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59章 风水的讲究

    白千赤应声走了过来,俯身看着我怀里的游游,脸上露出了慈爱的笑容,温柔的望着说:“我看到了。”

    我同样也看向他,两个人相互对视,会心一笑。而我怀中的游游就像是感受到了我们愉悦的情绪一样,在我的怀里发出了“咯咯咯”的笑声,白.嫩的小脸因为笑得开怀完全皱成了一团,一双眼睛完成了两个小月牙。

    白千赤看见游游这般可爱的模样,忍不住伸出手去逗她,脸上不自觉地洋溢出初为人父的喜悦之情,我看着他们俩,终于在这一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天伦之乐。

    在白千赤的逗弄之下,游游笑得更厉害了,两只手不断的舞动着,全然一副兴奋的小模样,看上去可爱的紧。

    “游游,叫妈妈~”我低头拿鼻尖在游游的脸蛋上蹭了两下,学着楼下带孙子的张奶奶教孙子说话时的语气对游游说。

    游游眨巴着她水汪汪的大眼睛,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我的意思,仍旧“咯咯咯”地笑了几声,随后就冲我吐了一下舌头,露出了粉粉嫩嫩的一小截,一脸兴奋的“哇哇”地叫了几声。

    见游游没有成功叫出来“妈妈”,我心有不甘,继而抱着她轻轻地摇晃起来,发音的嘴型故意夸张了一些,连带着说话的速度都放慢了许多,“妈妈~”两个字拉得长长的,又示范了好几遍之后无比期待地看着躺在怀里的游游,期待她能喊出来那一声妈妈。

    只见她不谙世事的双眼溜溜地转了几下,就像是两颗晶莹的黑葡萄一般,小手往两边用劲地伸了伸,随即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睫毛微微地颤动,眼皮沉沉地闭了下来,眼看着就是困了要睡觉的架势。

    我哭笑不得的看着她,努力了半天没有能教会女儿说话反倒是把她给教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这个妈妈教的不好。见游游闭眼了,我也不再逗弄她,手上的动作放得轻柔了些,缓缓的摇动,想要让她更好的入眠。

    “我们的游游还真像你。”白千赤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我的身后,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上,柔声的说了一句。

    我转过头,一脸欣喜而又期待地问他:“真的吗?哪里?游游哪里像我?”

    白千赤将我的表情尽收眼底,嘴角勾起了一抹坏笑,轻轻的在我的鼻尖上刮了一下,带上了几分揶揄的口气回答我说道:“吃了就睡的德行。”

    我没想到他竟然说的是这个,一时间又羞又气,脸涨成了猪肝色,撇过头不再看他,气哄哄的鼓起了嘴。

    一旁的妈妈听了白千赤的话也蹦出了笑声,看上去还分外赞同他说的话,连连点头道:“是了,小白说的对,游游这点真是像极了她妈妈。我还记得眉眉刚出生那阵也是特别爱睡觉,害我还担心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特地带着她走了好多里地去县城里的医院瞧,结果医生说她只是爱睡觉而已。”

    我妈说完又捂着嘴笑了起来,白千赤更是笑得灿烂,只有我一个人咬住了嘴,生气的看着他们俩。

    “什么嘛!妈妈,这都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你怎么还拿出来说!”我又羞又着急,急忙辩白道,说完我又慌慌张张的朝一旁的问花婆看了一眼。

    要是这里就只有我们一家人就算了,可是问花婆还在这里呢!妈妈就当着外人的面说我小时候的糗事,我不要面子的啊?

    好不容易才躲过了昨晚的醉酒事件,我一颗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了一点,可是没想到终究还是没能躲过妈妈这个大嘴巴。我甚至都已经预感到了妈妈这个坑队友的以后一定还会把我小时候做过的那些糗事说出来,指不定下一次又会当着谁的面说。

    要是她下一次在鬼差他们三个的面前说,那我这张老脸可就算是真真丢大发了!我稍稍幻想了一下那副场景,一想到黑白无常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我顿时就感到自己的额头上滑下了三根黑线。

    妈妈“嘿嘿”地笑了几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对我说:“说说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你这么介意做什么?怎么,妈妈还不能说你小时候的事情了?”

