一眼,目光炯炯的眼眸似乎是在告诉我不要担心。

    “呵,你们还不放弃吗?我没时间再和你们玩下去了,你们还是去阴曹地府再后悔今天误了这里吧!”

    话音刚落,院长就高举他手上的幽兰冥火直直向我们两个打来。千年女尸先是一惊,随后立即对着那道火光反手就是一掌。

    千年女尸打出的那道掌风还没真正碰到幽兰冥火的中心,立刻就如没了蚁后的工蚁一般迅速溃散。

    那一刻,我似乎听到了我胸腔里心脏碎裂的声音。

    所谓的绝望也不过如此?还以为跟着千年女尸就不用担心,整个医院任我闯,谁知道这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她这一次怕是抵挡不住了。

    这时,我胸前的玉佩忽然开始发烫发亮。

    白千赤!

    这么危急的时候我怎么会忘记了他,如果他知道我出事了一定会马上赶过来的,我要想办法只会他。

    我看着胸前躁动的玉佩,忽然心生一计。这块玉佩既然是白千赤给我的,若是这块玉佩裂了亦或发生了什么,他一定能够感知得到。如今一时半会儿想要通知他我的处境实在是太难了,只能兵行险招了!

    紧接着我立马拽下了那块玉佩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随着“啪嗒”一声清脆的响声,那块通透的玉佩立即碎成了好几块。

    我看着地上那一片片碎玉,心中说不出的心痛。当时白千赤随随便便从身上摘下来的一块玉拿去当都值百万,这块玉佩科室连莫伊痕那个恶鬼都说举世难寻,想必一定价值连城。只是现在钱如果能够换回我的小命,那我也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下去。

    千年女尸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玉,转过头一脸惊讶地望着我问道:“小娘娘,你在做什么?这块玉可是......”

    她的话还没说完,幽兰冥火的火光已经逼近我们身前。她来不及多说几句,立刻背过身子将我护在怀中,随之用自己身上仅剩的阴气结出了一道屏障将我们俩围在中央。

    “你......”

    我的话还没出口,耳边就传来了“嘭”的一声巨响。

    那道幽兰冥火不知怎么的就偏向了我们右侧的方向,直直地打在了那台不断输送着冷气的空调上。

    接连着又是几声爆炸声在我的耳边轰鸣,大概过了近一分多钟,那台中央空调才停止了爆炸开始源源不断地往外冒着浓烟。

    浓烟顺着风口一直往我们这边吹来,呛得我连声咳嗽,连忙拉着千年女尸的手掩着鼻子说道:“快走。”

    整间地下室都被浓烟笼罩住,一时间小鬼们的惨叫声充斥在我的耳边,我也顾不得到底踩到了什么,只能一个劲地拉着千年女尸往记忆中出口的方向跑去。

    浓烟之中,忽然有一只冰冷的手掌抓住了我。

    那股冰凉的触感立即从手上的肌肤上传递到身上每一寸细胞,熟悉而又令人安心的感觉随即涌上心头。

    是夏日里薄荷的清凉,是我只要轻轻触碰一次就能永远记住的手掌。

    在那只大手抓住我的瞬间,我立刻放开了钳住千年女尸的手,往手掌的主人怀中扑去。

    “死鬼,你终于来了!”

    像是宣泄这么久以来内心不安和恐惧所带来的重重情绪一般,我的眼泪像是关不住的水龙头一样不断地往外涌。眼泪连带着鼻涕全都沾在了白千赤的身上,双手紧紧地抱住他,怎么也不敢放开。

    “我一察觉到你身上的玉佩的异样就立马从阴间赶回来了,我忐忑不安了一路,生怕你会受伤。怎么样,你还好吗?”白千赤着急地问道。

    “我不好,我不好!我差点就要死了你知不知道!”我一边跺脚一边哭着说道。

    很久以前,我是一个很讨厌女生在男孩子面前跺脚撒娇这样矫情的事情,可如今面对白千赤,我竟然也不知不觉地做出了这样“小女人”的举动来。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自然界中的生物要找寻伴侣的原因,异性之间的来往以致于发展到后期的合居都不仅仅是为了最初生理本能要求的繁衍后代的需要,更多的是希望在这寂寥的一生中能够有所依靠有所慰藉。当你独自一人面对这世间的重重艰难困苦的时候,再退一步还有一个肩膀可以依靠,还有一份温暖可以期待。

    白千赤轻轻地抚摸了一下我的额头,单手将我紧紧地揽在怀中安慰道:“别怕,天塌下来还有我先帮你顶着。”

    话才说完,白千赤大手一挥,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阴风席卷了所有的浓烟。霎那间,烟雾缭绕的地下室立马变得通明起来。

    刚刚还嚣张跋扈的院长此刻正灰头土脸地想要从楼梯口悄悄溜走。

    白千赤眼神一聚,握着破龙鞭便狠狠地往院长的脊背上打了一鞭。隔着十米开外我都清楚地听到破龙鞭打在院长身上发出的那一声闷响。

    院长一个站不稳,顺势往前一倒,直接摔了他一个狗吃屎。

    我心中一阵暗笑。

    叫你这个死老头威胁我!这下白千赤来了,我要你好看的!一个早就该去死的人,不赶紧下地狱接受他应有的惩罚,尽是在这里做一些伤天害理的勾当,真是让人可气又可恨。

    院长被白千赤打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僵。大概三四分钟后,猛然地一起身,拔腿就跑,像是一只兔子一样连蹦带跳的样子十分滑稽。

    白千赤眉头一皱,对着院长跑去的方向甩出破龙鞭。

    之间那破龙鞭像是有了神识一般,紧跟着院长跑去的地方钻。在触碰到院长身子的那一瞬间。立马将他紧紧地束缚住,连拖带拽地拉到了白千赤的面前。

    此刻的院长像极了见了猫的老鼠,低着头眼神躲闪着不敢望向白千赤,手脚还不断地挣扎着,似乎想要随便找一个地洞钻进去逃跑了事。

    白千赤轻轻地把我放开,慢慢地走到院长面前,用力地提了他一脚,居高临下地望着院长冷冷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