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98章 亲戚关系

    抓住我的触手突然开始移动,我一点点的下降,离它的嘴巴越来越近,我这才恍然明白过来,这个怪物似乎是要将我往它的嘴巴前方移去。

    强烈的求生欲驱使着我不断地挣扎,鲲兽似乎感受到了我身体的扭.动,蜷着我的触手越发紧了一些,我被那触手紧紧的缠绕着,身体被迫笔直而又僵硬。

    眼看着它的嘴巴越来越近,我似乎都能闻到从它那张血盆大口中飘出的腐臭味,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让自己不再干呕。

    忽然,在我的身子离它的嘴巴有近三米距离的时候,它的触手停了下来,我就这么停在了它的嘴巴的正上方。

    似乎我离死亡的距离也就那么近了,我的心不知怎么的,就从之前的慌乱一点点变得安定了下来。

    白千赤见了鲲兽的这一系列动作,登时就不淡定了,猛地向前了几步就想要冲进来救我,可是却被鲲兽的其他触手一直抵挡在池塘之外,不能近握分毫。这场战斗,白千赤因为要顾及我,连他阴力的十分之一都没有使出来。一旁的阎王和莫伊痕看着白千赤在和鲲兽打斗着也不出手相助,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袖手旁观着。

    我紧张的看着白千赤的位置,生怕他会被鲲兽伤到,一时间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就在这时,鲲兽的身上突然散发出了一道金光,直接将近身肉搏的白千赤远远地弹了出去,下一秒立即就将我的身子往它的嘴前移动。

    完了,完了!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缓缓的距离它的嘴越来越近,心里也越发的绝望了起来,这次可能是真的死定了,我怕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到底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不仅有鬼想要我的命,如今连这个鲲兽也想要我的命,它还想把我当作它的鱼饲料吃掉。

    “喂喂,你停手啊!”紧张到不知所措的我也顾不得会不会惹它更激动,手脚胡乱扑腾着大喊道,想要试图靠着这句话让这个怪兽停下所有的动作。

    没想到鲲兽触手的动作真的突然停滞了,我意外的睁开了眼睛,刚一睁开眼睛鲲兽的身子里突然就发出了一声嘶吼。我震惊的睁大了眼睛,这一声嘶吼声和刚刚的长啸声听起来完全不一样,仿佛其中带着无尽的悲凉和思念。

    我愣了一下,脑袋开始告诉运转起来。这个鲲兽怎么突然发出了这样的嘶吼声,难道他是会通人性?

    我轻咳了一声,愣了片刻,清了清嗓子用轻柔的嗓音开口道:“鲲兽,你能将我放下来吗?”

    那鲲兽一怔,可是下一秒停住的触手又开始往嘴边移动,我刚才才升起来的一丝侥幸之心立刻又凉了下来。

    我看着它牙齿缝隙卡住的人体残肢,心中的慌张越发地膨胀,再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一股无名的怒火就涌上了心头。我这到底是招了什么仇结了什么怨,这一天天的不能让我好好过吗?

    一这么想我的怒气也立刻也升了起来,熊熊怒火在我的心里不断燃烧着,几欲要将我的双眼烧得通红。

    “你这臭鱼赶紧把我放下来,要是敢把我往你的嘴里再靠近一厘米,我发誓一定会找机会报仇雪恨,非把你这条臭鱼给清蒸红烧了不可!”我冲着那鲲兽不管不顾的大声喊道,完全将心中的怒气给发泄了出来,丝毫都不在意一会儿自己是否会命丧鲲兽的腹中。

    我只是无意一说,没想到鲲兽竟然真是像是真的害怕我说的话一般,它的动作停住了。我怔怔的看向脚下的巨兽,忽然,从它如牛眼一般的眸子中渗出了巨大的泪滴“哗”的一下滴落到了池塘里。

    我顿时被吓住了,连动作都忘记了要做。

    它哭了?它哭什么!明明差点被吃掉的是我好伐?我感觉自己的头上滑下了三条黑线,无语的看着脚下的鲲兽。

    “你哭什么哭!要哭就回去找你妈妈哭去,赶紧把我放下去。”此刻我心中对鲲兽的畏惧消退了不少,倒是一腔的怒火还无处发泄,只能嘴上说两句以发泄心中的怨气。

    不过那只鲲兽似乎真的能听懂我的话,轻轻地就将我放在了池塘边。

    再次回归地面的我终于感受到了脚踏实地的安全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忽然想起那鲲兽还露着半个头在我面前,随即后退了一步,小心翼翼地开口道:“那什么,谢了。你既然放了我,要把你清蒸红烧的话也就不作数了。”

