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48章 妇科医院

    “我这是在和你道歉,你怎么又哭了?”白千赤脸上着急的神情越发地深重,眉头紧锁地望着正在哭泣的我,自顾自琢磨着到底该如何是好。这道歉也不是,不道歉也不是,却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话,只能不知所措地站着。

    我流着眼泪身子一抽一抽地站在沙发前面,此前的种种念头都积压在胸口处,像是一颗巨大的包裹着火焰的陨石堵在胸膛。

    这闷气是对我自己生的,现在流的眼泪也都是因为我自己没办法做出两全其美的决定而干着急。我从没想过自己会有一天在上大学和男人之间犹豫不决,这件事若是放在一年前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上大学,可是现在的我......

    时间改变的事情太多,就连我自己都快要不认识我自己了。

    “千赤,我问你,若是我去上大学了,你怎么办?”我低着头,不安地绕着双指等待着他的回答。

    这一刻,我心里竟然冒出了一个连自己都不太敢相信的念头。若是白千赤让我不去上大学了,那我就真的不会再去想什么梦想什么初心,只要一心一意地在家相夫教子便算了。未来的美好愿景和此刻的风花雪月相比,诱.惑力实在是小到微不足道。

    夏日的蝉聒噪地在枝头上鸣叫,微风吹动洁白的窗纱洒入阳光。屋子里除了我的心跳声就再也没有别的声音。

    我知道,自己总是要为自己的人生负责,有的决定还是要听凭自己的心意才能做出最正确的决断。而我现在,已经听不到自己的心声了,又或者说,我的心是更加偏向留在白千赤身边的。

    白千赤低眉紧扣,眼眸子里流露出意味不明的情感,随后对着我露出一丝微笑,柔声说道:“你去上大学,我自然是陪着你去。你在哪里,我自然就去哪里。就像是行星永远绕着恒星转一样,我也会一直绕着你转。”

    “我在哪里,你自然在哪里?”我微微地抬起眼眸正好对上他那双已经急得通红的双眼,心里忽然一阵抽痛。刚刚低着头根本没有注意他的表情,听着他的语气克制而轻柔,还以为他的心波澜不惊。没想到能敌千军万马的他竟然因为我而酸了鼻头,我到底是何德何能?

    我尽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压抑着哭腔用沙哑的嗓音说道:“我要是上了大学,就不能和你天天在一起了。我是要住进宿舍的,而你肯定是不能跟着我。我舍不得你......”

    白千赤的手微微地颤了一下,眼眸里忽然闪起了亮光,开口道:“眉眉,我......”他缓缓地低下头,用更加细微的声音对我说:“我也舍不得你。”

    沉默了许久,他才又轻轻地抬起头,双眼越发红肿地凝视着我的双眼对我说:“眉眉,我爱你,春去秋来冬又散,我对你的心是亘古不变的。你去上大学,至多就是四年的时间,无论是舍不舍得,你都不要因为现在的一些儿女情长而丢弃了自己的梦想,放弃了自己的前程。我知道你心里是多么想去上大学,一个人的心怎么可能说变就变?你现在或许会因为对我的万般依恋而冲昏了头,以后我们两个的感情归于平静之后,或许你会懊悔为什么当初没有去上大学?”

    他抓起我的手,宽大的手掌紧紧地扣住我的十指,依旧是那么冰凉却比世间上任何事物都更加能够温暖我的心。

    “眉眉,我不想让你以后会后悔,更加不想因为我耽误了你。我和你还有未来千年万年的朝朝暮暮,短短四年不过是眨眼一瞬间罢了。”

    有时候我在想北极千年的寒冰是怎么会突然消融断裂的,或许是日复一日的温暖让寒冰也开始恐惧寒冷,自然而然地开始向温暖的地区飘去。

    连寒冰都会如此,更何况是人。白千赤对我的那些好,早已让我失去了独自生活的能力,没有了他我仿佛失去了生活中所有的阳光,看不见光明也感受不到温暖。

    “千赤。”我抱住他的身子,将头靠在他的胸膛,感受着他冰冷却让我无比心安的怀抱。“我原本以为你不会支持我上大学的。你之前一直说不喜欢我去学校,不喜欢我抛头露面,没想到......”

