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96章 神秘画像

    莫伊痕的双眼死死的盯着白千赤手中的幽鸣枪,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脸上流露出的惊恐之色估计连他自己都想象不到。

    “你……你不能这么做!”几乎是花费了全身的气力,莫伊痕哆哆嗦嗦的冲着白千赤大声吼叫了一句,却不料白千赤根本就没把他的话听进去,眼中玩味的意味更深了。

    下一秒,一直停留在扳机上的手指有了动作的前兆,莫伊痕这才反应过来白千赤这次是真的铁了心想要解决了他,本就吓得惨白的脸色登时又白了好几分,已经吓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住手!”没想到这时突然从高空传来一声高喊,那道声音很是急切,莫伊痕听见这个声音之后眼中闪过了一丝希望的神色。

    白千赤嘴角的微笑停了一秒,看也不看那个声音的来源,右手食指直接用力地扣动扳机,几乎是秒瞬之间,子弹从幽鸣枪中高速射出,直指莫伊痕的额头。

    说时迟那时快,一轮火球从天而至,不偏不倚的正好打到了从幽鸣枪中射出的子弹上,只见那被火球打中的子弹往右一偏,正中莫伊痕身侧领头的一名阴兵。霎时间,阴兵化作了一滩发臭发黑的脓水,那从身躯中飘浮出的一缕魂魄也被吸入幽鸣枪中。

    白千赤眼见此景,心中多有不快,面色阴沉了一瞬,飞快的又恢复了如初。他见当下情景知道想要再打上一枪是绝对不可能的了,只能不甘心的将手中的幽鸣枪放回怀中。

    他看的清楚,刚刚打偏幽鸣枪子弹轨道的那火球就是阎王的绝技幽冥鬼火球,若是被这一招打中,不仅要在一秒内承受上万度的高温炙烤,还会在瞬间化为灰烬。

    不用看也知道刚才那句话是出自谁的口中,白千赤低下头看了一眼双手,拂去上面不小心沾上的灰尘,漫不经心的笑了一下。

    “阎王大驾,为何连呼驾的小鬼都没有一个?”白千赤状似不在意的开口,对着一众已经被惊呆的阴兵冷冷的说了一句,语气不怒而威,能看出他现在仍然怒气未消。

    他的话音才刚落,暗淡无光的天空忽然裂开了一道口子,从中倾泻出五彩的光芒,一只身披金光的瑞兽从天而至,而坐在那只瑞兽身上的,不是阎王又是谁。

    阎王身穿一身赤色华服,眉眼中尽是愁苦,嘴角却又强带笑意,长袖一摆从瑞兽身上走了下来,一直到白千赤的面前才站定。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心,他的身影恰好将莫伊痕给挡了个完全。

    白千赤看到了他的小动作,没有做声,只是依旧横眉冷眼的看着他,那副表情似乎是在说,我倒要看看你想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阎王却像是没有看出白千赤的不善出来,顾左右而言其他的说道:“近日地府开销过多,不必要的排场自然是能免则免。”

    白千赤挑眉冷笑了一声,眼神扫过还没有散去的一众阴兵,凉凉的开口道:“开销过多?本王看可不是如此吧,否则阎王无事又怎么会养着这么多阴兵在此供雍亲王差遣呢?”

    莫伊痕自从阎王现身之后就再也没有开过口,不知道是不是惊魂未定,他看上去还有些愣愣的,一直到白千赤刚才那句话落音,他才猛地抬起头来,脸色唰白的看向阎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白千赤将莫伊痕所有的反应都看进了眼里,见他这种反应心中自然清楚的如同明镜一般。他悄无声息的将心中的想法藏了起来,脸上换了一副懵懂的神情,忽然一拍脑袋,像是恍然一般喃喃了一句:“又亦或是这些阴兵,其实是雍亲王私自培养的?若是这样......”他说到这儿故意停顿了一下,面上的神情早已恢复正常,目光转向了阎王,语气愈发严厉的问道,“阎王可知雍亲王该当何罪?”

