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66章 赛车妖精

    但是游游就不同了,她的身子娇弱又阴寒,之前高莹给她买的那些衣服全都不能穿,白千赤又特地去鬼市给她订了好几套金丝勾线的棉衣,这些特别定制的衣服肯定是都要带着的。再加上一些百鬼子献上来的补品、还有尿布什么的都是要带着,东西七七八八加起来也该有十个大箱子。

    收拾完一家人的行李,我累得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看着几乎快占到了半个房间的行李,一股成就感油然而生。贴身的衣服几乎被汗打湿了大半,粘在身上黏糊糊的,有些不舒服。

    我正坐在地上喘着气呢,白千赤从我身后走了过来,摸着下巴观望了一圈,想了想说:“这么快装了这么多,厉害。对了,我们把那套全息视听家庭影院也一起带着吧。”

    “你说什么?”我一听他的话立刻就从地上跳了起来,一只手颤颤巍巍的指着那套东西,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问他。

    白千赤像是没有看出来我的不愿,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点了点头,我见他这么执着,也不好再说什么拒绝的话,只能任由他去了。

    好在白千赤做事总是那么的雷厉风行,决定了要陪我去读大学后又迅速地让鬼差们来家里打包东西,折腾了大半天才把我么一家三口的行李全都收拾好,装了满满的一个小型货车这么多的东西。

    白千赤满意的看着面前的行李,激动的拍了拍手,嘴角微微上扬出一个美妙的弧度,我从旁边看着他,觉得生活实在是太过于美妙。

    不过转眼看到面前的行李,额头还是没忍住滑下了几条黑线,这要是被妈妈看到一定又会在耳边念叨:“不就是上一个大学嘛?带这么多东西是要搬家还是要逃难,随便带几件衣服不就好了!”

    不过好在妈妈现在不和我们住在一起,也就省的被唠叨。鬼差们忙前忙后的把东西装车好,我们就乘着夜色出发了。

    其实最开始我是打算请一个运货师傅把我们的东西一车拉过去的,可惜白千赤说什么也不同意,非要让鬼差他们三个把阴间购买物资的那辆会说话的车子开出来带我们走。

    说会话,我心里对于要坐这辆车子是拒绝的,因为这辆车虽然看起来和人间的车子没什么不一样,刹车、油门、离合五脏俱全,可是那些东西就是一个摆设,实际上操控车子的就是附着在车子上的阴灵。

    所谓的阴灵其实和魂魄差不多,只是人死了之后去了阴间的魂魄就被称为鬼,而阴灵则是还没有进入阴间就附着在其他器物上的魂魄并与之融为一体所以称为阴灵。像是很多鬼故事上面写着家里摆的好好的娃娃突然换了位置,如果不是家里有恶鬼作祟那就是上面附着了阴灵。

    阴灵一般是不具有攻击性的,所以正常情况下是是不会伤害凡人的。但是阴灵是一种很有性格的生物,他们已然不受轮回的束缚,高兴做什么做什么,如果不是太过分的事情是不会有机构管他们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不愿意坐这个车子的原因。因为一旦惹怒了这些阴灵的话,他们很有可能就会做出伤害我们的事情。

    这也就意味着,坐一辆车子不需要小心翼翼不能惹一个车子生气,不然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我将心中的担忧和疑虑全部都对白千赤说了出来,但是他却不以为意,一再向我保证,这些阴灵绝对不会做出伤害我们的事情。

    虽然他一直告诉我说不会有事的,有他在这个车子上的阴灵一定会安安分分的,但我还是一路上小心翼翼,就连坐上去的时候都是轻手轻脚生怕给这个车子磕着碰着,身体绷得紧紧的,每一根神经也都紧绷着,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

    但是人生不如意的事情十之八九,即便我已经如此的谨慎,在去往大学所在的城市的途中还是出了一些小麻烦。

    我们坐的这辆车子上附着的阴灵是一个和我一般大的女孩子,我也不知道她一个女孩为什么要附着在一辆小型货车上,形象着实不太符合。

    车子开了一段路出去,这个阴灵小姑娘在路上突然看上了一个开着越野车的男生,从样貌看估计也就二十多岁不到三十吧,挺清秀的一个男生。就是这么一个清秀的男生,开车像是方程式赛车一样快,风一般的就从我们旁边超了过去。

    然后我们这车上的阴灵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风,就像是被激起了胜负欲一般,似乎是想要和他飚车,刚被超车过去就立刻加大了油门。

    她突然这么一加大油门,我的身子因为惯性“嘭”的一下就撞到了车椅靠背上。

    疼痛感骤然从大脑神经爆开,我龇牙咧嘴的捂着撞到的部位,想要坐回去原来的位置,却发现身子根本受不了控制。窗外两旁的景物全都扭曲变形快速地在我眼前飞过,所有在我们前面的车子此刻在我看了都像是往后退一般。

    一手抓着车背,我勉强坐起身子,用力地拍了一下白千赤的大腿,气急败坏的说:“你快让她开慢点,这个车子开这么快,万一吓到游游可怎么办?”