    白千赤轻轻地揉了一下我的脑袋,宠溺地说:“我是不喜欢你抛头露面,我也不喜欢其他人看你。你的全部都是我的,哪怕只是一次心跳,你都只能为我而跳动。只是,我对你的爱不仅仅是自私的占有欲,我不能因为爱你而有理由禁锢了你。我希望你依旧是自由高飞的小鸟,而我会帮你阻挡一切困难险阻。”

    好不容易停住的泪水又再次被他这一番话弄红了眼眶。他霸道而又宠溺的话语中饱含着对我无尽的保护,我似乎像是从曝晒的沙漠中突然被放回了温室的花朵一般,终于再也不用心惊胆颤地害怕未来的每一天。因为我知道,无论未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他在,天就一定不会塌。

    决定了要去上大学后,我忽然觉得我和白千赤能够腻歪的日子似乎突然就少了好大一截,心里突然就很不是滋味,只想着要趁着这段时间再和他腻歪一段时间,以致于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像是考拉一样挂在他的手臂上,怎么也不肯放开。于是,在我们出门见到高莹的时候有了如下的一段对话。

    高莹一脸鄙夷地看着扒着白千赤的手不放的我,嫌弃地说:“你这是做什么?刚刚还哭哭啼啼地说老白不要你了,现在就两个人黏着出现在我面前,干脆我去买502把你们黏在一起好啦!安眉,你再这样挂在老白身上,他的手臂会一边短一边长的。”

    我冲着高莹做了一个鬼脸,吐着舌头说道:“哼,才不会。大不了我等一下换去另一边。”

    高莹默默地丢了一个白眼给我,“这样老白会变成长臂猿的。”

    ......

    吵吵闹闹过后,我们三个去街上吃了一个早点,其实就是白千赤看着我们两个吃了一个早点。期间我还不停地告诉他,烧卖如何如何好吃,海鲜粥如何鲜美,试图引起他的嫉妒。然而不食人间烟火的他对我的无聊举动通通都选择了无视。

    吃早点的时候,我提议去妇科医院继续守株待兔。

    昨天让院长跑了,今天可不能再放过他。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那家医院里面还有很多剩下的小鬼和那些活死人孕妇,我就不信院长他舍得全都不要了?像他这样不择手段的人,都会有一种赌徒性格,他们往往会利用手上极少的筹码去博取更多的利益。如今他的事情已经被我们发现,他就剩下最后一条命属于自己了,我不信他不会搏一搏回到医院来。

    白千赤也同意了我的建议。他的意思是院长绝对不是这家妇科医院真正的背后主谋。现在医院里面的秘密虽然曝光了,但是未曾伤其根本,所以即便院长没有回到医院去,我们在里面说不定还能找到关于背后真正主谋的蛛丝马迹。若是真的能够抓到幕后主谋,那院长这样的虾兵蟹将也必定是逃不掉的。

    吃完早点,我们就马不停蹄地赶往妇科医院。才刚走到路口的时候,我就隐隐约约地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这一条路给我的感觉怪怪的,很不舒服。可是我就是说不上来这样奇怪的感觉是怎么来的,只觉得从脚底到头皮都像是有无数只的毛毛虫在蠕动一样,发麻发毛的。

    越往下走,我身上就觉得越发地寒冷,不自觉地往白千赤身上靠。有那么一瞬间,我竟然觉得似乎他的身体比周围的空气还要温暖许多。

    “千赤,我觉得好冷......”我缩着身子小声地说道,说话的时候竟然吐出了薄薄的雾气。

    高莹走在我的右手边,弓着身子用手搓了搓两边的手臂开口道:“这里是怎么了,大夏天的怎么这么冷?”

    突然,白千赤停了下来,我一个没注意继续往前走,手却还揽着他的手臂,顺势就往前倒去。我又连忙退了两步才勉强站稳,冲着他略带怒气地说:“你好端端的突然停下来做什么?”

    白千赤看着我,脸色凝重地说:“我们到了。”

    我们到了?到哪了?医院吗?

    我望了一眼四周的景象,身上就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身上爬一样难受。我们三个沿着这条路走到这里应该就能看到妇科医院的大楼才对,可是我现在看到的都是什么?一个接着一个的野坟堆,有的有木头插在上面当作是墓碑,有的干脆什么都没有甚至杂草丛生不仔细看根本不会意识到是一个坟堆。

    大脑轰然间爆炸了,难以置信地揉了揉双眼,再看一次,还是眼前这一堆的野坟丝毫没有变化。

    “我们这是在......”我看着白千赤问道。

    白千赤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一字一句咬着牙说:“这里就是妇科医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