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44章 死人肉

    我当下一口就答应了千年女尸的要求,并且主动请缨帮她一起给孩子下葬。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虽然她这些日子做了很多错事,特别是她对游游做的事情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但是这些事情都是她犯下的错,对于她的孩子从来都是无辜的,我不能因为她做了什么就去迁怒于她的孩子。

    白千赤倒是很不愿意我多管她的闲事,不情不愿的地走在我的身后。

    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千年女尸突然停住了,为难地回头望向我开口道:“小娘娘,孩子他......不能见阳光。”

    不能见阳光。

    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脑袋像是被投了一个鱼雷一般,“嘭”的一声爆炸了。

    她的孩子已经是小鬼了,见不了阳光也已经是命了。但是我的游游,她不是。她是我和白千赤的孩子,她原本是可以见到阳光的。

    我脸上平静的表情瞬间就垮了下去,垂在肩膀两侧的手紧紧地攥着拳头,心里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要动气,不要动气!任何事都等到先把她的孩子下葬让她离开高莹的身上再说。游游的事情已经无力回天了,先顾好眼前的事情最重要。

    千年女尸或许是看到了我脸上情绪的变化,微微地咬着嘴唇,犹豫着想开口却又不敢开口,眼神里泛出愧疚又略带担心的情绪。

    白千赤从身后轻轻地扯了一下我的手,没有说任何话。我知道他想告诉我什么,既然这件事我答应了千年女尸,那我就一定要做到,即便心里始终有一个结,但承诺就是承诺。

    我低着头整理了一下情绪,继而对着白千赤开口道:“你想想办法。”

    白千赤先是一怔,然后惊讶地望着我说道:“我想办法?不是你答应她的吗?”

    我咬着牙瞅了他一眼,说道:“你想不想。”

    白千赤拗不过我,挠头思索了好一阵子才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骨灰盒递给千年女尸,冷冷道:“把孩子放进去。”

    千年女尸悄悄地看了我一眼,见我没什么反应,才慢慢地挪到白千赤面前接过了那个小骨灰盒。她的手紧紧地抓着小骨灰盒却也没有下一步动作,只是定定地盯着它。

    看她犹豫不决的模样,想必是心中对我们两个心存怀疑。也是,她自己做了那么多的坏事,当然心存畏惧,生怕我们也会如她一般做出那些不堪的事情,对无辜的孩子下手。她这不是害人害己是什么?对于我们一家,她要一辈子心存愧疚才对得起我永生永世不能见到阳光的孩子!

    我心中虽然愤恨,但也没有过多为难她,冷漠地开口道:“放心,我们不会和你一样对无辜的孩子下手。冤有头债有主,你对我孩子做的那些事情,我即便是再恨你,也断然不会拿孩子撒气。”

    千年女尸身子微微地颤了一下,脸上的愧疚之色越发地浓重。

    解决了她孩子不能见阳光的事情后,我们三个直接去到了小镇后的一座大山里。白千赤寻了一处风水宝地给千年女尸的孩子,我们赶在天黑之前就连忙将她的孩子给葬了。

    千年女尸亲手将她的孩子埋到土里的那一刻,我的这一颗心就像是打翻了油盐酱醋一般百感交集。我和她连朋友都算不上,严格意义上我们应该是实打实的仇人才对。可是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看到她跪在自己孩子坟前又哭又笑的情景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高兴?又或者说是心愿已了的欣慰。

    真是可笑,我竟然替害了自己孩子的仇人高兴。

    我站在一边看了好一阵,心里虽然高兴却也不太是滋味,只好默默先走开。

    才一转身,我的手就被拉住了。

    千年女尸“扑通”一声跪在了我的身后,脸上沾着黄褐色的泥土一脸感激而又愧疚的表情望着我,哽咽着对我说道:“千岁爷、小娘娘,感谢你们俩个的大恩大德。我知道当时我做的那些错事,无论我现在说什么都已经于事无补。如今我的孩儿已经入土为安,按照约定我现在就从你朋友的身上离开。”

    只见高莹身子微微一震,千年女尸的残魂立刻从中走了出来。

    “千岁爷,小娘娘,小女已经信守承诺。”千年女尸说道。

    我连忙扶住往后倒的高莹,抬头咬着牙对千年女尸说:“现在你和高莹的事情算是结束了,你对我孩子做的那些事情总有一天我还是要和你算清楚的。”

