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51章 难言之隐

    这么想来,这其中似乎有些什么说不通的隐情。第一次和白千赤一起去见阎王的时候,我就能看出他们两个之间不睦已久,只是阎王一直在步步退让。我还记得当时白千赤为了让我顺利得到还魂丹和千年女尸大打出手,在阎王府大闹了一场,可是即便是这样阎王还是克制着自己心中的情绪,语气中尽量保持着敬重。

    还有一个很让我介意的就是刚刚莫伊痕说的话,白千赤不过就是……是什么?特别是在他差一点破口而出的时候,被阎王及时给制止住了,明显就是有不可说的猫腻在其中。

    我还记得鬼差他们曾经告诉我,白千赤之所以成为千岁爷是因为战功赫赫。但是从刚刚阎王故意阻拦莫伊痕说话的举动看来,似乎这背后并没有鬼差他们几个说的那么简单。我侧眼看向白千赤,他面上的表情纹丝未变,和阎王他们比起来,看上去倒显得更加胸有成竹一些。

    “千岁爷,伊痕他年纪尚轻,说话若是有什么得罪之处的,还请您不要见怪。要是您实在要怪罪,就怪罪我这个堂哥没有管教好他。正所谓长兄如父,他从小就跟在我身边,今天对您说出这样冒犯的话,实在是因为我管教不严的原因。”阎王等到莫伊痕站到他身后之后就向前迈了一步,一改之前怒气冲天的样子,恢复了平日里儒雅的状态,沉声对白千赤说道。

    我这个角度恰好能够看见阎王说话的时候身子是微微向前倾的,若不是仔细观察还真的看不出来。从这个细微的举动中就能够看出他对于白千赤应该是十分敬重的。

    发现了这个细节之后我就更加觉得好奇了,白千赤身上究竟藏了什么样的秘密,竟然能让阴间的阎王对他一让再让,还这么的敬重?

    “阎王真是说笑了。”白千赤低头轻轻地弹了一下衣袖上的灰尘,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出来阎王话里的忍让,继续不紧不慢地说:“他是他,您是您,他说的话又怎么能够让您负责任呢?你想想若是有朝一日您的宝贝堂弟在外面打着您的旗号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那些罪过岂不是都要您来承担?您处心积虑这么就不就是为了稳固自己阎王的宝座吗?放心,本王对那些虚名一点兴趣也没有。不过也奉劝一句,若是再任由他这么乱搞下去,你这个阎王的的宝座怕是要换人了。”

    阎王脸色一沉,反扣在背后的手紧紧地握着拳头,额头上的青筋尽显,但不过一秒,就又恢复了正常。

    “那还真是谢谢千岁爷的劝告。”阎王说完一甩袖子,就回到了莫伊痕的面前。

    高莹躲在我背后将刚才他们的互动看得一清二楚,见阎王离我们远一点了才凑到我耳边悄悄地问:“眉眉,你刚刚不是说他们两个不睦吗?我看着阎王对老白倒也算是敬重,反倒是老白对阎王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我看他们两个不是不睦,而是老白自己的原因吧?”

    她说完顿了一下,似是在想什么,随后又往我的耳边更靠近了些,声音放得更低了一些问道:“你知不知道他们俩个到底为什么不睦?不会是因为阎王抢了老白的女人吧?”

    我听她这么说立刻白了她一眼,高莹看到我的神情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低下头不敢说话了。我好笑的看着高莹,这家伙说的话真是越来越不经过大脑了,怕不是千年女尸离开的时候顺便把她的智商给剥夺了?我记得以前的她似乎没有这么智障。

    白千赤和阎王怎么会因为抢女人而不睦呢?这件事用脚指头想想都能知道了。千年女尸之前在阎王府都能占有一席之地,这就能看出阎王他真的是更爱江山而非美人。我想白千赤对他不满,估计就是之前对我说过的关于阎王背后搞得那些小动作的原因。

    只不过那些原因他从没有对我细说过,我也无意知晓其中详情,所以从来都没有追问过。我轻轻地敲了一下高莹的额头,“我的好姐姐,你以后说话用脑子想想好吗?不要动不动就信口雌黄。”

    高莹听完,眼珠子一转冲我做了一个鬼脸后就不再看我了,转过脸继续看这场免费的大戏。

    “千岁爷的担心真是多虑了,伊痕虽然顽劣,但是何事改做何事不该做他都清清楚楚,想必是连累不到我的。”

    “哦?”白千赤冷眼挑眉道:“事实真的如阎王所说一般吗?”

