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84章 突然的消失

    白千赤消失得太过突然,我所有的话又全都憋回了肚子里,全身就像是脱力了一般,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地板上很凉,但是却抵不过我心底的凉意。

    我目光空洞的看着前方,眼神没有聚焦,脑中所有的想法好像都随着白千赤的离开而化为了一团虚无缥缈的轻烟,一瞬间就全都消失不见了。

    “哇哇哇......”躺在婴儿房中的游游就像是察觉到了白千赤的离开一般,很少哭闹的她突然就啼哭了起来,那哭声听起来颇有几分撕心裂肺的意味,我回过神之后急急忙忙的站起身子就往婴儿房里走。

    走到房间里游游的哭声就显得更大了,我连忙走到婴儿床旁边,见小家伙脸都哭得涨红了,心疼的情绪更甚了,伸手将她抱在怀中,又急又慌地哄着:“不哭不哭,游游不哭~”

    看到我之后游游就停止了哭泣,我轻柔的擦去她脸蛋上的泪痕,心疼的在她粉嫩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去冰箱里拿出之前准备好的母乳喂给她吃。

    我一边给游游喂食一边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心中不免后悔起来,脑海里一遍遍地开始回忆刚刚自己说过的话,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我刚才那一番话是不是说的太重了些?

    游游就像是我心里在想什么一般,一边喝奶一边发出了“嗯嗯”的声音,我闻声低下头来看这个小家伙,她的脸上还是那副懵懂无知的模样,让人心生爱怜。

    今天这么仔细一看我才发现,不过几天没注意,游游的眉眼间已经有了几分白千赤的影子。我盯着游游的脸,白千赤刚才那副委屈的表情似乎出现在了我的眼前,紧紧揪着我的心。

    这么想着,懊悔的情绪就愈发浓重了起来。我明知道白千赤最介意的就是我在乎他的身份是鬼的这件事,我刚刚竟然还大言不惭的说他视人命为草芥,这不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冷静下来,我和白千赤之前的每一句对话都清晰的在我的脑中回放,因为生气我没有注意到的他的表情这一次回忆也都变得清晰了起来,越是回想我就越是后悔,但是现在后悔却也已经迟了,我都已经把白千赤给气走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高高挂在天上的太阳渐渐往西边落下,天空褪去了晚霞的耀眼后换成了阴沉的黑色。喝完奶的游游又沉沉地睡了下去,我轻手轻脚的把她放回到婴儿床上,轻轻地给她掖好被子,才蹑手蹑脚的走出了房间。

    没有了白千赤的家显得有些空荡,我独自一人环抱着双腿坐在沙发上,不安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紧闭的门口。之前拥有的时候还不觉得珍惜,现在等到失去了才追悔莫及。

    这还是搬来了这里之后我第一次独自在家。愣愣的看着门口,竟有些怀念之前每天放学回家白千赤在家等我的场景,那个时候家里会充斥着电视节目之类的各种声音,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诡异的寂静。

    窗外的树影“沙沙”地响着,高楼间的风声此起彼伏,宛若地狱冤鬼的嚎叫声。相比起屋外的诡异响动,屋子内却是死一般的寂静。我本能地用手环抱住膝盖,再将身子尽量地往沙发的最角落蜷缩,恨不得将自己缩成看不见的一小团。

    家里的灯全都被我打开了,灯火通明的房间此刻在我眼里依然危险万分,潜意识里我总觉得随便一个角落都会突然窜出一只鬼来要了我的命,我的神经高度紧绷着,眼睛连眨都不敢眨一下。

    突然,我想起来还在婴儿房里睡觉的游游,纵然害怕但还是鼓起勇气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光着的脚尖触碰到大理石地面时,冰凉的触感瞬间传遍全身,全身的血液都像是被冻住了。

    剧烈的呼吸声和强烈的心跳声萦绕在我的耳边。恐惧、不安、无助的情绪在充满想象力的大脑中被无限地放大。

    我努力地睁大着双眼快速地扫视了一圈屋子,还是和刚刚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我的心情却像是坐了过山车一般,经历了巨大的转变。

    宁静的海面永远看不出深海中的暗潮汹涌,看似宁静的夜晚也未必如表象一般安宁。

    我努力压下恐惧的心情,走进婴儿房里,确定游游还在熟睡中后,我轻轻地把往下滑落了一些的被子又向上提了提,接着又将房间里的窗户全都锁死,然后才蹑手蹑脚地走到屋外轻轻地关上门。

    走回到客厅的时候,看见挂在墙上的闹钟最短的指针正好对上数字“11”,都已经这么晚了,白千赤却依然还没有回来,我的心里滑过一丝怅然的情绪,我根本不敢去想,万一这一次他真的生气了不要我了的话,我该怎么办?

