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40章 与你何干

    我心里的怒火如蒸腾而起的云烟一般涌上我的大脑,快步地冲上前单手提起了院长的衣领大声质问道:“你这个禽.兽不如的败类,你根本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功亏一篑?你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来。”我将他拉到面前的一滩滩脓水前,指着地上破碎的瓦片激动地说:“你看看这些脓水,你再看看这一个个破碎的坛子,这些都是什么想必不用我说你都心知肚明吧!你有没有想过这些小鬼的人生?他们才这么小就失去了性命,原本可以轮回转世却被你抓来困在这里生生世世只能活在阴暗的角落,为和你一般不堪的人卖命!你的性命珍贵如宝,那其他人呢?”

    被我提起领子的院长涨红着脸恶狠狠地瞪着我,右手偷偷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骨刺。

    就在他要将那根骨刺往我的小腹中刺入的时候,白千赤一把将我拉到了怀中,接着惯性一把将他提出两米开外。

    院长手上的骨刺“咔次”一声摔在地上断成了两段。

    我望着地上已经损坏的骨刺,不禁一阵后怕,一股子寒意从脚板底一直升上我的天灵盖。

    骨刺乃是世间为数不多的阴骘法宝,其乃是取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至阴之女,在其年满十八岁之日放血致死,取出她体内的蝴蝶骨经过阴术高深的阴人雕刻炼制而成。最完美的骨刺是洁白如雪,骨内不带一丝血痕,所以对于如何放血致死的关键制作骨刺的阴器手艺人也是有一套技巧的。只是骨刺这样阴毒的阴器甚少有人使用,为的就是不要太损阴德以至于伤了自己家的根本,若是以后断子绝孙岂不是枉然。

    这个死老头真是阴毒,竟然使出这样的阴器,怕是他早就已经断子绝孙才这么无所畏惧。

    白千赤双眼凌冽地望着摔在地上的院长缓缓开口道:“看来本王刚刚说的话威慑力还是不够,若不然你怎么敢当着本王的面对她下手!”

    来自北极中央千年冰霜的寒意随意溢满整间地下室,好不容易才化开的冰霜在瞬间再次凝固。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摔在地上的院长立刻被蔓延至他脚下的冰霜冻结住,大半个身子都已经被厚厚的一层冰覆盖住,只剩下脖子以上的那个脑袋在晃悠着。

    院长惊恐地望着眼前这一切,或许是因为冰冷的缘故,他的脸从苍白的颜色骤然间变作了黑紫色。

    “不不不......千岁爷,小的不是......”院长看着满脸杀意的白千赤早已经吓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一句话都说不全,断断续续地。

    “不?”白千赤微微挑眉望着院长。

    院长目光躲闪地四处乱瞟,吞吞吐吐地说:“我我我,我只是想......”

    他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好理由,白千赤便戏谑地开口道:“你只不过是想把骨刺献给本王是吗?”

    院长先是一怔,随后脸上溢出了欣喜之色,激动地说:“对对对,千岁爷真是高明就像是小人肚子里的蛔虫一样。小人就是想把这世间难寻的阴器献给您,以表我投诚的忠心。”

    白千赤脸色一黑,破龙鞭狠狠地打在了院长身子外的寒冰上。顷刻间,他身上的寒冰迅速被幽蓝色的火焰包裹住了。当下我还担心那些寒冰会因为幽兰冥火而融化,怎知这火焰越烧越旺但院长身上的寒冰却纹丝不动地依旧厚厚地包裹着他的身子。

    火焰笼罩着寒冰,这是怎么样的一种奇观,我从未见过如此令人惊奇的画面,而站在一旁的千年女尸脸上却丝毫动容的样子都没有,现下我这般惊讶的模样倒也显得我大惊小怪没见过世面了。

    他阴沉着一张脸,冷冷地开口道:“你刚刚说本王是什么?你肚子里的蛔虫?若是这样,本王是阴间的千岁爷那你是什么?”

    这时,院长才发现自己刚刚说错了话,连忙想要弯腰磕头认错挣扎了好几下却怎么也动弹不得,无奈之下他只能像是小鸡啄米一般不断地点头说道:“千岁爷,小的......小的说错了。小的才是蛔虫!小的是您肚子里的蛔虫!”