    千年女尸的残魂忽明忽暗,天色渐暗我看不清楚她脸上的表情,只听见她声音沙哑地说:“这都是我做的孽,只要千岁爷和小娘娘不要为难我命苦的孩子,让他顺利地转世投胎,无论日后是什么样的惩罚小女都甘愿承担。”话落,她立即化作了一缕青烟消散在了山风之中。

    过了将近大半个小时,昏迷的高莹才逐渐清晰。我大致地将事情的经过全都告诉了她,或许是因为这些日子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以至于她对于千年女尸的离开没有表现得太过激动。

    无论如何这件事就算是告了一个段落,日后和千年女尸再见就不会像今天这样心平气和地说话了。

    游游不能见阳光的仇,我一定会报。

    我们三个又在山上逗留了一会儿,把千年女尸孩子的坟堆得高高的才离开。

    忽然,我的胸口突然一阵生疼,下意识地就捂住胸口蹲了下来。

    “眉眉,你怎么了?”白千赤皱着眉担心地问。

    我只觉得胸前发胀发痛,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从里面涌出来似得。突然,身体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一阵暖流从内而外溢出。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前胸,手上立刻感觉到湿湿黏黏的触感,一阵夹杂着腥臭的奶香味随即涌上鼻头。

    霎那间,我的脸就烧红了起来。

    我这不会是溢奶了吧?不应该啊,我怀的是阴胎,这样也会有母乳吗?而且现在这荒山野岭的,我要是真的溢奶了,要去哪里换衣服?

    “我我我......”犹豫再三,我还是一咬牙一跺脚说了,“我好像溢奶了!”

    “溢奶?”白千赤一时没反应过来,疑惑地望着我。过了三四秒,他才明白我是什么意思,别过脸尴尬地挠着头说:“那......那我们先回去。”

    这时,高莹早就在一边憋着笑像看笑话一样看着我,涨红的一张脸像极了此刻被夕阳的余晖染红的天际。

    我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开口说道:“笑什么笑!不许笑。”

    高莹忍着笑连连点头说:“我不笑,真的,我......哈哈哈......不行,我还是要笑。”

    我默默地冲高莹翻了一个白眼,拉着白千赤就要走。

    “你自己在这里笑个够吧,我们俩走。”我赌气地对高莹说。

    高莹先是站在原地捂着肚子笑,过了一会儿,见我们俩个都走远了才觉得害怕,大声嚷嚷道:“你们不要把我丢在这里啊!等等我。”

    我听到她的叫喊后故意放慢了脚步,过了好一会儿还没见到她追上来,才担心地转过头望去。

    “死鬼!”我下意识地抓了一下白千赤的手臂,着急地说:“她她她......她这是?”

    我才一回头,就看见高莹脸色煞白双眼发直地盯着千年女尸孩子的坟像是魔征了一般一动也不动。

    白千赤脸上的神情忽然凝重了起来,紧紧地牵着我的手低声说:“这个坟不对。”

    不对?怎么不对?这座坟不是我们亲眼看着千年女尸埋好的吗?

    我们连忙走到高莹跟前,此刻她双眼正直勾勾地盯着坟上的一个巴掌大的窟窿,而那窟窿里面竟然有一双眼睛散发着绿色的光芒。

    “死死死鬼......”我指着那双幽绿色的眼眸子对白千赤说:“那里面,有鬼。”

    白千赤微微地摇了一下头,说道:“不是鬼,是山猫。”

    山猫?

    借着刚刚升起的月光,我再仔细地瞧了瞧窟窿里的那双眼眸子,的确不像是鬼的眼睛。

    一阵山风吹过,“嗖”的一声,窟窿里的那不明生物突然窜了出来往我的身上扑。当下我一个激灵,慌乱地向后退了一步,一个不稳就向后仰去。

    这时,白千赤一个眼疾手快抓住了我的左手,另一只手凌空擒住了那只黑色的野山猫。

    “站稳了。”刚说完,他就松开了我的手。

    我慌忙地又后退了一小步才站稳,目光却被白千赤受伤的那只野山猫吸引住了。在月光的照耀下,它一身的玄黑色毛发显得异常地亮眼,右耳上有一撮难以注意的小黄毛,两只前爪上的毛色有一半是白的,圆溜溜的双眼宛若祖母绿宝石一般镶嵌在它的小脑袋上。

    我试探性地伸手去摸它的脑袋,手还没碰到它的头,它就立即颤抖着身子竖起浑身的毛发冲着我“咕咕咕”地叫唤。

    “别碰这只猫,它是吃死人肉长大的。”白千赤阻止道。

    听到“死人肉”三个字,我立刻收回了手,悻悻地望着那只小山猫。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