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57章 情急之下

    白千赤心疼的看着我,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妈妈就从屋外推门而入,嫌弃地看着我说道:“真不知道你脑子里一天到晚在想什么东西!你是一个哺乳期的妈妈你知道吗?你竟然还敢出去喝酒喝到人事不省!我真是没眼看你!现在怎么样了,头还痛不痛?”

    我错愕的看着妈妈噼里啪啦的朝着我数落一大堆,大脑却像是停止了运转一般,根本就听不明白她在说什么,坐在床上愣愣的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喝酒?不会吧?我从出生到现在除了和白千赤拜堂的时候象征性地喝了一小小口的酒,其他时候可向来是滴酒不沾。我又怎么可能会半夜去喝酒喝到人事不省?这一定不是真的。

    我望向白千赤向他求证,试图在他嘴里听到否定的答案。

    谁知道这个家伙一脸哭又不是笑又不是的表情望着我,双手还不停地在胸前摇晃着,似乎是要撇清关系,根本就没有想要帮我说话的意思,我一看他这样顿时就急了。

    “白千赤,说,是不是你!”我气冲冲的朝他吼了一句,谁知刚一吼完头就痛了起来,我龇牙咧嘴的用手指揉了揉太阳穴,这才稍微好受了一点。

    白千赤飞快的从床边弹了起来,站到我妈面前,脑袋就像是上了马达一样不停地摇,嘴里不停的嚷嚷着:“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是你自己哭得要死要活的,还一个劲地拉着我说让我带你去喝酒。”说完他就一脸委屈地望向妈妈,“妈,你要相信我,真的不是我带她去的。”

    我看着他对着我妈的那副样子,不禁朝他甩了一个白眼过去。白千赤这个怕丈母娘的胆小鬼,昨天他和阎王互怼的气势都哪里去了?怎么现在对上妈妈就成了一个这样的怂包样?

    虽然瞧不上白千赤对我妈犯怂的模样,可是他对我妈说话的真实程度我还是清楚的,看他这么义正言辞的样子,我心里不禁暗暗地犯嘀咕,难道昨晚真的是我自己嚷着去喝酒的?

    我妈听了白千赤的话之后立刻将目光转向了我,似乎是想要听我的解释,我迷茫的回看向她,忍着痛开始回想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时,脑海里突然蹦出了一个模糊的画面。

    我蹲在学校门口哭得撕心裂肺,哭着哭着突然就站了起来,脸上满是泪痕,也顾不上擦就扯着白千赤的衣领子叫嚷着:“死鬼!我们去喝酒!书上不是有句话说‘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吗?那我们就去喝酒解忧!喝他个不醉不归!”

    “喝酒?别疯了,我们回家好不好?”白千赤无奈的看着发酒疯一般的我,用力地将我禁锢在他的怀里,温柔地哄着我:“乖了,大半夜的哪里还有酒馆开门,我们先回家,明天我再买酒给你喝好吗?”

    “不行不行!我十多年都没有喝过酒,这还是第一次有这么强烈的欲.望想要喝一次酒,你就不能满足我的愿望吗?”我用手疯狂地拍打着他的胸膛,对于他不同意让我去喝酒的决定只觉得委屈,眼泪流得更加汹涌了。

    我心里本就难受,现下白千赤又不随了我的愿,难受之上又添了几分委屈,胡乱的拍打着他的身子哭喊着:“你不是说就算我想要天上的星星你都会想尽办法找给我吗?现在我只不过是想喝酒而已,你都不满足我,那我还能相信你会给我摘星星摘月亮?”

    说完我用力地将他的身子推开,像疯子一样一屁股坐在地上,垂头丧气的调着眼泪,泪水在脸上画出一道道斑驳的泪痕,看上去狼狈不已。

    “骗子,你们都是骗子!你们都走,走得远远的,干脆永远都不要回来了,就留下我自己一个人好了。什么永远,都是狗屁。”我恨恨的拿手指抠着面前的水泥地,一通抱怨。

    耐不住我这么一通无理取闹的哭求,白千赤最后还是妥协了,不得不把我拉到了一个四下无人的小巷子里,把周围的孤魂野鬼都唤了出来,然后用千岁爷的身份胁迫那些鬼满大街地给我找酒。

    我就像一个考拉一般挂在白千赤的身上,还没有喝酒却感觉染上了几分醉意,贴在他身上软软的说道:“死鬼,你对我真好。”

    白千赤将我脸上被泪水粘在双颊的发丝拨开,无奈的摇了摇头,脸上还挂着宠溺的笑容,轻轻的刮了一下我的鼻子,似是呢喃般的说了一句:“ 你啊……”

    很快酒就被找来了,我看着面前一排排的酒水心情大好。说起来,那些孤魂野鬼也算是可怜,被逼着到处找酒也就算了,找到之后还要被我生拉硬拽地留在那里陪我喝了一晚的酒。似乎我们走的时候,那些孤魂野鬼们都已经东倒西歪地醉倒在了小巷子里。