    “不必了,本王不吃东西,肚子里不会有蛔虫。”白千赤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看则眼前滑稽的一幕,强忍着笑意躲在白千赤身后。这么蠢的人竟然也能找到续命的办法,看来古人诚不欺我也,正所谓“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一个人无论多笨多傻,只要有梦想谁都了不起。眼前这个死老头不正是活生生的例子吗?我可不认为他这么蠢钝的样子会有什么“天赋异禀”可言,若不是他运气好瞎猫碰上了死耗子找到的办法,那就是他真的为了续命下了不少的功夫。虽然他做的这些事情十恶不赦,不过他这一份精神还是值得肯定的。若是他把这份精神放到别处去,说不定还能够成就一番伟大的事业,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一个人神共愤的下场。

    院长再一次吃了哑巴亏,心里虽有不甘却也只能默默地承受了,悻悻地低下头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白千赤轻咳了两声,“除了你想要续命这件事,你还做了什么,一次性都说清楚,不用找理由辩护。”

    院长悄悄抬头瞄了一眼白千赤的脸色,随即被白千赤瞪了回去。只见他身子一颤,声音发抖地说:“回禀千岁爷,小的开的这家医院就是为了能够更加方便地做活死人和养小鬼,真正来这家医院看病的人其实不多,大多都是前来购买小鬼和活死人。做这些生意所获得的盈利小的都用来维持医院还有寻找下一个合适的‘容器’以供小人续命。”说完他便又再抬头看了看白千赤的反应。

    白千赤冷冰冰的一张脸上一丝波澜也没有,吓得他又开口求饶道:“小人真的只做了这么多事情,再也没有别的伤天害理的事情了,千岁爷您明察啊!”

    “呵,只做了这么多?”白千赤狠狠地将脚边的坛子直直地踢向院长身边,将被寒冰包围的他踢倒在满是瓦砾的地面上,接连着翻滚了好几圈,脸上撞破了好几个口子,青一块紫一块的。

    “这么多难道还不够多吗?难道你要将整个人间的人都害了一半才算是多?”白千赤震怒道。

    随着白千赤这一声怒吼,整间屋子里的瓦砾都开始疯狂地震动了起来,发出阵阵声响。

    多久没有看见白千赤发过这么大的怒气了?大概是从阴间回来之后就没有见过了。董老仙儿虽然也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和院长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他害的那几个女人加起来估计还不够这满屋子的小鬼的零头多。这还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当时我以为董老仙儿这样的阴人已经是有够厚颜无耻卑鄙可恶了,真真是没有想到原来一山还有一山高。当时我想着董老仙儿这样的人必须要下地狱接受十八层地狱的惩罚,现在看来,院长可不是接受十八层地狱的折磨就能磨灭他犯下的罪恶的,只有将他剥皮抽筋然后三魂七魄都丢进炼油中淬炼才行、

    “不是,小人......”

    院长还想要开口再继续狡辩,话还没有说完白千赤就直接打断了他,开口说道:“本王不想听你说这些废话,你还是直接去地府找判官说清楚吧!”他顿了一下,厉声问道:“鬼差何在?”

    话音刚落,鬼差们就渐渐显出身影跪在白千赤面前依次回应道:“回禀千岁爷,黑无常、白无常、阴索命,在此!”

    白千赤瞥了一眼双眼失神的院长,命令道:“你们三个立刻就将他带去阴间找四大判官审问。若是阎王问起,就说是本王的主意。”

    “遵命,千岁爷!”鬼差们大声应和道。紧接着,他们三个立刻将院长的双手反扣在背后,一刻不停地就要奔赴地府。

    这时,一阵阴风从入口处席卷而来,连带着将满屋子的瓦砾通通吹起。

    我躲在白千赤的背后微眯着双眼偷偷观察着眼前这一切,只见风烟退去之后,身着华服的莫伊痕右手拿着一把折扇似笑非笑地向我们这里走过来。

    他的目光在我的颈脖前停留了一秒不到的时间,嘴角扬起玩味的微笑开口道:“哟,白千赤,这里是妇科医院,你怎么会在这里。”

    白千赤蹙着眉头冷冷道:“你既然知道这里是妇科医院,你又怎么会在这里?本王是有妻儿的人,出现在这里有什么奇怪的?”

    莫伊痕冷笑了一声,“妻儿?怀了阴胎也可以来治疗凡人的地方检查吗?再说了,小娘娘似乎已经平安生产了吧?既然已经平安生产为何还要来这里?莫不是千岁爷身强体壮,你又有了?”

    白千赤紧紧攥着拳头,咬着牙齿道:“莫伊痕你最好给本王闭嘴!本王的家事,与你何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