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78章 重伤

    凌恒被我的话给吓了一大跳,眼眸中的神色变换了好几次,一张脸阴沉得不像话,阴晴不定的看着我,不知为何,被他用这样的眼神盯着看我竟莫名的觉得有些心慌。

    但是一想到他之前说的那一番话,我再次稳住了心神,毫不畏惧的看向他,直直的看进他的眼睛里。凌恒本就不善的脸色因此变得更加难看了。

    “你最好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凌恒眼眸一沉,语气也加狠了好几分,伸手就要抓住我的手手腕。

    我眼睁睁的看着他的手伸到了我的面前,甚至都没有时间去躲。可是没想到,他的手刚触碰到我的肌肤就像是被针扎了一般立即缩了回去,惊慌地看着自己的手。

    我的视线转到他的手上,只见凌恒的手腕就像是被强酸覆盖了一般,迅速地开始消融,不断地升起轻烟,伴随着发出“滋滋滋”的声响,看上去特别吓人。

    下一秒,腐烂的味道就传入了我的鼻尖,凌恒的皮肤大面积的变了色,泛出了焦黑的颜色。

    “你你你……”一旁的舒志见证了这发生的一切,他不敢置信地瞪着我,身子不自觉地往后缩,眉角不停地抽搐着,“你这是使了什么鬼把戏?你把凌恒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只能无措的摇着头,想要帮凌恒却又不知道该做什么,两只手尴尬的悬在了空中。

    只见凌恒用左手紧紧地抓住了右手的手腕,他的脸色苍白,额头上因为疼痛冒出了豆大的汗珠,眼睛紧紧的闭着,像是在忍受极大的痛苦。

    舒志见我没有动作,愤愤的扭头看向凌恒,向来嚣张惯了的人脸上难得的露出了担心的神色,可是介于凌恒手臂上的伤实在是太吓人,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怯懦的向后退了退。

    突然,凌恒像是大脑猛地又通了电般,瞬间瞪大了双眼注视着渐渐消融的右手,发出一道厉声的尖叫。

    “啊!”

    他这一声尖叫吸引了咖啡店里其他人的视线,坐在隔壁桌的一女子被凌恒的尖叫惊扰,顺势回头就看到了眼前这一幕,随即惊悚的发出了更加刺耳的尖叫。

    因为这接二连三的尖叫声,咖啡店里的所有人都看向了我们这里,也都看到了凌恒手上的伤和他渐渐消失的手臂。

    顿时,整间咖啡店都陷入了混乱之中。

    因为这阵骚乱,我总算是回过了神,连忙掏出了手机叫救护车,手指颤抖着按下“120”,好在很快电话就接通了,我快速地报出了这里的地址。一旁的凌恒还在不断的发出哀嚎,听起来比杀猪的嚎叫还要凄惨上好几分。

    我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咖啡厅门口,迫切的希望救护车早点赶到。毕竟虽然我不喜欢凌恒,但是他这一次之所以会受伤,肯定和我脱不了关系,我心里还是很愧疚的。

    好在现在已经过了中午下班的高峰期,救护车很快就赶了过来,一群穿着白色大褂的人匆忙下车闯了进来。

    “医生,这里这里!”我站起来冲着他们挥了挥手,那几个医生护士听到声音直接就朝着我们这里小跑了过来。

    为首的医生蹲下来看了一眼凌恒手上的伤口,他的脸上虽然戴着口罩,却也挡不住他紧紧皱起来的眉头。

    我深吸了一口气,压制住心底强烈的愧疚感,也将视线转到了凌恒的手上。

    此时,凌恒右手的整个手掌都已经变得焦黑发亮,就连肉里面的骨头都能清楚地看到,苍白又被染上了炭灰的指骨,灰白交错,视觉冲击很大,丝丝连连着散发出烤熟的肉香味的碳烤肉。

    可以忽略不断往鼻中飘散的烧焦味,我呆呆的望着他的冒着小气泡的手掌,青白色的揉絮和黑色中还渗着血丝的组织,心情更加难以言喻了。

    “护士长,你先过来帮他简单包扎一下,然后马上回医院抢救。”蹲着的医生终于出了声,他低沉的声音没有丝毫波动,倒是显得有点不近人情。

    一个矮矮的女子拿着医疗箱走到了凌恒面前,一看到他的伤,脸上露出了讶异的神色,显然,就连从事医护工作多年的老护士长都没有见过这么特别的烧伤情况。

    确实,他的伤仔细看起来就像是有人刻意在凌恒的手上画了一条隔离线一般,烧伤的痕迹直到手腕的关节处,手腕以下的部位依旧好好的,不仅毫发无伤,而且还透着健康的光泽,鲜活的和手腕以上的部位根本就不像是同一个肢体。

