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50章 静观其变

    “我告诉你,阎王才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我不希望你和他们两个来往不是怕你以后会嫁得比我好,而是因为白千赤和他们两个是死对头,你说我怎么能把你介绍给他们俩个?这不是把自己队友推去送人头吗?”我压低声音着急地说。

    “送人头个屁呀!”高莹瞅了我一眼,“他们不行就换其他的呗,天下男的千千万阴间男鬼占一半,难道没一个可以介绍给我的?还有,我刚刚说的那些话只是随口这么一说,你那么认真做什么?”

    说完高莹还不甚在意的朝我摆了摆手,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看上去是真的不在意我不能把阎王和莫伊痕介绍给她。

    我看见她这幅模样,一个没忍住还是默默地抛了一个白眼给她。之前明明是她嚷嚷着让我把那两个恶鬼介绍给她,结果我说了他们不是什么好货色之后,她又像是没事人儿似的对我说只是开玩笑。害我刚刚还在心里着急了一番,想说他们两个既然都不行的话,那就只能看看白千赤身边有没有对的鬼可以介绍给她。

    结果到头来这一切不过是高大小姐的随口一提,倒是我太过认真了。

    我们俩个小女生的闺蜜话题还没结束,他们三个之间暗藏的火花就已经开始四下飞溅起来。

    阎王爷缓缓地走到白千赤面前,皮笑肉不笑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说道:“千岁爷,真是好久不见。”说着,他又望向在白千赤身后的我,眼珠子转了转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只见他嘴角微微勾起就对我说了一句:“小娘娘也在这里,真是好巧。听说小娘娘已经顺利生下小殿下了,真是恭喜恭喜。”

    我颇有些看不上阎王这幅假模假样的姿态,但是眼下也不好和他们撕破脸皮,只好对他假笑着回了一句:“谢谢。”

    说完我就准备移开目光不再看他,没想到阎王居然又继续开了口:“这件事说来也是本王失礼了,小娘娘喜获千金我理应亲自登门贺喜。只不过最近人间和阴间出现了很多麻烦事,我一时间顾不过来。不知道千岁爷和小娘娘会不会在心里面怪罪本王?”

    白千赤闻言冷哼一声,满脸的不屑。我也知道阎王爷这不过是客套话,心里对他的印象顿时又降低了不少。

    白千赤牵过我的手,对着阎王客套的笑了笑,大度的说:“阎王您日理万机,只要顾好阴间的事情,不要让人间被阴间的斗争牵连就可以了。至于本王的孩子出世这件事,本就与你无关,又何来的怪罪之说。”

    我听着白千赤说的这些话,心里真是替他着急。他平时对待别的小鬼用这样的态度也就算了,眼前这个可是阴间的王,他们之间的关系本就尴尬,怎么还能用这种不冷不热的态度去敷衍?

    悄悄的朝阎王的方向看了一眼,果不其然,虽然阎王脸上的表情已经街里的控制了,但是我还事看出了他对白千赤刚才那一番话中不恭敬的语气的不快。

    我虽然只是一个二十岁不到的黄毛丫头,但是我无论是朝斗剧、宫斗剧还是宅斗剧都看了不少,特别是之前大火的《甄传》我更是看了不下十次。这种剧里面的主角都会一种“心口不一”的能力,即便是面对自己再讨厌的人都会面带微笑,默默蛰伏直到扳倒路上的绊脚石走上人生巅峰。

    想到那些剧情再看看面前的白千赤,我不禁在心底叹了口气,如若真有像白千赤这种个性的角色,怕是活不过一集就会死的。

    以防他再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我从背后轻轻地掐了一下,用眼神示意他不要说话,白千赤虽然不明白我要做什么,但还是乖乖的闭上了嘴。

    见他这般乖巧的模样,我不禁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才从脸上挤出了一个礼貌而又得体的微笑面对着阎王,客气的说:“阎王您可千万不要见怪,千赤他说话就是这样,随性惯了。普天下哪有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得到全天下的祝福的,所以我还是要替我们家游游谢谢您。至于您刚刚说自己忙于政事不能亲自来祝贺我们家游游出生,这件事还望您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您贵人事多,能够记得这些小事我就已经很欣喜了。”