    白千赤嘿嘿地笑了一下,脸上一副无谓的模样:“快吗?我觉得这样的速度挺好。”

    我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见他是真的没有意思让阴灵减速,心里的怒火顿时就烧得更盛了,吼道:“白千赤!你让不让她停下来!”

    白千赤被我吼得身子一抖,嘴巴刚一张开还没来得及发话呢,那个阴灵倒是先发话了:“看来千岁爷是个妻管严,小娘娘是河东狮吼啊!哈哈哈,没想到阴间的万鬼迷竟然喜欢这样的母老虎。”

    “你说谁是母老虎?”本就生气,现在又被她这么一说,当然就更加不开心了,音量提高了好几个分贝,没好气的吼了一句。

    话音刚落,阴灵就狠狠地拍了一下方向盘,货车随即发出了一声刺耳的鸣笛声。

    “海凝,你乱说什么呢?赶紧给小娘娘道歉。”白千赤本来面色还没什么,可是见阴灵发起了脾气,他的面色瞬间就变得凝重了起来,脸色也黑了。

    海凝,这个阴灵的名字吗?这么好听的名字,估计长得也不错吧?而且听白千赤刚刚的语气,似乎他们俩很熟的样子。

    我心里的醋坛子已经被掀开了盖子飘出了阵阵的酸臭味,脑补出了无数种他们曾经相识的场景,再加上之前白千赤一直都没有听我的话让她减速,我就更加觉得不是滋味了。

    “让她慢点。”我别过脸,吃味的说了一句。

    这时,车窗上忽然浮现出了一张人脸,我毫无心理准备,当时就被吓蒙了,连忙往白千赤怀里缩,嘴里磕磕巴巴地说道:“鬼鬼鬼......千赤,这里有鬼!”

    “你是鬼!你全家都是鬼!”在车窗上的人脸嘴巴一张一合,凶巴巴的对我说道。

    这个人脸一开口,我就听出来了,是刚刚的那个海凝的声音。心中的恐惧自然就少了几分,但身子依旧不敢靠近车窗,窝在白千赤的怀抱里。

    “海凝,别闹了,小娘娘让你放慢速度,你就乖乖地开慢点。”白千赤一只手在我的脑袋上拍了拍,随即转过头对海凝说着,语气淡淡的,一点也不像平时命令其他小鬼的模样。

    心中的醋坛子因为白千赤对海凝与其他小鬼的不同打翻的更多了,我死死的咬住了下嘴唇,壮着胆子朝那张人脸看了过去。

    我望着车窗上浮现的那张人脸,虽然只有轮廓,但是从轮廓依旧能够看出这个海凝是一个美人胚子,若是放在白千赤的那群妃子里也是丝毫不会逊色的。这一点让我更加难受了,一男一女,这么熟络,那个女子的长相还相当出挑,我的心像是有无数只毛毛虫在钻来钻去一般难受。

    “不要,刚才那辆车超过我了,我想要和那个男的比比谁开得快。”没想到海凝居然没有听白千赤的话,反而是用撒娇的语气说道。我听着她那娇滴滴的口气,心情更加不郁了。

    白千赤似乎没有觉得海凝的语气有任何的问题,只是看了一眼时不时能超我们半个车头的越野车,蹙眉问道:“你不会是想用你这辆小型货车和别人的越野车比赛吧?”

    “不行吗?”海凝反问道,语气里似乎还带着不允许反驳的骄傲。

    白千赤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妥协一般的说道:“可以,当然可以。你可是地府的赛车妖精,谁能比得过你。”

    他们俩你一言我一语,我在一旁根本就没有插嘴的余地,再者他们似乎也没有想让我加入的意思,我又何必自讨没趣。我恹恹的窝在白千赤怀里,就像是一只耷拉着耳朵的兔子,没有精神。

    另一边的海凝听白千赤这样说更是兴奋了,不仅丝毫没有想要将速度放慢的意思,反而将车开得更快了,已经超过了旁边的那辆越野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