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68章 粘人鬼

    忙活了好一阵才安顿下来,累得半死的我躺在沙发上双眼放空,目光的焦点落在头顶的吊灯上,脑中忽然闪过了一个念头,我猛地一个激灵就坐起了身子。

    捞过放在旁边的书包,拉开拉链在里面一通乱找,最后直到把最后一本书都倒了出来,也没有看到我想要找到的东西,我的录取通知书!

    我懊恼的拍了下脑袋,难怪我在家里收拾东西的时候就总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只不过当时想了半天都没能想出来,索性也就没再去想。没想到最后竟然就偏偏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东西。

    不过这也不能全怪我,当初我们搬出来住的时候,我本来是想要把录取通知书一起带走的,可妈妈偏偏不同意,一直在我耳边念叨什么我做事毛躁,容易弄丢东西,万一丢了可就麻烦了之类的。我说不过她,也就随了她的意,把录取通知书留在了家里,后来一直过得顺风顺水,我也就渐渐忘了这件事情。

    这下好了,虽然没把通知书丢了,可是没带到学校来我还是不能报道,好在离开学还有几天,如果让妈妈寄过来应该刚刚好来得及。

    我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妈妈的号码,单调的手机铃声一遍又一遍的在听筒里响着,一直等到最后挂断妈妈都没有接电话。

    我狐疑的看着手机屏幕上“结束通话”几个大字,心里犯起了嘀咕,妈妈难道是在做饭没听到手机铃声所以才没接电话的吗?

    我皱着眉头又一次按下了熟悉的号码,可是这一次电话仍旧没有接通,我心中的疑团因此变得越来越大了。

    妈妈到底是去哪了?现在都将近中午了,按照她的性格是不可能还在睡觉的,那到底又是为什么一直不接我的电话?我紧紧地攥着手机,心突突的跳着,心底漫起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心慌。

    就在这时,电视屏幕中的新闻播报员恰好用那标准的普通话不带丝毫个人情感地读出了一则新闻:“恶贼夜闯独居老人家中,连捅三刀老人不幸身亡。”

    听到这则新闻我的思绪顿时就飘得更远了,恶贼,独居老人……脑海中飞快的闪过了我妈可能遇险的画面,我猛地摇了摇头,不对,肯定不会是我妈的,我妈也不算是独居老人,她才多大年纪,离退休都还有五六年。

    对,肯定不会是我妈的,她一定是因为有事耽搁了所以才能没有接电话,我还是不要胡思乱想的好。我一遍遍的在心底安慰自己,可是却还是止不住的心慌。

    心中不安的情绪滋长得越厉害,像是夏天池塘里看上去平静的一团虫卵,突然间就飞出了无数只小飞虫覆盖住整个水面,黑压压的一片让池塘之下的所有生物都压抑得无法呼吸。

    “千赤,你说妈她会不会出什么事了?”我的手指紧紧地握着手机,似乎想要在手机屏幕上穿出一个洞来,焦急的转头问一旁的白千赤。

    最近白千赤迷上了一款对战类手游,天天都沉迷于游戏无法自拔,现在也在我身边激烈的玩着手游,听到我的话连头都没抬一下就敷衍的对我说:“怎么会呢,妈她最多就是出门买菜了,你别多想了。”

    “大中午的买什么菜?”一听他这么说我立刻就急了,不耐烦的回了一句。

    “或许你妈出去吃饭了呢?她自己一个人,高兴怎么样就怎么样,没了我们几个捣蛋的,可不知道生活有多惬意呢!”白千赤的视线一直黏在手机屏幕上,不甚在意的对我说道。

    我瞥了一眼他,因为沉迷游戏的缘故他失去了平日的警觉性,根本就没有察觉到我的视线。咬了咬嘴唇,我收回了目光,干脆不再指望他。

    一个人,正是因为我妈是一个人我才不放心,恰巧这时电视机屏幕上又适时地将刚刚杀害独居老人的嫌疑犯的正面照放了出来,我定定的看着屏幕上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深凹而又空洞的一双眼写满了暴戾,看得我心惊肉跳。

    我努力深呼吸了两次,不死心的再一次按下拨通键,但是令人失望的是,手机中传出的依旧是让人烦躁的“嘟嘟”声。

    极度的不安如春日疯长的芦苇一般占满了我整个胸膛,眼睛一阵酸涩涌了上来,我没办法再无动于衷的等待。

    “妈妈一个人我才更不放心!不行,我要回去看看。”

    我拿起外套就准备往外走。现在是早上十点四十分,离现在最近的一班车是十二点半,从这里赶到火车站只用半小时,加上排队买票过安检的时间就刚刚好。

    “我去!又被对方给爆了!”白千赤不爽地将手机扔在了一边,站起来将我揽在了怀里。“你这个小脑袋一天天的到底在想什么?就不能想些好的方面?你忘了自己的夫君是什么人?如果咱妈真的会出什么事我能不知道?”

