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39章 活腻了吗

    院长立马从地板上爬起来,跪在白千赤面前,颤抖着身子抬起头偷偷地看了一眼他,而后又迅速将头低了下来,小声地回答道:“小......小人,小人不知......”

    白千赤眼眸一沉,寒光溢满了眼眶,语气冰冷地开口说道:“不知?”他嗤笑了一声,接着说道:“好一个‘不知’,既然不知道,你又怎么敢对本王的女人下手!”

    “本本本......王?”院长难以置信地望着白千赤的脸,磕磕巴巴地说道:“王?你是王?难道是......”他瞪大了双眼盯着白千赤说:“您不会是......阎王吧?”他望着白千赤的脸,看了又看,摇着头喃喃自语道:“不是的,绝对不是的。”

    我掩住嘴偷偷地笑了起来。

    阎王?他哪只眼睛看着白千赤有当阎王的气质?虽然说白千赤是我的夫君,但是我也不能偏私啊!阎王那个鬼是挺阴险狡诈的,但是他外貌上绝对是正人君子的模样。反观白千赤,啧啧啧,我该怎么形容。他有着一副姣好的容颜,宛若画中走出来的翩翩公子,但是他如雪的肌肤加上苍白又带着点点血色的嘴唇,总给我一种很病态的感觉。总之,阎王爷不是他这个样貌的,就他这个样子,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还是闲散王爷比较合适他。

    白千赤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说道:“本王可不是阎王,本王是阴间的‘千岁爷’。”

    得知白千赤不是阎王的院长似乎松了一口气,脸上紧绷着的肌肉悉数松了下来,刚刚还直挺挺跪着的身子也软了下来弯成了熟虾模样。

    他估计是活腻歪了,竟然敢在白千赤面前做出这样前后不一致的举动。

    白千赤脸上的神情越来越难看,额头上的青筋全都突了起来。他紧紧地攥着拳头,什么动作也没有。虽然他没有丝毫的动作,站在他身边的我却能够清楚地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寒气。

    地下室的温度越来越低,地上乌黑的脓水渐渐结成了一层薄薄的冰。我微微地眨一下眼睛,似乎都能感受到冰霜从我睫毛上洒落。

    “似乎你觉得本王不是阎王很是窃喜?”白千赤不带丝毫情感地开口问道。

    我清楚地看到院长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屑,只是一瞬的光景,他脸上即刻换做了毕恭毕敬的模样低头哈腰道:“小人哪里敢,只是小人从未听说过千岁爷的威名,所以才如此失态,还望千岁爷不要太过计较才好。”

    白千赤的眼眸沉了一下,缓缓地走上前。

    我还在嘀咕着他到底想要做什么的时候,他猛然间用手掐住了院长的脖子。骤然间,从白千赤身体里汇聚而出的阴气将院长的脖子紧紧地束缚住,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掌一样将他高高地举起。

    白千赤放下手臂,院长依旧被悬在半空中动弹不得。他目光冷厉地望着像是玩偶一般的院长,语气平淡地开口问道:“本王的确不喜好一些虚名,若是你只不知道本王是谁也就罢了,只可惜你对本王的女人下了杀手,本王是断断不能原谅你了。”话音刚落,他的手掌便用力一捏,那只无形的手掌像是受到了指示一般迅速勒紧院长的脖子。

    院长就像一只在打斗中输了的公鸡一般,发冠凌乱,涨红着脸,双眼布满了血丝不甘地望着我们所在的方向。

    他提着一股气尖着嗓子对白千赤求饶道:“千岁爷饶命啊!小人当时不知道是娘娘尊驾,还望千岁爷饶命啊!”

    “饶命?”白千赤挑了一下眉毛接着开口说道:“不知本王该饶你什么命?是你故意伤害本王的女人,还是背地里干得那些见不得人的破勾当?”

    院长身子一震,别过脸来望了我和千年女尸一眼,连连摇头否认道:“小人不知道千岁爷说的是什么。虽然小人懂得一些阴阳五行之术,但是小人行医多年从来都是秉承着‘治病救人,救死扶伤’的理念,从来没有害过任何人啊!还望千岁爷明察,可千万不要冤枉了我这么一个好人!”

    我扫了一眼地上的一滩滩脓水,紧紧地攥着我口袋里的鬼瓶,咬着牙一言不发地盯着院长。

    睁着眼睛说瞎话,这满屋子的小鬼坛子还有这满地的脓水,怎么容得他抵赖?简直是不要脸,可恶至极。

    白千赤的脸色越发地阴沉,一字一顿地开口说道:“若是不想死,就开口说实话。”

    院长连思考的时间都不需要,直接开口否认道:“没有,小人真的没有害过任何人!”