    突然,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直接打破了夜晚的这份寂静。

    心中一阵欣喜,我弯着嘴角看向门口,心道白千赤果然不舍得将我一个人晚上丢在家中,短短的时间里我根本就没有多想,连忙冲到门口还没确定来人就开了门,嘴里兴奋的大喊了一句:“你终于回来了!”

    没想到门刚一打开,门外站着的居然是我完全没有想到过的人。

    凌恒和舒志一脸邪笑地站在门口,他们两个人直勾勾的看着我,我完全没有办法去忽略凌恒的空荡荡的右手袖,原本的手腕处现在包裹着层层的纱布。

    一看到他的伤口,我的心里升起几分不太舒服的感觉,不自在的将目光转移开,不再看他们。

    “哟,我们的安同学这是在等谁回来啊?看上去还真是有够兴奋的呢,和平时冷冰冰的模样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啊。”舒志玩味地看着我,语气里带上了几分不屑一顾。

    “你们怎么知道这里?”我目光注视着他们俩,没有理会舒志刚才的那番话,毫不退让的反问道,同时空悬着的右手紧紧地捏起了拳头。

    我的神经有些紧绷,现在这个三更半夜的时间,他们两个突然来我家能有什么好事?特别是现在白千赤又不在家,就我和游游两个,我实在是放心不下来。

    “安同学这话问的真是太见外了。我们是同学关系,关心你所以才特地找了你的住址,现在我们人都来了,你怎么也不请我们进去喝杯咖啡?”凌恒脸上虽然勾着笑,但是语气里却一点笑意都没有,甚至眼眸中还暗藏着明显的恨意。

    我因为他这个眼神身子不自觉地颤了一下,左眼皮不停地跳动更加剧了内心的不安,但是表面上我却不敢表现出来,暗地里狠狠地咬紧了牙,不停的给自己壮胆。

    “今天时候不早了,再说了我们家也没有咖啡,不送了。”我不等他们再多言,直接扔过去了一句伸手就准备关门。

    “!”凌恒伸出左手死死地抵住了即将关上的门,凑到我面前邪魅的笑了一下,语气里多了几分玩味,“安同学,你这样可就不好了。我都没有怪你伤了我,怎么你就好意思用这种冷冰冰的态度对我呢?咖啡没有,我们两兄弟喝杯开水总有吧?”

    站在一旁的舒志听凌恒这样说了也连忙附和道:“对啊,安同学。我们两兄弟特意登门拜访,你怎么能让我们连门都进不去呢,这要是传出去了可让我们兄弟俩的面子往哪放。”

    我能听出来他们两个话语里暗藏的凶狠,手紧紧地扣住门边,手指尖因为用力过猛已经泛出了紫青的血色,虽然有些疼但是却不敢放手。

    家里只有我和游游两个,说什么都是不能让他们进去的,要是他们发现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东西该怎么办?我面对着这两个人,心中越发的慌乱了起来,颇有些不知所措。

    而且,今天凌恒给我的感觉很不好,他的眼神里仿佛充满了仇恨的情绪,就像是想要将我吞噬殆尽的那种恨意,我狠狠地咬了咬下嘴唇,想要借疼痛感让自己变得稍微清醒一点。

    “我想我们还没有熟络到是需要登门拜访的关系吧?”我冷漠的看着我,努力让自己的眼神变得更加镇定,毫不怯场的看向他们。

    凌恒的眼眸一沉,脸上的笑意却变得更甚了些,下一秒左手忽然一使劲,直接就将我拼死抵住的门推开了。我的力气哪里能够拼得过他,他一下就把门推开了不小的缝来。

    “你做什么!”我慌乱地想要将他们两个推出去,可是门刚一打开凌恒和舒志就走了进来。他们两个就像是听不到我说的话一般,置若罔闻地走进了客厅,不仅完全没有访客者的态度,甚至还肆意的打量了一番我的住所。

    “安同学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公寓,会不会太过寂寞了些?”舒志斜斜的靠在我面前,戏谑地说了一句。

    瞬间,我的毛孔就全都张开了,汗毛像是仙人掌的刺一般根根林立,舒志话里的言外之意已经溢于言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