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43章 亲手下葬的心愿

    本以为我这一声呵斥过后董老仙儿会乖乖地放手,没想到他脸上丝毫畏惧之色都没有,反而脸上的戾气越发地深重,用他低哑的声音开口说道:“下场?千岁爷哪里还顾得了我这个小人物,今天这个小鬼我一定要带走!”说完,他立即从怀中掏出了一张黄符,在嘴里喃喃地念了一串咒语。那道黄符随即发出金黄色的光芒照射在千年女尸的身上,她的身子忽然一震,微微地向前一倾就吐出了一大口血来。

    “喂,你没事吧!”我担心地望着千年女尸问道。

    她整张脸连一丝血色都看不到,身子一软就往后倒了下去。我下意识就放开了抓着她孩子的手,连忙去扶住她。

    就在这时,董老仙儿一把抱住了孩子,顺手在我的口袋里偷走了孩子的鬼瓶,接着顺势将我一推。我当下一个站不稳,连带着要扶住的千年女尸一起向地上倒去。

    只听见“嘭”的一声闷响,千年女尸的头狠狠地撞在了地面上,当下我就看见了地面上渗出了鲜红色的血液。

    “你......”

    我的话还没说完,千年女尸就伸出手来紧紧地抓住了我,虚弱地对我说:“小娘娘,你......一定要帮我把孩子救下来,求求你了小娘娘!他不能这样下去了,他必须要入土为安才能够转世投胎!他才这么小一个,已经受了这么多的苦,若是他再不能够转世投胎,我这个做娘亲的实在是......”

    “放心,我答应过会帮你就一定不会置之不理的。”我握紧着千年女尸的手答应道。

    就在我想要去追董老仙儿的时候,白千赤那边忽然出来一声猛烈的撞击声。我顺着响动的方向望去,在烟雾缭绕之间我看到了莫伊痕的身子被深深地嵌在墙壁中,而白千赤正冷漠地看着。

    还没等我看清楚这一切,莫伊痕便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了。

    我现在也顾不得这个恶鬼是溜了亦或是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只想着先把董老仙儿拦住再说。这时,我突然发现董老仙儿抱着千年女尸的孩子正悄悄地打算往排气口爬出去。

    “死鬼,快抓住董老仙儿!他把千年女尸的孩子抱走了。”我大声地冲着白千赤大喊道。

    白千赤的眉头一皱,抓着院长的鬼差们立刻放开了手往董老仙儿逃跑的方向冲去。

    “还想往哪跑?”黑无常倒挂在墙上幽幽地对已经爬到排气口一半的董老仙儿说道。

    董老仙儿当下脚底一滑,“嚓”的一声从墙上直直地滑落在地面上。他正想要起身逃跑,还没爬起来,后腰就被白无常死死地踩在了地面上动弹不得。

    “你带走了什么东西,通通交出来。”白无常冷冷地问道。

    董老仙儿强撑着想要起身说话,白无常的脚却纹丝不动地踩在他的身上,无奈之下他只能仰着脖子勉强抬起头回话道:“三位鬼大人们行行好,放了小的吧!小的真的没有带走什么,都不过是一些小玩意儿罢了,鬼大人们这么尊贵又怎么会看得上眼呢?”

    我径直地走到他身前,一把将他护在怀里的大麻布袋子夺了过来,把千年女尸孩子的鬼瓶找了出来还给她。

    “这是你孩子的鬼瓶,只要把他的魂魄带回阴间,然后再将他的尸体下葬,很快他就能够投胎转世了。你放心吧。”

    千年女尸从我手上接过了她孩子的鬼瓶,感激地望着我说:“小娘娘,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的孩子可能还要继续受苦。”

    我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什么话都没有说,继而转向董老仙儿,当着他的面把他大麻布袋子里的东西通通都倒了出来,厉声质问道:“你不是说都是一些小玩意儿吗?那你告诉我这些都是什么?”

    从他的麻布袋子里倒出了将近十个鬼瓶,还有很多装满了鲜血的试管,全都在我倒出来的那一瞬间破碎在地留下了满地的鲜血。

    董老仙儿低头望了望地上的东西,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白千赤不耐烦地瞥了一眼地上的东西,开口质问道:“这么多鬼瓶和女人的血你是不是还在做之前的事情!”

