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65章 幸福时光

    幸福快乐的时光似乎总是走得飞快,一不留神时间的脚步就已经走到了八月的尾巴。

    八月底的一天,把游游哄睡着之后,我泡好了一杯咖啡,端着咖啡站在院子里享受着夏日午后别样的休憩时光。

    抿下一小口咖啡,醇厚的苦涩味道立刻就在嘴里蔓延开来,随后而来的就是浓重的咖啡香气,令人不自觉地眯起了眼睛。再次睁眼时,恰好一片落叶顺着风缓缓落在地面,翠绿的叶片边缘泛着淡淡的金黄。

    一瞬之间,我忽然意识到,原来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这一年的夏天又这么无声无息地过去了,似快得乎在我们的生命中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但是稍微细想一下,又似乎留下了很多。

    手指在杯口不断的摩挲,这一年暑假的细碎片段在脑海中一一浮现。这是我读书十几年第一次没有作业的假期,可是我却过得比以往每一个假期都还要累,还要充实。

    因为阴差阳错的一系列事情,我提前将游游生了下来,身份转换成为了一名母亲;以为不好的事情终于告了一段落,却没想到好朋友选择去了另一个国度,从此相隔大半个地球。

    细想起来,这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欢乐与眼泪并存,或许人生就是这样,有花开也终有花落,我们仿佛是在雪地里前进,留下的脚印也终会消融在时光的流逝中。

    忽的吹起了一阵风,卷起了我两颊旁的落发,风里不再有夏日炎炎的灼热,不知什么时候染上了一抹清凉,我这才恍然察觉,这是秋天要来了吧。

    喝下杯中的最后一口咖啡,我随手将落发挽到耳后,走回到游游的房间里,她一般下午都睡得比较浅,也不知道这一会儿的功夫会不会已经醒了。

    我蹑手蹑脚的打开房门,房间里静悄悄的,走近一看,还好,游游的双眼依然轻阖着,没有睡醒的迹象。看到游游乖巧可爱的模样,不知怎的,我的思绪很快又飘出去了,一想到秋天意味着新学期的开始,我很快就要面对新的学校、新的生活,还会遇到许多新的朋友,心情就变得说不上来的复杂。

    因为在这一切相遇背后总是充斥着令人不愿面对的离别。

    我呆呆地站在婴儿床前,望着熟睡的游游,不舍的情绪流过我心中的千沟万壑,带动满腔的泪水擎在我的眼眶。

    就在昨天,我们发现游游已经可以自己翻身了。当时我和白千赤躺在离婴儿床不远的大床上时闲聊,突然就看到她侧着身子,圆溜溜的两只大眼睛望着我们俩,晶莹的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脸上挂着懵懂天真的笑容。

    虽然已经是昨天的事情了,但是我仍旧清楚的记得当时内心的欣喜之情,那一刻我真的更加真切的有了自己已为人母的感受,看着自己的孩子一点点的成长,那种成就感是任何事物都无法与之比拟的。

    床头的手机因为推送消息亮了片刻,屏幕上“8月28日”的日期瑟缩在屏幕的左上角,明明只占据了那么小的一块,看上去却分外的刺眼,像是一把悬在脖子上的利剑一样,时刻提醒着我开学的日子只剩下三天。

    当初考上大学的那种喜悦和激动如今全都成为了数不尽的无奈,梦想和初心在白千赤的怀抱已经游游的笑容面前变得微不足道,内心的挣扎其实早就已经有了倾斜,可是我没办法跟着心中的想法去选择。

    不知不觉中,泪水再次充盈了眼眶。

    “眉眉,我们去......”白千赤兴致冲冲的走进房间里,话都还没有全部说出口,肢体动作就僵硬停滞了,错愣地看着流着眼泪的我。

    他侧过脸又看了一眼床上的游游,脸上疑惑的神情毫不遮掩,费解的看着我,似是有很多的问题想要对我开口,却像是地铁里前拥后挤的人群一样挤不进正确的出口。

    看到白千赤的那一刻,情绪已经攀到了一个至高点,我也顾不上擦眼泪,上前走了两步站到他的面前。

    “千赤,我舍不得你,我真的舍不得你。”我低着头扯着白千赤的衣袖,紧紧攥着的手像是扯着背风吹得越来越高的风筝一样,生怕一松手就会再也找不回来。

    “我真的不想去上大学,什么梦想什么初心,其实都不重要。我当时想要读大学只是因为妈妈想让我读大学,想让我永远离开白旗镇永远离开你!再后来是因为爸爸希望我能够读大学,所以我才坚持下来的。我一直以为这就是我心中最大的愿望,我最想实现的梦想。”我的声音因为眼泪带上了几分哽咽,一段话说得断断续续的,白千赤的脸在视线范围内模糊不堪。

