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63章 真的伤心了吗

    我不明白他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瞪大了眼睛就要把手给拉出来,只是我的力气哪里能够敌得过白千赤,任凭我怎么努力,我的手依旧被白千赤给抓得紧紧的。

    “你到底要干嘛!”几番拉扯把我的脾气也给激起来了,我狠狠地瞪着白千赤,不服气的冲他吼了一声。

    他没有因为我这一声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嘴角反而又添了一分笑意,手上用力,轻轻这么一拉,我就顺势倒在了他的怀里,下一秒就被他用手紧紧地扣住。

    “收拾我?怕是我的小娘子想要被我收拾。”白千赤低下头凑到我的脸前,声音里带着笑意说道。

    我瞅着他的眼眸子,撅着嘴满脸不悦地说道:“你这是耍赖,你本来力气就比我大,不公平,你这是欺负我!”

    白千赤闻言立即放开了我的手,脸上依旧挂着得逞般的微笑,我被他这样笑着盯着看,觉得有几分不自在,顺势撇过了脸不再看他。

    只是白千赤却没有打算就这样轻易的放过我,他再次凑到了我的身前,离我不过厘米的距离,俯在我耳边轻声说道:“欺负你?本王就是喜欢欺负你。”说着他轻笑了一声,“而且你不是挺高兴被我欺负的吗?”

    听他这么说我立刻抬起了头,不服气的看着他,大声争论道:“谁高兴被......”

    我的话还没说完,门外的门铃就吵闹地响了起来,我疑惑的转头看向大门,皱起了眉头。

    大早上的又是谁?我发现最近大家都喜欢在很奇怪的时间拜访。一边想着我就走到了门口,打开了门。

    一个穿着西装制服的女人正站在门口,顶着一脸精致的妆容,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脸上还挂着一个标准的微笑,笑意盈盈的看着我。

    我才刚一开门,她就冲着我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我看着她的头顶当时就愣住了。

    我不知所措的看着面前陌生的女子,心中暗暗腹诽,难道现在的人见面礼仪都是这样的吗?动不动就给人鞠躬?虽然我平时跟在白千赤身边习惯了那些小鬼对我行大礼,可是她这么一个大活人突然做出这个举动,还是让我惊骇不少。

    我呆愣愣地看着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只能闭口不言。

    那女人很快就直起了身子,抬起头看着我,连脸上嘴角上扬的弧度都没有变过,开口道:“您好,我是这里的物业管理人员,Carrie。请问您是安小姐吗?”

    我点了点头,同时不动声色的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自称是物业管理人员的女人。她看样貌估计也就比我大上个七八岁的样子,身上的穿着虽然刻板,但是却没有压抑住她姣好的身材,依然前凸后翘。身上的西装熨得极其平整,就连最容易有褶皱的袖口都像是一张崭新的纸一样。脚上穿的那双黑色皮鞋,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今年最新的定制款,高莹当时晚了一天就错过了,为此还懊悔的在我耳边念叨了好几天。

    “Car……什么?”我不好意思的问了一句,暑假过了这么久,第一次听人说英语,我耳朵就像是有虫子钻来钻去这么难受,英语能力下降了可不是一点两点。

    Carrie脸上的微笑微微地颤了一下,强忍着不让嘴角的弧度往下掉,保持礼貌地说:“Carrie Chen,陈嘉莉。”

    “哦,陈小姐是吧?”我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在心底默默地给她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面前这个女子刚才眼底闪过的不屑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虽然这里是富人区,但是这里是中国好不啦?明明就有中文名,我也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她也不是在什么外贸公司要见什么外商的,何苦开口就先介绍英文名?不难受吗?

    我心里这么想着,对着她的表情自然也就好不起来,颇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她,等着她的下文。

    陈嘉莉应该是看出了我对她不是那么善意,脸上的微笑很快就要挂不住了,右脚脚跟微微地向后挪了一步,拘谨的问我:“是的,请问您是安小姐吗?”

    我微微地点头,问道:“有事吗?”

