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89章 回忆

    我看了一眼时间,还不算很晚,况且昨晚我已经把母乳全都冰在了冰箱里,现在回去也顶多是看着白千赤玩游戏而已,没什么大用处。对于秦灵要说的话,我还是好奇的很,介于刚才那个诡异的梦,我决定还是跟着她去吃饭好了。

    “好,那我们就去吃饭吧,睡了这么久我也饿了。”

    收拾好东西我们俩就走出了教室,平时我都是回家吃亦或者是去吃学校的饭堂,对于大学城附近的店子真是一点了解都没有。秦灵拉着我拐进了学校附近的一个小巷子里,看似其貌不扬的小巷子,里面其实别有洞天。不到五米的窄巷里面藏着不少特色小吃,不少学生模样的人挤在小小的店铺里热火朝天地吃着东西。

    跟着秦灵的脚步,我们走到了巷子最深处的一家名叫“别鹤”的店子。店面从外面看不大,进去之后才觉得宽敞。十平方米的小店面摆了五张桌子,每一个桌子都有竹子编成的屏风拦着。店面后面是一个小院,说是小院,其实也不算小,还可以摆下五张桌子,只是小院中的桌子就没有屏风阻隔住而是完全地亲近着大自然。

    一进去,秦灵就熟练的冲着老板娘叫了句:“这边要两份过桥米线。”然后转过脸笑眯眯地对我说:“这里的过桥米线超级好吃,汤底鲜美又不厚重,简直是我吃过最棒的过桥米线了!”

    说实在的,我现在对吃真的没有多大的想法,只想赶紧知道秦灵到底想对我说什么。但看着她满是欣喜的表情,我也不好不回应,只能笑呵呵地敷衍了几句。

    店家很快就将汤底和米线以及配料全都送了上来。我学着秦灵的模样把端上来的配料迅速地放进滚.烫的热汤里,然后快速地进行搅拌。

    对面的秦灵已经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我见她这样只能先吃米线,没想到仅是第一口,我的味蕾就被这独特的味道侵略了,连忙又吸了几口米线才抬起头对着秦灵问道:“说吧,你消失的这段时间到底去了哪里?”

    秦灵将已经入口的米线咽下喉中,收起了以往的那种不正经的笑容,严肃地看着我说:“这几天,我回了白旗镇。”

    一听到她说起白旗镇我立即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话。

    秦灵顿了好几秒,接着说:“白旗镇现在几乎成了一个死镇,除了一些年迈的老人没有办法离开,其他人能走的几乎都走完了。自从你死而复生之后就一直流传着有鬼借人身体重生的传说,所以那些人才会离开的。”

    白旗镇,我脸上露出了一个不屑的笑容,镇上的那些人的嘴脸我至今还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这个镇子给我的不仅是欢乐的童年,也是绝望的过往。爸爸、姐姐都是在那里死,就连我也差点走不出那里。一开始我是想找出白旗镇多年前的秘密,然后寻找它被诅咒的真正根源,不过现在我对那个镇子除了它是我儿时的家以外就再也没有别的想法了。

    那里的人,对我和妈妈的那一副嘴脸,我至今难以忘怀。若如不是秦灵今天提起来,我想我一定不会再想起那里。

    “我不知道你对我说这些的意思是什么,你有什么想说的就直说吧。”我尽力压抑住心中愤愤的情绪平静地开口道。

    秦灵愣了一下,似乎被我的冷漠给刺激到了,她看着我的双眼有些激动的问道:“安眉,你难道听不出我话里的意思吗?白旗镇那些人是无辜的,你不能丢下他们不管啊!我知道你上次死而复生一定不是传说中的鬼魂入体,你一定知道能够救这个镇子的办法。你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个镇子的人就这么死去。它是你和我的家乡啊!”

    我紧攥着的拳头不断地颤抖着,嘴角微微抽搐着,竭力忍下心底的愤怒,我不屑的嗤笑了一声:“家乡?一个抛弃了我的地方能够算得上是家乡吗?我已经答应过镇上的人永生永世都不会再踏足那个地方了,他们是生是死都与我无关。”我顿了一下,瞥向脸上一阵青一阵紫的秦灵说道:“我奉劝你以后也不要再回那个地方了,哪里的事情根本不是你我能够插手的。”说完,我放下一张钱就离开了别鹤。

    走在路上我一直在想着刚才秦灵的话,胸腔里的怒气不断回绕着,我深深的呼吸几下,才竭力压制住了快要漫上来的怒火。

    白旗镇的事情连白千赤都不愿意干涉,她这么一个凡人又能做什么?我和白千赤好不容易才过上了略微平静的生活,实在是不想再干涉这些闲事了,更何况我们现在又有了游游,为了她我也不愿再次为与我无关的人涉险。随便那些乱七八糟的势力怎么样都可以,只要不打扰我们一家三口的正常生活,我连多评价一句的闲心都没有。

    路上,我突然听见两个学生打扮的男生在闲聊着。

    “凌恒和舒志的事情听说了吗?”

