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88章 秦灵

    面前的未知没由来的让我心生恐慌,可是我却又克制不住心底那头咆哮的名为“好奇心”的怪兽,宛如战争前夜的战士,英勇无畏。

    就在我犹豫的瞬间,眼前的那扇门忽然自己打开了,还发出了轻微的一声“吱吖”响,在周围静谧的环境里显得越发突出。

    门内的声响越发地清晰,我侧着耳朵仔细一听,那声音确实是从门后传过来的,嘈杂而又隐秘,这一刻,我的心莫名地紧了起来。

    粗而急促的呼吸声忽远忽近地从门内传出,仿佛是在呼唤我进去。我深呼了一口气,咬着牙踏上了最后一级阶梯。

    才刚进门,教室里锈迹斑斑的风扇突然开始转动,还发出“吱吱”的声响。一眼望去,教室内空无一人,而那清晰可辨的呼吸声却依旧环绕在耳边。我无措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

    回头看了一眼,进来时的那扇门已经关上了,我已经无路可退了。心不知怎么就定了下来,现在这个情况我反而变得坦然了起来。

    还没过两秒,讲台下忽然发出一声响动。

    我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因为这一声响动再次快速跳动了起来,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像是在战场上的士兵听到炮声立马架起枪支一样。

    “是谁?谁在那里?”我厉声质问道,眼睛紧紧的盯着讲台的方向,似乎要将它盯出一个洞来。

    没有声音,连带着那急促的呼吸声都消失了。仿佛刚刚的响动和那一连串的呼吸声只是我自己的幻听,整间教室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我垂在两侧的手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低头看过去,不停颤抖的手指就如同上了马达一般。

    这时,从头顶忽然滴落了几滴水滴,正好落到我的脸上,温热的触感让我感到一丝异样,伸手在脸上一摸,指尖赫然出现了一抹腥红。

    我的心里顿时明白了几分,抬头一看,果不其然,一个巨大的血字赫然出现在我眼里,可即便我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此刻却还是被吓到了。。

    死。

    原本挂着吊扇的地方此刻悬挂着乔安的尸体,他耷拉着的脑袋上不停地渗出鲜血来,一滴又一滴的滴落下来,直接落在我的脚边。

    我忘记了要动作,连带着呼吸都暂停了,源自灵魂深处的恐惧席卷全身的每一寸肌肤,眼珠子瞪得大大的注视着教室上方。

    这是什么……

    乔安的尸体不是已经被警方带走了吗?那他……

    还没等我把如麻的思绪理清楚,悬在空中的乔安突然睁开了双眼,充血的眼眸子一动也不动地盯着我,像是怨念又是在哭诉。

    我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结果身子一不小心正好撞到了教室中的桌子,手那么顺势一放,粘腻的触感随即通过肌肤汇集全身。

    我急忙转过身看去,桌子上满是血迹,我的手因为刚才那一下也沾上了满掌的血。刚才一直盯着天花板我还没有注意到,现在放眼望去我才发现,整个教室的桌椅竟然都沾满了腥臭而又粘腻的血。

    整间教室几乎都被鲜血淹没了,我惊恐的发不出一点声音。还没等我将思绪拉扯回来,头上的乔安突然发出了声音。

    “你为什么杀了我?”我抬头再次看向他,他的脖子被麻绳紧紧地勒着,舌头拉得长长,因为沾上了血的缘故也是腥红的一条,看上去竟有点像黑白无常。

    “我没有,我没有杀了你!”我看着表情狰狞的乔安慌忙地否认道,可是乔安却似乎没有将我的话听进耳中,依旧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我,像是想要将我拆骨入腹一般。

    这时,讲台后又再次传来了怪异的响动。

    我连忙向另外一个方向退去,目光死死地盯着乔安和讲台的两个方向,生怕突然冒出来什么东西。

    果然,下一秒就有一个身影从讲台下钻了出来,我定睛一看,那个人影居然是秦灵。

    我看到是她的脸时微微地舒了一口气,刚想开口向她求救就发现了有一丝不对劲的地方,她脸上的表情诡异得可怕,根本就不像是平日里的模样。

    她正双眼无神地对着我,煞白的脸颊没有一点血色,不善化妆的她居然涂上了大红唇,配上她那惨白异常的脸色简直恐怖至极。

    我不自觉地又向后退了一小步,只见她伸出手指往嘴唇抹了一下,随即用舌头舔了舔,眼里流露出满意的神色。我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的手指,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她的指尖上似乎残留着一丁点血迹。

    这时,我才看到讲台边似乎躺着一个人。

    “你......”

