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69章 我上大学鬼陪读

    白千赤不紧不慢的在家里闲逛着,这里看看那里瞧瞧,刚一走到阳台轻叹了一声:“咱妈就这么跑去日本了,家里的花都死了。”说完顺手就用阴术把家里唯一的一盆绿植给救活了。

    我虽然听到了他的话,但是因为还没有找到通知书,也就没有对他多加理睬。把我妈卧室的两个柜子都翻了个透还没有看见我的通知书,我又回到我房间翻箱倒柜的找了好一阵,终于在衣柜的最底层找到了。

    将录取通知书拿在手里,我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起来,走出房间拿着通知书在白千赤面前晃了晃,也没有注意看他面上的神色轻快的说道:“找到了!我们回去吧。”

    结果话音刚落就有一阵阴风飘过,我一个没注意,手上的通知书立即被那阵风卷走,悬在半空中。

    我还以为是白千赤在和我开玩笑,转过头刚想对他说不要闹了,却发现他神情严肃,眼眸一沉,压低着嗓音不知道对着哪儿喊了一句:“既然来了,就出来打声招呼吧。”

    我这才恍然,刚刚那阵阴风,不是白千赤!我的神经立刻紧绷了起来,一个大跨步就窜到白千赤身边,紧贴着他站着,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本悬在空中的通知书。

    通知书的下方渐渐浮现出一只手,慢慢地莫伊痕整个身子都显露了出来,他的脸上依然挂着那副玩世不恭的邪魅表情,他的双眼在我和白千赤之间来回扫视了几下,或许是我多心,总感觉他停留在我身上的时间有些长。

    我抬眼正好撞上他投过来的视线,和他双眸对视那一秒,我的心莫名地沉了一下。

    这是我第一次在他的眼中看到如此冰冷的情绪,似乎之前对我的那些没羞没臊的热情全都是假象,现在看到的才是他真正的内心。

    莫伊痕收回目光看向白千赤,邪魅的勾了勾嘴角,有些玩味的说:“这通知书似乎是很重要的东西,不知道如果本王把它烧了会怎么样?”

    一团火焰“噌”的一下悬在空中,明晃晃的火光刺痛了我的双眼。

    他这个恶鬼到底想做什么?我真的一点也搞不懂他,为什么总是要跑来破坏我们俩平静的生活呢?难道他真的以为救了我几次就能让我对他有更好的想法吗?

    我费解的看着莫伊痕,越看越发现自己根本就看不懂他,之前对他抱有的所有愧疚似乎在这一刻都化作了灰烬,对于他我现在只剩下了无尽的厌恶之情。

    “莫伊痕,那是我的录取通知书,你最好现在还给我。”我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

    莫伊痕攥着录取通知书的手微微颤了一下,眼底的寒意越发地深重,目光紧紧地锁在我胸前那串夜明珠项链,我被他的目光盯得浑身发毛,不自在的摸上了胸前的项链。

    “小娘娘的夜明珠吊坠温润圆滑,光泽细腻,实属上品。怪不得连小王之前送的赔礼之物都摘了下来。”

    我一怔,没料到他居然会在这个时候会重提项链的事情,心底巨大的恐慌如海啸般席卷而来。莫伊痕这个恶鬼,他竟然给我来这么一招,真是阴险。我就知道那条项链会是一个祸害,只是没想到在我以为已经一了百了的时候,这枚定时炸弹还是爆炸了。

    白千赤也是个通透的人,一听这番话就明白了其中的一丝,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嘴角不自然的扯了扯,故意做出一副早就知道但是却满不在乎的样子对莫伊痕说:“那串项链是本王摘下来的,没想到原来是雍亲王送的,我还说眉眉怎么会买这么小家子气的东西。本王的女人要戴自然也是戴这世间最好的东西,一条白金项链戴在身上实在是寒碜了点。”

    莫伊痕脸上的笑容顿了一下,片刻就恢复了原样,意有所指的说道:“原来是千岁爷摘下来的,我就说小娘娘这么喜欢这条项链怎么可能舍得摘下来。当时本王看着小娘娘站在橱窗前看了半小时都不舍得挪步,才买下当作之前鲁莽的赔罪品。只是没想到我们小娘娘如此喜欢的东西,千岁爷竟然看不上。”

    莫伊痕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在针对白千赤,我想要开口辩驳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他说的确实是实话,我之前是真的喜欢那条鹿角项链。

    我紧张的看向白千赤,他的额头上细细的汗珠密密麻麻地渗了出来,垂在两侧紧握着的拳头凸起了一条条的青筋,脸上的咬肌都已经变得扭曲。

    “本王的女人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自然由她亲口告诉我,不需要雍亲王你多管闲事。”白千赤大手一张,莫伊痕手上的通知书立即落入了他的手中。“好了,现在东西也物归原主了,就请雍亲王离开吧!”

