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92章 白千赤的愤怒

    阎王的眉毛提的高高的,眼眸中的怒火愈发地旺盛,苍白的脸上两片毫无血色的嘴唇一张一合地颤抖着,“莫伊痕,本王看你还是记不住之前在地府中告诉你的那些话。”

    跪着的莫伊痕脸上满是不甘,丝毫不顾我还在在场,语气甚是不恭敬的开口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您才是阎王,您才是阴间唯一的王,他白千赤到底算是什么东西?哥,我不明白!”

    “你不明白什么?”阎王强压的怒意终于还是绷不住了,脚下方圆三米的泥土都蹿起了火苗,“我一次次地让你不要再去动白千赤身边的人,不要惹白千赤。你去招惹白千赤只是给自己找麻烦罢了!对自己能有什么益处?你说我是阴间的王,那你为何又不听从我说的话呢?”

    “哥,我那不是不甘心吗?”莫伊痕或许是见阎王真的动怒了,也不敢再像之前那般桀骜,连忙放低了姿态解释道。

    阎王却没听进去他这番解释,一副气得话都不想说的样子,二话没说直接就往莫伊痕身上劈了一掌,重重地打在他的胸前。

    受了阎王一掌的莫伊痕身子往前一倾,再往后那么一仰就吐出了血来,一滩腥红直接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洒在一旁的草地上,混在一片绿色里看上去很是刺眼。

    “你不必多说,和我回地府思过吧!”阎王说完不再看他,转过脸来一脸歉意地看着我,换上了他平日里的神情,微微弯了弯腰对我说道:“小娘娘,今天这件事是本王管教无方,所以才让愚弟做出那等子荒唐的事情来。本王心中有愧,自知羞愧不敢求得小娘娘原谅,只希望小娘娘不要将此事告诉千岁爷,以免我们双方又要再次发生冲突。”

    他顿了一下,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浅浅的笑了一下才又接着道:“本王敬重千岁爷,也敬重小娘娘。今日之事本王承诺绝不会再有下次,也希望小娘娘能够理解本王的一片苦心。千岁爷劳苦功高,本王如今又掌管阴间大小事务,若是彼此心生嫌隙,很容易让六界中不怀好意的恶徒趁虚而入。到时候若是阴间大乱殃及人间祸及六界,那就是大罪过了。”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面前的阎王,不禁在心里暗暗腹诽,阎王这个老狐狸,竟然拿阴间太平人间祥和还有六界的安危来压我?要是我此刻得理不饶人且不是显得我这个千岁小娘娘不识大体?

    虽然不是很听得进去他这番话,但是原本这件事我也没打算和白千赤说,毕竟这样的事情开口总是有点难为情。

    可是经阎王这么一开口,就显得他是有点别有用心想要故意包庇自己的弟弟了。

    心中是这么想着,但是我也不好在脸上表露出什么来,只能微笑着说:“阎王爷放心,我绝对不会做出主动挑拨你们关系的事情。虽然我只是人间的一个凡人女子,但还不至于无脑到做出这等子危害苍生的事情。”我顿了一下,又道:“只是今天的事情既然阎王能够及时赶到,也就证明您若不是监视着您的弟弟就是监视着我,在您的眼皮子底下都能发生这样的事情,您说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

    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很平静,虽然我无意破坏阴间的秩序,但是我也绝不会让这件事就这么轻易的翻篇过去。这一次他及时出现让我躲过了一劫,那下一次呢?下一次若是莫伊痕还想加害于我,我还能这么幸运的躲过去吗?

    我不敢想,因此我必须要让阎王就这件事情给我一个说法,不能让我平白无故的受了这份委屈。

    阎王脸上的微笑抽了一下,倒像是显得有点尴尬,有些不自在的说:“小娘娘说的这是什么话,本王哪里敢监视您呢?只是阴间最近有很多魑魅魍魉跑上人间,本王派了不少鬼差来到人间,他们正好看到小娘娘涉险。本王也不知道莫伊痕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小娘娘放心,本王这次回去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话音一落,他就带着莫伊痕消失在了我的眼前,都没有给我再次开口的时间。

    阎王离开后周围也都重归了原本的宁静。我看了一眼身上的衣衫,不禁翻了一个白眼。阎王是脑壳哪里坏掉了吗?我们人间已经走到了21世纪的前端,早就不穿这种拖沓的交领裙了,他就算给我衣服也不要给这么引人注目的好吗?