    心里巨大的恐惧压在胸口,堵得我近乎说不出话来,我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秦灵的眼眸微微地暗了下去,嘴角微微一勾,邪魅的露出了一个笑容,声音有些缥缈的问我:“安眉,你要不要也来尝尝?”说完她不知从何处捧出了一只已经断裂切口整齐的手腕,看也不看我就放在嘴边啃食着。

    我的所有注意力都被那只手给吸引过去了,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是凌恒的手!

    秦灵吃了几口之后就停了下来,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望着我,我不敢相信地盯着秦灵的眼睛。此刻她眼里是深不见底的海沟,暗潮汹涌,我发现我根本就看不懂此刻的她。

    我脑内的一切轰然倒塌,巨大的轰鸣声在耳边连绵不绝地响起。

    怎么回事?

    怎么会是她?无数个疑问在我的脑中旋转,全部绞在了一起,乱成一团。

    这时,原本高悬在天花板上的乔安不知怎么突然跳了下来,窜到了我的身边,伸出他的两只手掌紧紧地握住我的脖子。

    所有的空气都在一瞬间从我的肺腔溜了出去。强大的压迫感从内而外地挤压着,像是充满气体的氢气球,只要再一秒随时都会爆炸。

    强烈的灼烧感入侵喉头,牙齿根部血腥的气味涌上鼻腔。恐惧,占据了我大脑的全部。我吃力的盯着眼前的乔安,他原本清秀的面容此刻变得恐怖又惊骇,就像是一个索人性命的恶魔一般。

    “安眉,陪我一起死吧!”乔安在我耳边用极其怪异而又暧昧的语气说道,喷吐出的气息里还带着血味,令人作呕。

    不,我还不想死。只有这一个念头在我的大脑中不断回旋,我拼命地反抗着,求饶着,可是所有的语句通过被挤压的喉咙都只剩下“恩恩呀呀”的嘟囔。

    眼看着胸腔里的最后一丝空气都要被耗尽,我求救一般的将目光投向讲台旁的秦灵,可是她却似乎根本看不到我这边的情景一般,仍旧在自顾自地啃食着手上的手掌,旁若无人连着皮肉一起津津有味地往肚子里送,到最后她手上只剩下黏着白色肉絮的指骨而已。

    肺腔中最后一口气都已经殆尽,大脑顿时陷入一片空白......

    我浑身一个激灵,眼睛迷迷蒙蒙的睁开,秦灵的脸骤然放大出现在我的眼前。

    “安眉,你没事吧?”她看着我关切地问道,看向我的眼神里也满是担忧。

    我看着她的脸,脑海里突然浮现了梦中她狰狞的面孔,不禁颤抖了起来,颤栗地往一边瑟缩了一下。

    “安眉?”秦灵似乎看出了我的不对劲,又再开口问了句。

    我大脑迟缓了一下,环视了一圈教室,教授和学生都已经离开,只剩下我和秦灵两个人。我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心还在不停的“突突”跳动着。

    “哦,我没事,刚刚做了个噩梦。”我缓了一下情绪,继而又开口道:“已经下课了?怎么他们都走了。”

    秦灵见我没事脸上露出一个宽心的笑容,挑了下眉说道:“早就下课了,我一直叫你,可是就是叫不醒你。还好教授今天没有提问,不然要是叫到你,下场你是知道的。”说完她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秦灵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嗡嗡作响,可是我却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我现在脑子里全都是那个古怪的梦。这个梦似乎在向我传达一个意思,那就是这些事情都和秦灵有脱不开的关系。

    不敢让她察觉出来,我只能将心中的疑惑默默的收了起来,对她干笑了一下:“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也快走吧。”

    说完我就开始收拾书本,秦灵也不疑有他,和我一起收拾起东西来。趁着秦灵收拾东西的时候,我悄悄地打量了她一番。

    她的的确确就是凡人没错,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莫不是......她也是阴人?

    我因为这个想法顿时一惊,警惕心忽然又提了三分,想起今天早上和她被打断的对话,试探性的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对了,秦灵,你上午的时候不是想告诉我这几天你都去哪了吗?”

    她听我这样问也没有什么过多的反应,一边把书往包里塞一边回道:“是啊,都怪那两个人,打断了我想说一半的话。”她看了一眼手表,拉起书包回过头对我说:“你要回家吗?要是不回的话我们一起去吃饭好了,顺便可以把上午没说完的事情都说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