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93章 纯铜令牌

    我没想到背后的伤会这么猝不及防的就被白千赤给发现了,一时间局促又不安,根本就不敢看他的表情,大脑飞快的运转着,思考着该用什么借口把身上的伤口给搪塞过去。

    我想的入神,完全忽略了白千赤越发不悦眼神和渐渐变得阴沉的脸色。

    “那个,我......”扯了扯衣服又往被子里缩了些,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平静一点,眼神躲避不去看白千赤,缓缓的开口说道:“这个伤是我不小心摔的,怕你担心所以才没说。”

    说完我还干巴巴的笑了一下,想要以此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可是白千赤的表情却没有因为我这一番解释而有任何的松动,我的笑容渐渐僵在了嘴角,脸上的肌肉全部都僵在了一起。

    我惴惴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不自在的低下了脑袋。不知为何,看着白千赤的眼睛,我总会生出了一种他将我看透了的感觉,正是这种感觉让我觉得自己的谎言过分的拙劣了。

    “不小心摔的?”白千赤保持着原来的神情,依旧不相信地注视着我,我勉强笑着点了点头。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又开口,只是这一次他的声音要比之前还要冷上好几分,叫人听着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你难道不知道我会一种阴术,可以瞬间知道你心里的想法吗?”

    我一愣,呆呆的望向他,盯着他恼怒的脸忽然就不知所措了起来,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摆放才好,一张脸上血色尽褪。

    和他相处了这么久,我深知白千赤的性格是不容许别人欺骗他的,哪怕只是一个很小的谎话他都会暴跳如雷,特别是那个说谎的人如果是我的话,绝对会引爆他的最后一根维持冷静的神经。

    但是即便如此,要是被他发现我瞒着他这么大的事情,怕不是会把整个屋子都掀了,那样的后果不是我能够承担的。只是现在白千赤对我步步紧逼,一副不知道实情就绝不罢休的架势,我感觉自己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说出真相。

    可是这件事我已经答应了阎王不会说出口,若是这时我告诉白千赤,岂不是出尔反尔?

    两种矛盾的想法不断的在我的脑中翻滚着,我纠结的皱起了眉头,根本就没有发现自己无意识的咬紧了嘴唇,原本殷红的唇瓣现在毫无血色。

    “你说不说!”白千赤显然等不及我在这里犹豫,青筋暴突地瞪着我,我的目光被他垂在两侧的手掌吸引,他的两只手都在微微的颤抖着,显然,白千赤现在正在强忍着心中的怒火。

    “我……”我犹豫的开了口,望着面前的白千赤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最终还是失守了,认命一般的低下了脑袋,用极微小的声音解释道:“今天莫伊痕幻化成之前来家里的那两个人的样子将我带到小树林,他……他想对我图谋不轨,我反抗挣扎,然后就留下这些伤疤了。”我顿了一下,不敢看面前男子的神色,忽而又猛地抬起头,用极快的语速向他解释着:“不过他没有成功,阎王及时出现阻止了他。”

    我的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已经静若蚊蝇。白千赤整张脸都像是遮了一层厚厚的乌云一样,乌青铁黑的,暴怒的眼眸像是灌了上万度的融浆一般通红发亮,颧骨上的肌肉不断地颤抖着。

    他这般暴怒的模样实属罕见,我不敢做声,只能悄悄的等在一旁,想要等他情绪稍稍平复一些再开口。

    白千赤扫了我一眼,眼神牢牢地黏在我的身上,仿佛要将我看透。晦暗不明的目光令我愈发不自在了起来,好在没一会儿他就转开了目光,我这才舒了一口气。

    他的视线的焦点不知道聚焦在了哪里,情绪不仅没有得到缓和,反而愈发暴躁了起来,双颊的肌肉抖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只听他咬着后牙根愤愤地说:“好一个莫伊痕,以前我是给阎王几分颜面才没有动他怎么样,没想到哦啊他竟然不识好歹到敢动我身边的人。”

    我听了他的话不敢出声,但是白千赤却没有想就此放过我的想法,他转过脸来面对着我,阴着脸问:“发生了这种事你为何不第一时间告诉我?非要让我如此追问你才扭扭捏捏地开口,你是我的女人,堂堂阴间千岁娘娘,竟然受了莫伊痕那个下三滥的欺辱,这件事我怎么可能会就这样轻易的放过他!若是我刚刚不逼问你,你是不是打算永远不告诉我了?”

