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94章 催死符

    我将令牌来回翻转了几下,有些不相信的皱起了眉头,不过就这么一个玩样儿,真的能够去找到阎王?之前出门的时候着急还没有细想过这个问题,现在想起来还真的有一些怀疑,我紧张的眯起了眼睛,这张令牌应该不是他为了让我不把今天的事情告诉白千赤,随手化出的假令牌吧?

    不行,没时间胡思乱想了,还是赶紧想办法去阴间找到白千赤要紧!我用力的摇了摇头,目光牢牢地盯在手中的令牌上,也不再去想真假问题。

    我把令牌拿在手上轻轻地抛了抛,既然都已经这样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总不能任由白千赤跑去阴间大闹,我却躲在人间不闻不问吧。况且这件事我才是真正的苦主,只有我在场才能好好地解决这件事,于情于理我都该在这个时候陪在白千赤的身边。

    照着阎王之前说的话,我将令牌紧握在手中,闭上双眼,心中默念了三声“冥君”。

    念完之后我一直处于一种高度紧张的状态,可是没想到等了三秒之后,我的身体完全没有丝毫异状,再次睁开眼时,我依旧站在那片树荫之下,周围的场景没有丝毫的转变。

    我一生气,立即觉得自己是被阎王给耍了,狠狠地就把那令牌摔倒了地上,破口大骂道:“阎王这个小白脸是在耍我么!”骂完还不解气的在上面又跺了两脚,我扭头就准备离开,也不准备再将那块令牌给捡起来,不过是一块什么用都没有的废铜烂铁罢了!

    我刚走出两步,远处忽然传来了一声刺耳的马啸声。这个时间街区里怎么会有马啸声?我疑惑的顿住了脚步,向着声音的来源处望去。

    只见街头的方向突然向我奔来一辆轿子,轿身通红,犹如火焰裹体。

    我哪里见过这样的东西,登时就愣在了原地,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心里好奇:这是个什么东西?古装片?科幻片?

    我被吓得脚都软了,定定地盯着那顶红轿子,想要逃开双腿却像是被施了法一般,根本动不了。

    眼看那轿子就要撞上我和我来一个亲密接触,这时紧闭轿门突然敞开,从中飘出一卷散发着金光的绸缎紧紧地绑在我的腰间,一把将我卷入了轿内。

    我坐在轿子里,这一切实在发生的太快,连给我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参见千岁小娘娘。”一个幽幽的男声传入我的耳内。

    我顿时被下了一个激灵,扫视了一边轿子内,并无任何人或鬼的影子,可是我又能确定刚才听到的那个男声绝对不是幻听,继而颤颤地开口问道:“你是谁?别装神弄鬼,快给我出来!”

    “小娘娘稍安勿躁,小的并无装神弄鬼,其实小娘娘一直能够看到小的。”那男音恭敬地回道,语气诚恳的很,倒不像是在装神弄鬼。

    “我看得到你?你到底在哪!”我心里全是白千赤冲回地府的事情,根本没耐心和这个不只是什么东西的玩捉迷藏的游戏,语气也变得急切了起来。

    男音这下终于不卖关子了,直接了当地说:“回禀小娘娘,小的就是你坐着的轿子,您现在正在小的腹中呢!”

    话音刚落,那轿子的内壁突然都变了模样,原本红绸缎包裹得好好的内壁突然变成了粉嫩带着血丝的肉壁,在那肉壁的皮肤下还有血丝浮动着,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巨大的活虫。

    我看着这骇人的一幕,不禁毛骨悚然,三魂瞬间不见了两魂、

    我在他的腹中?那我岂不是......

    脑子里已经开始幻想自己被胃酸腐蚀掉最后变成排泄物的悲惨画面了,难道我最后的下场就是腐臭不堪的下水道?

    不不不,我不想死啊!就算死也至少让我死的体面一些,变成排泄物这种死法也太恶心了点。

    我恨恨的回想着阎王将那块所谓的令牌给我时的场景,有些后悔的怨自己为何就将那牌子给接了过来,我应该早就知道阎王爷这个鬼一肚子的坏心肠。正所谓物以类聚,莫伊痕是什么货色,他想必也是什么货色。居然还故意假装好意给我一道令牌,说什么有事找他就用这一道令牌,我看着就是一道催死符!

