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54章 永困梦境

    且不说是千年女尸,就算是我拿着一把刀逼近他的身前,他一直保持着不动的姿势,也定是活不了的。更何况他对上的还是千年女尸,即便他躲了,也未必真的躲过,千年女尸的实力我是清楚的,除非他有三头六臂,否则定然躲不过。

    只见他俩间的距离越来越小,千年女尸离院长不过半米不到的距离。我紧紧地看着他们,心中暗暗想着,若是院长现在躲开,说不定还有一丝能活下来的希望。

    可是下一秒我就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纹丝不动。

    他竟然纹丝不动地站着!

    我简直不敢相信正在我眼前发生的事情,也更是不明白这个院长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不论他再怎么厉害,毕竟他现在也只是肉体凡胎,和千年女尸这样在阎王手下待过很久的女鬼相比,定然还是差上很大的一截,他怎么敢面对千年女尸的攻势躲也不躲?

    我傻愣愣地盯着眼前的一切,搞不明白院长究竟是个什么目的,只能以不变应万变,紧张的盯着眼前的形势。

    只见千年女尸尖利的指甲刺入了院长的胸口,她脸上才刚要扬起笑容,嘴角的弧度还没勾起来,脸色突然就沉了下去。

    我当时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看见了院长脸上得意的笑容,下一秒就看到连千年女尸的手也嵌进院长的身子时,我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有血,千年女尸的指甲虽然都刺进去了,但是院长的身上却没有流出哪怕一丁点的血液。

    这说明什么?这只能说明她这一招根本没有伤到院长。我虽然觉得不可置信,但是却不得不承认眼前发生的这一幕。

    这一刻,似乎每一秒都拉得很长,我看着千年女尸的身子一帧一帧地缓慢地穿过院长的身子,仿佛他们就不是在同一个空间。

    不在同一个空间!

    我像是瞬间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顿时就明白了些什么。

    之前我生游游的时候曾经进入过一次幻境,里面的东西虽然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假的,但是对于幻境都是真实存在的。若是按照这样来推测,难不成我们现在正处在幻境之中?

    “喂!别打他了,是假的!”我也不敢再多想浪费时间,连忙冲着千年女尸大喊。

    千年女尸瞥了我一眼,立刻就明白了我的意思,也不再磨蹭,迅速地从院长的身子里窜了出来,手上立即凝聚起一股黑色的煞气,目光冷冽地望着我。

    那瞬间,我似乎在她的眼里看到了杀意。而且,是针对我的。

    无尽的寒意从脚板底瞬间蔓延至头盖骨,我虽然没有想明白她这突如其来的杀意究竟是从何处而来,但是当下也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大脑的中枢神经不停地向我传递出一个信息。

    跑!赶紧跑!

    我的双眼死死地紧盯着千年女尸的手,在她即将向我投出那股煞气的时候,我拔腿就跑。整个大脑就像是一团浆糊一样,什么都想不清楚。到底她为什么突然向我出手?她不是来帮我的吗?

    难道,连她都是假的?

    无数个疑问在我的大脑中翻转,只是眼下的情况根本就不容许我再多想下去,顾不上许多,我只能拼命地往前跑。

    跑了没几步,我感觉身后似乎没了声音,放大胆子朝后面看了一眼,结果不堪还不要紧,一回头顿时就吓了一大跳,那股煞气不知什么时候化作了一头黑色的猎豹,正在飞速的向我逼近。

    顿时,我的腿就软了下去,一步没踏稳,立即摔了一个踉跄。

    那黑豹趁着我摔倒在地的机会,立马追了上来,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就将我吞了进去。

    被黑豹吞入腹中的那一瞬间,我全身都像是被火焰包裹住一般燃烧了起来,火烧火燎地疼痛。

    我是不是就要死了?脑海中只剩下了这一个想法,目光所及之处全是一片黑暗。

    我怎么能就这么死了?白千赤那个死鬼去哪了!他不是说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护着我吗?骗子,他就是一个宇宙无敌大骗子!若不然,到这种时候了,他为什么连一个鬼影都见不到?

    心里最后一丝小火苗“噌”的一下熄灭了,我凄然的勾了勾嘴角,放弃一般闭上了双眸。

    “眉眉,眉眉!”

