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70章 不测风云

    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世上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就在我正一路小跑急急忙忙地往教室赶的时候,路边突然窜出了一个不明物体和我撞个正着。

    我们碰撞在一起的那一瞬间,漫天的画纸四散落下,顺着秋天凉爽的清风飘到了不远处的一个池塘里。

    顷刻间,画纸上的颜料如花开般在水里绽放开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顾不上看和我撞上的人就连连道歉,顺势低着头开始拣落在地上的画纸。

    当我看到池塘里漂浮着几张已经面目全非的画纸时,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邪恶的念头:不如现在赶紧撤,反正我出来乍到,也没人认识我。

    只是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脑中的白衣小天使就窜了出来开始反驳:“不行不行!安眉,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做错了就要承担这不是爸爸妈妈一直教育你的吗?”

    “怎么就不行了?好汉不吃眼前亏,现在把别人的画都已经弄坏了,万一他在找人堵住你怎么办?”另一方的黑衣小恶魔不以为然的反驳着。

    大脑里的小恶魔和小天使在争吵不停,一时间也争不出一个高下,我因为这一番挣扎愣了不少时间,连被撞的那个人走到我身边都没有注意到。

    “这些画都毁了。”耳边传来了一个干净的声音,宛若是山谷中蜿蜒流淌的清泉声。

    我循着声音抬起头,正好看见声音的主人背着阳光站在我的面前。或许是逆光的原因,亚麻色的头发显得异常地好看,深棕色的眼眸子细长得刚刚好,配上高挺的鼻梁和恰到好处的脸部棱角,那一刻,我忽然有一个错觉,这个人应该是从少女漫画里走出来的男主角吧?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凡人有这么好看的容颜。

    下一秒我就产生了怀疑,长得这么好看,他不会是鬼吧?

    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直到望了一眼地面我们俩交叠在一起的影子才放下心来,深深地吐了一口气。

    那人似乎误会了我的动作的意思,以为我是怕他因为画的事情责怪我,脸上露出了一抹礼貌的笑容,朝着我摆了摆手:“你别怕,这些画本来就只是我练手的画而已,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毁了就毁了,你不必太放在心上。”

    听到他这么说,我刚刚那一颗高悬着的心脏总算是缓缓地降了下来,心中燃起了一阵庆幸的小喜悦。

    “那就好那就好。”一个不小心,我就把心中的真实想法给说了出来。

    他听我这么说当下脸色一变,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我见他这样立刻在心里暗暗骂了自己一句,嘴上连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既然只是练笔的,那就代表以后会有更好的作品。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

    说完也不等他回答,趁着周遭的人不多,我扒在池塘边将最后几幅画都捡了回来,整理好递给那人道:“虽然是已经被毁了,但是我看这样也不算难看,倒也是一种另类的艺术。今天的事情真的是我太莽撞了,实在是对不起。只是我现在上课要迟到了,这次欠你一个情,以后我一定会请你吃饭赔礼道歉的!”

    说完,我低头一看表,完了还有五分钟就上课了,便像兔子一样拔腿就跑,连跑带跳犹似当年刘翔百米跨栏般卖力。

    好不容易跑到了教室前,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汗水给打湿了,我气喘吁吁的朝教室里看了一眼,远远就看到一个地中海发型的老教授站在讲台上,手里拿着一本文件夹嘴里正念叨着什么。

    正准备偷偷摸摸往后门溜的时候,我就听到那教授扯着一个公鸡嗓念着我的名字,“安眉,安眉......安眉到了没有?”

    教室里鸦雀无声,所有人脸上似乎都写着对大早上上课的生无可恋,根本没人在乎到底这个被抓包的可怜货到底是谁。

    而我这个可怜货,正站在教室门边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在教室门口答到。

    如果我在教室门口答到,那修了这门课的人都认识我了,如果我不答到,那我就是开学第一天就旷课,这在以校风严明为名的学校,真的是第一天就给老师留下了一个不好的印象。

    我迟疑的站在教室门口,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最后问一次,安眉这个同学到了没有?有没有认识她的?”教授下了最后通牒。

    好吧,死就死吧!大不了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谁怕谁!

    我一咬牙一跺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就站在了门口,大声地说:“报告!对不起,老师,我是安眉,我迟到了!”