    我连忙掏出手机,按下了秦灵的手机号码。

    秦灵那头立即接通了电话,又急又慌地说:“安眉,我记不住你家是那栋楼了,怎么办!”

    我头上划过三道黑线。

    还好阎王出手了,要不然等她找白千赤来救我,黄花菜都凉了。

    “不用找了,我没事了。”

    “什么?你......他们没怎么你吧?那我去找你!”秦灵语无伦次地说。

    “你给我带一套衣服过来吧,我在小树林等你。”

    没多久,秦灵就骑着她的小电动赶了过来,手中还提着一个购物袋着急忙慌地走到我面前,气喘吁吁地说:“我的衣服你穿起来肯定太小了,所以我又特地给你去买了一套。”她的目光忽然停在了我的身上,绕着我转了一圈惊讶又好奇地问:“你这套衣服?”

    我就知道她一定会问这是怎么回事,可是我又没办法不得不叫她过来。如果我就穿着这么一身出门,不出一个小时一定会传遍整个学校。最近白千赤闲得发慌,若是被他无意中知道这件事,一定会逼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到时候今天发生的事情想瞒都瞒不住。

    不过这件事到底该怎么和秦灵解释才对?

    如果告诉这是阎王爷给我的衣服,然后还要告诉她阎王的弟弟想要对我图谋不轨。知道这些事情,她还不得吓死。

    不行不行,我一定要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突然,脑子灵光闪现,便开口道:“这件衣服是我打工的地方要穿的,刚刚那两人拉着我进这里,我被勾怀了衣服,正好书包里有这件就换上了。只是这件衣服太招摇,我也不想穿着在学校走。”

    秦灵一惊,抓着我的胳膊问:“那两个败类有没有伤到你?他们现在哪去了?”

    看着她这么关心我,还要故意瞒着她心中满是愧疚和不安。但一想到这里面牵扯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复杂也只好咬着牙继续将真相隐瞒下去,扯谎说道:“当时他们把我摔在地上,正好被我看到一颗大石头,我就用那大石头狠狠地砸在了凌恒的头上,然后才跑了躲起来的。一直躲到他们离开了,我才给你打的电话。”

    秦灵听了一点怀疑都没有,反而更加担心地问我:“那万一凌恒因为这件事找你麻烦怎么办?他们家财大气粗,你又伤了他的头,还有之前他的手......新账旧账一起和你算,那可怎么办?”

    我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宽慰道:“这件事本来就是他们两个理亏,我想他们还没有傻到自己挖坑给自己跳吧?”

    听我这么一说,秦灵也就放下心了。

    换上了秦灵给我带的衣服后,我很快就回了家。白千赤倒是随口问了一句为什么我今晚回得这么晚,我也就顺口扯了句今天班级聚餐也就糊弄过去了。

    洗澡的时候,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望着背后血迹斑斑的伤痕,当温水流过的时候,脊背上的刺痛感瞬间侵入心尖。

    这么一大片伤痕,很难让白千赤不发现,现在只能祈祷他最近沉迷游戏无法自拔,不要想着和我恩爱的事情才好。

    这天似乎就要这么平安顺利地度过了。只是我没想到的是背后的伤竟然这么重,夜里白千赤将我揽在怀中睡觉的时候,轻轻一碰那强烈的刺痛感就瞬间让我从梦中惊醒过来,发出阵阵哼唧声。

    “眉眉,你怎么了?”白千赤坐了起来,看着躺在床上的我皱着眉问道。

    我忍着痛强挤着微笑说:“没怎么,就是刚刚做了个噩梦所以才会发出声音。”

    白千赤咬着嘴唇,微带怒气对我说:“你怎么知道自己发出声音了?你做噩梦发出声音的时候都是无意识的,你到底怎么了?”

    我脑海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说起今天发生的事情。

    白千赤的脾气有多暴戾我是知道的,如果让他知道莫伊痕对我做了那样的事情,阎王说的那些话绝非是夸大其词。再者说,这样丢人的事情我真的羞于启齿,只希望这件事能够永远地遗忘在我的脑中,永生永世都没人提及起。

    他见我不说话,正想再开口逼问的时候目光突然停在了我的背后。

    “你......”他伸出手试图触碰我的肩背,被我下意识地躲开了。

    “你不要动!”他命令道,然后轻轻地伸手掀起了我背后的衣衫,已经结痂的伤痕全都一览无遗地映入他的眼帘。

    愤怒像是浇了柴油的火一般,“噌”的一下涌上了他的大脑。

    “你这是怎么回事?说!”他询问的语气中带着不容欺骗的强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