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95章 千万阴兵

    一路往前走就是大堂,两根赤色的长柱顶住最高的屋檐,大堂中有一樽纯金的香炉正往外飘着轻烟。

    这熟悉的味道......我细细嗅了嗅,脸色顿时就变了,是尸香。

    我连忙在鼻子边拍了拍,将这浓郁的味道赶跑了些。

    细细打量着莫府,我不禁撇了撇嘴,莫伊痕这府邸的装潢和他的哥哥相比,品味真的差了很多,搞得富丽堂皇的,不仅没有显得多么高贵大气,反倒是像村里征地赔了款的暴发户。

    一想到莫伊痕被我形容成了暴发户,不知怎么我还真觉得他有那么一点像,眼角顿时笑弯成了一道月牙。

    我在大堂随意扫了一眼,大堂里空无一人,只能又匆匆地往外走开始寻找白千赤和莫伊痕的身影。无奈这雍亲王府实在是太大了,走了半天找不到他们俩也就算了,特么连半个鬼影也找不到。

    我又着急又累,不禁在心里暗暗腹诽:莫伊痕这些家当看起来不都挺值钱的吗?怎么连一个佣人也请不起?

    而此刻的我却不知道,就在我在雍亲王府到处绕圈圈的时候,白千赤早就和莫伊痕在花园中对峙了起来。

    “莫伊痕,之前我看在阎王的面子上没有让你灰飞烟灭,今天我定要将你的魂魄抽出来撕碎不可!”白千赤面色阴沉的看着对面的莫伊痕,双眸中尽是赤.裸裸的杀意。

    莫伊痕轻蔑地弯嘴一笑,完全没有将白千赤的话听进耳中,反倒是挑衅一般的说道:“千岁爷,论阴术我是比不上您,但是这毕竟还是我的府邸,你就这么单枪匹马的杀进来,怕不是太小看我了?”

    只见他眉眼一挑,从花园四方立即冲进近百名身穿盔甲的鬼兵将白千赤重重围住。白千赤看也不看那些小兵一眼,只是眼中的温度刹那间又冷了好几分。

    “区区百名鬼兵,想挡住我?莫伊痕,我看你才太小看我吧?”白千赤轻蔑一笑,手掌心微微一聚,幽兰冥火立即凝聚在掌心之中。

    莫伊痕微微地舔了一下上唇,脸上尽是邪魅之色,眉眼轻佻地说:“小王怎么敢轻视千岁爷的实力,想当年千岁爷以一敌万那至今还是阴间鬼鬼相传的奇话。不过,千岁爷您可得擦亮眼看看眼前的鬼兵再说话。”

    白千赤不耐烦地看了一眼周围的鬼兵,但就是这一看他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眼中的杀意也泛起了一阵疑虑。

    “这些是阴兵。”白千赤愣了一下才呢喃道。

    莫伊痕脸上的笑意更甚了一些,满脸都写着得意,“千岁爷好眼神,不出三秒便分辨出我这是阴兵。那千岁爷此刻还有把握今天能够撕碎我的魂魄吗?”

    白千赤眉头上的疙瘩皱得更大了些,紧握着破龙鞭的手青筋都要爆开了。若是一百名鬼兵他根本就不会放在眼里,只是此刻挡在眼前的却是一百名阴兵。

    他自己清楚,当年以一敌万的传说虽然没有夸大但是也省略了很多细节,例如那“万”中有不少都是鬼兵,还有魑魅魍魉什么的非智慧体。要是真的要他单打独斗对上一万个阴兵,估计不死也要有半条命了。眼前这一百个阴兵也不是对付不了,只是手撕莫伊痕的魂魄是做不到了,说不定身上还会留下一些小磕小碰的伤痕。

    鬼兵顾名思义就是从百鬼中挑选出来的士兵,战斗能力弱,智商也低,一般鬼兵只会一些低级的阴术,多半都是靠蛮力取胜。阴兵就不一样,他们生前多半都是阴人世家亦或是从出生气就是阴间的世家子弟,例如四大判官家族中的孩子,他们的战斗能力就不是普通的鬼兵能够比拟的了。阴兵不仅战斗能力高,智商也高,能够通晓许多中级阴术,甚至还有阴兵能够习得高级阴术。

    莫伊痕这一招真算是阴毒了,竟然私自调动了一百名阴兵。要知道阴兵只能是为阎王效命,就连白千赤都是不能私自动用一个的。

    白千赤毕竟是经历过大战的,一百个阴兵顶多只能让他把最初手撕莫伊痕魂魄的决定暂时放下,不过教训他一番还是完全不在话下的。

    不过,看着面前的这些阴兵,白千赤却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一百名阴兵,阎王知道吗?”白千赤挑了挑眉,仿若不在意的问道。

    莫伊痕脸上的微笑微微地怔了一下,虽然只是一秒,但这一秒的变化还是被白千赤牢牢地捕捉进了眼中。

    “看来阎王并不知道他的好弟弟私自动用了阴兵。”白千赤环视了一眼周围的阴兵,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冷漠地开口问道:“你们身为阴兵没有阎王的指示,为何敢私自出动?”