    白千赤的话让我焦躁的心冷静了下来,确实如此,如果妈妈真的出了什么事,鬼差他们三个看在和我交好的份上也一定不会瞒着我。

    可是如果没有出事的话,妈妈到底是去做什么了?白千赤的大手一下又一下的在我的背后拂过,却没有办法抚平我不安的情绪。

    这时,手机铃声一起一伏地闹了起来,我急急忙忙的拿起手机一看,“妈妈”两个字在屏幕上显得异常醒目,连忙按下了接听键。

    “喂!妈,你去哪了?”接起电话不等妈妈开口我就着急的问了起来。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隐隐约约地听到一些询问价格讨价还价的对话。

    “喂,眉眉啊!”妈妈故意提高了音量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过来,“你给我打这么多电话干嘛啊?我刚刚手机放在包里了没听见。”

    一直焦急的心总算是平静了下来,白千赤在旁边用口语无声的对我说“我就说没事吧”,我对他点了点头,继而不解的向妈妈追问:“你把手机放在包里?妈你现在不在家里吗,你去哪了?”

    妈妈的声音里满是掩饰不住的欣喜,雀跃的对我说着:“我现在和你房东阿姨在日本旅游呢!哎呀,你们都搬出去住了,我也不用管家里大大小小的琐事了,正好我们俩带着她孩子过日本玩玩。”妈妈一口气说了这么一大段,稍微缓了一下又接着说了下去,“眉眉,你不知道啊,这几天我们跟着旅游团吃日本菜 跪得我这个小腿痛得!而且他们的鱼肉都不煮熟就拿上来了,还说是什么鱼生,腥臭得要命。”

    日本?还吃鱼生!我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只能磕磕巴巴的说:“好,那你们在外面玩的时候注意安全啊。”

    “行,没事,你就放心吧,那我就挂了啊。”说完我妈立刻就挂断了电话,我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嘟嘟”声,真是哭笑不得。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我妈的亲生女儿,去了日本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告诉我,亏我还在这里提心吊胆以为她出了什么事。果然被白千赤说中了,没有了我们几个的拖累,她一个人过得那还真叫一个肆意潇洒,就差没有再找一个老帅哥开启黄昏恋了。

    不过知道了她没有出事我还是松了口气,只是既然她现在人在日本,让她帮忙把录取通知书寄回来的想法算是落空了。

    “你看,我就说吧,妈不会出事的。”白千赤靠在沙发上,声音懒懒的,支着下巴对我说道。

    “没出事就好,只不过她现在不在家,那我就只能自己回家去拿通知书了。”将刚才放下的外套和包再次拿起,我急冲冲的就准备出门。

    “哎,你先等一下,这么着急做什么?”白千赤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拉住我的胳膊撒娇一般的问道。

    我安抚性的揉了揉他的耳朵,语速飞快的解释:“刚才打电话又耽误了点功夫,我再不快点就赶不上十二点多的那班车了。”说完我就准备扭头离开,可是白千赤却没有松手的意思,我只能再度转过头,疑惑的看向他。

    “不行,我不要你一个人回去,我和你一起。”

    望着眼前像个不谙世事的孩童一样撒娇的白千赤,我一个没忍住就笑了出来,在他的鼻尖上轻轻地蹭了一下:“好了,别闹了,你走了谁来照顾游游?我很快就回来,你和游游一起在家乖乖等我。”

    这个粘人鬼却根本不听我的话,愣是麻烦床头鬼来照顾游游,随后就拉着我一起坐上了回家的车。

    一路奔波,自从搬家之后我们就没有回来过,站在门前看着熟悉的景物,我的心里涌起一股说不上来的复杂情感。

    打开门,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淡淡的灰尘气味,我随手在脸前挥了挥,和白千赤一起走了进去。妈妈应该出门有几天了,桌子上都蒙上了一层灰,只不过此刻我也无心收拾,直接就奔着柜子走了过去,开始在里面一通好找。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