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97章 巨大的杀意

    我的视线牢牢地盯在画中女子的脸上,几分疑惑之心从心头涌了上来,这个女子看上去眉眼之中竟和我有几分相似,不过细细看来又有几分像姐姐。

    我就像是着了迷一般盯着画中的女子,越看越觉得这画中的女子给人一种天仙似的美,少了一股子烟火气,让人不禁生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敬畏感。若是拿她和姐姐相比的话,就气质而言就完全不同了,姐姐的身上给我的感觉不同于这种距离感,她的美是迫人的、妖魅的,只要和她对视上一眼都会被勾了魂的那种美。

    好生奇怪,我猛地想起来上次在白千赤的府邸也看到过一副和我一样的画,现在这莫伊痕的府中又有一幅和我们姐妹如此相像的画像,一个大胆的念头在我的脑中渐渐浮现,她们莫不是同一个人?

    正疑惑着,忽然听到窗外似乎有些许声响,我向前走了几步从屋子的小窗向外看去,结果正好看见在花园中对峙的白千赤他们。

    “千赤!”看到白千赤之后我几乎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之情,立刻就在屋内对着花园大喊了一声。

    白千赤闻声回头,看到是我之后脸色忽然一变。

    此时我根本没察觉到埋伏在身边的危险,一看到白千赤什么有多余的心思都没有了,转身就想往屋外跑去。结果还没等我完全转过身来,整个身子就被一股力量给提了起来,“嘭”的一下直接被那股力量从小窗中给扯了出去,我整个人都悬在空中。

    我惊恐的看着离我还有一段距离的地面,想要挣扎却发现自己被那股力量给死死的钳制住了,完全动弹不得。

    在花园中对峙的三鬼全都停下了刚刚的对话,视线聚集在我的身上,白千赤看向我的眼神里更是充满了担忧。

    我也不知道是被一个什么东西提了起来,只觉得被它碰到的地方全都腥臭异常,像是身上被沾到了死了一百天的鱼,刚刚在挣扎的过程中嘴里还不小心被灌入了那死鱼的鱼汁,充满恶臭的味道经久不散萦绕在我的整个身子,嘴里和鼻尖都是这股味道,我几乎就要吐了出来。

    “莫伊痕,你这怎么还养着这恶兽!”白千赤看出了我脸上不适的神色,立刻转向莫伊痕怒火重重的吼道。

    莫伊痕脸上虽然没有表露出焦急的神情,实则心中就像是被热油淋过一般火烧火燎的,但是碍于白千赤在场他又不能表露出来,只能双手紧握成拳头,想要借此把满腔的情绪给发泄出去。

    他本就忍耐忍得辛苦,现在听到白千赤这么一问,他就更恼火了,愤然回了一句:“我的府邸,我高兴养什么不行,哪里轮得着你来管!”

    “你......”白千赤瞪着莫伊痕的脸,紧攥着的拳头里指甲都要嵌入肉里去了,见和莫伊痕说不通,白千赤只能愤然的扭过头,神情紧张的看着我,生怕我会被那恶兽给伤到了。

    “千岁爷,您先别着急,依我看这鲲兽一时半会儿还不会伤害小娘娘,我们还是先冷静下来再做打算。”阎王爷扫了我一眼,转而对白千赤说道。

    虽然隔着挺远的距离,我又被悬在空中,但是阎王说的这一番话还是不多不少地传入了我的耳中,我立刻就生气的瞪大了眼睛。

    好一个阎王,他还真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不要着急?冷静?连我这么一个凡人都知道鲲兽有多可怕,他怎么能对白千赤说出不要着急这样的话来。这么慢想着我对他的印象顿时又差了好几分,趁他没注意的时候狠狠地瞪了他好几眼。

    鲲兽虽说不是什么凶兽,也是很容易捕捉得到的兽类。鲲兽对于鬼来说也就是宠物罢了,只是它样貌丑陋也很少真的会有鬼将它当作宠物豢养,不过对于凡人来说那就是真真正正的凶兽了。因为它常年在黄泉中生活,以死去的尸体为食,任何靠近鲲兽的人都有可能被它当作果腹的食物。

    我曾听六叔说过一个传说,似乎是还在抗日的那段时期,一头鲲兽误入了人间的河流被困在中游进退不得。那时恰逢鬼子进攻,整整一个师的日本兵,进了那个河里就再也没有出来过,连骨头都没有剩下。据说那条被血染红的河整整流了三天三夜才把那些血流干净,现在去到那条河都还能看到当时被血染红的河底石。

