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60章 没人撑腰了

    问花婆听我这样说像是松了口气一般,悄悄地用余光瞥了我一眼,缓缓说道:“而且,小殿下已然不能到阳光下,若是连住的地方都那么狭小,实在是……”

    问花婆说的话令我顿时就僵在了原地,她这一番所言正好说中了我心里最深的痛处。如今千年女尸已经离开,但是她做的事情依然伴随着游游的一生,我虽然下了决心以后不再追究,可是心中愤愤的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

    我努力压制住心中的怒火,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我转脸看着床上的游游,她正睡得香甜,双颊泛着淡淡的红晕,一张小嘴微微张开,粉嫩晶莹,看上去好不可爱,这么可爱的宝贝,我又怎么舍得让她受委屈?

    既然不能改变什么,至少要给游游更好的生活环境。现在我们一家四口挤在这个两居室里面,确实是太过拥挤了些。我将目光转移到白千赤的身上,暗暗想着,若是在阴间就不会有这样的烦恼了,白千赤随便一间府邸都和公园一样大,游游不仅可以肆意玩耍,而且也不需要担心阳光的问题。

    只是……若是把游游送回阴间,我们只能母女分离了,而且,妈妈也一定不会同意的。我苦恼的想着解决办法,却久久想不到一个好的处理方法,心里也越发的着急了起来。

    “咚咚咚......”

    我正苦恼着,屋外突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这大晚上的,谁回来我们家?我一边奇怪着一边连忙去把门打开,刚一打开门就看到高莹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站在门前笑颜明媚地看着我。

    对于高莹的突然出现我有片刻的愣神,都忘了请她进门。

    高莹看着发呆的我,嘟起了嘴:“怎么还不让我进去?你看我的手都被勒红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把身子让开,顺手接过了她手上的袋子,确实沉甸甸的,难怪她刚才会那样说。不过表面上我却故作嫌弃地说道:“千金大小姐,你既然提不了这么多东西就不要买嘛!”

    高莹走进客厅里,“啪”的一下把手上的东西全都丢在地上,顺势倒在了沙发上,让整个身子都陷在里面,一边揉着手边有气无力地对我说:“我就是看到喜欢了所以才买的。而且又不是买给你的,你激动什么?这些都是我这个做干妈的买给游游的。”

    我走到她身边坐下,随意翻了翻她提过来的这些袋子,里面全是一些小孩子的衣服,从全棉的开裆裤到公主裙,一应俱全,每一件都分外的精致可爱,我在脑中想象了一下游游穿上这些衣服的模样,定是特别可爱。

    翻了两个袋子之后,其中一个袋子里的衣服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和其他的衣服比似乎要大上不少,我拿出来一看,果不其然,这衣服怎么也得是两三岁的孩子才能穿的尺寸。

    我拿着那衣服在高莹面前扬了扬,有些奇怪的问道:“你买这么大的衣服给游游做什么?她现在才一岁不到,这件衣服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穿上。”

    高莹头都不抬一下就回道:“孩子长很快的,早点买了放着也可以。反正小洋装的款式不会过时,不用怕。”

    我随手就把衣服塞回袋子里,搞不明白高莹究竟在想些什么,虽然知道她是对游游好但还是觉得有些奇怪,嘴里低声呢喃道:“不会过时也不用提前买这么早的衣服,她的衣柜本来就小,哪里还放得下这么多衣服。”

    “我就要去澳洲了,当然要提前先买……”没想到高莹听到我的话忽然就小声念叨了一句,话还没说完就消了声。

    我闻言转头看向她,心中五味杂陈,十分不是滋味。

    这时,在屋内的其他三个都走了出来。我妈和白千赤倒还好,毕竟和高莹都很熟悉,只有问花婆,突然看到客厅里多了一个姑娘,而且还是瘫在沙发上一脸颓废的姑娘,切切实实的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白千赤注意到了问花婆表情的变化,瞥了一眼不顾形象地躺在沙发上的高莹,不自在的轻咳了两声,尴尬地对问花婆说:“别见怪,她……”他说到这就卡住了,也不知道该说高莹什么是好,思索了一会儿之后才继续说,“她身体不太好,所以经常会走到哪躺到哪。”

    高莹听到白千赤的声音才反应过来,连忙从沙发上弹坐起来,慌忙地整理自己的衣冠,干笑着看着问花婆说道:“那什么……我刚刚……”她抓耳挠腮了半天,想了半响也没能想出一个好理由,索性就接着白千赤说的话开口道:“我有病!”