    “我......”董老仙儿被白千赤吓得整张脸都煞白煞白的,牙齿不停地打颤发出“咂咂咂”的声响。

    “说!”白千赤逼问道。

    他这么一吼,不仅董老仙儿,在场的各位都被吓了一个激灵,不约而同地都离他远了一小步。

    “我我我......”董老仙儿被吓得完全说不出话来,想要狡辩也找不到任何理由。

    “你你你!你闭嘴吧!这些鬼瓶不用想也知道你是拿去卖钱的,至于这些试管里的血我一闻就知道是活死人身上的。活死人的血能够暂时维持你即将要腐烂的躯体,紧接着你是不是又要开始重操旧业了?”白无常质问道。

    “鬼大人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小人只是想要抓几个小鬼卖钱罢了,至于你说的活死人的血,小人真的是不知道啊!可能是小人以为是鬼瓶不小心装进去了,小人真的没有想要做什么,求鬼大人和千岁爷明察啊!”董老仙儿像一只乌龟一样艰难地仰着头央求道,在地下室昏暗的灯光下我竟然还在他的眼眶中看到了一丝泪光在闪烁。

    撒谎也不打草稿?放鬼瓶的地方和放置抽血试管的地方根本不在一处,他又怎么可能会拿错?

    “明察?你在人间做了多少丧尽天良的恶事我们都一清二楚,你害的那些无辜女子的冤魂每日都徘徊在渡河边久久不愿散去。你的寿命早就该尽了,你就死了这条负隅顽抗的心吧!地府的四大判官和那些被你害死的无辜女子都在等着你,你就去地狱接受应有的惩罚吧!”一直不开口的阴索命一口气说完了一大串话立即出手将董老仙儿天灵盖中的人魂扣了出来。

    瞬间,失了魂魄的董老仙儿的身子立刻腐烂化成了一滩黑色的脓水发出一阵难闻的腐臭味。

    被抽出来的董老仙儿的魂魄也在同一时刻幻化成了年轻的模样,低着头悔恨地看了一眼白千赤,继而低头喃喃道:“是我错了,都是我的错。”

    “别说了,跟我们走吧。”白无常冷冷地说了一句。

    我望着董老仙儿远去的背影,心里似乎有一大块郁结忽然消散了一般清爽。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恶人终有恶报,董老仙儿这个恶人总算是要去地府接受自己应得的惩罚了,就还剩下这里的院长.......

    对了,这里的院长呢?

    我环顾了四周都没有看见院长的身影,连忙扯住白千赤的胳膊问道:“死鬼,院长人呢?”

    白千赤听我这么说,快速地扫了一眼地下室,蹙眉道:“糟了,刚刚一个不注意让他溜了!”

    溜了?我花了将近一分多钟的时间才接受了这个事实。就这么一个凡人,竟然在白千赤和鬼差们的眼皮子底下溜了?即便是刚刚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董老仙儿身上,但是院长这么一个大活人,溜走了他们就一点异样也察觉不到?亏他们四个有三个还是地府的公职人员,还有一个号称能够独自抵挡千军万马,这件事说出去怕是要贻笑大方。

    我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开口问道:“既然院长走了,这里也已经是一片狼藉了,我们该怎么办?继续守株待兔?”

    白千赤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说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守株待兔也不是这样守的。”他低头看着我,问道:“你饿吗?”

    他不问这个问题还好,他一提起来我才想起我近一天没吃东西了,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咕”地抗.议起来。都是范言和那个护士的错,不好好地给我送医院餐尽给了一些人体残肢给我,害得我连一口饭都没吃到。之前我还嫌弃医院餐呢,现在就算让我吃两份没有一点肉的医院餐我都吃得下!

    “我饿。”我低着头小声地说。

    突然,站在一旁的千年女尸“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双眼通红地望着我和白千赤,“千岁爷、千岁小娘娘,小女有话要说。”

    小女?她莫不是孩子回来了连性格都转了?之前那个嚣张跋扈的千年女尸呢?

    我当下就被她的举动吓蒙圈了,只能木木然地点头。

    千年女尸将自己孩子的鬼瓶递给了我,开口道:“小女之前做了很多的错事,伤害了很多小娘娘身边亲近的人,小女自知罪孽深重不妄求小娘娘的饶恕。但是小娘娘不计前嫌帮小女完成了此生最大的心愿,这个大恩大德小女没齿难忘。只是小女还有一事想要求千岁爷和小娘娘帮忙。”

    白千赤瞥了一眼跪在地上了千年女尸,“不”字都要说出口了就被我连忙打断说道:“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如果我可以帮忙一定会尽力的。”

    千年女尸眼眶中的泪水瞬间就涌了出来,哽咽着对我说:“小娘娘,小女曾经答应你一旦找到我的孩子便从你的朋友身上离开,只是我的孩子尚未入土,我实在是放心不下,还望小娘娘能够宽限我一些时间,让我亲手为我儿下葬。”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