    白千赤凝视着悬在空中的院长,咬着牙身子颤抖着。

    突然,他握起破龙鞭对着院长胸口处就是一鞭子下去。

    “噗......”

    一口鲜血从院长口中吐出来,在空中溅出了近三四米的血喷泉。

    “刚刚那一鞭只用了我不到一成的阴力,你若是不怕死大可以咬着牙不承认试试,我们就来打赌你能够承受得住我十成阴力打下去的破龙鞭多少下。”白千赤顿了一下,眼珠子“刺溜”地转了一圈,接着开口说道:“只要你能够挡下一鞭,那我就让你抵消一条被你害死的人命。”

    院长沉默了,似乎真的在思考要不要接受白千赤的提议。

    显然,刚刚白千赤那一鞭下去连一成阴力的一半都没有用到,对于院长这样修习过阴术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忍忍皮肉伤也就过去了,并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很可怕的念头,随即抓住白千赤的手对着他的眼眸子问道:“你是故意的?故意让他以为一成阴力打下来的一鞭不过如此?”

    白千赤微微地点了点头,脸上扬起一抹狡黠的笑容说道:“他若是乖乖地把事情合盘托出,我又何必要大费周章地给他下一个套呢?”

    “我没有害死人,你不用诓骗我承认莫须有的罪名!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是绝对不会向你妥协的,反正公道自在人心。”院长涨红着脸,提着微弱的呼吸冲着白千赤嚷嚷。

    “欲加之罪?”白千赤冷笑了一声,“但愿你等一下不要改变自己的说辞。”说完,白千赤高高地举起了手上的破龙鞭。

    只见那破龙鞭汇聚了一团黑红色的煞气,像是九天上翱翔的长龙一般张着它的五爪渐渐向院长身前逼近。

    此刻的院长才真正意识到害怕,悬在空中的脚不断地扑腾着,布满血丝的双眼瞪得牛大,脸上的肌肉扭曲得不像样子,断断续续地哀求着:“千岁爷饶命!千岁爷饶命啊!小的说,小的什么都说!”

    白千赤冷笑了一声,将悬在空中的院长缓缓放下,冷冷道:“一五一十地给我招出来,从你的这家医院开始,一点一点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细节,通通告诉本王!若是有一丝遗漏,你身上的胳膊腿什么的会不会也跟着缺了,本王可不能保证。”

    “是是是,小的保证全都说实话,绝对不会有一句虚言一句隐瞒,否则就任凭千岁爷处置。”院长毕恭毕敬地说。

    我站在白千赤面前看着这滑稽的一幕,心里忽然升起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似乎白千赤当时也是这么对董老仙儿那个糟老头的。果然是好的灵魂好的风采各异,坏的灵魂坏的千篇一律。他们这两个都是一样不要脸的货色,同样是为了延长自己的寿命不惜伤害无辜的恶人,连带着逼问的时候也都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德行。依我看,他们两个怕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如果不是,他们日后相见了说不定还能成为知己好友。

    “赶紧说。”白千赤不耐烦地开口说道。

    院长跪在地上,微微地低着头颤颤巍巍地开口说道:“回千岁爷,小人在数十年钱就已经死了,机缘巧合之下发现了能够续命的方法,苦心孤诣最终才有今日这副皮囊。为了能够更加长久地在这个世上活下去,小的才开这家医院。这医院小的已经开了数十年有余了,只是每个三五年都会换一个地方重新开始,为的就是找寻新的‘容器’,好为我提供新的身躯让我继续活下去。”

    “你不觉得这样对于那些无辜的女子很不公平吗?你凭什么为了自己能够活下去伤害别人?”我气恼不过愤愤不平地开口说道。

    院长抬头看了我一眼,地下头冷哼了一声,呢喃道:“我活着的时候从生死线上拉回过多少孕妇和孩子,可是我还不是在四十五岁正值壮年的时候去世了?和我一起的医生个个都当上了科主任,可是我呢?我又剩下什么!”他快速地朝我这边挪过来,盯着我的双眼说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娘娘。我凭什么为了自己伤害别人?我凭我想活下去!”他指着白千赤笑着说:“你是阴间千岁爷,你是鬼神,不需要经历轮回投胎,你知道努力了大半生之后因为死亡突然到来而功亏一篑是什么感觉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