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41章 莫伊痕再次出现

    莫伊痕脸上倒也没有什么变化,瞥了一眼被鬼差三个紧紧扣住的院长缓缓地开口道:“千岁爷的家事自然是轮不到本王管,否则就是本王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只是这个人,他犯了什么错,该不该送到地府去见判官似乎也轮不到千岁爷您管吧?我怎么隐约记得,这阎王爷的宝座还是本王的哥哥稳稳坐着呢?既然阎王爷的位置还是哥哥的,那千岁爷您插手地府的事务,是不是算作多管闲事的狗呢?”

    莫伊痕这个恶鬼,阴术好不好我倒不知道,只是他的嘴皮子功夫实在是了得,就这么就把白千赤说成了“多管闲事的狗”。他这么一说,我算是什么?白千赤是我的夫君,那我不就是母狗?什么意思他!

    我从白千赤背后走了出去,对着莫伊痕翻了一个白眼冷嘲热讽道:“怕是有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的家伙,猪狗不如。这个世界上做事情不过是各凭本事罢了,拿着鸡毛当令箭算什么回事?我们人间有一句流行语,‘You can you up!’听不懂没关系,反正道理是说给有智慧的生物听的。你只需要知道,现在阎王是你哥哥不是你,既然你哥哥都没有出面阻止白千赤,你急什么?”我不满地别过脸去,喃喃自语道:“皇帝不急太监急。”

    莫伊痕估计是从来没有被人怼得这么体无完肤过,气得通红的脸蛋像极了成熟时的苹果,看着我的脸想开口却又说不出话来,憋了好大一会儿功夫才沉下气微笑着开口说道:“呵呵,有趣。没想到几日不见,小娘娘依旧是这么伶牙俐齿。”

    我的心忽然“咯噔”了一下,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着,偷偷用眼角的余光偷瞄白千赤的反应,但愿他没有多疑。

    莫伊痕这个恶鬼果然是靠不住,说好了绝不再白千赤面前提及我们两个曾经私下见面的事情,现在随随便便就又提了出来。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距离我们上一次在白千赤面前的相见已经过去了许久,怎么可能用“短短几日”来形容,这分明就是在告诉白千赤,我和他莫伊痕偷偷地见了面。白千赤是什么样的性格,这么久的时间我早就摸得透透的了,他可以对我做的一切事情都包容纵溺,唯独我和别的男人说话见面亦或者有什么肢体接触,他都会表现得异常地小心眼。我当然知道他这是爱我,可是这种爱有时候真的让我喘不过气,影响了我正常的人际交往。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和莫伊痕之间根本没有人际交往的必要,我们两个私下见面是真真一点理由也没有的。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这一颗做贼的心才会如此忐忑不安,害怕白千赤知道我和莫伊痕曾经私下见过面。

    白千赤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他忽然向我靠近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在他冰凉的手掌触碰到我的那一刻,我掌心里的虚汗“蹭蹭蹭”地往外冒,湿湿黏黏地沾了他一手。

    他什么话也没问我,而是靠在我耳边小声地说:“莫伊痕这个家伙突然出现在这里,又在这么关键的时候现身,一定不是巧合。依我看他如此百般阻扰我将这恶人送进地府,这间医院还有这些活死人、小鬼,我看和他通通脱不了干系。”

    白千赤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我望了一眼被鬼差们死死扣住的院长,他的脸上似乎没有了刚刚那么惧怕的神情,仿佛是得到了庇护一般。白千赤不说还好,他一提起我就知道刚刚我为什么觉得奇怪,按理说刚刚那样风沙四起的情况,院长这个胆小如鼠的恶人才应该是最害怕的,可是刚刚竟然是我的反应最大,还发出了好几声尖叫声。就算院长他是男的我是女的,两个人的反应有所差别,但是他看见莫伊痕竟然没有一丝的惊慌,似乎心里早就笃定了来人就是为了救他的。这么看来莫伊痕指不定才是这家医院真正的幕后黑手,而这个胆小的院长不过就是打出来的一个幌子罢了,再说的直接一些就是这个院长是莫伊痕的“替罪羔羊”。

    白千赤望了莫伊痕一眼冷漠地开口说道:“本王的女人如何有趣与你无关。至于这家医院背后的事情,本王是否可以管现在还轮不到你来插嘴。就算是你那个阎王哥哥来到本王面前,也未必能够阻止,更何况是你!”