    阎王身子微微地颤了一下,向后退了一小步,侧过脸瞟了一眼莫伊痕。

    莫伊痕似乎早就想到阎王会这么一瞟,迅速地低下头躲避过了他的眼神,这样看来反倒更像是做贼心虚了。

    阎王见状眉眼一沉,轻轻地咬了一下嘴唇。从我的角度看过去,阎王一半的面容都藏在了阴影之中,看不出来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千岁爷莫要忘了曾经答应过我的事情。”阎王话锋一转,眼神冷毅地注视着我的方向,掷地有声的朝白千赤扔了一句话。

    我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把话题扔到了我的身上,我被阎王的眼神盯得浑身发毛,不自在地抖了抖身子,又往白千赤背后缩了一些,脑袋里却一直在思考阎王刚刚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白千赤答应过阎王什么?阎王盯着我又是什么意思?无数个问题在我的脑中翻转,我觉得自己似乎隐隐约约的抓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可是很快那些信息就溜走了。

    而我身前的白千赤在听到阎王的这句话之后,一直没有变过的神色终于有了变动,眼神也变得凶狠了起来。看见他这幅模样,我就更加确定了他和阎王之间,一定做了什么我所不知道的约定。

    高莹抬起手来,轻轻地拂了一下我的额头,关切地问:“眉眉,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苍白?”

    她不说还好,一说我就觉得身子发寒发虚,全身都感觉软绵绵的,我动了动手指,双手却好像发麻一般,根本就使不上力气来。

    “眉眉,你的额头好......”高莹的手刚一贴上我的额头就变了脸色,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连忙用手遮住了她的嘴。

    “不要说。”我咬着牙小声地摇头道,顺便偷偷望了一眼白千赤,好在他一心都在和阎王的博弈上,并没有注意到我这里的小插曲。

    “嘘,别说话,我没事。”我朝着高莹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她看着我的目光依然很担心,但是见我坚持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一只手虚虚的环住了我的腰,好让我有一个依靠。

    白千赤和阎王还在交涉,绝不能因为我打断他们两个的谈话。阎王这一次亲自到人间,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他亲自出面。这么巧又是在我们调查这家医院消失之后出现,这其中一定有猫腻,说不定就和我们调查的事情有关。

    白千赤的注意力全在阎王身上,根本没听到我和高莹两个人的对话。

    “本王说过的话,自然记得。”白千赤面无表情地说道。

    阎王听到他这样说脸上勾起了一丝微笑,说道:“你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就好,永远不会插手阴间的事情,只做你的悠闲王爷。”

    我瞬间浑身一个激灵,紧紧地抓住了高莹的手,想要开口说话却没有力气。

    阎王这个恶鬼真有心机,这种时候拿出白千赤为了我而定下的承诺说事,根本就是想剥夺掉白千赤在阴间的势力和权利。

    这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现在看来之前我们的猜想就是正确的,这家妇科医院背后的主谋就是他们兄弟俩。只是单凭现在的情况还不能知道,到底是莫伊痕牵头,阎王为了保住他现在出面;还是至始至终阎王就是知道的,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又或者这件事根本就是阎王谋划的。

    阎王现在要求白千赤信守承诺,分明就是要白千赤不要再插手关于活死人的事情!毕竟活死人勉强也算是鬼,背后也一定是阴间的势力的捣鬼,怎么也算是阴间的事情。

    真是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他会来这么一招!我死死的咬住了后槽牙,看着阎王那副道貌岸然的样子,真的是恨得牙痒痒。

    白千赤脸上明显闪过了一丝不悦,揉了揉手腕说道:“信守承诺罢了,本王说到做到。不过阎王爷亲自出面说这些话,未免太过于夸张了些。”

    阎王轻咳了一声,给莫伊痕使了一个眼色。

    莫伊痕立即从一旁走到白千赤面前,脸上满是不甘地跪了下来,别着脸一言不发。

    我还没弄明白阎王他们搞这一出究竟是什么意思,就看到阎王走上前两步,在莫伊痕身旁站定说道:“本王这次亲自来见您,不仅仅是为了提醒千岁爷信守承诺,更是为了来让伊痕向您道歉,这样也好让我们彼此的嫌隙变得更小一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