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56章 毫无印象

    什么?

    我们俩大脑一时短路,傻傻的望着对方的脸,待到反应过来的时候白千赤已经跑出了老大一截,留给我们一个酷炫的背影。

    我和高莹对视了一秒,相互坚定地点了下头,立刻拔脚朝着白千赤的方向追去,白千赤听到声音转过头看了我们一眼,脚下的步子却是没有停,脸上挂着极为少见的张扬的笑容。

    “臭不要脸的白千赤,你别跑!快过来让我们俩扯扯你的脸皮,看看你的脸皮到底有多厚!竟然敢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来!”我看见他脸上得意洋洋的笑容心情就愈发的不快了,恶狠狠的朝着他大声嚷嚷着,只不过一丁点的震慑作用都没有起到罢了。

    阳光肆意,我们三个就像是世间最普通的少年一样追逐打闹着,盛夏的微风吹过我们额头前细碎的发丝,黑发仿若精灵一般舞蹈,舞姿迷人。

    滴落的每一滴汗水都证明着我们此刻的所有快乐,都是真实存在的。我都快要忘记自己究竟有多久没有这么放肆地奔跑过了,也忘记了这样发自内心舒展开的微笑有多久未曾在我脸上绽放过。

    我能够感觉到,此刻我发自内心的有一种轻松感,这种轻松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更是心灵上的。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像是飘在云层的顶端一样,没有着力点,可是却一点不担忧可能会突兀的着地。

    或许是从回白旗镇的那一天开始,又或许是在更早之前的时候,我的笑容就已经被沉浸在了宿命的深渊中,在命运面前我是那样的渺小,除了被动的接受我别无选择,我只能任由自己被压在宿命的枷锁之下。

    而如今白千赤的出现,将我灵魂深处对未来更好的希冀全都牵引出来,连带着我对春花秋月热爱的心都唤醒了,他就像是一缕清风,给我灰暗的生命带来了无限的生机和希望。

    很多寂静无人的时候我都会独自思索,到底是宿命让我选择了白千赤亦或是我自己在宿命给出的选择中选择了他?

    这道题或许注定是无解的。我不知道在冥冥之中,到底是什么将我和白千赤牵到了一起,但无论是什么,我都心存感激。

    人生路上有无数个分岔路口,每一个分岔路口都会将我们带到不同的风景面前,只可惜我们每次做出选择之前并不能知道,前方的每一个路口的尽头会是什么样的风景,唯一能做的就只有不停地做出选择不停地往前走,抱着绝不后悔的坚定态度。

    高莹坐在回家的客车上,告诉了我们她今后的选择。

    万里无云的夜空上明月高高地挂着,冰冷的月光透过车窗洒在她白皙的脸颊上,睫毛厚重得将她半个眸子低低压住,从我的角度看过去,高莹仿若一个精致的娃娃,看上去就让人心生怜惜。

    沙哑的嗓音从她的嘴里轻轻飘出:“之前澳洲的大学给我发了offer,我因为千年女尸的事情一直在犹豫,现在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了,我想接受那边的邀请。”

    高莹目光坚定的看着我们,这个消息对于我来说实在是有些突然,我无措的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掌,大脑停顿了一秒,不知道该对这个消息说些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下过一场大雨让泥土全都翻了起来,空气中突然就出现了苦涩的味道,那个味道在我的鼻尖一点点的蔓延开来,刺激得鼻头发酸。

    我们三个坐着的后排车座,忽然就像在演默剧一样没有一点声音,高莹一直定定的望着我,似乎是在等我的回答。我想要张开嘴开口,却发现嗓子似乎是被堵住了一般,发不出一点声音。

    很多时候我们都以为身边的人永远都会陪着自己,除非生离死别没有什么事情能让我们分离。或许当时只是因为我们太过年少,忘记了世界上很多的事情通通都不是“我以为”能够决定的,而是很多命运操控着的,而对于这些我们根本就是无能为力的。

    “澳洲吗?听说那里的考拉一天二十四小时要睡二十个小时,剩下四个小时就是吃和发呆,如果你见到了它,一定要替我告诉它我很羡慕它这样坐吃等死的生活。”犹豫了半天,我还是勉强开了口,嘴角努力上扬。

    我不知道此刻我脸上的笑容有多难看,我只知道今天公路上每一盏路灯都异常明亮,将高莹使劲忍住的悲伤全都映入了我的眼帘。她的眼眶通红,双眸中水光粼粼,看得我心尖越发的酸涩起来。

    她一个劲的点头,声音里带上了几分哽咽,但还是笑着对我说:“我一定会告诉考拉的,我还会告诉它,我在地球的另一边也有一个整天想要混吃等死的好朋友。”

    她的话刚说完,我们俩就同时笑了出来,眼泪也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看着又哭又笑的彼此,所有的情绪在此刻都释怀了。

