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52章 妙棋

    白千赤连瞧都不愿意多瞧莫伊痕一眼,阴沉着脸问道:“道歉?本王倒是很想听听阎王亲自带着雍亲王到我这个闲散王爷这里来道哪门子的歉?”

    阎王脸上依旧保持着礼貌的微笑,低垂的手却是悄悄地对着莫伊痕轻轻地推了一掌。

    下一秒,跪着的莫伊痕就像是被人强按下了脑袋一样,重重地磕在了店面上发出一声清脆的碰撞声,那个声响我听着都觉得疼。

    我疑惑的看着阎王和莫伊痕,他们兄弟俩到底葫芦里在卖什么药?今天他们两个都是怎么了,突然开始打起苦情牌。这风格的转变真让人一时间难以接受。

    莫伊痕跪在地上,低着头用低哑的嗓音说道:“千岁爷,昨天是我无礼,出言不逊。我不懂尊卑,所以才以下犯上,还望千岁爷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一次。”

    我此刻虽然浑身发虚,但是却抵挡不住我的笑意从胸口漫了上来。

    真真没想到我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莫伊痕能够跪着向白千赤道歉,他平日里见到我向来都是嚣张跋扈的样子,今天能看到他低头,真的是实属奇迹。

    之前我就一直想着他们两个王爷的地位在阴间应该都是差不多的,毕竟头衔是一样的,没有什么位分高低之说,只是大家更加尊敬白千赤多一些。只是没想到他们同是王爷之位,莫伊痕今天却被自己的堂哥逼着向白千赤道歉。

    想着平时莫伊痕借着自己是阎王的表弟,整天耀武扬威的,现在却和平时我见到的那些小鬼并无二异,都一样是乖乖地跪在白千赤的面前央求原谅,我就觉得好笑,嘴角也不自觉地扬了起来。

    这还真是应了他平时经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有趣,有趣!”

    另一边白千赤却不吃他们兄弟俩这一套,冷漠地看着跪在脚边的莫伊痕,嫌弃地往后退了两步,颇为戒备的看着阎王。

    “阎王,您这是什么意思?”

    阎王轻轻地抖了一下衣袖,蹙眉道:“昨天的事情我全都听伊痕说了。这个混账是我没有教好,所以才会冒犯千岁爷您。”他停顿了几秒钟,瞳孔微微一聚,目光在我身上停留了一秒又迅速地调转视线说道:“伊痕虽说是冒犯了您,不过他说的话倒也没什么大错。阴间的事务全都归本王管,千岁爷还是……”

    他没有把话说完,但是言下之意却已经表达得很是清楚了,这一次不仅仅是我,就连高莹都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

    “还真是卑鄙。”高莹在我耳边小声的咒骂了一句。

    白千赤眼神一凝,眉头越发地皱了起来,看向阎王他们的目光越发的冷冽了起来。

    “昨日的事情本王可以不计较。但是,莫伊痕他三番五次地到本王王妃面前说三道四,挑拨离间,妄图破坏我们两个的感情。他做的这些事和长舌妇有什么区别?真是太不男人了。你这个当和事佬的,你说说这种事若换做发生在你身上,你能不能忍?”

    阎王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有丝毫的变化,垂在两侧的手却出卖了他内心的真实情感。看似自然的双手,实则青筋都已经突起,他站着的位置也比别的地面要微微地陷下去一点。或许乍一看没什么不同,但若是心思细腻的人看到便会明了他此刻怒火正在熊熊燃烧的心。

    他脚下的地面之所以会比别的地方微微陷下去,也是因为他自己运用阴气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用力过猛作用到了地面上罢了。

    我看阎王这幅吃瘪的模样,觉得痛快不已,若不是地点不合适,我真想高声欢呼两声。

    白千赤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薄唇勾起了一抹邪笑,坏笑着看向阎王,紧逼着追问道:“阎王,怎么不说话了?是哑口无言了吗?”

