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91章 怪我瞎了眼

    我的上半身拖在地面,胯骨以下的大腿被提起悬在空中,像是一把拖把一样在厚厚的落叶上拖着,身上的肌肤和泥土摩擦过后蹿起一阵火辣的刺痛感。

    瞬间,泪珠就崩了出来,不自觉地发出轻哼声。我哪里受过这样的对待,全身的血液齐刷刷的往大脑涌去,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

    我近乎绝望的想着,白千赤,你到底在哪里,你再不来我就完了!

    那两个恶魔并没有因为我的轻哼声而停下动作,反而狠狠地将我的身子翻转过来,再次将我的身子摔在地上,之前撞过一次的背又受到一次重创,简直比之前还要痛上好几倍。

    此刻我心中还抱着一分他们能有怜悯之心的幻想,哭泣着对他们央求道:“求求你们放了我吧!要是你们现在停手,我一定让白千赤把魂魄还给你们。”

    只是那两个恶魔对我说的话根本就是充耳不闻,如蜘蛛网一般的红血丝满布在他们的眼珠中,哪里还像是残存着一丝理智的正常人。

    厚重的乌云遮盖住了西边天空最后的一抹光芒,天终于暗了下去,也带走了我的最后一丝希望。

    凌恒弯着腰站在我的面前,他的脸就在我的脸的正上方,我清楚的看到了他的双眸中闪过的一丝不正常的阴鸷。

    还没来得及多想,下一秒,一只大手就抓住了我的衣领,“嘶”的一声,纤维断裂的声音清晰地传入我的耳内。

    我的衣服就这么被撕裂开了。

    冰凉的冷风吹过我毫无遮盖的上肩,激起了我全身的鸡皮疙瘩。我的身子开始止不住的颤抖,那一刻羞耻的感觉冲破我的大脑,仿佛将我丢进了一个恶臭无比的下水道一般。

    我感觉自己的整个身子好像都被腐臭味的污水给包围住了,污水面上不断地浮现起一个接着一个的小气泡,连带着我的整个身躯都跟着腐化。

    此刻的情景和那一天晚上差一点被欺侮的画面重合起来,我除了流泪已经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全身好像都脱了力气,没有一点知觉。

    视线变得模糊了起来,我分不清楚在我面前的到底是凌恒亦或是舒志,只看见那人坐在我的身上,那张邪恶的手掌向着我的身体袭去。

    我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原本一直紧紧握着的拳头也跟着松了开来。千赤,对不起,这一次我真的没办法抵抗了,我太累了。

    一滴眼泪从眼角流出,顺着脸颊流落到泥土里,消失得毫无踪迹。

    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咻”的一声,我的眼睛猛然睁开,刚一睁开双眼我就看见不知从何处射来一根长箭,竟直直地射入了坐在我身上那人的胸膛。

    霎那间,那人便化作了一缕青烟消散在我眼前,再也没了踪影。

    刹那之间,地上的黄土纷扬四起,连带着地面堆积着的落叶都被卷起悬在空中飞动着。天空中聚集起厚重的乌云,还没等狂风完全暴怒,暗红色的天空就已经闪起了惊雷,不远处突然出现的连接天空的巨型龙卷风快速地朝着小树林移动。

    一时间树林中的鸟兽四散,只剩下狂风暴怒的声响回荡在树林之中。

    一定是白千赤来救我了!我的嘴角不禁微微勾起,重获新生一般的感觉让我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

    “千赤!”我欣喜地向身后望去,一个熟悉却又不愿意见到的身影映入我的眼帘。

    阎王一袭如墨般玄黑色的长衫,披散着他的长发,一双眼眸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如波光般粼粼璀璨。

    剩下的话全部都堵在了口中,我看着面前的阎王一时间失去了言语,眼睛一眨一眨的,大脑还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看到他。

    只见整个树林的树木都开始颤抖,沙沙的响声响彻整个树林。一时间狂风四作,漫天的飞沙迷糊了我的双眼。

    朦胧间,我看见一抹绿色由远及近飞快的向我袭来,下意识地闭上双眼。待我睁开双眼的时候,身上已然换上了一袭嫩绿色的交领长裙。

    我低头看着身上的长裙,又看了一眼散落在一旁的被撕坏的衣服,心里的感觉有些复杂,抬起眼眸看向对面的阎王,他儒雅的面庞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挂着淡淡的微笑。

