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55章 因为我帅啊!

    原本这件事也很容易解决,只要有人潜入我的梦里将我带出来就好了,只是在这期间我一定不能受到什么伤害,否则连带进去的人都会永远困在梦境中。

    白千赤刚刚才和阎王闹了这么一出,以他们两兄弟的那种尿性,万一白千赤进了我的梦里,指不定他们两个会不会在私下弄出什么手脚来趁势让白千赤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这么以来进我梦境里的人就难选了,高莹是绝对不可能的,她的身子才刚好怎么在禁得起折腾,而黑白无常们又去送董老仙儿回阴间了,当时眼下真的是找不到任何一个合适的人选可以去救我。

    总之就是这么多因素之下,最后进去找我的就是千年女尸。不过白千赤并没有说她为什么会出现,只是说她在梦境里打我那一下是为了让我自己清醒。

    我弄明白了这一切,想到自己刚才不仅没有道谢,反而还对着千年女尸大喊大叫,顿时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可是也不好表现出来。

    我歪着脑袋思考了好一会儿,嘀咕道:“既然可以让我自己清醒,那一开始又何必拉着我走了这么久?早打我一下不就好了。”

    白千赤狠狠地敲了一下我的脑袋说道:“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说话?我刚刚说的是要把你从梦境里带出来。意思就是有让你走出来的办法,懂吗?只是你们中途遇到了些麻烦......”

    他眼里闪过一丝杀意,一秒过后又迅速地黯淡下去,仿佛刚才的那抹杀机只是我的错觉一般。

    “昨天让他溜走了就是一个祸害,没想到他竟然还敢操控魂魄出现在你的梦境里。若刚刚进去的是我,他必定早就已经魂飞魄散了。”白千赤狠狠地说着,眼中杀机毕露。

    信息量太大,我有点不太能理清楚白千赤说的这些,感觉自己的大脑似乎被搅成了乱七八糟的一团。

    我挠着头不解地问道:“你的意思是原本你们不打算对我下狠手逼我醒来,是因为院长魂魄的出现?”

    我现在再一回想,在梦境中时,千年女尸的确是先对院长出手,失败后才转向攻击我,只是为什么她的招数对院长没有用却对我有用?

    我一想到这一点就更加觉得奇怪了,疑惑的问白千赤:“院长的魂魄既然是出现在我的梦境里,那为什么千年女尸伤不了他?”

    “他不属于那个空间,维度不一样,所以伤不了他。”白千赤顿了一下,可能是担心我听不懂,又换了一种说法解释道:“简单说就是他不是你梦境里的,即便千年女尸对他出手依旧是没有用的。她道行还是低了些,要是我定能寻到他肉身所在,顺便废了他。”

    经过这一番冗杂的解释,我终于大致明白了之前发生的那一切。千年女尸在这期间站在一边,倒是一句话也没有说,似乎自己也很自责没有能够寻出院长肉身所在之处。

    我看着她自责的脸,一时间羞愧难当,只好别过脸不再看她。

    刚刚我不分青红皂白的一通骂,现在看来真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如今我想道歉,但我这脸皮薄得也开不了口,扭扭捏捏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犹豫再三,我还是过不去心里那关,好不容易提起勇气准备要道歉,一抬头却已经看不到千年女尸的身影了。

    “她去哪了?”我望着一旁的白千赤和高莹问道。

    高莹沉默不语,我猜她估计是心里觉得膈应,也不再问她转而看向白千赤,他则是耸了耸肩无奈地说:“谁知道呢?”

    我望着空荡的四周,心里有些难受。想必她也是不想和我多说什么,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她虽然已经成了鬼却也没有失去完全部的情感,我之前对她说过那么一番话,刚刚又说了那些难听的话,她心里一定不好受。

    她这也算是救了我一命,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若是再见面我也不好再拿游游的事情再说事了。

    只是......游游她.......