    陈嘉莉立即从公文包中拿出一个文件夹递给我,“安小姐,这是我们小区的安全管理条例,麻烦您看一下。”说完她往屋子里望了一下,有些尴尬地说:“不好意思,我们接到业主的通知是您家里会有三个人住进来,那……”

    我回头看了一眼正在看电视剧看得津津有味的白千赤,他完全就没有关注我们这边的情况。我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干笑着说:“是呢,我们一家三口,我和我的爱人还有小孩。只是他们平时不太喜欢出门,所以……”话没说完,我就朝着她笑了笑。

    “哦,没事的安小姐,我只是照例做一个小区人员调查。你也知道我们这里是高级住宅区,作为小区物业,我们有责任和义务保护所有业主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像这样基本的调查我们会在每个季度都做一次的,您家现在是新入住所以才派我来进行核查,如果有打扰还望您能够体谅。”她很快就明白了我的意思,飞快的向我解释道。

    “没有没有,这是你们的工作嘛。”我笑着回应,不想让她觉得奇怪,只能尽量保持镇定。

    陈嘉莉又随便问了几个问题就离开了,直到她的身影走出老远我才深深地松了一口气,我关上大门,深深的吐出了一口长气。

    高莹这个笨蛋,怎么能说我们一家三口一起住进来?白千赤和游游能见人吗!就算白千赤时不时会用尸皮现身。可是游游,她根本不能在阳光下,如果刚才那个陈嘉莉真的较真起来要看游游,那我该如何是好?

    我越想越气,愤愤地走进屋子,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白千赤瞥了我一眼,用手搭在我的肩旁上,看出我心情不佳,挑起了我鬓角的一缕头发把玩起来。

    “怎么了?是谁惹我的小娘子生气了?让为夫去收拾他!”

    我嘟着嘴一脸不快地说:“还不是高莹这个傻子,也不知道澳洲的学校看上她那一点,就她的智商还敢离开我们的祖国大陆?也不怕澳洲的袋鼠把她骗了去!”

    白千赤不明所以的看着我将高莹数落了一通,听了半天也不知道我的这股怒气究竟是从何处而来,挑眉问我:“你这说高莹说了一大堆也没说究竟是什么原因啊。”

    我这才恍然想起来,抓着白千赤的手,气恼地说:“你知道刚刚那个物业人员问了什么吗?她问我们是不是一家三口住了进来,说这个情况是高莹临走之前留下的,你说我能不这么生气吗!”

    白千赤听完我的话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眼眸子忽然就黯淡了下去,搭在我肩膀上的手也装作不经意地收了回去。

    他犹豫的看着我,似乎还有点胆怯地问道:“难道,我们不是一家三口住进来吗?”

    看着白千赤脸上复杂的神情,我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可能是说错话了。明明我想要表达的意思是他这样的身份还是不要明说我们住进来的好,这样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可是他却好像误会了我的意思。

    思来想去,其实这件事还是我考虑的不够妥帖。我没想到这里的安保工作竟然做得这么好,就连我们多少个人住进来他们都要过问。

    白千赤一直牢牢地盯着我,双眸中的伤痛太过明显,我看着也觉得有些难过。我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和游游毕竟不是人,我们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不就好了,何必要这样?我是害怕会惹出很多麻烦。”

    听完我的话他的眉头还是皱了一下,不过随即又舒展开来,露出了一个释然的笑容:“我知道你心里在顾虑什么,我始终是一个鬼,但是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想办法给你一个正常的家庭,不会和别人又不一样的。”

    话才说完,他就化作了一缕轻烟消失在了我眼前,只留我自己一个错愣地坐在沙发上。

    看着空荡荡的客厅和电视里还在放着的节目,我突然觉得有些孤单,没有了白千赤的陪伴,这间别墅顿时就显得更为空旷了。

    白千赤一整天都没有回来,我一边照顾游游一边想着早上的话是不是真的让他伤心了,心里实在是没个底,没着没落的。

    一直等到天黑,白千赤仍旧是没有回来。我抱着游游看着窗外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的天色,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游游,你说妈妈今天是不是真的伤到爸爸的心了?”我望着游游天真淳朴的小脸蛋,喃喃自语的问出了声。

    游游还那么小,自然是不会明白我说的话的,她天真烂漫的冲着我笑了笑,就像是在安慰我一般,看到她笑,我的心情好像也跟着变得轻松了不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