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42章 不是帮凶是母亲

    “是你?”莫伊痕眼眸的光芒渐渐黯淡,紧紧攥着的拳头不自觉地颤抖着,握着鬼凤扇的另一只手扬起又放下,犹犹豫豫地无处安放着。

    “嗯哼,正是本王没错。”白千赤立刻在掌心聚起了一股乌黑中泛着暗红色血光的煞气,宛若一条小蛇一般在他的掌心上不断游.走。

    莫伊痕眼神一凝,脸上的表情像是在一瞬间冰封了一般凝固僵住,嘴巴微微地张开从喉咙深处发出颤抖而又略带沙哑的声音,“你.......这不可能。”

    此刻的我就像是被丢进了大学课堂的小学生一样,他们说的话做的事我都听的明白看得清楚,却根本不知道其中深藏的含义,只能呆呆地看着他们两个互相对峙着。

    “在本王的字典里,根本没有‘不可能’三个字。你给本王睁大双眼好好看清楚,到底你手上那把传说中能够抵挡千军万马的鬼凤扇是怎么被本王轻而易举地打倒的!”话音刚落,白千赤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掌心中的煞气正对着鬼凤扇打去。

    那一刻,我的心脏就像是被悬在悬崖之上一般摇摇欲坠狂跳不止,此时一秒仿佛就像过了一世纪般漫长。

    虽然白千赤刚刚说他曾经打退过鬼凤扇,但是没有任何资料记录过鬼凤扇曾经有过败战,我心底当然是相信他说的话,但是我的理智不容许我相信这荒唐的所谓事实。鬼风扇是什么?它不仅仅是一世阎王妃的阴器,更加是一世阎王爷寻遍世间,用至阴之女的骨头制成的扇骨,又加以至阳之男的肌肤制作成的扇面,就连上面那一幅红梅画都是用一世阎王爷的鲜血绘制而成。此扇在这世间独一无二,是所有鬼神、阴人都要想要得到的阴器,为的就是获得能够抵挡千军万马的能力。

    若是白千赤真的所言不虚,那换言之就是说白千赤一人可当作千军万马。我知道我看到的他的实力不过是他全部实力的冰山一角而已,可是我从来不曾想过,他的实力有如此的可怕。

    我注视着白千赤打出去的那一股煞气,只见那股煞气在离鬼凤扇还有近三米距离的时候,鬼凤扇的边沿处便已经开始冒出了烟来。等到那股子煞气逼近莫伊痕身前的时候,他的脸色一黑,突然就将鬼凤扇扔出了三四米开外,连连跳脚喃喃道:“烫,好烫!”

    就在这时,那股子煞气中忽然蹦出了幽蓝色的气体,以更快的速度逼近莫伊痕。刚刚还跳脚的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那股幽蓝色的气体击个正着。霎那间,幽蓝色的气体凝结成冰将他的身体重重包裹住,一点儿也动弹不得。

    白千赤脸上依然还是刚刚那副波澜不惊的平静表情。他微微地抬起手将摔落在地上的鬼风扇捡了起来,转过脸冲我绽开了一个宠溺的微笑,将手中的鬼凤扇递给我,开口道:“给你。”

    我望着他手上的鬼凤扇一愣,竟不知道该不该伸手去接它。鬼凤扇的来头我不是不知道,虽然我现在是他的妻子,头上挂着一个“千岁小娘娘”的头衔。但是说到底我还只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凡人,我又有什么资格拿着这把鬼凤扇?

    白千赤见我木愣愣地不说话也不伸手去接只好将鬼凤扇往我手里塞,语气霸道地说:“给你,你就好好拿着。”

    我抬起头望着他的眼眸子,犹豫再三还是开了口:“这把鬼凤扇曾经是一世阎王妃娘娘的,我什么都不是,怎么配得起这宝贝?”

    白千赤微微地咬了一下嘴唇,瞥了一眼被冻住的莫伊痕,缓缓地开口道:“他才是赔不起这宝贝。”说着,他抬起手揉了揉我的头宠溺地说道:“笨蛋,你怎么会什么都不是呢?你记住,你是我白千赤的女人,尊贵的千岁小娘娘。世界上所有珍奇的宝贝你都值得拥有,哪怕是天上的那一轮明月亦或是璀璨的星辰,只要你开口,我通通都会为你奉上。我说过,生生世世我都会千年如一日地爱着你、宠着你、护着你。”