    当时我年纪小,还以为是六叔为了不让我下河玩故意说故事唬我,后来悄悄问了村里最老的那个老人,才知道确有其事。自那之后,我就再也不敢靠近那条河十步近。没想到我这么多年躲得远远的鲲兽,这下居然在莫伊痕的府中撞上了。

    我勉强着扭.动了下身子,调整了一下角度,俯身看了一眼身下的鲲兽。河马的头,鲸鱼的后身,原本该长着鱼鳍的地方长出了好几条像是八爪鱼一样的触手。而我此刻就是被那恶心的触手上的吸盘给牢牢吸住了。

    这鲲兽长得丑陋至极,身上的每一处地方还都散发着一股难闻至极的味道,别说是触碰了,我真的是连看都不想看一眼这个玩意儿,也不知道莫伊痕到底为什么要养在府中?这难道是他的恶趣味?

    本来就害怕,现在看到了鲲兽的模样之后我就更加觉得害怕了,连带着所有的恐惧之情都从心底冒了上来,根本都克制不住。

    “白千赤,你还愣着做什么!快来救我啊!”我害怕又着急地哭了起来,不管不顾的就冲着白千赤大声喊叫了起来。。

    没想到我这么一喊,那鲲兽像是能听出我在呼救一般,其他空闲的触手不停地拍打起来,连带着我都被它剧烈的动作而弄得摇晃不止,五脏六腑好像都要撞到一起,视线里的画面全部都上下波动了起来。

    不经意间,我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池中的水面上竟不是平静的,反而还在不断地冒出一个个的水泡来,那水泡之上还飘起一缕缕的轻烟。

    我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白千赤他们为什么一直都在观望而不出手救我了。六叔曾经说过,这鲲兽常年生活在黄泉中,若是要脱离黄泉长期生活必须要将其养在具有高度腐蚀性的酸性液体中,例如硫酸。他们三个对付鲲兽当然是绰绰有余的,只是担心将鲲兽逼急了,连着我一起带进这满是硫酸的池子里,那到时候我定然就尸骨无存了。

    我想了一下自己掉进这硫酸池子里的画面,不禁全身打了一个寒颤。

    说来也是我大意,一路过来竟然不觉得这空气中带着这么浓的腐烂味。还有我之前之所以没觉得这池子有什么不同,大抵就是因为莫伊痕府中这一塘池水平时是分上下两层的,硫酸是在最下面,鲲兽因此也一般只在池底活动。

    而它之所以会突然冒出来将我给捆住,可能就是因为我刚刚对着白千赤那一声呼喊,将它从池底惊动了起来。

    我不禁有些后悔刚才不管不顾的那一声喊叫,只是现在就算后悔也没有用了,我已经被这鲲兽抓住了,只希望他们三个之中任何一个能够想到救我的办法。

    白千赤的目光一直聚在我的身上,听到阎王的话之后也没有任何反应,我回望向他,在他湛蓝的双眸里看到了难以掩盖的急切。

    “莫伊痕,这畜生是你养的,你总有办法让它把安眉放下来吧?”白千赤此刻也顾不上这一次回阴间是为了找莫伊痕的麻烦的了,眉毛皱成了一个大疙瘩着急地问道,那副口气明显就是希望听到莫伊痕肯定的回答。

    莫伊痕盯着被鲲兽晃来晃去的我,脸上终于还是浮现出了一丝担忧的神色,片刻之后才无奈地回白千赤道:“它不是我养的,是这屋子的主人养的。”

    白千赤听了这话皱着的眉头越发地纠结扭曲了起来,收回了目光铁青着一张脸凝视着我的方向,半晌之后才咬着牙说道:“安眉,你相信我吗?”

    相信,相信,当然相信!我在心里默默念叨着,脑袋如小鸡啄米一般连连点头。

    经过刚刚的那次晃动,我再也不敢发出声音来,连呼吸都小心翼翼地,生怕又惹怒了这头鲲兽。刚刚被它晃的那几下,我觉得之前二十几年坐过的云霄飞车都白坐了,它每晃一次,我肚子里的那些肠子和器.官就大翻转一次。最难受的就是我今天就没吃什么,想吐也吐不出来,只能干呕着,食道里火辣辣地疼。

    白千赤见我点头之后就有了动作,他手中的破龙鞭已经就位,一身的火焰包裹着他,目光炯炯地盯着巨大的鲲兽。我紧张的看着他,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白千赤似乎对着我柔柔的笑了一下,那个笑容里所蕴含的温柔几乎要令我身心荡漾。

    鲲兽似乎察觉到来自白千赤身上巨大的杀意,仰着头发出了一声惊天长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