    阎王双臂环在胸前,右手手指时不时的轻轻地点一下自己的身子,听完我的话之后微微扬起头笑了两声,之前那股沉郁之色顿时就消失不见了。

    “还是小娘娘说话好听。”他赞赏的看着我,又大笑了两声。

    “阎王爷客气了。”我略点了点头,垂下眼眸沉声回应道,在心底还是在不断咒骂着面前的阎王,果然是一副上位者的姿态,狂妄又自大。

    白千赤板着一张冰山脸在一旁听完了我们的对话,不耐烦地开口:“说话好听?呵,我竟然还不知道原来阎王这么喜欢听漂亮话。平时手底下那些小鬼说的漂亮话还不够多吗?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别耽误本王的时间。”

    阎王脸上的笑容瞬间怔住了。我急忙偷偷拽了拽白千赤的袖子,示意他不要把气氛搞得太僵,可是他却固执的不听我的,还对着我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插手。没办法,我只好消了声静静的站在一边,静看事态的发展。

    尴尬的气息瞬间弥漫了整条路,连带着跟在阎王身后的那些小鬼都弯下了身子,低压着头的看上去就像是有千金重的东西垂在他们的脖子上一般。

    高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一直在我身后偷偷地扯我的衣角悄悄地问我该怎么办才好,慌张和不知所措尽显在脸上。

    怎么办?我怎么知道该怎么办!我其实心里也很着急,但是为了不让阎王他们看出来,表面上只能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虽然说我平时跟着白千赤到处乱跑,但是这阎王也就上回我还在阴间的时候见过一面。心里对他的印象也只有斯文败类、表里不合这两个罢了。至于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鬼我也不好说,毕竟白千赤对阴间的事情总是闭口不谈的,就连他自己的事情也不见得会和我多说几分,更何况是他的死对头的事情,那就更加不愿意开口和我说了。

    我悄悄看了一眼白千赤脸上的神色,依旧是那副平静中又带着几分自大的模样,我这才稍稍放心下来,既然他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和阎王对着干,那他就一定有足以和阎王抗衡的杀手锏。

    这么一想我也就释怀了,反正他们之间的那些恩恩怨怨我也没多大兴趣,他们阴间的事情就让他们阴间的鬼解决好了,我们活人还是不要插进去添乱了。

    “阴间的事情我不懂,还是静观其变吧!”我靠在高莹耳边小声说了一句,高莹虽然还是害怕,但是听我都这样说了,只能乖巧的点了点头,静静的靠在我身旁站着。

    这时,原本一直站在一边低头不语的莫伊痕突然冲了上来,瞪着白千赤厉声质问道:“白千赤,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睁大眼睛看看你刚刚用那种嚣张的语气和谁在说话呢!别以为全天下都要让着你,最基本的尊卑你懂不懂?”

    白千赤冷眉紧扣,不屑的瞥了一眼莫伊痕,随即就嗤笑了一声,声音懒懒的说:“尊卑?既然你提到了尊卑本王就好好问问你,你现在用的是什么语气和我说话?本王没有责难你,你却反倒是责难起本王来了!”

    莫伊痕的脸上青一块白一块的,被白千赤这番话堵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不自在的站在那儿,就像是一个莫大的笑话一样。我看到他这幅吃瘪的模样,在心里偷笑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我刚一低下头拿手挡住勾起的嘴角的时候,莫伊痕似乎就朝着我的方向看了一眼。

    阎王垂在两侧的手慢慢地放回了背后,朝着莫伊痕厉声呵斥道:“伊痕,退下!不许对千岁爷无理。”

    莫伊痕回头盯着阎王,脸上的表情.欲言又止,“哥,阎王,他这样对你,你怎么能忍?你可是整个阴间的王,他白千赤是什么?他不过就是……”

    “闭嘴!”

    莫伊痕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阎王给大声打断了,他的眼里溢出了怒火,脖子上突起的青筋就像是盘踞在大树上的蟒蛇一样渗人且可怖,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阎王这般生气的样子,暗暗心惊,没想到平日里看上去那么儒雅的阎王生起气来居然会这么可怖。

    莫伊痕见状也知道阎王是真的东努力,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不得不收起满腔的不快,心不甘情不愿地站到了阎王的身后去。

    我静静地观察着眼前这一切。白千赤都已经对阎王这么无理了,可是阎王却对他一再忍让。我看得出来阎王的表情里充满了克制,也就是说对于白千赤的这一系列行为,他不是不生气的,只不过全都忍下来了罢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