    那一瞬间,我的心里就像是被白千赤倒了满满一大罐的蜜糖一般甜腻。

    明明我站在一片狼藉的地下室里,不知为何此刻我竟然觉得这里是那么的美好,就连脚边破碎的瓦片形状都刚好那么可爱。

    在没遇到白千赤之前,我从未想过这样肉麻的对话会出现在我的日常生活中,我一直以为这不过就是电视剧亦或是小说中博人眼球的桥段罢了。但自从他出现在我的世界里之后,我所有固执的自以为都被通通打破。我现在已经能够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把生活过得和古欧时期的小说一般,总是喜欢用很多美好的词句去对话交谈,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爱”。因为爱上了一个人,哪怕将世界上最美的情话都说一遍还不够,还要说上千千万万遍,一直到说累了,嘴皮子也说破了,还要把心爱的人紧紧地拥在怀中才安心。

    我微微地低下眼眉,羞红着脸呢喃地说:“嗯,我知道了。我会好好收着它的。”

    就在这时,莫伊痕所在的方向传来了“咔咔咔”的冰层破碎的声音。

    我抬头望向莫伊痕,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在他的眼眸中看到了一种带着妒意的怒火正熊熊燃烧着。

    “负隅顽抗的小丑。”白千赤冷漠地瞥了一眼莫伊痕,抓着我的手准备就想要离开。

    就在这时,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刺破我的耳膜,莫伊痕身上的重重寒冰在顷刻间碎成了粉末状的冰渣子。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他立刻在手上凝起了一把玄紫色的长剑直逼白千赤的胸膛。

    我望着他手上那把锋利的长剑越来越靠近,他充满杀意的眼眸在我眼中越来越清晰,几乎没有思考就狠狠地将白千赤推向了一边。

    白千赤被我这么一推,先是错愣了一秒,随即一个箭步冲到我的面前快速地使出一掌将莫伊痕手中的长剑挡住,接着抬腿就是一脚。瞬间,莫伊痕手中的长剑立刻化作一缕青烟消散在空气中。

    莫伊痕脸上的神情越发地难看了起来,直接赤手空拳和白千赤对打。

    白千赤先是冷哼了一声,紧接着将笼罩在身上的煞气也全数藏起,和莫伊痕对起了拳脚功夫。

    他们俩个正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一直站在我身边的千年女尸不见了。我扫视了地下室一圈,终于在一处角落发现了千年女尸,在她对面还有一个熟悉的“老朋友”董老仙儿。

    “你快把我的孩子放开!”千年女尸眼眶通红眼角带泪手上攥着孩子的腰腹激动地说道。

    董老仙儿脸上一副势在必得的神情,双手紧紧地抱着孩子的大半个身子,语气恶劣地说:“哼,你这个女鬼,之前我打不过你,现在你阴气大损还敢来阻挡老子的发财路?”

    刚刚千年女尸拼死护住了我,现在身体已经大不如前,肯定不是董老仙儿这个死老头的对手。若是她此刻护子心切贸然出手,能不能救下自己孩子的身躯且不说,她这么努力维持住的一缕残魂一定会撑不住灰飞烟灭的。白千赤此刻还和莫伊痕那个恶鬼打得不可开交也脱不开身来帮忙,我到底该怎么办?难道要我眼睁睁地站在这里看着千年女尸和董老仙儿拉锯吗?

    我的脑袋就像是有无数只苍蝇在里面飞来飞去一样,“嗡嗡嗡”地叫个不停。心底一直有一个声音对我说:“不作为就是帮凶!”我也是做母亲的,我又怎么能够什么都不做干看着千年女尸连自己孩子的尸体都保护不了呢?

    “董老仙儿!你在这里做什么。”我鼓起勇气冲到董老仙儿面前大喊道。

    董老仙儿先是愣了一秒,随即越发用力地抓住千年女尸的孩子,双眼充血地冲着我说:“我当然是在寻宝了!不然你们以为我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些小鬼随便一个都可以卖出几万块的价格,若是我都带走,我就发了!我告诉你们,这里这么多小鬼就属这一个最值钱了。所以你们两个最好不要挡着老子的发财路,否则我才不管你是什么千年女尸也好,千岁小娘娘也好,通通都只有死路一条!”

    我看着他这一副恶心的市侩的嘴脸,恶心反胃的感觉涌上心头。他为什么总是要做一些不道德的事情去满足自己自私的欲.望呢?之前是为了获得根本不属于他的寿命,现在又是为了钱?

    “杀了我?我就看你敢不敢真的动手!我劝你最好还是赶紧放手,你之前答应过白千赤什么难道你忘记了吗?若是被他知道了你又干了这些伤天害理的勾当,到时候会有什么下场,想必你比我更加清楚!”我厉声呵斥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