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87章 蛊惑的力量

    说完我就不再看那两个人,急匆匆的拉着秦灵就走远了,秦灵似乎有些不愿,还不停的扭头看向凌恒的方向。

    “你真的不知道?”秦灵被我一边拉着一边疑惑地问道,脸上充满了不相信的神色。我被她这个问题问得心里一个激灵,暗想她今天怎么这么机敏,不由得对她设了几分防备。

    见我久久没有做声,秦灵又追问了一句,没办法我只能停下步子看向她,只是才刚一和她的目光对上,我就不自在的迅速地将目光缩了回来。

    人在撒谎的时候大脑总是会对肢体发射要隐瞒的命令,没有智慧的肢体却会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下错漏百出,最后只会导致谎言变得拙劣不堪。

    秦灵虽然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实际上却是一个心思极其细密的人,她探究的看着我局促不安的模样,越发确定了她心中的想法,双手按在我的肩上逼迫我直视她,我无措的对上她的视线。

    “安眉,你真的不会撒谎,你一定知道为什么他们会变成这样,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定定的看着我的眼睛,就像是要看进我的内心深处,仿佛在她的目光之下,我所有的秘密全都无处可藏。

    本就慌乱不定的心此刻更加惴惴不安了,秦灵的眼睛就像是一面镜子,照射着我心里最深处的秘密,所有的小心翼翼全都表露无疑。

    我犹豫不定的看着她,不知道该不该将实情的真相告诉她。如果我告诉秦灵凌恒他们是因为被抽了魂魄才会变成这样,那她势必会深究原因,最后一定会把白千赤也牵连出来。

    秦灵毕竟是白旗镇的人,虽然早就已经离开那里,可是出于她这几天不同寻常的行为,我不觉得她在这种时候出现在我身边是一种巧合。如果天下真的有那么多巧合,那我也不会一步步走到如今这样。

    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是我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感触最为深刻的一句话。即便她曾是我小时候最好的玩伴,我也不能完全相信她。我至今还清楚的记得,我最亲最爱的姐姐当初也曾为了一己私欲想要加害于我,亲人都会如此,更不必提所谓的朋友了。

    我缓了缓心神,努力评定下眼神,刻意用最平静的语气对她说道:“秦灵你真的想太多了,我和他们两个的交集不过就是普通同学的关系,又不是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和他们厮混在一起,我是真的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变成这样的。”

    秦灵听我这样说了之后脸上的犹疑之色顿时更甚了,连带着抓着我的手都更加用力了几分,我吃痛的痛呼了一声,她这才反应了过来,连忙松开我将手收了回去。

    我看着她脸上变换莫测的脸色,稍稍顿了一下,假装不在意的微微一笑:“我看你就是听了那天我说的话才会想东想西。没错,我确实是有阴阳眼能够看见鬼,但是我是最怕鬼的,平日里看见他们我躲都还来不及呢,上次就是偶尔碰到了那么一两个温顺一点的,我壮着胆子和他们说了两句话,结果恰巧被你看到了。”

    我说话的时候一直在悄悄的观察秦灵脸上的神色,她看上去似乎有些松动,看上去像是相信了我的话,原本一直紧紧皱着的眉头也散开了不少。

    她犹疑了片刻,又问道:“那你上次说的调查凌恒的的受伤的事情,你准备怎么调查?”

    这个问题我之前就已经想过了,现在她问起来我也不堂皇,飞快地在脑子里组织好语言,眼也不眨地答道:“我已经不是小时候的安眉了,虽然还是畏惧鬼,但是这几年来也认识了一两个孤魂。我说的调查也就是准备拜托他们问问有谁看到当时的情况罢了。”

    我本以为这个问题会就此翻篇,没想到秦灵的目光倏地一凝,迅速抓住了问题的关键,直接开口逼问我道:“你既然有阴阳眼,为何看不到到底是谁下的手?”话音刚落她看到我略微显得有些吃惊的脸色,犹疑了一秒又继续说了下去,“还是说你根本就是在有心隐瞒,不愿意告诉我?”