    鲲兽听了我的话,竟然还表现出了一副欢呼雀跃的表情,在池塘里扑腾了好几下,然后潜入水中没过一分钟又重新探出头来将半只人手丢在我的面前。

    我看着那只已经被池水泡得发白发胀的人手,不禁后退了两步,瑟瑟发抖地抓着白千赤的胳膊。

    “没事,它是在向你示好。”莫伊痕从身后走了上来,脸上带着一副思念愁苦的表情。

    示好?我看着那人手害怕地咽了一口唾沫。它怕不是个傻子?我是人,它用吃剩了的人手向我示好,难不成也想让我和它一样吃了这个手?

    我尴尬地对着鲲兽笑了一下,开口道:“谢谢你的好意,可是这东西我吃不惯,你还是自己吃吧。”随即拉着白千赤的胳膊,躲到他的身后去。

    “小娘娘莫怕,这鲲兽一旦向你示好,便不会再伤你。”阎王说道。

    我扯了扯白千赤的衣角,小声地问道:“你刚刚是不是使了什么阴术,不然这鲲兽怎么突然又对我示好起来?”

    白千赤微微地摇了下头,“鲲兽有怨灵护体,阴术对它并无作用。这也是我刚刚为什么打的那么吃力的原因。”

    不是白千赤的阴术,那又是什么?

    我的目光忽然和莫伊痕的视线对上了。他看着我的眼神中似乎有一种很复杂说不出的情感,就像有满腔的话想要说却吐不出来的感觉。

    我愣了一下,难不成是他出手救了我?可是连白千赤都无可奈何的事情,他是用的什么办法?

    莫伊痕大概是看出了我心中的疑虑,对着我解释道;“鲲兽突然放弃对小娘娘的攻击大抵是因为小娘娘长得很像它认识的一位故人。”

    故人?是小屋内那幅画像中的女子?

    我看向白千赤,他却什么话也没说。

    站在一旁的阎王扫了一眼我们三个的表情,微笑着说道:“都怪本王吩咐不全,应该让红凝将你亲自送到千岁爷身边才是,那就不会发生刚刚那样的事情了。让小娘娘你受到惊吓了,真是罪过。”

    红凝?那顶轿子吗?他和海凝难道是亲戚关系,看着似乎不像啊。

    “阎王说这话真是折煞我了,您贵人事忙,哪能照顾的那么周全。”我笑着回道。

    白千赤冷冷地瞥了一眼阎王,毫不客气地说:“你让安眉到阴间来有什么阴谋?”

    阎王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依旧是挂着得体的微笑说道:“千岁爷您说这话就没意思了。小娘娘是您的妃子,亦就是我阴间的,虽然她阳寿未尽,但自由出入阴间的资格总是有的,怎么能说是阴谋呢?”

    “千赤。”我悄悄地拉了一下他的手。

    这里毕竟是阴间,阎王的地盘,又是在莫伊痕的府内。站在我们身边的还有那么多看起来阴森可怖的士兵,还是不要起冲突的好。

    “是我自己要来阴间找你的,不管阎王爷的事情。”这句话看似说给白千赤听,实则是说给阎王听。言外之意,我想他这么老谋深算的一个鬼,不可能不知道。

    我之所以能得到进阴间的令牌是因为莫伊痕对我做出了意图不轨的事情,阎王答应要给我一个交代。而现在,我用这个找他要“交代”的令牌来了阴间,却没对白千赤说这是阎王主动给的。也就是说我已经给足了阎王台阶下了,若是他再不懂得顺着阶梯走下去,到时候白千赤和他闹出什么大事,从而扰乱了阴间祸延六界的罪名就不能扣在我的头上了,只能让他这个做阎王的担着了。

    阎王自然也是听出了我话里的意思,笑着说道:“千岁爷,这件事还是本王太过疏忽了,应该提前告知你一声。正好,如今我们几个都在,不如就去前厅喝杯茶,好好将最近的误会全都解释清楚。”

    白千赤黑着一张脸,丝毫没有要应允的意思。

    我用胳膊狠狠地撞了一下他的身子,小声地说道:“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但是这里是别人的地盘,你真的有把握全身而退吗?”

    他咬着牙回道:“血洗他的府邸都可以,更何况全身而退。”

    我真的被他气到要吐血,虽然莫伊痕对我不敬,但是也不用到血洗王府这么个夸张的地步。正所谓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阎王终究是阴间的王,面子还是要给一个的。

    在我的软磨硬泡之下,白千赤终于还是答应了和他们喝茶的邀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