    我妈一边说一边挑眉望着我,我被她说的话堵得哑口无言,竟找不到有力的话反驳回去,憋屈的摇了摇头,不再继续下去这个话题。

    无奈之下,担心妈妈还会继续说出我的童年糗事出来,我只能连忙将话题转移开来,好让刚才的话题被忘记。

    “问花婆,游游的身体真的没什么大碍吗?”我伸出手摸了一下游游的额头,虽然她现在已经不再哭闹了,但我心底总归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我见游游的小脸蛋喝完奶之后还是涨红涨红的,反观她爸那张死人脸苍白得就像一张刚出厂的白纸一样,怎么看都相差的太多了。

    问花婆抱过了孩子,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解开包裹在她身上厚重的被单,手上的动作也不听就向我们解释道:“鬼子和凡胎不一样,鬼子生来就自带阴气,而小殿下身上的阴气更甚,所以你们这样将她包得实实的,体内的寒气无法排出,就会郁结在体内,长期以往小殿下的身子会变得越发虚弱。”

    我们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说法,相互面面相觑。

    “这……”妈妈听完问花婆的话更是紧张得不知所措,连说出来的话都是磕磕巴巴的,“那我的小外孙没事吧?我我我……我不知道,我只…….我就是觉得她身子摸起来太凉了,担心她会生病就给她捂得严实了一点。我知道她是鬼子,身体凉一些也是有的,可是游游身上不是也有眉眉的血吗?我们家眉眉是人啊!我是真的没想到......”

    妈妈手足无措的解释着,一边还慌乱地望着我,嘴里不停地呢喃:“我真的没想到……”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看着游游的目光里全是自责。

    我当然知道妈妈把游游包得这么严实完全是出于好意,妈妈有多疼爱游游我比谁都要清楚。从我生下游游的第一天起,孩子就是她一直照顾着的,因为游游不能见光妈妈甚至还颠倒了自己的作息,能够做到这些,我觉得我妈已经做得特别好了。

    如果真的要责怪谁,那肯定也都是我这个做妈妈的不负责,生下了孩子就当甩手掌柜,让妈妈这么大年纪的人还要照顾一个刚出生的孩子,自己却丝毫都不上心。

    不忍心看妈妈再这样自责下去,我走到她身边将她搂在怀里,轻声安慰道:“妈,这不是你的错。你已经把游游照顾的很好了,如果让我来照顾,指不定要出多少乱子呢。”我握住了妈妈的手,脸上露出了安慰的笑容,“再说了,游游这不是没事吗?现在我们知道了,以后注意就好了。”

    我妈犹疑的看着我,似乎还是没能完全放松下心情,我转过头向白千赤使了个眼色,他连忙接着我的话说道:“眉眉说的对。妈,这件事你就不要太放在心上了,游游现在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嘛。”

    直到听到白千赤也这样说,我妈脸上的神色才变得稍微宽慰了一点。

    白千赤见状转向问花婆问道:“问花婆,还有什么照顾孩子要注意的事情,还请您能够趁现在都告诉我们。这关于照顾孩子的事情,说实话本王还真是不太懂,还望您能够多多帮忙。”

    问花婆一脸受宠若惊的表情,微弓着腰恭敬地回道:“千岁爷说这话真是折煞老身了。老身能够为千岁爷、为小娘娘办事是几生修来的福气,若是能够助小殿下顺利成长也是积德积福的好事情,还请千岁爷不要这么客气,老身定当效劳。”

    说完她就向妈妈要了一张麻布被毯,叠了两道之后轻轻地遮盖在游游的肚子上,又要了一小盆水放在离床边不远处的墙角处。

    我看着问花婆这一系列的行为,虽然不甚明白其中原理,但还是乖乖照办。或许是看出了我的疑惑,问花婆站在那盆水面前,细细的向我们解释了起来。

    “鬼子体质偏阴,更适合生活在比较阴湿的地方,照顾鬼子就更应该遵循这个规则,房间中应该时常放着一盆冷水保持潮湿。还有不要用过于厚重的被子遮盖,会令鬼子身上的阴气凝聚,若是冬季就用蚕丝被这样轻薄的最为适宜。”

    我连连点头,暗暗将这些小细节全都记了下来。

    只见她又走到了床头柜前,环顾了一圈房间的布局,眉头皱了起来,我一看问花婆露出这样的表情立刻就急了,紧张的问:“是不是还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急切吓到了问花婆,她急忙转向我,弯下身子恭敬的开口说道:“小娘娘,恕老身直言,小孩子住的地方不能这么拥挤,孩子长得快,不久就学会爬了,这么小的地方实在是不太合适。还有这些家具也不能这样随便放置,到时候这些床头柜、梳妆台、双人床的边边角角都会成为伤害孩子的利器。”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几秒,抬眼悄悄瞥了一眼白千赤的神色,见他并没有生气的迹象才继续说了下去:“千岁爷,恕老身直言,小殿下千金之躯,实在不合适在这样麻雀般大小的房子长大。如今小殿下尚未足月,若是足月了也就开始会爬了,这地方……”她嫌弃地扫视了一眼,但还是垂下眼眸委婉地说:“这房子实在是精巧了些,哪怕是在农家大院也好,孩子还是要在大一些的地方长大才会更好一些。而且……”

    她说到这就停了下来,我也顾不上其他,急忙催促道:“而且什么?问花婆你就放心的说吧,我们不会怪罪你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