    “小娘娘如夏日碧莲清新可人,果然还是这嫩绿色最适宜你白皙如脂的肌肤。”阎王脸上挂着礼貌而又得体的微笑,似是赞叹一般说了一句。

    我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起身来微微地向阎王福了一下身子,说:“感谢阎王搭救之恩。”

    阎王对着我轻轻地抬了一下手,“小娘娘请起。”结果话才刚说完,他突然冲着我的方向就是一掌。

    我哪里能反应得过来,只能站在原地傻傻的看着从他掌心中冲出的金龙直逼我的身前,连躲闪都忘记了,好在那条金龙在离我不到一厘米的距离快速划过,带起了一缕头发轻轻飞起,又缓缓落下。

    心像是坐了云霄飞车一般从嗓子眼快速地下坠,我后知后觉的转过身子,只见那条金龙直冲向我身后,对着树影后的一团黑影袭去。

    “还不速速现身。”阎王不怒自威道。

    我的目光紧锁住那团黑影,连眼睛都不敢多眨一下。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团黑影就是之前凌恒的手受伤时,我看到的那个一闪而过的黑影。

    凌恒的手一定和它脱不了干系,现在它又出现在这里,就证明最近这一连串的怪事多半都是因为它的缘故。这团黑影仿佛一直都在针对我,从凌恒到乔安,再到今天发生的这一切事情,肯定都与他有关。

    金龙缠住黑影后便将它从树后拖了出来,黑雾散去之后终于露出了我期待已久的真面目。

    可是看到了那个人影之后我不禁瞪大了双眼,怎么可能?我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不可能,这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可是再次睁开眼睛时,看到的却还是同样的人。

    我看着眼前被金龙缠住的凌恒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一时间失去了言语的力气。

    难道凌恒就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他明明就只是一个凡人,怎么能有这么大的能耐?更何况他和白千赤交过手,如果他不是人白千赤当时就已经察觉了,而且当时白千赤还将他的魂魄给抽走了。

    对,眼前这一个绝对不可能是凌恒。

    如果这一切都是凌恒做的,那最开始发生的那件事根本就不符合常理,他不需要让自己的手融化,这样的苦肉计实在是太狠了。

    我稍稍向前走了两步,凝视这眼前这个“凌恒”,厉声一字一句地问道:“你到底是谁?”

    没想到他的眼眸子突然泛起一阵紫色的光芒,嘴角一勾,脸上露出了我甚为熟悉的桀骜不驯的神色,语气轻佻的问我:“怎么,短短一段时间,小娘娘就忘了本王了?”

    这轻薄的神情和语气,世间只有一个,我又怎么能够忘得了!

    “莫伊痕,竟然是你。”认清了面前的黑影的真实面目,我压抑着心中无尽的怒火,勉强让自己暂时平静下来。

    只见“凌恒”的身子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般快速地干瘪下去,最后只剩下衣物落在地面,而莫伊痕却早已脱离了金龙的束缚,显出真身一脸笑意地站在不远处。我死死的盯着莫伊痕,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小娘娘别来无恙啊?”莫伊痕弯着嘴对我笑着说,手上还把玩着一个小玉壶,看上去甚是漫不经心的模样。

    “你......”我一看他这幅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登时就火大了,有一大串想要骂人的话堵在胸膛,只可惜碍着阎王在场不便出口,只能紧紧地捏着拳头将所有的愤恨都压抑在心中。

    虽然我之前就已经知道莫伊痕是一个什么样的货色了,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够卑鄙无耻下作到这种地步。我再怎么说也是白千赤明媒正娶拜过堂的妻子,即便他和白千赤在政.见上有多么的不和,都不应该牵扯到私人生活上,他也就更不能对我做出那种事来。

    一想到他刚才附在凌恒身上对我做的事情,我死死的咬住了嘴唇,即便他刚才没有做什么实质性的事情,但还是对我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害,我绝对不能原谅他。

    一想到曾经有一段时间还把他当成朋友,我就觉得自己当时真的是瞎了眼,还好自己意志坚定没有听他的挑拨离间,若不然可真就中了他的诡计了!

    站在身后的阎王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我的身侧,突然厉声呵斥道:“莫伊痕,你可知错!”

    一向温文尔雅的阎王发起火来也是可怕,话一出口,整个地面都跟着颤抖起来,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声责怪给吓到了,身体不受控制的抖了一下。

    刚刚还嬉皮笑脸的莫伊痕见状,立即跪了下来,但头还是高高地昂着不曾低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