    “你想做什么?我告诉你,要是我死了白千赤是不会放过你的。”我不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眼下只能搬出白千赤来虚张声势,紧张地对轿子说。

    轿子也不说话,只是发出“咯咯咯”的笑声,我听着这阵笑声又是一阵毛骨悚然,但是等笑声停下之后,轿内的内壁又变回了最初的绸缎,我这才稍稍安心了一点。

    和男音对话的这段期间内我能够感受到是在一直移动着的,也就是说这个“轿子”正在带我去什么地方,我悄悄地掀开一条缝隙偷看轿外的状况,往下一看竟然是如银河一般的万丈星辰。

    没想到居然会看到这样的美景,我心中一时大喜,连带着刚刚的恐惧都弱了几分,壮着胆子又开口问道:“你到底是想吃了我还是想带我去哪?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你若是不说,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别别别,小娘娘您可别做这傻事,若是你跌入着忘川河,小的就算是有千万条命也救不回你。小的不过是阴间的一顶冥轿,怎么敢把小娘娘怎么样,您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轿子着急忙慌地说道,我听他的语气是真的着急了,也听出了他并无恶意。

    “忘川河?”这下我彻彻底底的没了之前恐惧的心思,听了他那一番话之后我又把帘子掀得更开了些,想要将外面的美景看得更加清楚一些。

    璀璨的星辰宛若珠宝洒落于幕布之上,五彩的星光将整条忘川河映衬得光彩夺目。我看得有些出神了,忽然想伸出手去摸一下那近在咫尺的星星,没想到手才刚伸出去,轿子就剧烈地抖了起来。

    “你干什么?”我为了稳住身子飞快的将手收了回来,惊慌中连忙扶住轿子才不至于跌倒,因为刚才那一阵没由来的晃动向来好脾气的我此刻也略带了几分恼怒,不甚愉悦的问道。

    “小娘娘,小的刚刚也是一时情急所以才出此下策,您没受伤吧?”

    听得出来,他的语气也的确是真的很着急,便也不好责怪他什么,“算了,不过你说一时情急?是为了什么?”

    “回小娘娘,这忘川河中的星辰是万万不能触碰的。忘川河乃是阴间人间和幽冥界的交汇处,无数的灵魂都聚集在此才造就了这一番奇景。这忘川河的星空看着璀璨耀眼,其中却也蕴藏了来自世间无数灵魂的力量,若是阎王亦或是千岁爷这等能量深厚的触碰顶多就感到些许眩晕体力不支,若是一般的小鬼又或者是如小娘娘一般的凡人触碰了,那就只有灰飞烟灭这一个下场了。在触碰到忘川河的一瞬间,蕴藏在其中的巨大力量会立即让身躯分子化。”

    灰飞烟灭......

    我望着轿子外的忘川河,细细咀嚼着“灰飞烟灭”这四个字,脊背忽然渗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不禁后怕的想,要是刚刚我这手真的碰下去了,现在还有命吗?

    因为这件事,我对轿子改观了不少,甚至还对他有些感谢。不过后怕归后怕,来阴间的目的我还没忘,轿子一停下来我就立即往外冲,甚至连一句招呼都来不及打。

    刚一下轿,我就恍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这细细一看才察觉出了不对的地方。阎王府我是去过的,明显和这里不一样,阎王府的建筑比这里有特色多了,而这顶多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宅院。

    我犹豫的向前走了几步,直接走到府邸门口,一抬头,“雍亲王府”四个大字立即刺入我的眼中。

    果然不是阎王府!我有些生气的转过身子走到轿子前,气急败坏的责怪起他来。

    “喂,你这个臭轿子,我是要找阎王,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我大声地问道。

    “小娘娘,小的知道您是来找阎王爷的,但小的也知道您是为了什么来这里的,千岁爷已经进去了,您是要进去找千岁爷还是跟着小的去阎王府?”

    我一听他这样说所有的气焰都被浇灭了,毕竟我来阴间就是为了阻止白千赤大闹地府,既然他在莫府那我自然也不必再去找阎王,直接进去阻止他们两个就好了。

    “啊,这样啊,那是我错怪你了,不好意思啊。”我讪讪的摸了摸鼻子,有些后悔自己刚才那么着急,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责怪别人。

    匆匆和轿子道了谢,我也不再停留,直接就进了雍亲王府。

    没想到莫伊痕的府邸从外观上看没什么特色,进去之后才发现别有洞天。茂密的梧桐树矗立在路的两边,中间原本是该镶嵌鹅卵石的小道竟铺满了大小不一的宝石,虽是在暗无天日的阴间,但是在这些宝石的烘托下也丝毫感觉不到阴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