    “怎么就轮不到我插嘴了?我哥哥他日理万机,并不是每一件事情都可以面面俱到,我这个做弟弟的当然是有什么可以分担的就帮忙分担一些,这样哥哥也不至于太过劳累。倒是千岁爷是以什么理由插手地府的事务?您可千万不要说也是和我一样为了减轻哥哥身上的负担,这样蹩脚的理由您还是回去哄骗家里尚未足月的小殿下吧!据我所知,哥哥和千岁爷之间素来都是有隔阂的,您不会是想要‘谋逆’吧?”说完,莫伊痕的嘴角扬起了一丝坏笑。

    我的身子忽然一震,只觉得白千赤攥着我的手越来越紧似乎要将我整只手掌的骨头捏碎了才满意。我咬着牙忍着疼痛小声地对白千赤说:“死鬼,你......”我犹豫了一下,接着开口说道:“我相信你。”

    “谋逆”就算放在我们现在也是万万说不得的两个字,莫伊痕却这样轻易地扣在了白千赤的头上。我知道白千赤素来是不满意阎王的,但是作为他的妻子我了解他的心性和为人,如果他想要坐上那个位置一定不会等到今天,以他的威望,如果想要当阎王也不必等到今天。当阎王这件事情对于白千赤来说从来都不是能不能这么复杂的事情,从来都只是他想抑或不想罢了。况且白千赤即便是再不可一世目中无人,但基本的伦理道德还是懂的,君有君纲臣有臣纲,他之前还对我宣扬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大理论,不可能到了这个时候就不懂得“尊卑”二字了。无论他曾经多么了不起,阎王永远都是主宰阴间的王,而他白千赤永远都是臣下。“谋逆”这等子以下犯上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做的。

    而我相信他最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我觉得他太懒了。在我家呆着的好长一段日子仗着自己不用靠吃饭维持生存,除了睡觉的八小时躺在床上剩下十六个小时都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连姿势都不带挪一下的,就他这么懒的鬼,如果有朝一日真的当上了阎王,那到时候真的会天下大乱。

    白千赤和我对视了一眼,脸上紧绷着的神情缓和了下来,紧握着我的手也渐渐放开,“本王谋逆与否,全看心情。可能本王一高兴,明天就把你哥哥的位置端了,到时候你就再也没有靠山了。”他顿了一下,嗤笑了一声接着说道:“不过依本王看来,你现在的举动更加像是想要谋逆的样子。不过,本王对于你是否谋逆这件事丝毫不关心,只要你乖乖把路让开让鬼差们把这个恶人送去地府就好。”

    莫伊痕眼神一凝,蹙眉道:“若是我不肯呢?”

    “不肯?呵......”白千赤话音刚落,破龙鞭就直逼到莫伊痕的身前。

    莫伊痕眼眸子闪过一丝凌厉的光线,即刻向后一连翻了三个后空翻,“刷”的一下打开他手上的折扇。

    只见白千赤的破龙鞭刚一碰到他手上的那把折扇立马像是触了电一般抖了几下,“嗖”的一声缩回了白千赤身边。

    是鬼凤扇!

    我在《阴器大全》上面见过这把扇子。这把扇子传闻是第一代阎王妃娘娘所使用的防御性宝物,世间上还没有能够打得过它的东西。

    果不其然,莫伊痕看见白千赤的破龙鞭缩回去的那一刻脸上扬起了一丝得意的欣喜。

    “没想到你们莫家藏起来的稀世珍宝还不是一般的多,一世王妃娘娘的宝贝都让你用,真真是浪费。”白千赤戏虐般开口道。

    “白千赤,我劝你最好不要给脸不要脸。你既然看出了我这个是什么宝贝,就应该清醒点,不要和我硬碰硬,否则我让你好看!”莫伊痕咬着牙威胁道。

    白千赤脸上没有一点变化,手上的破龙鞭也不知何时就收了起来,镇定至若地望着莫伊痕手上的那把鬼凤扇。“你是不是以为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可以抵挡鬼凤扇的阴器?”他脸上扬起玩味一笑。

    莫伊痕脸上得意的表情一怔,嘴角的笑容僵了好几秒才又缓缓地放下来,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望着白千赤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有可以抵挡鬼凤扇的阴器。你不会是在唬我吧?呵呵,千岁爷,用这种阴招就不像你了,堂堂正正才好。”他干干地笑了两声。

    白千赤的脚尖轻轻地在地面上敲打了两下,抬起头直视莫伊痕的双眼开口道:“对,本王就是唬你,世界上的确没有可以抵挡鬼凤扇的阴器。”他顿了一下,才又不紧不慢地说:“但是你一定知道鬼风扇曾经吃过一次败战,你知道它是败给谁了吗?”

    那一刻,我清楚地看到莫伊痕脸上刚扬起的笑容如落沙般崩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