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67章 我不想坐第二次

    我觉得现在再提减速也没意思,可是又不甘心就这样任由海凝畅快的飙车,只能酸溜溜地说:“你们两个挺熟的呐!”

    白千赤这才低下头看向我,刚想开口回答就看到我一脸不悦,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倒是海凝直接,也不拐弯抹角地说:“我和千岁爷那是老交情了,我刚成为阴灵就认识他了。那个时候我还没去地府当差呢,还只是一辆破败不堪的马车罢了。”

    “噢,那你们交情还真的很深厚。”我一字一句的说着,脸上挂着假笑凝视着白千赤的双眼,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我想要的答案。

    “不是......”白千赤憋屈地看着我,想要解释却不知该怎么开口,语无伦次地说道:“我和海凝是有很深的交情。”

    听他承认比刚才听到海凝解释还要令人难受,我的瞬间眼眸一凝,脸上的表情控制不住的僵住了。白千赤察觉到了我的变化,又立即改了口说:“再深的交情都是君子之交,没有什么的,是吧?海凝。”

    他巧妙地把这个话题抛给了海凝,显然是想让海凝接着他的话说下去,只是海凝经过这么多年是个什么样的阴灵,向来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平时她负责采购地府的东西每个月才能出地府一次,而且都是去同一个地方,早就无聊死了。今天好不容易可以借着帮白千赤的忙的理由从地府出来,不仅出了地府,还来了人间,当然是要好好地玩一下。

    从刚才察觉到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开始,她就一直像看戏一般观察着我和白千赤的一言一语,现在能够和人间的男生飚车已经不能满足她了,她还想还要逗一逗我这个她从没见过的千岁小娘娘。

    “我们当然没什么,千岁爷也就有事没事来我这里小睡一下而已。”海凝故作平静地说着,其实心里面已经强忍着笑意死命地憋着了。

    我本来听了白千赤的话以为他们俩真的没什么,可是没料到海凝突然就来了这样的一句,大脑里的那根紧绷着的弦顿时就断了。

    我当下就火了,怒火冲天地对着白千赤嚷道:“你!现在就让她给我停车。”

    “不是……”白千赤也没想到海凝会说出这样的话,一边想要安抚我一边着急地看着车窗上浮现出的脸,恶狠狠的威胁说:“海凝你这个死丫头,你是不是想被我从这个车子上抽出来?你要是再不给我好好解释,我就把你放在三岁小孩的学步车上,我看你以后还怎么飚车!”

    不让海凝飚车简直就是要她的命,白千赤话一出口她立马就怂了。他们俩认识几百年了,白千赤是什么样的鬼,她心里可清楚不过,只要他说出口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如果此刻她再不乖乖听话,别说把她放到学步车上,就算是把她放在轮椅上白千赤也是做的出来的。

    前一秒还在嚣张跋扈的海凝立刻就消失了。

    “小娘娘,我错了!”海凝换了一副面孔,委屈巴巴地看着我可怜兮兮的说,“我和千岁爷真的没什么,顶多就是他看得起我和我多说几句话罢了。当年若不是他命人将我修好,我可能也早就消失在这个人世间了。”

    我听着她说的这些话,句句诚恳似乎也没有诓骗我的样子,只是刚才那一出实在是难以让我轻易的就相信她,再说了他们相识这么多年,期间究竟发生过什么,我根本就无从知晓。

    我紧紧地盯着车窗里的海凝,面上虽然不显,但是心中还是犯着嘀咕,他们几百年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眼珠子一转,目光在白千赤和海凝的脸上转过,心情越加的复杂了起来。

    白千赤在这个世间到底还是活了太久了,也不知道他随手救过多少人,万一那里面有一半的女子都回来学着电视上那种以身相许的把戏,那我该怎么办?