    结果刚一闭上眼睛,我就听到了有人在呼唤我的名字,是白千赤的声音!

    没错,我可以百分百的肯定,这就是白千赤的声音。

    我像是走在无尽的黑暗中忽然看见了光明一般激动,一改之前颓然的状态,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要活下去。

    我挣扎着张开双眼,白千赤担心焦急的脸立即映入我的眼帘,我刚想朝他露出笑容,下一秒就在他身后我看到了一张现在我绝对不想见到的脸。

    之前被她追杀的恐慌和被黑豹吞下去的恐惧一齐涌上了心头,每一个细胞都像是被注入了活力一般,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怒火点燃了。

    我猛然间起身,指着千年女尸的鼻子质问道:“你怎么在这里?刚刚打我那一下没有要了我的命,想现在来夺走是吗?”

    还以为帮她找到自己的孩子,她就能够痛改前非,没想到还是狗改不了吃屎,她居然趁着白千赤不在就想将我赶尽杀绝,我之前当真是看错了她。

    白千赤错愕地回头望向千年女尸,她也一脸委屈地望着我拼命地摇头,似乎真的是我错怪了她一般。

    “小娘娘,你误会了!我刚刚那一掌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你......”她一脸憋屈的模样,一番话说得欲言又止。

    我见她的表情不像是装出来的,可是一想到她之前看我的那个眼神,明明就像是置我于死地,半信半疑地问道:“不得已而为之?什么不得已?”

    刚刚那一掌,简直就是要我的命,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非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我双臂环在胸前,倒是想听听看她要怎么解释。

    “眉眉,这件事真的不怪她,反而你还要谢她救了你一命。”白千赤看着一脸委屈的千年女尸,转过脸无奈的向我解释道。

    谢她?白千赤是不是疯了?我不敢相信这一番话居然是从白千赤的口中说出来的,要知道,她刚刚那一掌几乎逼得我没有活路,还说什么救了我一命这样的屁话。

    心中的怒火越烧越盛,我倒是想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个救了我?

    “你说她救了我?我只记得她用一掌煞气打向了我,我逃跑的时候还摔了一跤扭伤了脚,不信你看!”

    我卷起裤脚就想要给白千赤看一下我的伤势,结果刚把裤脚卷起来,就发现自己的脚和正常的时候并无二异,我不敢置信的动了动脚腕,就连丝毫的痛感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我又急匆匆的卷起了另一只脚的裤脚,却是一样一点受过伤的痕迹也没有,我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完好无损的两只脚,感觉大脑已经完全懵住了。

    难道我真的是记错了?

    我一脸蒙圈地抬起头看着白千赤,说话也不再像之前那么理直气壮了,反倒是多了几分尴尬:“它......我......”支支吾吾了半天我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出来。

    我明明记得自己的确是崴到脚了,那种伤筋动骨的痛我现在还记得,才过去了多久怎么会就好了?这样搞得我好像是放羊的小孩一样信口开河。

    我的心中仍是不服气的,低着头小声的说:“我真的崴伤了脚,真的,不骗你。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它现在居然全都好了。”

    白千赤的手覆在我的头上,轻轻地揉了一下,温柔地说:“我相信你说的都是真话,只是这些都没有真实发生过,都只是你的想象。”

    想象?我抬起头和他双眼对视,在他的双眸中我看见了一脸疑惑的自己。

    “你刚刚说什么,这些都是我的想象?”

    我知道此刻我脸上的表情有多么的难看,如果说出这句话的人不是他白千赤而是千年女尸,我想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扇一巴掌上去。

    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笑话。有谁会自己想象自己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被死对头拦住又被自己的盟友差点打死这样的情节吗?

    好,我就算是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的确有人会想象这样的情节,但是我可没有这么无聊。

    大概是看出了我的怒气,白千赤立刻就明白我肯定是又误会了,抓过我的手放在他的掌心里:“你先别着急,慢慢的听我和你解释。”他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用安抚的语气对我说着。

    听到他这样温柔的语气,我的火气竟然真的一点一点的降了下来,平静下来开始听他跟我说清楚整件事情的发展经过。从他口中,我大致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就是妇科医院的院长,他趁大家都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在我身上下了煞,想要将我永远困在梦境中出不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