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73章 校花

    随即我的身边冲上来一辆艳红色的敞篷跑车,我连忙向一旁后退几步,捂住胸口微微地深呼吸,警惕的的看着面前的跑车。

    车子停在了我的面前,车窗缓缓摇下,凌恒的脸露了出来,他坐在驾驶座轻轻地拉了一下墨镜,嘴角勾起一道微笑道:“哟,这不是天天和我们坐在后排的安眉同学吗?”

    本来心情大好,被他这么突然一闹什么好心情都没了,我收起脸上的笑容,抱着书的双臂紧了几分,压抑着心中的不爽,面上维持着礼貌的微笑:“同学你好。”

    “同学?”凌恒听了我的称呼脸上闪过一丝不悦,挑着眉不善的看着我,“安同学不会连我是谁都不知吧?”

    我的手紧紧地扣着书皮,尴尬地看着坐在驾驶座上的凌恒。

    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和我是同一个班上的,要不是海凝和他飙过车,我可能连他的脸都记不住。似乎班上的同学对他和另外一个男的忌讳颇深,只是我和班上的同学交往不是太密切所以也对他没什么了解。现在被他这么突然开口一问,我连平时听同学们叫他的外号都想不起来了。总不能告诉他,我的朋友曾经用小货车超过他的车吧?

    凌恒看出了我的不自然,嘴角抽了一下,开口道:“你竟然连我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当时我头上就飞过三只“嘎嘎”叫的黑乌鸦,尴尬的气氛都要溢满整条路了。我看着面前的男生,不禁在心里嘀咕着,这个人怕不是脑子有病吧?还是和白千赤一样,霸道总裁爱上我之类的小说看多了?怎么他说出口的这句话,听起来这么的中二。什么叫做我竟然连他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他难道是联合国秘书长还是国家主席?我为什么必须要知道他的名字。

    不停的有同学从我们身边走过,每一个都低着头窃窃私语,虽然都装作目不斜视的样子,但是我知道,他们都在偷偷的看着我们这边的情况。

    心里不耐烦的情绪越演越烈,我不愿站在这里被人当猴子看,但是也不好把情绪发泄到对面的人身上,只能勉强在脸上保持着微笑,客套的说:“不好意思同学,我真的不知道你的名字,真是抱歉。”

    凌恒的脸瞬间就黑了。

    “我姓凌,单名一个‘恒’字。‘凌恒山其若陋兮’说的就是我。”他深吸了一口气,手里把玩着墨镜,语气狂妄的对我说道。

    “哦。”我呆呆的应了一声,话刚一说出口就看到凌恒面色不善的看着我,我尴尬的看着他,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这样似乎不是很有礼貌,只好又在后面补了句“我记住了。”

    说完也不等他再回答,我就抱着书本往图书馆的方向走去了,完全没有理会凌恒变得越来越臭的脸色。

    下午上课时,我一进教室就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火辣辣的目光,齐刷刷的朝我投射了过来,我疑惑不解的朝他们看了一眼,只是我的目光刚一落到他们的身上,一个个立刻就把目光转移了开来。

    我站在教室门口,犹豫了半天还是抬起脚往里走了进去,只是刚迈出一步,一个短头发穿着背带裤的“假小子”突然就把我拉了过去,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将我按在了第一排靠墙的第二个位置上。

    “坐下。”她用命令一般的口气对我说道。

    我一脸蒙圈地看着他,乖乖地坐了下来。

    “这位同学,你......”

    我的话还没问完,她就断了我,“同什么学,我是秦灵啊!”

    秦灵?

    我开始高速地运转大脑,不停地搜索关于这两个字的任何信息。

    这时,脑海中一个画面一闪而过,一个扎着小辫子的女孩哭哭啼啼地坐在一辆小货车上对着我和安姚两个人招手,脑海中的小女孩的脸和面前的这个假小子重合在了一起。

    “是你!”我激动而又意外地看着眼前这个假小子,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秦灵是我在白旗镇为数不多的玩伴,在我很小的时候她就和家里人搬出了白旗镇,然后第二年我们姐妹俩和妈妈也离开了白旗镇,所以时至今日都没有联系过。没想到她竟然还能认出我,我可是一点也认不出她来了,当时她可是我们镇上花裙子最多的小女娃,没想到现在竟然成了一个假小子。