    “当然听说了,这么大的事情整个学校都知道了。”

    “那你知道青头那伙人去弄他们的事情吗?”

    “什么?青头他们要对凌少和舒少动手?他们不怕会遭到报复吗?”

    “怕什么,你不知道他们两个现在已经完全傻了,无论别人怎么打他们俩都不会还手。他们两个以前仗着家里的势力多么嚣张跋扈,惹了不知道多少人。现在这个消息仅仅只是在学校里流传就那么多人想要借机整死他们,要是被他们之前惹到的社会上的那些混混知道了,估计他们连命都不会有。”

    “说的也是,那我们也去凑凑热闹,见证一下历史。”

    两个人应该是没有看见我,一边说着一边就快步走开了,我听着他们说的话,忽然想要跟上去瞧瞧。止不住的好奇心驱使着我上前,跟着那两个学生一起往前走。

    跟在他们后面一直到一个小巷口的时候,里面传出一声声的闷响声。

    我躲在巷口的边上悄悄往里看,行尸走肉般的凌恒和舒志双眼无神地接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拳脚。

    一个穿着恶俗的领头人走到最前方,对着他们两个说:“凌少?舒少?呵,不是不可一世的要命吗?怎么现在成了这一副窝囊样?”

    他们两个目光呆滞地望着那个说话的人,一句话也不说。

    没有了灵魂的人,对于外界的事物感知度是零,就算现在他们被丢进烈火中他们也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的,因为失去魂魄的痛苦已经占据了他们的全部。

    领头的人见他们两个不说话,狠狠地踹了他们肚子一脚,语气恶劣地说:“老子和你们说话的时候,你们就好好地回答。别特么端着少爷脾气,你们以为自己是谁?”他望了一眼周边的人,命令道:“你们几个给我按着他们,我今天就要让他们尝尝我的尿味。”说着,他就开始解自己的裤头。

    躲在巷口看着这一切,怜悯之心忽然升起,冲着巷子里大喊了一句:“警察来了!”然后迅速地躲到一边去。

    那群小混混听到我这么一喊,连忙四散而去,丢下那两个人在巷子里。

    我悄悄地看了他们一眼,似乎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连身上的尘土都没有拍就站了起来,以怪异的姿态走出巷口。

    下午上课,那两个人反常地没有出现在课堂上。虽然他们顽劣,不过却从未逃过课,而失去了魂魄的躯壳更是安分,每节课都木木地坐在最后一排,目光直视着讲台。

    想到在巷口看见的那一幕,我竟然觉得有些于心不忍。

    他们两个虽然是对我做出了那种事情,可是白千赤这个惩罚似乎重了一些。虽说他都是为了我好,可是私自动用私刑好像也不太好,有种我们和那些恶鬼都是一样不讲道理似的。再加上经过这次的惩罚,估计他们两个也会得到教训,以后再也不敢作威作福,一定会夹着尾巴好好做人的。

    这么想着,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晚上回家的时候还是劝说白千赤把他们的魂魄还回去好了。现在他们两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成天在校园里游荡。要是撞上一些胆子大的也就算了,要是一个胆子小的和他们遇见了,非要被吓出个失心疯来。

    下课铃一响,我就想往家赶。

    才走到教室门口就看到了凌恒舒志这两个行尸走肉。

    我看着他们干枯又死白的脸只觉得心里慎得慌,不免低着头靠着墙壁快速地往外走。还没走出几步,我的手就被一张手掌用力地扯着。回头一看,凌恒目光呆滞地看着我,仅剩的一只手紧紧地扣住我的手腕不停地拉着我往教学楼外走去。

    “你们要干嘛?”我不断挣扎着,试图从他的手中挣脱。

    失去了魂魄的凌恒根本听不到我说的话,只会拉扯着我的手腕自顾自地往前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