    我愣了一下,片刻之后才缓缓的摇了摇头。当时事发实属突然,我连凌恒的手到底是怎么融化的都没有看清楚,更不用说看清到底是谁下得手。还有那个黑影,离开的速度如此之快,看起来绝对不是一般的小鬼可以做到的。

    虽然没有看清那个黑影的模样,但是直觉告诉我,这个黑影说不定就是我认识的,也正因为如此我就更加不能和秦灵多言。

    “秦灵,我知道你可能不太相信我说的话,但是我真的没有看见是谁对凌恒下得毒手。如果你不相信,那多说也无益。”我的语气很是冷淡,直接表明了不想再和她说下去。依照她的敏感程度,我很怕说的越多,她能找到的破绽就越多。

    对于秦灵,不愿多说的原因除了现在我还不是百分百相信她以外,更多的是我把她当作儿时最好的好友看待。高莹离开还没有多久,她的事情我还没能够真正释怀,若是秦灵也因为我的缘故被牵扯到这些奇奇怪怪的灵异事件中来,那我可就真的不能原谅自己了,或许这辈子都会陷入不愿交朋友的死循环中。

    好在秦灵被我这么一说,也不敢再继续问下去,面色虽有不甘,但却紧紧的闭上了嘴,默默地跟在我身边一同往教室走去。

    刚一走进教室我就看到了坐在后排的凌恒和舒志,他们俩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狼狈不堪的面容配上这样的神色真是让人想不心生怀疑都难。教室里有不少人在指着他们窃窃私语,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我走进来,所有的同学齐刷刷的都噤了声。

    我无力去猜想他们会这样的缘由,和秦灵一起走到前排的位置坐下。一直等到我坐了下来,那些交头接耳的声音才再度响起,就像是无数只苍蝇在耳边嗡嗡作响,扰人的很。

    好在没一会儿就到了上课的时间,那些声音才终于真正的消减了下去。教授稳步走进教室,开始了新的教学。我趴在桌子上抬头看着他,或许是因为长期的精神紧张,今天教授的声音听起来特别的催眠,我的上下眼皮一直在不停的打架,没过一会儿我就趴在细长的桌子上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一觉我睡得很不安稳,一直在做着奇奇怪怪的梦。我很清楚自己正在做梦,可还是被这梦境的真实感所震慑。

    寂静无人的校园,阴沉的十分诡异,似乎连一片树叶轻轻落地的声音都能清楚的听见。

    教学楼内,空荡得都能听见我呼吸声的回音,我茫然的看了一圈四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嘴巴张了张,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双脚像是被驱使一般不自觉地往前走,一步一步地登上楼梯。我抬头向上看了一眼,茫然无尽的黑暗,根本就看不到尽头。我心里暗暗觉得疑惑,似乎很久都没有上过这里,这里的台阶不应该有这么高才对,再回头望去已然是深不见底的阶梯被厚重的浓雾笼罩,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隐约传来古怪的声音。

    本就不安的心因为那没有由来的声音“突突”的快速跳动了两下,我局促的扯了扯袖口,不再去看脚下,转而往更高的台阶走去。可是不知为何,越是往上走,我的脚步似乎就变得越发地沉重,眼看着就要抬不起来了,可是前路却还是遥遥无期。

    我心里划过一丝不耐,可是下一秒面前看似还有很长的阶梯突然戛然而止,眼前猛地就出现了一扇厚重的木门,我因为这扇木门的突然出现有些愣住了,呆呆的收回了已经迈出去一半的脚。

    木门看起来和一般教室的木门差不了多少,只是在昏暗的光线下似乎显得要红上几分,仿佛是染上了殷红的血迹又经过时光的洗礼而变得暗红发锈。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空气里除了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铁锈味之外,我似乎还闻到了一股若有似无的血腥味。

    我怔怔地看着眼前这扇门,就在这时,门内似乎断断续续地传出了细微的响动,带着让人想要一探究竟的欲.望。

    不知为何,胸口的起伏愈发地剧烈,大脑里一个接着一个的细胞在爆炸着。我愣愣的站在原地,一个想法在脑中缓缓浮现:或许,不该再上前了。

    这么想着,我也确实生出了要后退的欲.望,只是身体却像是被钉在了原地一般,根本动弹不了。

    就在此时,门里似乎传出了一个莫名的声音正在呼唤我:推开门吧,进来吧,我在等你很久了。

    那个声音有些模糊听不清楚,却带着令人心生好奇的魔力,我刚才的想法瞬间就动摇了,犹豫、停滞,我站在最后一级台阶上久久不敢迈出步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