    一想到之前在电视剧里看到的那些以身相许的情节,我就浑身抖了一下,惊恐的看向海凝,生怕她也有这样的想法。

    “把你修好?你......”我犹豫了半天,终究还是抵不过心底的好奇,支支吾吾的开口问道。

    海凝像是没有看出我的尴尬,回答起来倒是很干脆,直接就向我解释了起来:“我家祖辈都是做马车轿子的手艺人,平时都是为官府办事。只可惜那年战乱不断,朝代更迭今天和明天坐在衙门里的官老爷都可能换人。当时人人自危,我们一家为求自保打算躲回乡下过最普通的养牛耕种的日子。就在逃难的途中遇到了排查的官府,他们硬是以我们是上一个君主的余党为由将我们一家都杀了,只剩下我一个女孩。”

    说到这儿她的语气开始变得哽咽,车速也渐渐开始放慢。

    “一个女孩,在一群官差面前会有什么样的下场,更何况他们根本就不是官差,而是一群恶魔。”

    她说到这就停了下来,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冒出了一句话。

    “我被玷污了。”

    那一瞬间,我似乎看到了海凝在死去的亲人尸体旁那种无助、恐惧而又无可奈何的绝望神情,一想到她曾经经历过的事情,心里也不好受了起来。

    “对不起,我不该勾起你的伤心事的。”我愧疚的低下了脑袋,不好意思的说。

    “都过去几百年了,更何况那些禽.兽已经遭到了报应。”

    白千赤对着海凝的脸露出了一个宽慰的笑容,继而对我说:“海凝,她受了很多苦,我看到她的时候她已经附着在那群官差的马车上,带着他们一起坠下了山崖。”

    “我当时以为阴灵也会死,都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了,没想到......”她这句话还没说话,接着就骂了一句脏话,嚷道:“都是和你们俩说这些陈年旧事,我的那个小帅哥都开到前面去了!”说着,她又再次加大了油门。

    我只听见窗边呼啸而来的风声,和胸膛内心脏不断跳动的声音。刚刚才对她有那么一丝丝的好感,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一个活了百年的阴灵,竟然还犯花痴?犯花痴也就算了,竟然还这么中二!难道和这个帅哥比赛车,就能有什么下文吗?

    我趁着车子比那辆越野车超出半个车头的距离从上往下瞄了一眼海凝口中的小帅哥。顶着一头今年最流行的日系中分刘海,桃花眼,薄嘴唇,高挺的鼻梁,穿着一件墨蓝色的缎面衬衣,左手手腕上还带着DW今年的新款手表,也长得就这样,不及白千赤的一分容貌,倒是有莫伊痕的三分妖魅。

    那小帅哥身边似乎还坐着一个女孩,看不清脸,倒是能看到洁白细长的大腿。开着开着,那小帅哥的右手就不安分起来,开始覆在那女孩的大腿上不停地游.走。

    “海凝,这个男的似乎有女朋友。”我提醒道。

    过了半响,海凝“嗯”了一声。

    她的回答才一出口,整辆小货车就像是装了机翼一般腾空而起。

    我惊讶地望着白千赤,“疯了!这可是大路上,就这么使用阴术真的好吗?”

    白千赤一脸平静地说;“本来那些凡人就是看不到这辆车的。”

    我的脑子一下子转不过弯来,卡了几秒,“看不到这辆车?那刚刚海凝还和......”

    “她只是贪玩,现在估计是伤心了。”白千赤无奈地耸了耸肩说:“她就是犟,非要找一个开车技术比她好的才肯在一起。你说她练了这么久的车技,哪怕是专业赛车手都不一定有她的技术,更何况她不仅要求技术还要容貌,这么多要求......”

    “谁要求多!”海凝大声地打断了白千赤的话,“我不管,你答应过我,只要我找到想要的男人,你一定要把他送来地府给我。”

    白千赤连连点头敷衍道:“是是是,等你找到再说。”

    我听着他们两个的对话,心里不禁发毛。好好的一个大活人,海凝一喜欢就送到地府,意思是她看上的人就要死啊......

    怎么他们地府的鬼都这么霸道,都不问问别人愿不愿意的,白千赤当初也是,若不是后来我们两个情投意合,我想现在我的日子也一定不好过。

    腾空而起的小货车没几分钟就把我们送到了我之前在大学附近租好的房子。

    住惯了高莹家的大房子,加上游游的身体原因我特地租了一间近三百平的复式公寓,这里的管理也相对安全一些。若不是这附近没有独门独户的楼房可以租,我一定是不愿意租公寓的。我心里对于邻居间的交际还是有些抗拒的,特别是身边还有白千赤和游游就更加不想有人和我们有过多的交集。

    海凝将我们送到之后就气鼓鼓地走了,走之前还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是母老虎的同学啊!”然后就什么解释也没有就离开了。

    白千赤让我不要理她,说什么她就是这么奇怪的一个阴灵,以后我和她见得多了就知道了。我倒也懒得管她,更不希望以后我们还有什么别的见面机会,她开的车子实在是太快了,我不想坐第二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