    之后的事情虽然我都没有印象了,但无外乎就是白千赤将喝得烂醉的我带回了家里,又恰好被我妈看到了。

    想起这些画面之后,我的脸顿时就火烧火燎的烫了起来,不好意思的捂住了脸,只觉得我这一张脸真是在昨晚全部都丢光了。喝酒就算了,还要拉着那么一群孤魂野鬼一起喝酒。天知道他们那些孤魂野鬼多么闲,不用去蹭香火的时候就蹲在阴暗的小巷子里说八卦。我们这座城又不大,估计不需要一天,千岁小娘娘拉着孤魂野鬼一起喝酒的事情就会传到阴间去,指不定现在连鬼差他们三个都已经知道了。

    越想越不好意思,我尴尬地望着白千赤的双眼,想要岔开话题,干巴巴的问了一句:“死鬼,现在几点了?”

    白千赤挑了挑眉,示意我看一眼窗外。

    我转头望向窗外,清冷的月光正透过玻璃折射在地面。

    我的心顿时就凉了下来,比这夜晚的月光还要冷上好几分。

    “你们都走吧!我想要一个人静一静。”难为情的情绪快要将我覆盖,我不好意思再看妈妈和白千赤,飞快的躺了下去,一把将被子掀起盖住头。

    “做得出来就不要怕,躲在被窝里算怎么回事?”妈妈望着隆起一团的被子,凉凉的说了一句。

    我听她这么说顿时就急了,到底我是不是她亲生女儿,她怎么能够说出这样的风凉话来?她简直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根本就是在幸灾乐祸!

    我蒙在被子里,死死的咬住了下嘴唇,要想想虽然我在人间狗屁不是,但是我在阴间怎么也算是借白千赤的福有那么一席之地,任凭哪个小鬼见到我都是要尊称一声“千岁小娘娘”。

    之前我虽然对于他们叫不叫我这个名号并不太在乎,但是不论怎么说我的身份还是摆在那里,我可不想以后遇到那些小鬼的时候,他们总是会想起我做过的那些荒唐事。

    试问这世间还有哪个王爷妃大晚上地拉着一群小厮在喝酒的?这件事传出去无论是对我还是对白千赤都不好听。

    “安眉,你真是个猪脑子!”我一想到昨晚的那些事情就后悔不已,懊恼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要不是我那么任性,又怎么会发生这些事情!

    现在不仅仅是脸了,我感觉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烧了起来,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火球。还有这白千赤也真是的,平时我长跑他都觉得不成体统,怎么我昨晚喝酒撒野他就这么放任我?是不是脑子秀逗了!

    我越想越后悔,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任凭我现在再如何追悔莫及,也还是晚了。

    “你们别理我,赶紧走赶紧走!我现在不仅没脸见人还没脸见鬼了,以后可怎么办啊!”我气哄哄的窝在被子里嚷嚷着,现在别说是那群孤魂野鬼了,就连白千赤和我妈我也不想看到。

    “现在知道丢脸了?”没想到我的话音刚落,白千赤带着笑意的话就穿过被子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我一听他这么说立刻就急了,“噌”的一下就从被窝里窜了起来,又委屈又生气地说:“你还笑!你再这样笑,我,我......”我一时间没想好措辞,结巴了半天也没说出一个所以然来。

    “你?你就怎么样?”白千赤双手环抱在胸前像看笑话一样看着我,脸上挂着揶揄的笑容,“你也就只能哭哭而已,要是你现在寻死,立马去阴间,那就更丢脸。”

    “你!”我没想到他竟然会这样说我,指着白千赤的鼻子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最后只能气冲冲的对他喊了一句,“我现在也不想看到你了,出去出去!”

    说完我就跳下了床,直接就把白千赤往房间外面推。

    只是我的力气哪里能够敌得过他,不论我怎么用力白千赤都还是站在原地纹丝不动。我一看这情形心里更急了,手上的力又加大了几分。

    白千赤一把按住了我的手,无奈的挑了挑眉,叹了一口气才道:“眉眉,我对你真的是没办法,你自己做了丢人的事情怎么到头来还要责怪我?看来我以后真的不能再这么顺从你的意了,不然最后什么好都没讨到,反而自己还惹了一身的屎尿骚味。”

    我嘟着嘴,仰着头望着白千赤不服气的说:“什么屎尿骚味,说得那么恶心!我怎么了嘛?我不就是出去喝了酒,不行吗?反正现在酒喝都喝了,后悔也来不及了,你要是觉得丢脸的话就不要理我了啊,实在不行你就休了我好啦!”

    我大脑一时发热,也没有多想直接就脱口而出,等说完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究竟说了什么,一脸惊慌的捂住了嘴巴,只是已经为时已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