    这下教室里昏昏欲睡的同学们瞬间清醒了,一个个目光炯炯地望着我,仿佛我是马戏团里准备要表演杂技的动物一样。

    开学第一天就有人迟到被抓,这是一个多么让人振奋的事情,除了躺在最后一排的两个人之外。

    当时我还不知道,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黑色头发的男生叫做凌恒,是凌氏集团总裁唯一的儿子。据说凌家到他这代前面生了四个姐姐,就是一直生不出儿子,直到凌恒他爸五十岁的时候才有的他,所以他自然是集万千宠爱于一生,从他出生的第一天,凌氏集团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就已经归到他的名下。

    把头发染成嫩绿色的叫做舒志,他家家底虽然比不上凌恒家,但是在这个市里面的上层圈子里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他爸爸是省高级法院里的大.法官,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特别是和凌氏集团的总裁有颇深的私人交情,所以他们俩也算是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发小了。

    他们两个虽然说纨绔了点,但毕竟也是富贵人家长大的孩子,高考这种别人看起来高的要死的门槛他们轻轻一跨就过去了,甚至都不需要家里出力。反正他们未来的路早就已经被铺好了,只要好好地上完大学然后出国再深造几年就可以回来接祖辈的班了,所以对他们来说愿意来这里躺着浪费时间已经算是给教授面子了,至于是哪个傻逼被抓这种无聊的热闹他们一点兴趣也没有。

    站在讲台上的教授脸色有些难看,皱着眉头望了我一眼,可能是看我一脸的汗也就没有多加为难我,只是语气冷淡地说:“进来,下不为例。”

    原本期待的好戏没有发生,教室里的同学又快速换上了一副半死不活的表情,一个个都低下了头,但是这样沉闷的气息并没有持续太久,就在我走进教室以后气氛再次活络了起来。

    我进了教室后扫了一眼,发现教室里竟然坐得满满当当,唯一有的空位的地方只有最后一排,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朝后面走去,还没走到就有同学发出了惊呼。

    “她竟然往最后一排去了!”

    “她是疯了吗?不知道凌少和舒少的脾气?”

    “估计是一个想飞上高枝变凤凰的乡野丫头,你看她穿的衣服,还是去年时兴的款式。”

    ......

    我虽然听到周围有同学在窃窃私语,可是却听不清他们说的话,只是皱了皱眉头,脚下的步子却没有停。但是没多久我就发现我走过来的每一步,他们都在用一种奇怪的表情望着我。有嘲笑的、鄙夷的、同情的、惊讶的、还有更多我自己也看不出的表情浮现在他们的脸上。

    还没等我弄明白这些表情背后的含义,教授的声音就从背后传了过来。

    “找到位置就赶紧坐下,不要浪费大家时间。现在我们打开课本第三页,第一章开始讲起......”教授洪亮的声音回荡在教室里,紧接着翻书的声音也起此彼伏地飘荡在教室内。

    我不敢磨蹭,径直地坐到最后一排最靠边的位置上,故意离那两个似乎已经睡着的人远一些,坐下之后小心翼翼地翻开课本。

    或许是我坐下的那一瞬间,长长的桌子发生了轻微的震动,一直趴着的凌恒突然抬起了头,一脸冷厉地望着我,嘴里似乎有熔岩要爆发出来。

    他看到我之后错愕了一秒,可是随即就像是发现了有趣的新猎物一般勾起了一道微笑。

    我看着他那张脸也愣住了,这个男的不就是前几天海凝看上的那个小帅哥吗?世界竟然这么小,我们两个竟然是同学。

    怪不得海凝走的时候会留下那句话,原来是这个意思。我没有多想,收回了目光就看向书本。

    而我不知道的是,凌恒起身的动作扰醒了舒志,他趴在桌子上正好看到不远处坐着一个女人,从他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丰满的轮廓。

    真是一个尤.物,既然来了就不要浪费了。舒志趴在桌上想着。

    此时惊讶的何止我一个,刚刚那群看戏的同学个个都在嘀咕着我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能让远近闻名的两个恶霸一点怒气也没有就让我坐在最后一排。但是这些我是一点也不知道的,我此刻心里想着的只有赶紧下课,我还要回去给游游喂奶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