    我一咬牙一闭眼,深深地呼了一口气,默默地在心里告诉自己:算了,这件事就这么一笔勾销吧!游游的事情早就已经过去了,虽然她的痛苦是要伴随她一生一世,只是千年女尸已经道歉而且又帮了我们很多次,这次还救了我。虽然这样很对不起游游,但是多一个朋友怎么也比多一个仇人要好的多。

    想明白之后我也不再觉得难受了,心情也跟着变得舒畅了不少,嘴角勾着淡淡的笑容。

    稍微休息了一会儿,我感觉自己身子基本恢复了正常,白千赤检查了一番确定没有什么大碍了,便决定回家去。

    走在路上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之前阎王在白千赤面前毕恭毕敬的样子,心中的疑惑又再次燃了起来,偷偷望向身旁白千赤的侧脸,只觉得他的身上藏了太多我不知道的秘密。

    正所谓,好奇心害死猫。我对于白千赤过去一千年的鬼生中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表示十分的好奇,只是眼下我要是不问,他估计也不会和我说的。

    “千赤,阎王到底为什么对你这么毕恭毕敬的?你到底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我犹豫了再三,还是拉着白千赤的衣袖撒娇一般的问了出来。

    我这么一问,倒也激起了高莹的兴趣,本来这回程途中就无聊的很,现在能有八卦听,自然是有趣的多。她立马凑了过来,和我一起缠着白千赤问道:“对啊,老白!你说说到底是为什么吗?我只知道你是阴间什么王爷,但对于你的事情还真是不了解啊!你倒是说说你以前的丰功伟绩,好让我们俩解解闷。”

    白千赤脸上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用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望着我们,那副眼神似乎在说让我们自己去猜。

    他越是这样,我就越对这件事情感到好奇,不停地撒娇般问道:“你倒是说啊!不要卖关子嘛!我是你的妻子,想要多了解一下你的过往都不行。”

    说完我就撅着嘴对着他,以表示对他知情不说的行为的不满。

    白千赤见我这样立刻就笑了出来,朝着我的方向伸出手来,轻轻地捏了一下我撅得高高的嘴巴,脸上的笑容更盛了:“这样丑死了。”说着他又用手在我脸上拉起了一个笑容,这才满意地看着我,连连点头说道:“还是这样比较好看,保持着。”

    我就像是一个二傻子一样默默地朝他点了点头,一路保持着这个微笑大概有十多分钟。一直到高莹在我身边终于憋不住涨红着脸冲我大笑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自己有多傻,竟然乖乖地听白千赤的话保持一个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智障才会挂在脸上的笑容。

    “白千赤!你给我站住。”我有些气急的冲着他大喊。

    他转过身笑容满溢的看着我,明摆着就是在笑我,却还明知故问地说道:“本王可爱的王妃怎么了?怎么发这么大打得脾气?动气容易长皱纹,还会伤身体,你还是保持微笑的好。”

    保持微笑?我一听他这样说更气了,亏他还敢说出这句话,看我怎么收拾他。我双眼冒火的盯着他,内心的小宇宙在飞速的燃烧。

    我使出吃奶的劲头向他冲去,不停地用手往他身上拍打。每一次都是快要打到他的身上时,他就正好躲开,我的手就扑了一个空。

    “你使用阴术就是耍赖!”我冲着他大喊。

    白千赤一边面对着我,一边向后跑着说:“我没有用阴术,你可不要小看了我,我经常锻炼身体的好吧!”

    我在心底默默地对他翻了一个白眼。如果每天晚上跟着我们小区那些中年妇女们跳广场舞也算是锻炼的话,那他的确是天天锻炼了。好在没人能够看到他的身影,不然凭借他独具一格的舞姿,一定能成为我们小区广场舞的花魁,说不定还能一举拿下我们那一个片区广场舞的花魁。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得,一千多年的鬼竟然喜欢跳广场舞,真是新奇有趣,只是之前一直畏于他的身份,我从来都没有因为这一点取笑过他。

    “是是是,你是天天和大妈们一起跳广场舞来着!”我脑袋里忽然有一个想法,便冲着白千赤大喊:“你不会是你们阴间跳舞界的扛把子吧?所以阎王才那么的敬重你。”

    跟着我一起跑的高莹瞬间就喷笑了起来,捂着肚子说:“阴间舞界的扛把子!哈哈哈。”

    白千赤脸上的笑容有点挂不住了,涨红着脸说道:“什么乱七八糟的舞界扛把子,我之所以那么受人敬重是因为......”

    他说着突然又停了下来,脸上的笑容也不复存在。

    “因为什么啊?”我着急地问。

    白千赤一本正经地看着我和高莹,问道:“你们真的想知道?”

    我们两个不约而同地像小鸡啄米一样点了点头。

    他故作神秘地冲我们两个招了招手,示意我们凑近些,然后在我们耳边悄悄地说:“我那么受人敬重,是因为......”

    他顿了一下,猛然跳离我们身边,大声嚷道:“因为我帅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