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49章 敬而远之

    “怎么可能?这里明明就是一片乱葬岗,怎么会是妇科医院呢?老白你就不要开玩笑了,不会是你带错路了吧?”高莹对着我们两个笑着,看见我和白千赤两个都紧锁着眉头,脸上的笑容渐渐崩塌,脸色难看地望着我,明亮的双眸此刻似乎在向我求救。

    高莹说的对,这里就是一片乱葬岗的样子,一点妇科医院的影子都看不到。那么大的一幢建筑物连带着医院后面的那么一大片地全部都变成了眼前的这些孤坟。这怎么可能?

    我扫了一眼四周,看到不远处有一个行人正往我们这里走来。我急忙跑上前,气喘吁吁地开口问道:“大哥,我问你件事,这里的医院是什么时候被拆掉的?”

    扛着一大摞货物的大哥愣了好一会儿,看了看四周又低头看了一眼我脚下的影子,偷偷地呼了一口气才开口道:“姑娘,你怕是找错地方了,这里没有什么医院。”

    没有?怎么会。我脑子里的疑惑越来越多。

    “这里明明就有一家妇科医院,我昨天还来过。”我说道。

    大哥蹙着眉疑惑地看着我,开口说道:“姑娘你确定是这儿?我可是每天都路过这条路,从我小时候起这里就是一片乱葬岗,从来都没有人敢在这里建房子的,更不用说开医院了。多不吉利的地方,开医院怎么行。”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番,接着开口道:“姑娘,我看你打扮也听正常的,应该这里......”他指了一下脑袋,“没什么问题吧?”

    我正想开口说话反驳,他又接着开口道:“姑娘,我看你怕不是撞邪了?这条路不干净我们整个镇子的人都知道,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吧,别到时候撞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就不好了。”

    话说完,他就背着那一大摞货物往前走,正好白千赤和高莹迎面向他走来。他光顾着看高莹的脸,直直地从白千赤身上穿了过去,身子颤了一下疑惑地回头看了一眼,又接着往前走去。

    刚刚那个大哥说的那些话,字字句句都像是鱼雷一样丢进我的脑海。我脸色难看地问白千赤:“这里都是真的吗?不会是幻境吧?”

    白千赤像是生了锈的机器一样,缓缓地点了一下头,低压着声音说:“不是幻境,应该是有大人物来过了。”

    他指了一下不远处一个巨大的墓碑让我看。刚刚没太注意看还以为是建在路边的其他建筑物,经他这么一提醒我才发现这一个巨大的墓碑。那墓碑上面没有任何一个字,最左边的下面用红色的小篆体写了一个“冥”字。

    “大人物?”我疑惑地望着白千赤问道。

    忽然,一阵阴风席卷起周边的风沙,连带着周围的那些树都被这一阵风吹的东倒西歪发出“沙沙”的摩擦声。

    白千赤连忙将我护在怀中,我顾不得风沙肆意,微闭着眼冲着高莹站着的地方大喊:“莹莹,快到这来!”

    “眉眉,你在哪?”风沙弥漫中传来了高莹的声音。

    我此刻满脑子只有高莹呼唤我的声音,一把挣脱了白千赤的怀抱径直地往伸手不见五指的风沙中走去。

    白千赤着急地在身后叫着我,伸手想要将我抓住却没有成功。

    就在这时,白千赤身上红光一现。顷刻间,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停滞了,连带着在空中肆意飞舞的沙土都停在了空中。紧接着,空中的所有沙土全都落在了地面,所有的异动都在一瞬间归于宁静。

    我和高莹俩个只离了一米都不到的距离,灰头土脸地看着对方笑了起来。

    “哈哈哈......你这个花脸猫!”我指着高莹一脸的黄土笑道,下一秒我脸上的笑容就迅速僵掉了。

    莫伊痕一脸阴沉地出现在高莹的身后,而在他身边还跟上了好几个脸色惨白的鬼。

    我连忙拉着高莹走到白千赤的身后,悄悄地问他:“莫伊痕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他就是你说的大人物?”