    站在一边的白千赤听到高莹这么直爽地承认自己“有病”,顿时就被逗乐了,但是碍于高莹在旁边只能强憋着笑一言不发。

    我此刻满脑子都是高莹刚刚那句“我要去澳洲了。”根本没听到他们几个的对话。我看着一地的袋子,难以言说的情感像是摇晃过的碳酸饮料一样,瞬间溢满心房又立刻消退留下斑斑点点的痕迹。

    问花婆似乎看出了我此刻情绪的不对劲,随口找了个理由就借口想要离开,白千赤见游游的问题也解决的差不多了,就没过多挽留,也就让她走了。

    问花婆刚一走,我立刻走到高莹的面前,气势汹汹的问她:“你买这么多小孩子的衣服给游游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打算回来了吗?你只是去澳洲读大学,都在这个地球上,又不是生离死别!就算是生离死别,我也有办法能够见到你,你……”

    说着说着我就哽咽了,前一秒我的双眼还干涩得像撒哈拉沙漠的沙砾,现在就像是从未开垦过的泉眼一般源源不断地往外留下泪水,完全就控制不住。

    我透过泪水看着高莹模糊的样子,突然就想起来了很多时候我都会做的一个梦。

    梦里是我和爸妈一起去镇上最热闹的街上逛,走着走着,人群之中忽然就找不到爸妈的身影。我只能一个人站在人群攒动的街头哭泣,来来往往的人们从来都没有停止自己的脚步,每一个人脸上都是愉快的笑脸,与之格格不入的是我的无助和害怕。

    梦的最后我还是没有找到走散的爸妈,只是睁开眼之后后怕地望着天花板,不断地安慰着自己这一切只是一个梦。

    那种感觉就像是失足落水后拼命游上案的庆幸,但是梦中被丢下的感觉就像一个无形的大手,不断地拉扯着我柔软的心脏,几乎让我窒息。

    而此刻,我就是这种感觉。

    可能会被被最好的朋友丢下的无助与害怕,这种情绪就像是汹涌的波涛,随时都有将我淹没的可能,我感觉自己的双手都发麻了,可是却不知道该如何解决当下的情况。

    高莹错愣地望着我,看见我的泪水她的眼眶也红了,失落的低下了头,声音微弱地说:“眉眉,我爸妈已经决定把国内的生意全部都转到国外去。”她沉默了半响,接着说:“我不仅接受了那边大学的offer,我们家还打算移民。”

    移民?

    好似一向平静的大海突然被投射了一个核弹一样,方圆千里的生物都开始躁动。我大脑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沸腾着,一个接着一个地炸裂。

    “那你还回来吗?”我的声音颤抖着,期盼的看向她,多么希望她会回答我一个肯定的答案,只是现实却又一次的打破了我的期望。

    高莹低着头,用最小的幅度摇了摇头。我足足花了好几秒钟才消化了她这个动作背后的含义,似乎有无数根绵针扎在了心上,一顿一顿的痛。我泪眼朦胧的看着高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眼泪不受控制的滴落下来,像是落在我的心尖上,发出了轻微的“啪嗒,啪嗒”声。

    “可能就不回来了。”半晌,高莹轻飘飘的说了一句,说完她又抬起了头冲我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通红的眼眶配上这个笑容,看得我更觉得心酸,“未来的事情谁说的准呢?万一我受不了澳洲的袋鼠和奇奇怪怪的生物,一冲动就又回来了。”

    我呆愣愣地望着她,仍旧不能接受她即将就要离开我的事实,痴痴地问了一句:“那你…….是不要我了吗?”我就像是疯了似地紧紧抓着她的手不停地摇晃,就为了得到一个答案,“是你跑来和我做朋友的,现在你又跑掉!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

    我的脑海中只有“高莹就要离开我了”这一个信息,再也没有能够安慰我的理由,什么新的地方新的开始,我统统都不想听,我只知道从此以后,我们可能就只能借着冰冷的屏幕见面了。

    甚至还有一种可能,随着距离的拉大和时间的流逝,我们会渐渐地忘掉彼此,彼此都有了新的知心好友,而我们都将渐行渐远。

    这种结果是我所不敢去想的,我也不愿去想。

    “眉眉!”她按住了我的身子,恳切的看着我,试图压制我的情绪说道:“我不是不要你了,做出这个决定我是有自己的考量的。因为之前的事情,我身上有一些不好的前科,只有离开这里才能有一个新的开始。现在你已经有老白的照顾了,没有我你一样能够过得很好。”

    说着她看了一眼白千赤,像是嫁女儿叮嘱女婿一样叮嘱白千赤道:“眉眉从小因为体质的原因遇到了很多平常人遇不到的事情,当然这些事情有一半都是因为你。不过,现在你们两个已经有情.人终成眷属了,那些过往也没什么好追溯的。我只是想告诉你,因为她从小和别人的不一样,所以她的朋友可以说是只有我这么一个,所以我离开之后你可要好好对她,千万不能欺负了她。别以为我去了澳洲,眉眉就没人撑腰了,如果你欺负她,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