    “真是女大十八变,你怎么......”我不好意思的止住了口,没有把未说出口的话说出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她。

    “我怎么成了一个假小子是吗?”秦灵接着我的话说了下去,毫不介意的笑着说道。

    “对啊,而且你竟然能认出我,真是意想不到。”

    “我哪能认出你,当年那个干瘪的要死的黑丫头现在成了大美女一个了。要不是开学你迟到说出了名字,我哪里能认出来!”她笑眯眯的看着我,话语里带着几分揶揄的意味。

    她不提倒还好,听她这么一说我立刻就想到开学那天丢脸的糗事,当时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都快忘记这件事了,好端端的她又提起来做什么。

    秦灵一脸笑容的在我身边坐了下来,这还是我第一次没有坐在最后一排的位置上。只是坐下来后那些炙热的目光依旧不肯放过我,紧紧地扣住已经坐在最角落的我,令我十分不自在。

    “我今天穿错衣服了吗?怎么她们似乎一直在看我?难道是我的错觉?”我偷偷的拽了拽秦灵的袖子,有些疑惑的问道。

    秦灵偷偷地瞥了一眼身后,靠近我低声说:“你难道不知道?”她一脸讶异地望着我,直到在我脸上看到了肯定的答案才又开口说:“你今天在路边说不认识凌恒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系了,我看用不了多久整个学校都能知道你这惊天地泣鬼神的丰功伟绩。整个学校哪里会有人不知道凌恒的,他可是凌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她顿了一下,有点怀疑地看着我,“你应该知道凌氏集团吧?就是不久前并吞了KG集团的那个。”

    我微微地点了点头。

    凌氏集团我还是知道的,虽然我对这些事没什么兴趣,但是因为之前和董家父子的牵扯还是关注了下KG集团的新闻。董老仙儿死后不久,他的股份就顺理成章地被家族里的人瓜分了,后面似乎是出现了内斗,最后被凌氏集团趁机以最低的价格并吞了。

    只是没想到凌恒就是传说中凌氏集团总裁老来得子的那个小儿子。可即便是这样,也不能解释为什么我被同学们用一样眼神对待的事实啊。

    “就算我不知道凌恒,大家也不用这样热烈地讨论我吧?学校这么大,怎么可能每个人都知道他。”我送了耸肩,完全没有觉得自己不认识凌恒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秦灵见我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无奈的笑了一下才说:“真的,整个学校可能除了你还真的找不出第二个不认识凌恒的人。你知道我们班那个染着一头嫩绿色头发的是谁吗?”

    我想了一下,印象里似乎听乔安提过。

    之前和乔安聊天的时候又讨论过现代人审美的差异化,顺口提了一下关于那个绿毛的事情,所以知道他叫做舒志,是法官的儿子。当时我还吐槽了他身为法官的儿子竟然还染这么出格的头发。

    “知道,舒志嘛。”我回答。

    秦灵一直到听我说出舒志的名字之后才舒了一口气,“还好你对这个世界不是完全不关心。”她望了一眼依旧空荡的讲台,又接着说:“对了,你刚刚不是问我为什么他们对你抱有这么大的兴趣吗,那是因为校草在追你啊!然后你还对凌恒说你不认识他。我的天,半个月来,你都已经成了我们校内网讨论热门第一了。”

    我的脑子被她说的这一通闹得乱七八糟的,像是被猫扯开了的毛线一般找不出头尾。

    “什么校草?什么校内网?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一头雾水地看着她。

    秦灵看着我的目光就像是看山顶洞人一样,她难以置信地看着我说:“校草你不知道?就是乔安啊!他不是在追你吗?天天给你送咖啡,还送你放学。”说着,她从书包里掏出ipad,熟练地在屏幕上敲出一串网址,递给我看。

    劲爆!校草狂追校花尤.物,奶茶咖啡送不停。

    跌破眼镜!校花尤.物竟说不识凌少是何人。

    猛戳热料!校花尤.物最新写真。

    一串串的标题映入我的眼帘,随便点开一个帖子里面都是我的照片,还是偷拍的那种。

    “这都是什么和什么?校花尤.物是什么鬼?”我把ipad递回去不解地问道。

    秦灵笑眯眯地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目光停留在我的胸前,“就是你现在这样的。”她用手比划出一个女性的S曲线,“你难道不知道,开学的第一天就有人在校园内网发你的照片了,现在你已经是人尽皆知的校花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