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90章 危急时刻

    见凌恒丝毫没有理我的意思,我匆忙的扭头朝秦灵大声喊道:“秦灵,秦灵!你快来帮帮我!”

    秦灵刚才不知道是不是被凌恒突然的动作给吓到了,一直傻傻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我惊叫出声她才像是回神了一般着急的追了上来,顾不上害怕就拉住我的胳膊,试图帮我解开凌恒的束缚。

    却不想我们两个加起来一起都没有凌恒的力气大,我又是着急又是害怕,眼泪和汗水一起冒了出来,旁边的秦灵一转眼就看到了我无措的模样,也越发的急切了起来。

    “安眉,我们力气没有他大,这样下去不行啊……”眼见着我们俩一起被他拖着向前踉跄了几步,秦灵咬紧了牙根想要拽住我留在原地,却不想被连带着向前一扑,惊慌失措的念叨了一句。

    我整个身子都被凌恒拖着往外走,心下一急,什么都没有多想,抬起他的胳膊就放进嘴里狠狠地咬了下去。我几乎是用了十成十的力气下的口,嘴里瞬间溢满了一股子腥甜中又夹杂着咸涩的味道,虽然有些不适但是我却没有立即松口,反而是咬的更重了一些。

    然而我这一口咬下去,凌恒却仿佛一点感觉也没有一般,依旧以原来的速度往外走着,脸上还是面无表情的苍白,看上去宛若一片死灰。

    眼角的余光扫到他的脸上,刚刚才燃起的一点希望又破灭了下去,见没有作用,我只好赶紧放开凌恒的手臂,拧过头来对刚才被落下的秦灵说:“你现在快去我住的公寓楼,上2101室敲门!你只要对门里面喊我被行尸走肉带走了,我就能得救,事不宜迟,快去!”

    秦灵的眼睛因为害怕瞪得大大的,额发间隐隐约约冒出了不少晶莹的汗珠,她听了我的话愣愣的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之后,也不敢多耽误拔腿就往校门口的方向跑了过去。

    我看着她的背影,在心里暗念道:千赤,你可要快点来救我啊。

    可能是因为秦灵已经去找了白千赤的缘故,我的心稍稍安定了一些,不再像之前那般摇摆不定,干脆放弃了挣扎,认命一般的跟在凌恒的身后朝着未知的目的地走着。

    或许是平时凌恒和舒志仗着家里的势力作威作福惯了,虽然之前校园里一直传他们变傻,但如今看到他们两个拉着我走出教学楼,大多数学生依旧对他们之前的所作所为心生忌惮,竟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帮我,都只是眼睁睁地看着我被他们俩从教室一直向外拉扯。

    我们学校是国内为数不多和自然相结合的大学,不仅依山而建,后山还保留着最初始的原貌,林林总总有不少的树木,每一棵还都长得很好,棵棵枝叶茂盛,郁郁葱葱。

    可即便是这样,这后山一般却是没什么人敢上去,倒也不是因为上面有什么毒虫蛇蚁的原因,只是因为之前在后山上发现了一具女尸,具体情况也不清楚,但是听说这具女尸被人发现的时候身上连一块布条都没有,白皙的肌肤上伤痕累累,就连原本乌黑的发丝都已经染上了暗红的血色,看上去极其骇人。

    因为这件事情学校里似乎一度闻风丧胆,每个人都颇有些惴惴不安,因为一直没有查出案件凶手的缘故,每一个人都害怕下一个遇害的人会是自己。可能是也是考虑到安全性的问题,从那以后,学校就明里暗里地禁止学生往后山走。好在之后确实也真的没再出现过那样的命案了,久而久之,大家也就淡忘了这件事情。

    就在后山的前面,有一片大约有两个足球场这么大的小树林,因为地势平坦和树荫繁茂,相当很受小情侣们的欢迎,晚上常常能看见一对对的情侣在黑暗中说着甜蜜的悄悄话。

    不过这些我也都是听秦灵说的,我因为白千赤和游游的缘故,每天放学了都是往家里赶,这片小树林还从来都没有来过。

    凌恒一直拽着我走到这片传闻中的小树林里,现在是将近放学的点,小树林中人迹罕至,目光扫及这一片葱绿,心里不知怎么的就升起了一阵不自在。

    还不等我弄明白这阵不自在的感觉是从何而来,凌恒就将我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背部重重的撞在地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嘭”,我吃痛的眯起了眼睛,龇牙咧嘴的揉着撞到的后背,抬眼恰好看见凌恒正眼神怪异地望着我。