    “难道不是吗?”白千赤用指腹擦去了我脸颊上的泪水,脸上的神情特别温柔,我感觉自己几乎要沉沦在他的眼神里。

    “不是的!”我努力克制住自己的声量不要吵醒一旁熟睡的游游,咬着嘴唇哽咽地说:“这些天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我从小到大最想要的不过是一个家,一个和别人一样幸福美满的家庭。你知道我最羡慕高莹什么吗?不是她们家有几百平的别墅,也不是她出入司机接送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我最羡慕的是她一回家就能见到自己的爸爸和妈妈。而我呢?”

    一想到曾经那无数个日日夜夜,苦涩的笑容就爬上了嘴角,“我为了躲过那所谓的宿命离开了从小长大的家,离开了我的父亲。从小到大,受尽了身边同学的白眼,我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个没有爸爸的小孩。我知道不在父母身边有多可怜,我不能让我的游游也这样。”

    说完这些的时候,我仿佛真的看到了游游被其他的小朋友指指点点的情景,情绪再也没有办法平静下来。

    白千赤用力地抓住我胡乱拍动的手臂,双手捧住我的脸对着他:“眉眉你冷静点,游游不会这样的,你放心。况且有我在,谁敢嘲笑她!”

    我红着眼眶拼命地摇头,楚楚可怜的看着白千赤,心中汹涌翻腾的酸涩几乎要漫出来:“不是被嘲笑的原因,是骨肉分离的痛,你懂吗?而且,没有你在我身边,你要我一个人怎么能行?”

    话音刚落,我和白千赤都愣住了。我没想到自己会说出这么肉麻而又矫情的话来,他或许也是同样的感受。但不知为何,此刻左胸腔里跳动的心脏就像是藏在心底巨大的铁锤在敲打一个节奏一般,如端午划龙舟时船头的鼓点声催促着后面的划船手不停地往前一样催促着我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

    他的眼眸里突然渗出了我从未见过的湿润,睫毛上沾着沉重的水汽微微地颤抖着,每一次抖动那上面晶莹的泪滴也会跟着一起动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掉落下来。

    白千赤紧紧握着我手臂的手掌渐渐松开,他的眼眸双双垂下,声带发出的声音像是沙砾硌过一般沙哑,有些艰难的开口:“你刚刚是说,没有我不能行?”

    “对,没有你不能行。”我大声说出了我的回答,泪水瞬间就冲破了眼眶在脸颊上肆意横流,我哽咽着抱住他,“所以我不要去上大学了,我不要离开你也不要离开游游。”

    “不,你去上大学。”白千赤抬手揽上我的腰,温柔的在我耳边说道:“你忘记我说的话了吗?你在哪,我就去哪。我陪着你去上大学,以后你要是想去工作我也可以陪着你去工作,只要你愿意,我可以陪着你到地老天荒。”

    或许是那天白千赤抱着我的力度刚刚好,又或者他身上散发出的淡淡寒意在夏末秋初的闷热下显得异常地舒适,我只觉得这一刻心中的所有烦闷全都不见了,连带着所有飘落在地面上的枯叶似乎都重新飘回了书上变回了青绿色的模样。

    之前那些消极的情绪立刻就烟消云散了,我破涕而笑抬脸望着他,一改之前的颓废模样,言笑晏晏的说道:“好呀,那我现在就去收拾东西!”

    说完不等他回答,我就急冲冲的跑回了房间,拖出来几个空箱子开始里里外外的忙活了起来。原本我是打算自己一个人去上大学的,之前虽然舍不得但还是粗略地收拾了一些衣服,也就装了一个箱子,但是现在既然打算一家三口都去,那要收拾的东西可就多了,自然不能像之前那样马虎。

    白千赤真正需要带走的东西也就几箱尸皮,至于那些流通的硬货比如黄金、白银、玉石珠宝什么的我之前就已经让他拿去当铺当掉了,反正他自己也说阴间的地府里还有很多,而且每年还会有上贡的,根本用不完。再说我们生活也是要花钱,还不如全都换成钱存到银行里,这样就不用搬来搬去,也省的占空间又花时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