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83章 乔安之死

    时至今日,我们学校还流传着红衣学姐的索命油画的故事,所以旧美术大楼在我来之前的很多年前就已经废弃,只是因为里面还有很多珍贵的画作所以一直没有拆掉。偶尔也会有一些不怕死的人来旧美术大楼里画画,不过那些都是少数。

    我没有想到的是,乔安现在居然就死在了红衣学姐上吊自杀的美术室里。

    我赶到旧美术大楼的美术室时,现场已经被警方用警戒条围了起来,任何人都不能入内。警戒线外面被前来看热闹的学生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后来的我站在人群之外连现场是什么状况都看不到。

    我努力的垫着脚想要看到里面的情景,结果不小心碰到了前面的人,他们转过身子看向我,一个个脸上的神色立刻就变了。

    下一秒不知道是谁忽然大叫了一声,“乔安的女朋友来了!”

    看热闹的人听到这声之后全都回过头来用异样的神情看着我。

    现在我也顾不得他们这些人的眼神,只想着赶紧看一看乔安的状况,一个劲地往里挤。那些人或许认为我真的和乔安有什么特别的关系,看到我也都自觉地给我让出一条狭小的道来,很快我就挤到人群的最里面,刚好能够看清楚现场的情况。

    隔着警戒线往里看,乔安的尸体高高地悬挂在老式的铁风扇上,头低垂着,两只手臂挂在肩膀两侧,毫无血色的肌肤向在场的所有人宣告着他已经死亡,一想到就在前一天他还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我的心里就抑制不住的难过了起来。

    还没等我难过多久,我猛然发现,美术室里摆放着的石膏像竟然无一例外地全都面向着乔安尸体的方向。我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诡异的画面,乔安吊死在这美术室里的时候,这里所有的石膏像都默默注视着他,看着他的生命一点点消逝,缓慢地奔向死亡。

    我被这个想法给惊到了,此刻我只觉得脊背骨像是被人注入了一管冰水一般,从尾椎到头顶不自觉地感到阴冷发毛,明明是白日,我却感受到了难以言说的寒冷。

    美术室里突然走出了一个警官,扫视了一眼,目光停留在我的身上,大概不到一秒的时间又迅速地移开,对着围在外面的学生们喊道:“走走走,不要在这里看热闹。”

    “请问乔安是什么时候死的?”我尝试对着那警官问了一句,想要多了解一些乔安的情况。

    他警惕地看着我,沉思了一会儿又态度冰冷地说:“你问这个干嘛?这是案件机密,现在还不方便对外透露。”

    在一旁一个看起来有些略微眼熟的女生开口说道:“她是乔安的女朋友,当然会问这个。”

    “哦?”那警官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你是死者的女朋友?”

    我错愣了一秒,连忙摇头否认道:“不是的,我和乔安只是玩得比较好的朋友。”我顿了一下,又解释道:“他是追求过我,不过我已经拒绝了。”

    那警官想了一下,向里面一个女警招手道:“小陈,你过来给她做一个口供,她是死者的朋友。”说完,他就开始赶围在美术室的学生,一个不留地全部赶出了旧美术大楼。

    陈警官将我带到了美术室旁边的一间小教室里,里面的课桌都是以前的铁桌子,上面还带着斑斑的锈迹。

    九月中旬的天气,依旧有些闷热,头顶“呀呀”作响的旧风扇让人觉得心烦,但是为了搞明白乔安的死因,我默默将心底的不适感全都压了下去。

    陈警官坐在我对面语气平淡地问道:“你和死者是什么关系?”

    “同学关系,他是我的学长。”我顿了一下,补充道:“他追求过我,但是我拒绝了。”

    “为什么拒绝?”陈警官头也没抬的问了一句。

    “我有男朋友了。”我也没做多想,直接回答了她。

    陈警官眉头微微地皱了一下,接着又问道:“你拒绝死者之后有发现死者有什么异样吗?比如情绪上的激动或者别的什么异常举动。”

    我回想了一下拒绝乔安之后的好几天我都没有见过他,异样的行为似乎还真的没有,而且他昨天还和我见过面,那时候他明明看上去还是一点异常都没有。

    对了,昨天.......

    我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

    “安同学?”陈警官见我许久不说话提醒道。

    “哦。”我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我没发现他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昨天我们还见面聊了一下,他也没有表现得有和平时有什么不同之处。”

    陈警官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一些,“你们昨天聊了什么?”