    有时候脸上的微笑不一定是真的开心,就像喜悦的泪水并不是因为悲伤,这一切不过就是情绪需要找一个发泄口,仅此而已。

    我太清楚高莹为什么会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这段时间她受过的苦我比谁都还要清楚。这里对于她来说有太多不想要记得的回忆,如果可以换一个地方重新开始另一种新的生活,对于她未必不是一种解脱。

    虽然心里很舍不得高莹,可是换一个角度想,她若是离开了我,以后就不会再被卷入那些乱七八糟的恐怖事件里,之前都是因为我,她才会遇到那一连串的事情。

    高莹未来的人生还有许许多多的璀璨星空可以去探寻,实在不需要被我连累,作为她最好的朋友,我只愿她未来的生活里只有鲜花,再无荆棘。

    无需多言,我和高莹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两人掌心的温度都很灼热,隐隐冒出了几分汗意,可是没有人有松手的意向。

    客车回到市里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高莹的爸妈亲自来将她接了回去,我和白千赤没有应下她爸妈的邀请乘她家的顺风车一起回去,一人一鬼默默地走在城市中四下无人的街。

    白千赤拉着我的手,我低头看着路面上,路灯将我脚下的影子拉得很长。

    不知不觉中,我们竟然走到了以前的高中大门前。我呆呆的望着熟悉的学校,凭借着路灯微弱的光芒,勉强能够将学校的全貌看个大概,却足以让我心生感触。

    向前走了两步,正好可以看见在值班室里不停打瞌睡的保安大叔,他的样貌和之前相比并无变化,连两边鬓角的白发都还是原先的模样。

    空气中酸涩的气息立刻入侵我的眼眶,无数回忆的片段在我的脑海中翻涌,复杂的情绪几乎要将我淹没,眼前的景象很快就被涌上眼眶的泪水模糊了。

    “那个大叔可喜欢高莹了,只要有她在,我们迟到的时候就不会被登记名字。”几乎是无意识的念叨出声,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在曾经无忧无虑的日子里,高莹拉着我急急忙忙往学校赶的时光,那时我们的脸上都挂着肆意的笑,全然是无忧无虑的学子形象。

    白千赤从背后轻轻地环抱住了我,下巴抵在了我的肩膀上,声音轻柔又醇厚,缓缓的对我说:“你要是难过就哭出来吧。”

    “难过?我为什么要难过?”我忍着眼中快要冲出眼眶的泪水,脸上挂着强挤出的微笑,虽然声音都已经哽咽了,但还是嘴硬的说道:“我最好的闺蜜要出国上大学了,我当然是替她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难过呢?”

    白千赤没有再开口,只是环绕在我腰上的双手加了几分气力,似乎是无声的告诉我,他还在,他会一直陪在我的身边。

    世界上最好的骗子说出的谎话能够将自己也欺骗,而我注定只是一个蹩脚的骗子,不仅骗不了白千赤更加骗不了自己。

    我再也忍不住心中对高莹的不舍,汹涌的泪水破框而出,我无力的蹲在了地上,任凭眼眶中的眼泪肆意流出,捂面嚎啕大哭。

    所谓成长,或许就是逼着我们去面对那些我们不愿意去面对的事情,在我们抱头痛哭之后,才会后知后觉的发现,世界依旧不会因为渺小的我们的任何情绪而发生变化,地球依旧在转,该发生的事情还是会发生,我们除了咬着牙硬着头皮向前迎去别无退路。

    回头再看时,来时的每一个脚步都变成了成长的印迹。

    白千赤陪着我一起蹲了下来,我哭到最后完全脱了力,瘫软的依偎在他的怀里,意识逐渐的模糊,最后连自己是怎么回家的都全然不记得了。

    第二天,勉强睁开眼睛后看到熟悉的白色天花板,我才恍然发现,这是正躺在自己的床上。在房间里看了一圈,只有我一个人,白千赤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挣扎着坐起身子,整个头都晕晕涨涨的,像是一个即将爆炸的氢气球。吃痛的捂着脑袋,想要回想起昨晚之后发生的事情,可是却发现不过是徒劳,大脑只要稍一运转,立刻就头痛欲裂。

    尝试了几次都是这样的结果,我干脆就放弃了,坐在床上呆呆的看着窗外,思绪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出神之际,白千赤双手捧着一晚热粥,用胳膊肘轻轻推开了门,看见我坐在床上发呆的模样,脸上划过了一丝担忧之色。

    “你醒了啊。”说着就把粥放到了书桌上,走到了我身边坐下,宽厚的大掌在我的发丝上一下又一下轻柔的抚摸着。

    “我昨晚......我怎么会?”我疑惑的看向白千赤,我努力的想要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可是却真的一点也记不起昨晚的事情,只记得抱着白千赤在学校面前痛哭那一段,剩下的记忆似乎被人从脑海中抽了出来一样,任凭我怎么回忆就是没有一丁丁点的印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