    白千赤歪着脑袋不屑地看着向我们走来的莫伊痕,冷哼了一声说道:“大人物?他既无战功也无政绩,在阴间若不是有他的阎王哥哥撑腰,我怕他给我提鞋都不配。”

    高莹这是第一次见到莫伊痕,连忙扯着我的衣角小声问道:“前面那个鬼是谁?长得好好看呀!能不能介绍给我认识认识?让我也做一个鬼夫人。”

    我远远地打量着莫伊痕那一张足以颠倒众生的脸,一双桃花眼、鹰钩鼻加上如渗血一般的红唇镶嵌在他如玉脂般白皙的脸上,何止一个“美”字可以形容,说他是妖孽也不无不可。

    若说白千赤的美是冷冽不近人情的,那莫伊痕的美又太过于诱人以至于让人腻味。

    我看着高莹的脸坚定地摇了摇头,说道:“不行,天下男人千千万,眼前这个不是什么好货色,你最好别去沾染。”

    高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好吧,你既然都说不是什么好货色,那我就近而远之好了。”

    白千赤反手扣在身后,眉头微微一皱,小声地说:“大人物,来了。”

    只见空中忽然飘起了漫天的柳絮,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了过来。头顶上刚刚还万里无云的天空忽然聚起了厚重的乌云,白日就在这转瞬间变成了黑夜。

    不远处的地面忽然闪出一道金光,紧接着一个接着一个的小鬼从中走了出来排成一道长长的队伍。

    莫伊痕回头望了一眼金光所在之处,便退到一旁乖乖地弓着身子低下了头。

    “阎王驾到......”

    阎王?他怎么会来这里?我回头望向那巨大的墓碑,目光停留在了最底下的那个“冥”字。

    阎王,冥王。

    呵,怕是有一场大戏要上演了。

    一声吆喝过后,那道金光中缓缓地走出一抬八抬大轿。八个脸色煞白耷拉着红舌头的鬼抬着一个玄黑色的轿子,轿子上的帐布上还用金色的丝线绣上了貔貅的图案。

    白千赤冷眉凝视着越来越近的轿子,丝毫没有要避让的意思,就这么定定地站在路的中央。

    轿子停在了我们面前,阎王从里面缓缓地走出来和白千赤对视了一眼,嘴角扬起一丝微妙的笑容。

    阎王给人的感觉还是那么的书生气,仿佛“斯文败类”这四个字就是为他而生的。今天他和先前我们初次见面一般,穿了一身素色的打底长袍,外面套着的长衫是白色的纱制,最底下还画着竹子的图案。

    高莹这个花痴看见阎王更是双眼直冒桃心,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阎王看,还不停地拍打着我的肩膀激动地问道:“这是阎王爷啊?这真的是阎王爷啊!”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应了声“嗯。”

    我的回答让她更加地激动,双手握拳扬在胸前,身子不停地晃动,花痴道:“阴间的帅哥怎么这么多,我还去大学找什么男朋友啊!你让老白给我在阴间介绍一个不就完了。你想想,要是我也和一个鬼好了,我们姐妹俩就都算是嫁到了阴间,往后的日子我们也能够一直地陪着对方,这是多么两全其美的一件事。”说着,她突然转过头来,一本正经地问我:“阎王他老还是你家老白老?我看着似乎老白要老上一些哇,怎么他没当上阎王?还有还有,阎王有没有老婆呀?我觉得他看起来很正直的,你可以介绍我们认识认识的。”

    三道黑线从我的额头上滑落下来,我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去应对高莹好了。这么严肃而又让人胆颤的场合怎么她就当成了相亲现场了?一下想要认识莫伊痕,一下想要认识阎王,她是不是脑子锈逗了?心大也不是这个样子的吧?

    再说了,阎王和莫伊痕是表兄弟,正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他们两个都是一肚子坏水,谁也不比谁好多少。高莹可是我最亲的姐妹,怎么可能把她介绍给那两个恶鬼。

    我连忙摇头拒绝道:“不行,阎王也不可以。他们两个是一伙的,指不定这家医院的坏事就全都是他们两个做出来的,我可不能把你往火坑里推。”

    高莹不相信地瞥了一眼阎王,对我说道:“眉眉,你不会是骗我的吧?这个阎王看着似乎没有你说的那么坏的样子。再说了,他可是阎王爷,整个阴间都归他管,他就是阴间的皇帝。你说他和那个鬼勾结在阴间做这些坏事,那你说他图什么?”她停下来犹豫了一下,抬起双眼凝视着我问道:“眉眉,你不会是害怕我和阎王好了之后你在我面前就低我一等,所以你才不愿意把我介绍给阎王的吧?”

    什么跟什么?她脑子里面想的东西是不是有点太多了。我只是单纯地觉得阎王的品性和所作所为都配不上她,所以才不愿意介绍她们两个认识。再说了,白千赤和他们两兄弟就是死对头,我把自己的闺蜜介绍过去,合适吗?又不是古时候为了邦交和平特意和亲。

    白千赤根本不把他们两兄弟放在眼里,我对他们之间的那些事也不太了解,只能是敬而远之,所以就更加不能让高莹扯进来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