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72章 脸红心跳

    那天我从图书馆出来正准备回家,刚走两步远远的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正坐在人工湖边,手上的画笔不停的在纸上游.走。我走近前一看,果然就是那天撞见的人。

    我站在他身后犹豫着该怎么开口,没想到他却像是有心灵感应一般转过了身子,看到我脸上露出一抹惊讶。我见他看到我就更加尴尬了,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好在他还记得我,笑着率先开了口:“你不就是和我一起创作了新艺术的那位同学吗?没想到今天又碰到了,好巧啊。”

    “是啊,好巧。”我尴尬地看着他,不自在的笑了笑。

    他仿佛并没有看出我的尴尬,很热情的招呼我去他身旁坐了下来,熟络的就和我聊了起来,或许是被他的情绪所感染,我渐渐地也放下了防备,和他愉快的交谈了起来。

    一来二去,我才知道他是我们学校大二建筑学的学长,平时画风景画只能算是他的爱好而已,也是因为这样,他上次才没有对我毁了他的画这件事多加在意。

    可即便听他这样解释,我还是觉得不好意思,那天在我的一再坚持之下我请他吃了一顿赔礼饭,他为人风趣,我们那顿饭吃得很是尽兴,一直到晚上八点多才回家。

    为了不让白千赤乱想,我那天晚上撒谎说是和班上同学聚餐去了才会这么晚回家,白千赤当时没有追问,看上去像是相信了的样子。

    其实我那时也没有多想,只是觉得不想让白千赤平白无故的瞎吃醋,毕竟我和乔安什么都没有,我也真的以为那顿饭过后,我和乔安就不会再有什么牵扯了。

    可是事情的走向却没有如我所想,那天之后乔安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风,总找找各种理由出现在我的面前:有时是没事就跑到我上课的教室里旁听,有时是给我买咖啡,还不停地找理由想要送我回家。

    我对他这样的行为有些不自在,拒绝了他很多次,可是他一直把我说的话当作耳旁风,依旧坚持不懈的到我的班级里听课、想要送我回家。

    虽然他的行为举动都已经表明了他在追我,可是这层窗户纸他一天没有捅破,我也就不好矫情地彻底拒绝他的好意。毕竟他一直是用朋友的名义对我示好,大家都在同一个学校,我也不想以后两个人搞得太僵,只能尽量和他保持着距离。

    昨天他又一次提出了要送我回家,我稍微想了一下,也不好每一次都拒绝他,也就没像之前那样和他磨半天,反正路这么大,他高兴和我一起走就让他走好了,乔安见我这次没有拒绝他很是雀跃,一路上都兴高采烈的找话题和我聊,我又不好意思什么都不回答,也就和他聊了两句,聊到后来也没有顾及那么多,有说有笑了起来。

    只是我没想到我们在说笑的时候会这么巧刚好被被白千赤遇见。

    我看向白千赤,他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我,嘴角那抹嘲讽的笑容刺痛了我的眼睛,虽然我自认为没有做错,但是还是止不住的心慌了一下。

    “千赤,昨天的事情我可以解释的。”我连忙说道,急切的就想向他解释。

    白千赤轻笑了一声,关掉手机亮着的屏幕之后躺了下去,抖了抖被子往自己身上拉了下,他的声音从被子里传了出来,有些闷闷的。

    “算了,我累了。有什么事,改天再说。”

    说完就没了下文,我看着他背对着我躺着的身影,有些不知所措。我知道,他一定是生气了,而且这一次不是那种小矛盾的生气,要不然他绝对不会这么反常的,连让我解释的机会都不给。

    像是西伯利亚的冷空气席卷大陆一般,我的心瞬间就冷了一半。间隙一旦存在,如果不及时去处理那就会像冬日里的雪球一般越滚越大,我不希望我和白千赤的关系会因为乔安而发生变化。

    “你真的不打算听我的解释吗?”我紧握着拳头,声音颤抖着问。

    沉默,长达数分钟的沉默。

    我的眼眶干涩,却不愿将目光从白千赤身上移开,他虽然没有动作,但是我知道,他根本就没有睡着。

    果然,下一秒他的身子就轻微地动了一下,只听到他压着嗓子说:“那个人,是你们学校的校草吧?家里似乎家境也不错,家教、人品都很好。”