    阎王再次将手反扣在背后,右手的五指深深地嵌入左手的肉里,留下了五个深深的指印。

    他面上却依然是丝毫变化都没有,甚至还带上了些许的笑容,我盯着阎王脸上的笑容看了许久,不禁对这个男人心生几分惧意,能够将情绪藏得这么深,绝对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伊痕做的的确是不够道义,不过这些都是我这个当哥哥的失职,没有尽到好好教育他的责任,还望千岁爷不要责怪他才好。”阎王再次开口时还是保持着谦卑的语气,从他的话里一点都看不出他现在正酝酿着滔天的怒火。

    白千赤想都没想直接开口回绝道:“不行,本王对他的所作所为不满已久,凭什么因为阎王您就既往不咎了?阎王您倒是给我一个好一点的理由,最好不要给我扯一些有的没的,本王实在是听到耳朵都起茧子了,不想再浪费时间听了。总之就是一句话,本王不愿意原谅他。不过若是您给出我一个理由来,或许我勉强还是可以考虑看看的。”

    或许是没有料到会被白千赤一再的拒绝,阎王的整张脸都黑了,像极了京剧里面的包公形象,阴沉的可怕。只可惜包公的黑是代表着正直,而他的黑却是因为白千赤刚刚毫不给面子地把他怼了回去脸色发黑。

    我看着阎王阴沉的脸色,再看看白千赤,两者一比较,当时就觉得白千赤真的是要好上太多,起码不会为了权利去勾心斗角。

    这样想想,阎王也真是可怜,明明都掌管着整个阴间,却还是被白千赤这样压制着。我看着他隐忍着情绪的脸色,不知怎么的就生出了几分同情的情绪。

    这也难怪他们兄弟俩这么想要扳倒白千赤,要是有人天天这么给我找不痛快,我肯定也巴不得他立刻马上就下地狱,最好还是第十八层的那种,永永远远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不过这个阎王真的也算是一个厉害角色,白千赤都这样对他了,他还能够保持着一副毕恭毕敬的态度对待白千赤,虽然都已经忍得那么痛苦了,但他却还是依然努力的忍着不表露出来,不得不称之为厉害。

    一个能够对自己心狠,克制住自己感情的人,绝对不能小觑。我在一旁看着阎王,暗暗想着以后一定不要和这个男人有过多的牵扯,说不定哪天就会留下把柄在他的手里,到时候可就是把白千赤给害惨了,他现在这样对阎王,还不知道阎王在心里想要如何将他千刀万剐呢。

    阎王依旧保持着谦卑的态度,垂下眼眸对白千赤说:“这次的事情始终是伊痕冒犯了您,若是您实在是想要责怪他也并无不可。但本王希望您能够念着大家也算是有些情分在,给个面子,让他好有一个台阶下。他再怎么不济也算是一个王爷,如今他都向您下跪道歉了,您就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本王答应您,若是您放了伊痕,我回去之后必定会好好训诫他,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再次发生。”

    白千赤沉思了一会儿,大概是在考虑阎王刚才的那一番话,毕竟他们同在阴间,若是真的闹翻了也确实是不好。片刻之后他开口说道:“本王也不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人,这次就饶过他了,你带着他回去吧。”

    说着又用余光撇向跪在地上的莫伊痕,不屑地说道:“但愿你经过这次的事情能够学乖了,没事不要再出现在本王面前晃来晃去,实在是碍眼的很。你不是愿意帮你哥哥的忙治理阴间大小事务吗?那你就跟着你哥哥赶紧回去。”

    我听了白千赤的这番话弓着腰靠在高莹身上暗暗发笑,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上真的是“一山更有一山高”,阎王多么狡诈的一个鬼,还是入了白千赤的套,他三言两语就能够挑拨了两兄弟之间的感情。

    这一步棋下得可真是妙哉妙哉!

    同一时刻,莫伊痕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了,双眼直愣愣地望着阎王,嘴巴一张一合欲言又止的模样。

    阎王脸上的神情也好看不到哪里去,从满脸的黑色变做了一青一红的样子,像是在守护猎物的猫一样警惕地望着莫伊痕。

    他对自己的宝座有着极高的占有欲,就像是古代的君主一般,生怕别人在政务上帮他。只要一帮他,他立即会想到是不是对方想要趁机夺取自己的位置,三秒之内他会开始想如何除掉对方。

    白千赤刚才那一番话很好的让阎王对莫伊痕起了疑心,莫伊痕本来平日里就喜欢打着阎王的名号到处招摇,现在被白千赤这么一提,阎王定是会对他严加查处的。再说了,就算阎王没有起疑心对我们也并无坏处,不过就当做是看了一场好戏罢了。

    “走。”阎王冷冷地抛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走进了轿子里。

    莫伊痕一怔,随后立马站了起来追上前去,脸上的表情急切的很,看样子是非常着急的想要像阎王解释,只是他刚一开口就被白千赤施的阴术打中了,嘴巴张了半天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顿时就更加着急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