    阎王哪里会不清楚莫伊痕犯的是什么罪,他狠狠地瞪了莫伊痕一眼,可是心里却在想着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救他一次。

    莫伊痕被阎王这么一瞪,头立刻低了下去,唯唯诺诺的哪里还有先前嚣张跋扈的姿态,白千赤见他这样,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深了。

    阎王虽然对莫伊痕如此肆意妄为也是生气的很,但是不论如何,莫伊痕毕竟是他的血亲,长兄为父,他明白就算莫伊痕犯了多大的错,有一部分原因都是源于他管教不严,即便他这个堂弟是犯下滔天大祸,他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罚。如此想着,阎王藏在双袖下的双手更是紧紧的握成了拳状。

    在阴间有规定,除阎王以外任何私自调动阴兵者皆以死罪论处,情节严重者亦可以抽筋剥骨直接送入地狱,永不能再入六道轮回。

    地狱中有一魔兽,相传是远古父神的坐骑,父神归古后曾想独占大地自立为帝,最后被天界众神逼退只阴间又退居地狱坠入魔道,天帝念在其曾经是父神的坐骑尊其为狄阿布罗魔尊。这狄阿布罗魔尊最热衷的事情就是将所有被流放至地狱的鬼神吸收,以壮大自身的能量,所以鬼神一旦被送入地狱那就永无生还只可能了。

    阎王故作镇定地轻咳了两声,随即换上了一副笑脸,嘴角漾着一抹温柔的笑意看着白千赤道:“千岁爷你这话可就严重了,今日不过是伊痕他一时糊涂,小孩子家家的小打小闹,您怎么也放在心上,还将这幽鸣枪搬了出来。幽鸣枪一出,必要有灵魂祭奠才能收手。您说这一点点小事,您又何必这么认真。”

    一点点小事?白千赤不耐的皱了皱眉,看向对面的眼神又冷峻了好几分,不屑的哼了一声,这个阎王还真不愧是文臣出身,黑的也能被他三言两语挑拨成白的。

    但白千赤又怎么会是那么容易能够糊弄过去的,他在这世间摸爬滚打也这么多年了,早就已经成为了老油条,再说今天这事若单单只是莫伊痕用阴兵埋伏他也就罢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也不无不可。

    可是他最初来收拾莫伊痕这个家伙根本就不是为了这件事,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拨我和白千赤的关系就算了,这次甚至还妄图想要染指我,白千赤向来将我视作掌中宝,哪怕是一根手指头都不愿让别人碰一下,这一次又怎么可能轻易的原谅他?

    一想到之前在我背后看到的那些伤痕,白千赤的眼神就又暗了好几分,阎王一直在对面悄悄的观察着白千赤的神色,见他不仅没有退让的意思,双眼里甚至突然像是冒出火来,心中暗暗道了一声不好。

    果然,下一秒白千赤就冷冷的开了口,语气甚至比冬日里的严寒温度还要冷上好几分。

    “阎王巧舌如簧的功力依旧是那么如火纯青,本王实在是敬佩有加!行,就算本王把他调动一百名阴兵的事情当作是小孩子不懂事,那他到人间对本王王妃意图不轨的事情又该怎么解释?莫不成阎王还想告诉我是雍亲王年少肝火旺,一时找不到可以下火的地方吗?”白千赤满眼的怒意,连带着方圆十米内的绿植都在霎那间枯萎焦黑。

    整个雍亲王府瞬间都因为白千赤的怒火而像置入了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一般炙热,阎王看上去倒还好,莫伊痕隐隐露出了几分不适感,旁边的那些阴兵早就一个个乱成一团了。

    而此刻正在在府内四处乱窜的我,虽然对于白千赤那边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但是也感受到了这股无名的烈火,只觉得身体闷热难受的很,身上很快就冒出了一层薄汗,打湿了贴身的衣物。

    越是燥.热我就越是急切的想要找到白千赤,奈何一直绕了好几圈都没能看到任何可以问话的下人,我就像是一只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走,没一会儿额头上就冒出了点点汗珠。

    这时我远远的看见一方清池上有一座小屋子,一看到那清池我立马感觉一阵凉意似乎扑面而来,心中一喜,连忙加快了脚步往前走去。

    上了这湖心小屋果然比在屋子外要凉快上许多,顺带着心中的焦躁烦闷也褪去了不少。我站在屋子里,不可避免的细细打量了起来,这一看才发现这间屋子里面的摆设布置都要比刚刚我路过的那几间屋子都要别致许多。

    若将其他屋子比作是用珠宝镶嵌的华服的话,那这间小屋的程度应该就是麻布衣裳,虽然看上去朴实无华,但是实则却更为讨人喜爱。

    我细细的摩挲了几下自己光滑的下巴, 越看这里面的布置越觉得顺眼,不禁连连点了好几下脑袋,没想到莫伊痕这酷爱浮夸风的恶鬼府邸中也有这么一处清雅的地方。

    我又朝里面走了几步,忽然,我的目光被屋内一副已经泛黄发旧的画像吸引住了目光。画像中一名女子清冷新丽,一袭长发没有任何头饰如瀑布般倾泻在肩上,白色的绸缎裙将她的肌肤衬托地越发白皙似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