    好在有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老护士并没有多么慌乱,她看到这种情况后立刻打开了急救箱,先是给凌恒做了简单的烧伤处理,又查看了一下他整条右手臂的状况,确定没有其他受伤的部位后就急急地让他先上救护车。

    之前的那个医生看着进行过简单包扎后的手,眉头依然紧紧的皱着,沉声说道:“快,把他抬到车上,这个手不能再耽误了,其他情况到了医院再说。”说完他又转过头看向我,“家属也跟着一起上车吧。”

    说完不等听我的回答他就转头离开了,我无奈的张了张嘴,最后也只能闭上了嘴,将“我不是他家属”的话给憋了回去,没办法,这件事毕竟还是因为我的原因才发生的,即便无奈我也只好跟着他们一同上了救护车。

    奇怪的是,在出咖啡店的时候我无意中瞥到了店内空调的温度,一个明晃晃的数字:28℃。按理说这个温度应该正好是人体觉得最舒适的温度才对,可是我明明记得,之前坐在咖啡店的时候我是觉得有点冷的,即使我穿的是长袖。

    也不知道是我多心了还是真的暗藏玄机,我总觉得之前感觉到的寒冷不是我的错觉,冥冥之中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是却又总是想不明白。

    带着一肚子坐上了救护车,那些救护人员就坐在我的旁边,凌恒躺在担架上,他可能是已经疼得昏厥过去了,眼睛紧紧的闭着,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的视线转移到他被包成一团的手,心底不知怎么的就有些发慌。车子刚一启动,我无意识的扭头朝从车窗往外看了一眼,就这一眼令我当时就呆住了,因为我忽然看见咖啡店门口有一个一闪而过的黑影,他的速度太快致使我根本就没有看清那个黑影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我全身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我用力的眨了眨眼,再睁眼的时候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车子也渐渐的开远了,咖啡店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

    刚才那个黑影究竟是什么,难道是我的错觉吗?不会的,我明明很清楚看到了那个黑影,虽然只是一瞬间的时间里,却足以让我确信。但是那个速度又不像是正常的人类所应该有的速度,我的眼睛慢慢的眯了起来,一个设想在我脑中缓慢的浮现,难道是鬼?

    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就被我自己打消了,这个青天白日的,哪个鬼敢这么嚣张?

    莫不是……白千赤?

    刚一想到刚刚那个鬼影有可能是鬼,我立刻就联想到了白千赤,毕竟只有他这样级别的鬼才有可能在这样的白天随意的在街上晃荡,完全不需要忌惮阳光。

    不对,我突然想起来,昨晚白千赤追一部正在连载的电视剧,一直追到了半夜才上床,因为他的动作我短暂的醒了一秒,迷迷糊糊的扭头看了一眼时间,都已经快要三点了,我在心里暗暗惊叹了一下,但是因为实在太困,下一秒飞快的又再次陷入了沉睡当中。

    按照白千赤平时的习惯,他昨晚睡得那么晚,今天不睡到下午一两点是绝对起不来的。更何况他也不知道我今天会不去图书馆,他要是想找我应该直奔学校图书馆才对。如果他更早之前就看见我了,那刚刚乔安在校园里的那一幕他肯定也是看到了,按照他的性子是不可能放任我独自面对的。

    可是如果不是白千赤的话,那刚刚的那团黑影又到底是谁?想了这么一大堆还是没能想出一个所以然来,我有些急躁,因为第六感隐隐告诉我,凌恒这一次的伤绝对是有人在暗中故意为之。

    那个暗中的人还特意选在了凌恒即将碰到我的时候下手,时间实在是太过巧合了一点,让人不得不心存疑虑。

    新的生活,似乎现在才是真的开始。

    救护车一路无阻的赶到了医院,早就有医生在门口等我们,车子刚一停下,他们就迅速的将凌恒转移到了推车上,一秒也不敢停歇的就推着凌恒往医院里走,我也不敢停留,跟着他们一起跑了进去。

    因为凌恒的伤很重,医生决定立即将他送进手术室进行手术,我听了医生的话更觉得惴惴不安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凌恒被推进手术室里。

    “啪”的一声,手术室的大门被关上,门上的手术灯立刻亮了起来,猩红色的灯光刺痛了我的眼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