    我低着头想了一下,关于凌恒的事情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不然到时候越扯越多就麻烦了。于是便随口扯了一个谎说道:“我们只是路上遇到随便寒暄了几句,没说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关于学习的一些事。”

    陈警官微微抬了一下眉,盖上了手里的笔记本,微笑着说道:“谢谢安同学你的配合,要是以后你还想起什么对案件有帮助的细节也请你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好。”

    陈警官问完话之后顺便将我送出旧美术大楼,路过美术室的时候正好看见法医将乔安的尸体从风扇上搬下来。

    我就瞟了那么一眼,就觉得毛骨悚然,浑身像是爬满了毛毛虫一般难受。

    乔安被脖子勒住的地方有一道深深的勒痕,隐隐约约还泛出了紫黑色的血迹。勒痕一上的头部充满了死血,惨白的肌肤下渗透出青紫色的血液和密密麻麻的毛细血管。他的双眼睁得大大的还往外突出,眼白处渗满了殷红的血只留下中间瞳孔处是棕黑色的。鼻孔的位置比平时张开得要多得多,外延处结满了血痂。嘴巴是紧闭的,舌头却长长地伸了出来,像是有人故意扯出来一般。

    对于他的死状,我只能用“渗人”来形容。

    顿时,胃里一阵翻涌,喉头立刻感觉到了强烈的灼烧感,“哗啦啦”地,肚子里的污秽物就吐了一地。

    陪着我出来的陈警官连忙扶住我的身子轻轻拍抚道:“你没事吧?安同学。”她从怀中掏出一张纸巾递给我,“吐出来就好了,回去不要想太多好好地睡一觉。我刚当警察的时候第一次看到尸体也像你这样吐了,后来我也就麻木了。”

    我吐到最后胆汁都要出来,强忍着咽了一口唾沫,再往美术室看了一眼。正好看到法医将乔安的尸体装进袋子里,侧躺着的乔安双眼无神地直直对着我。

    血红色的眼眸子像是在对我说话一般,发出怨念。

    那一瞬间,我的血液都像是被冰冻了一样凝固住。

    疯了似地站起来,对陈警官说:“我还有事,我先走了。”然后连跑带滚地跑出了旧美术大楼。

    这是我和白千赤呆了这么久之后第一次看见尸体表现得那么狼狈。或许是因为死得人是乔安,我大脑第一个念头就是白千赤杀死了乔安。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会觉得他那一双带血的眼睛是在向我控诉,在问我:你为什么要害死我?为什么?

    我的脑海里全都是他恐怖的死状还有他平时在我面前微笑的模样,像是过电影一样一个个镜头在我眼前轮过。

    我像是被一个大石头重重地压在胸前,只觉得身子沉重得不像话,连呼吸都无比困难。

    一进门,我就冲向白千赤面前,拿掉他受伤的手机质问道:“乔安自杀了。”

    白千赤呆呆地看着我,“然后呢?”

    “昨天和我见面的时候他一切正常,根本不会像是一个自杀的人。”我语气恶劣地说。

    白千赤愣了一下,歪着的身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问道:“你什么意思?”

    “是不是你对乔安下了手?昨天你的态度,你还让我不要和他继续来往......”我的话说了一半实在是说不下去了,双眼定定地看着白千赤。

    “你的意思是我嫉妒他所以动手要了他的命是吗?”白千赤问道。他停了几秒,脸上勾起一道自嘲的笑容,“我是觉得自卑,因为我不是人,不能给你光明正大的爱情。可是我自问也是阴间的千岁爷,还不至于低微到为了女人去要一个活人的性命吧?”

    我被心里的怀疑占据了整个大脑,嘴里的话想都不想就脱口而出道:“怎么不可能?你是鬼,你把人命当作草芥又不是新鲜事!之前董学良还在的时候你不也是想要他的命吗?若不是我拦下来,他说不定就是死在你的手里。”说到最后我的语气越来越肯定,完全没有顾忌白千赤的神色。

    听我这么说白千赤的身子微微地震了一下,眼里微微起了薄雾,脸上的怒气忽然就升了起来,“我视人命如草芥?好,对!我就是视人命如草芥。我是阴间统帅八方的王,我为什么要把区区凡人的命看在眼里?”

    话音一落,白千赤就化作一缕青烟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