    为首的阴兵身子震了一下,脸上镇定的表情开始慌张起来。

    莫伊痕见白千赤使出这离间计,心中也慌的很。他早猜到白千赤会来找他麻烦,所以才用阎王的令牌将这一百名阴兵调来府中,为的就是给白千赤来一个瓮中捉鳖。只是他没想到这堂堂阴兵,竟然也会被白千赤一两句话挑拨。

    “白千赤,你凭什么说我没有阎王的指示?”莫伊痕轻轻地咬了一下嘴唇,将藏在腰间的阎王令牌高高地举了起来,说道:“阎王的‘冥’令,见令牌如见阎王本尊。”

    令牌一出,百名阴兵齐齐下跪,高声连呼:“参见阎王,阎王永生!”

    白千赤纹丝不动地站在莫伊痕面前,就连俯身的意愿都没有,冷冷地说:“拿着鸡毛当令箭。”

    莫伊痕是什么身份,阎王的表弟,从出生那刻就是被捧着大的,也只有白千赤敢让他吃铁板了。原本他就不爽白千赤的作风,被他这么一嘲讽心里更是跳脚,暴跳如雷地命令道:“众阴兵听命,千岁爷擅闯王府,实属不敬,给我拿下!”

    一声令下,百名阴兵齐齐向白千赤扑去。

    白千赤倒也是动作敏捷,纵身一跃便悬在了空中,手握破龙鞭狠狠地往地上一打,从破龙鞭中传出的煞气立即将聚在前面的阴兵震了出去,以多米诺骨牌的姿态将还在后方的阴兵压倒。

    那些阴兵也不是吃干饭的,倒下没多久就又重新站了起来,快速地聚成一个巨大的圆圈,双手合十在嘴里快速地念出一连串的咒语。

    忽然,那阴兵上空突然凝聚成一个散发着金光的太极八卦图正高速地旋转着。

    “太极八卦阵!”白千赤心头一惊,没想到这群阴兵还是会高级阴术的,那这下事情就难办了。遂心生一计,用阴术幻化出了一个假影悬在空中,而真身趁着百名阴兵还在布阵的时候就溜到了莫伊痕的身后。

    这个办法虽说是不太光明磊落,只是对付莫伊痕这样一个诡计多端的恶鬼就应该用这种办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只见那太极八卦阵中散出的光芒将假影牢牢包裹住,随即化成一张金色的大网将假影扣死挣脱不得。

    莫伊痕看见眼前这番景象不禁仰头大笑道:“白千赤,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哈哈哈,若是你肯下跪叫我三声雍亲王,我也就放你一条生路!”

    “你现在若是愿意下跪叫我三声千岁爷,我可以考虑留你全尸。”白千赤高举着一把黑色泛着玄紫色光芒的手枪对准了莫伊痕的脑袋一脸冷漠地开口道。

    “你.....”莫伊痕一脸吃了屎的憋屈表情看着白千赤,又望了望在金网中的“白千赤”,用难以置信的语气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不是......”

    “我不是?”白千赤冷笑了一声,“我不是已经被他们的太极八卦阵制服了吗?笑话,我堂堂千岁爷,当年征战四方的时候你还不过是一个穿着开裆裤的毛孩子,竟然敢对我动手,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说着,他轻轻地将对准莫伊痕脑袋的枪上了膛。

    莫伊痕看着白千赤手上的那把枪,脸上惊讶的表情更加地精彩,一阵红一阵紫,磕磕巴巴地说道:“你这个......你手上的莫不是幽鸣枪。”

    幽鸣枪原本是一个阴术高强的阴人所制,它是集九十九条漂浮在忘川河上不愿往生的灵魂炼铸而成的阴器,因为煞气极重一度被列为违禁品。不过在近三十年都没有任何人或者鬼见过它的踪迹。

    “呵,你倒挺识货,那你一定也知道幽鸣枪一上膛必须要有魂魄祭奠才能收手咯。”白千赤冰冷的语气如刺骨的寒冰一般刺入莫伊痕的心尖。

    莫伊痕眼珠瞪得圆圆地,嘴巴张得大开,话都不敢说一句,身子只知道不断地颤抖着。关于幽鸣枪的传说他从小就听过不少,可是他从未想过有一天幽鸣枪会指着自己的脑袋。要知道幽鸣枪因为有执念深重的灵魂护体,就算是阎王也挡不住它的一枪。

    “刚刚不还如鹦鹉一般话叨吗?怎么如今字都吐不出来了?那就让本王解决你吧!”白千赤瞳孔一聚,右手的食指对着扳机就要按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