    莫伊痕脸上一副不甘却又不敢恼怒的神情,白千赤瞪着双眼毫不避让的对上他的目光,可能是看他如此强硬,莫伊痕瞅了一眼白千赤后随即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了。

    莫伊痕离开之后我们都没有开口,过了好一会儿白千赤压抑着的怒气才渐渐地浮现在脸上,我在一旁仔细看着他的脸色,犹豫了半天才唯唯诺诺的开了口。

    “千赤......”我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生怕他的火气会突然爆发出来。

    “什么都别说,我们回去吧。”他紧攥着的拳头渐渐松开,连带着紧锁的眉头也舒展开来,看也没看我一眼就转身走了出去,我看着他的背影,虽然无奈但还是提步跟了上去。

    一直到坐上火车,白千赤都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我半靠着椅背望向车窗外,已经看过一遍的风景此刻再看实在是有点索然无味,但是一想到身旁坐着的白千赤,我还是定定的看向窗外,不愿去面对他。

    白千赤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我知道他心里面实际是有情绪的,他那么大男子主义的性格,怎么可能会容忍我收过莫伊痕的东西。这件事其实我也有错,当初何必为了怕解释麻烦而故意撒谎,到头来落得了现在这么个结果。

    我明明知道自己和莫伊痕什么事都没有,而且绝对不可能发生任何事,我的心至始至终都是在白千赤这里的。只是那天,似乎是鬼迷了心窍,我偏偏放不下那条喜欢的项链,就是为了那么一点点小私心才会导致现在我们两个又再次产生隔阂。

    纵使此刻千万般懊悔也都已经为时已晚,我知道自己伤了白千赤的心,可是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去向他解释,只能懦弱的像一只鸵鸟一般,迟迟不敢面对他。

    “我相信你。”

    沉默已久的白千赤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闻言我立刻扭过头惊喜的看向他,白千赤的脸色虽然看上去仍然不算太好,但是却向我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看到他的笑,我的心似乎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我当然明白他的心意,对于莫伊痕说的那些话,他或许更多的是气恼而不是怀疑。气恼我为什么喜欢的东西连莫伊痕都知道,而他却一无所知。

    我靠在车窗边,望着西头的落日渐渐落下,黑暗渐渐将周围的景色遮盖住,火车开往的方向是未来要生活四年的地方,看着窗外不断退后的景物,一个疑问缓缓的在心底升起,新的生活真的会如希望的那么美好吗?

    结果自然不得而知,但是新生活的脚步却已经逼近了。

    清晨,当东方的天空中出现鱼肚白的颜色时,闹钟的声音划破了整间屋子的宁静。

    白千赤不耐烦地翻了一个身,顺手按下打扰他美梦的闹钟,嘴上轻哼了一句又继续睡了过去。

    被将近三个月的假期滋养的我,几乎忘记了早起的闹钟对我的意义是什么,在按下闹钟后的十分钟后,突然睁开双眼,望着近乎陌生的地方,愣住了。

    这里是哪里?刚刚的闹钟是做什么的?

    “啊啊啊......”

    一声尖叫彻底地将白千赤从睡梦中惊醒,睡眼迷蒙惊慌失措地看着我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有小鬼冒出来吓你了!”

    我哪里听得进去他的问题,抓着他的肩膀狠狠地摇晃着,大声责怪着:“死鬼!你刚刚为什么把闹钟按掉?你知道不知道我今天开学?这可是第一天上课啊!”

    白千赤迷茫地望着我,无所谓地说:“大不了就迟到嘛,电视上的主角上课也经常迟到,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什么大不了个屁!现实生活能和那些脑残电视剧比吗?

    我朝他扔了一个白眼过去,不再和他多言,“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迅速穿好了衣服,随便梳洗了一下,素面朝天就冲出了家门。还好当时租房子的时候特地选了一个离学校近的地方,也就过一个路口就到了,我一边朝学校跑过去一边想,只要路上不出什么特别的意外应该就能顺利地在上课之前到教室。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