    我的耳朵像是刺进了无数把利刀一样,我不敢相信的看着床上的男人,大声质问道:“白千赤,你竟然去调查我的同学?还有,你对我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你说我是什么意思?”白千赤忽然从床上弹起身子,红着眼眶盯着我,犹如一头失了领地的公狮子一般愤怒不甘。

    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到了,一时之间失了语。

    闷热了近半个月的城市上空突然响起了轰鸣的雷电声,豆大的雨滴“哗啦啦”地倾泻而下,嘈杂的雨声传入屋中,连带着我们的情绪也被拉到了最燥的顶点。

    “我就是怕你会有现在的反应所以才特地不告诉你的。现在看来我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我的心冷了好几分,连带着说出口的话也变得低落了起来。

    “正确?”白千赤嗤笑了一声,吊着眼看着我反问道,“你觉得一个有夫之妇在外面和别的男人接触,还故意瞒着自己的丈夫是正确的事情吗?”

    我本就狂乱的情绪因为他这一番话再次攀升到了极点:“我和乔安又没有任何超友谊的事情,瞒着你只是不想你小题大做罢了,有什么不对吗?”我顿了一下,有些苍凉的问道,“你这样激烈的反应到底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你自己?”

    白千赤的身子一缩,脸上的表情飞快的转换,嘴角微微地颤抖,眼睫重重地下沉,眸中闪过一丝黯然,“呵,我......”他顿了一下,低着头颤抖着说:“对,我就是不相信自己,不相信你会愿意一辈子和我这个见不得光的鬼在一起。我能给你的那些快乐,乔安似乎也可以,而他能给你的还有能够公之于众的爱,而我......”

    话还没说完他就低下了头,之后的那些话也全都隐藏在了沉默之中。看着白千赤颓然的模样,我的怒火瞬间就被熄灭了,心好像变成了一团柔软的棉花,轻轻一戳都会陷下去一个浅浅的小窝。

    这辈子总会遇到这么一个人,让你甘愿为他放下身上所有的高傲,然后俯下身子低到尘埃中去。

    我从来都没有想到白千赤竟然也会为了我,放下他所有的身段。

    “白千赤!你这个笨蛋。”我大声地冲着他大喊,心中欢喜又恼怒的情绪来回交杂,复杂不已,“你能不能不要总是用片面的东西去概括事实的全部?你昨天看到我和乔安一起走,我笑只是因为正好聊到了开心的事情。你要是前天去找我、大前天去找我或者更之前的日子去找我,你就会看到我一次次地拒绝他送我回家的好意。我只是觉得大家朋友一场,他又没有真的开口说对我有什么想法,难道路这么大还不让他走吗?”

    白千赤听到了我的解释,脸上露出了错愕的表情,我看到他的表情,心里的情绪更加的复杂了。

    我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将眼眶中就要溢出来的泪水又硬生生地憋了回去,声音哽咽的对他说:“你对于我来说有多重要,难道你自己都察觉不到吗?能让我笑的人数不胜数,但是能让我发自内心地感到幸福感到安心的这世间只有你白千赤一个。鬼又如何,人又如何?你忘记最开始是你来招惹我的,现在你凭什么退缩?凭什么看到一个不如你的男人就开始恼怒?就算你以为我要离开你了,难道你不会紧紧抓住我的手吗?”

    白千赤可能想不到我会这么骂他,生生地呆住了,红着的眼眶定定地望着我,忽然扬起了一道笑容。他掀开被子站起了身,走到了我的面前。

    “抓着你的手。”白千赤站在我的面前,紧紧地牵住我的手,深情款款的看着我的双眼,“当初可不是我招惹的你,而是你招惹的我。”

    “怎么,你现在不承认了?”我眨了眨眼中的水雾,挤出了一抹微笑,定定的看向对面的男子。

    “没有的事情,当然不承认。”他漾起一抹坏笑,手臂忽然一用力,将我拉到了怀中,“今晚也是你招惹的我。”

    我听到他意有所指的话,低头看了一眼衣物下真空的身子,脸上的红晕瞬间荡漾开来。

    ......

    下了一整夜雨,城市里荡然着清新的泥土气味,阳光透过树叶细碎地洒落在我的身上,抬脸看着湛蓝的天空,心情就像是一团白云,轻飘飘的又荡漾,我愉悦的勾了勾嘴角,愉快的心情连枝头上的鸟儿都跟着和我一起歌唱。

    “轧......”

    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传入我的耳中,枝头上的鸟儿像是嗅到了令人不悦的气味般急忙扑着离开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