    他的目光看上去实在是有些不寻常,我的背后就像是爬上了一条冰冷的长蛇一般,滑溜溜的寒意顺着脊背股一直漫上后脑勺,背后所有的鸡皮疙瘩几乎全都冒了出来。

    我心里忽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说不出来的不舒适感笼罩全身。我壮着胆子多看了他几眼,越看就越觉得不对劲。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眼前的凌恒和我上午在小巷中见到的他不太一样,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竟然多了好几分阴骘,有点像他没有被抽走魂魄之前的模样。

    “你们两个把我带到这里做什么?”我本能地向后退,地上厚厚的落叶被压出细微的响声,听在耳里就像是在预示着什么一般。

    我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紧紧握成了拳状,全身的肌肉似乎全都紧绷了起来,后槽牙死死咬住,指甲深深的嵌入了掌心,明显的刺痛感提醒着我,这一切并不是梦境。

    西边的天际被晚霞摸上了一抹红晕,看上去竟像是被人泼了一盆新鲜的血液然后晕染开了一般,或许是我的错觉,空气里似乎无处不渗透出血腥的气味,每一个气味分子都在调皮的向我鼻孔中逃窜,我躲也躲不掉。

    凌恒站在我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他微微的低着头,目光牢牢地停留在我的身上,眼眸中散发着无尽的寒意死死地凝视着我的方向,那目光就像是想要将我千刀万剐一般。

    跟在他身后的舒志不知何时窜到了我身侧,僵硬的脸上硬是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机械化的笑容配上他那苍白的脸色看上去更为骇人了,虽然不冷,但我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天渐渐暗了下去,仅剩的那点夕阳光恰好照射在了他们的脸上,反射出如肝病病人一般的枯黄感。我不敢出声,只能在心里暗暗祈祷秦灵已经通知了白千赤,好让他能够尽快来将我解救出去。

    凌恒和舒志两个人一前一左的包围着我,脸上挂着若有似无的冷笑,看着就叫人毛骨悚然。他们也不出声,就是拿那种吓人的眼神盯着我看,几乎要将我盯出一个窟窿出来。

    就在这时,空荡的小树林中忽然卷起一阵阴风,呼呼地在我耳边回荡,将我单薄的衣衫吹得鼓胀鼓胀的。落在两侧的发丝因为这阵阴风肆意的飞舞起来,挡住了我的视线。

    突然,我的脑海里升起了一个可怕的想法,目光死死地盯着缓缓向我逼近的两个人,咬着牙说道:“你们俩能听懂我的话对不对!你们的魂魄都已经被抽走了,你们还想做什么?”

    我的声音在小树林里飘荡着,可是却没有得到我想要的回答。

    没有表情,他们甚至连眼珠都没有转动过,但是脚下的动作却没有停止,依旧维持之前缓慢的速度一点点的向我靠近着。

    我不着痕迹的又朝后退了一点,稍稍将我和他们的距离拉大了一点。得不到回答我干脆也不再看他们,悄悄的四下观察了一番,这个小树林虽然看上去不大,但是树木却是多的很,如果躲藏的好的话,找一个藏身之处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他们两个已经被抽了魂魄,必定是跑不过我这个大活人的,无论他们现在想做什么,只要我顺利逃出这个树林,那么获救的机会就会大很多。

    不能把希望全都寄托在白千赤身上,远水救不了近火,自救才是王道。

    目光锁定了在我眼前的两人,时间不等人,我深知如果要逃自然是越早越好。心中默念:三、二、一!

    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我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拔腿就跑。

    原以为自己的计谋万无一失,谁承想还没跑出去两步,原本在我身后的两个人突然下蹲对着我就来了一个蛤蟆跳,单凭这一跳立刻追上了我,然后再伸手一扑将我死死地按在了地上。

    被按在地上的那一瞬间,我的脸紧紧的贴着草地,泥土混着青草的味道一齐涌入我的大脑,那日在家中发生的事情又如汹涌的潮水一般冲入我的脑海。

    恐惧与无助顷刻间化作无形的力量将我包裹在内,压迫在我的胸口连细微的空气也不让其流入。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眼珠子瞪得大大地望着前方,两只手不停地拍打着地上的落叶,竭尽全力想要挣脱开他们的束缚。

    在我身后的那两个魔鬼似乎看出了我的挣扎,一双大手将我的腿提起用力地向后拉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