    我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不敢再骗他,虽然知道接下来的动作会让他更加生气,但我还是小幅度的点了点头,脸上不敢有任何表情。

    果不其然,见我承认白千赤的双目几乎都要冒出火来,怒气越发地旺盛,胸膛有力的上下起伏着,一字一句的对我说道:“我是你的夫君!这样的事情你就应该第一时间告诉我!莫伊痕那个混蛋,我今天非要让他魂飞魄散不可。”

    看着他如此震怒的反应,想到自己之前明明答应了阎王要隐瞒这件事的,不禁有些后悔了起来,也不知道自己把这件事告诉他究竟是对是错。

    担心白千赤真的会去找莫伊痕的麻烦,我立即从床上弹了起来,紧紧的抓着他的胳膊着急地说:“千赤,你不要冲动,阎王已经答应过我会好好地教训莫伊痕并且给我一个交代,再说了,我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背后的那些也不过就是写皮外伤,看上去吓人罢了,没关系的。你若是现在闹上门去,两边都不好看!”

    我说得有些急,就是担心白千赤真的会一时冲动,若是那样我可就真的要成了罪人了,即便之前阎王拿阴间的安稳来说服我不过是权宜之计,但我也不想真的因为我破坏了现有的安定啊!

    白千赤此刻哪里听的进我的劝说,狠狠地将我的手甩到一边,他的理智完全被怒火吞没了,都没有顾及到我的背后此刻还有伤痕,只是一味的愤恨地对我说:“这件事你不必劝我,我自有分寸。莫伊痕那家伙就是靠着阎王在他背后撑着,如今他做出这样的事情,我就不信阎王还有理由拦着本王!”说完,他立即化作一缕青烟消失在了我面前。

    我站着嘴望着空荡的房间,心想不好,我自知闯下了大祸,可是却又无能为力,只能留在家里着急跳脚,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坐在床上焦急的想象着白千赤可能会做的事情,连刚才拉扯到的后背上的伤口都顾不上了,满心都扑在了消失的白千赤身上。

    他一定是回阴间找莫伊痕要说法去了,他这个暴脾气,即便他刚刚对我说的好听,但是他怎么可能会好好地说什么,指不定去到那里二话不说就开始动手。

    我不担心他能不能打过莫伊痕,毕竟对自己的夫君这点基础的信心我还是有的,可是莫伊痕始终还是阎王的表弟,有这么一层身份在,若是他这么一闹,阎王的面子上肯定会不好看,那阎王自然也就不会袖手旁观,二对一的情景下,我真的不敢保证白千赤有百分百的胜率。

    况且,若是他和阎王再次交手,依照他的性格血洗阎王府也不是不可能,那事情可就闹得不是一点点的大了,要是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且不说他会不会为此受到天谴,单单是那六界中不安分的其他势力,就足以能够让太平已久的世间重新混乱起来。

    越这么想着,这一个个未知的可能不停的在我的脑中回转,我心里就愈发地不安,根本就没有办法安心在家里等待。

    我低着头抠着指甲,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决定:不行,我不能就这么傻等,我也要做点什么才行,绝对不能让白千赤因为一时冲动而就此酿下大错!

    事不宜迟,我急匆匆的披上一件外套就往外走了出去,手里紧紧地捏着一块铜制的令牌,令牌正中的位置写着一个大大的“冥”字。

    手里紧握着这块令牌,金属所特有的冰冷温度刺透肌肤传到了心底。阎王给我这块令牌的场景不禁在眼前浮现:

    “小娘娘,这件事情本王自然会好好处理,给你一个说法。你若是不信的话,本王就将这块令牌赐予你,若是想找我就拿着令牌在街上默念三声“冥君”,自然就会有人来接你。”阎王不怒自威的神色让我没有办法说出拒绝的话语,愣了一下之后还是将那块令牌给接了过来。

    我当时还觉得这令牌拿回去只能是个摆设,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初秋的夜晚风微凉,橘黄色的路灯下,行人步履匆匆地走过,应该都是归家的路人,大部分都神色匆匆,没有人注意到我。

    我找了一棵大树,站在了较为隐秘的树荫底下,这才将一直紧紧握住的令牌拿到了面前。细细打量了一番手上的令牌,做工也算不上精细,倒是有点像电视上的劣质道具。不过掂量在手里起来倒还算是有分量,估计还真的是纯铜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