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99章 鬼也可以吃饭

    阎王和莫伊痕在前面款款走着,我和白千赤并排和他们大概有个两三步的距离。再次脚踏实地的感觉实在是说不出的美妙,只是精神刚一放松下来,我就不可避免的又想起了之前那只鲲兽不按常理出牌的行为。

    前面阎王似乎在和莫伊痕说些什么,莫伊痕的头微微的低着,背影看上去有几分落寞。我见他们全神放在交谈上,没有注意我们这边的动静,于是向旁边移了一小步,白千赤察觉到了我的动作,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头。

    我见状连忙向他展露了个大大的笑脸,白千赤的神色因为我这个笑容顿时变得更加深不可测,他的眼神仿佛在无声的质问是不是有什么阴谋,我的笑容顿时就僵在了嘴角。

    我摇了摇头,懊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我这是在做什么呢,还是赶紧问问题来的更重要一些。完全沉浸在个人世界中的我完全没有注意到白千赤脸上一闪而过的宠溺的笑容。

    我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盯着旁边的男子,颇为好奇的问道:“千赤,刚刚莫伊痕口中提起的故人是不是就是那间屋子的主人?我刚刚在那屋子中见到一幅画像,眉眼之间像极了我,不过我觉得那女子长得也有几分神似安姚。”

    说着说着我的脑海里再次浮现了那副画中女子的样貌,越想越是觉得熟悉,心中的好奇顿时更盛了,有些急切的追问了下去:“我还曾经猜测过拿那是安姚的画像,不过后来仔细一看,那幅画似乎有些年头了的样子,我就想着肯定不会是姐姐的画像。你知道那画里的女子究竟是谁吗?她怎么和我们姐妹那么相像?”

    问完之后我就紧紧的盯着白千赤,没想到他脸上的表情竟忽然停滞了一秒,显然是没有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但不过一秒他就立刻恢复了正常的神色,看向我的眉眼间带上了几分凉意,冷漠地开口道:“是谁并不重要,你不需要知道。”

    听到他的这个回答我无疑是失望的,可是看到白千赤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将头转了回去,目光定定的看着前方,明显一副不想再和我就这个问题多谈的架势,我也就只能失望的撇了撇嘴,不再继续追问下去。

    我了解他的性格,若是他愿意告诉我的事情,即便我不问也一样会告诉我,若是不想让我知道的事情定然会绝口不提。不过我对于那画中女子倒也没多大兴趣,只是觉得看到有这么像自己的人一时好奇心泛滥罢了,反正世间这么大,长得相像的人总是会有的,这么一想我也就释怀了不少,很快就把那幅画给抛到了脑后。

    当时不在意的我完全没有注意到身旁的白千赤其实一直在悄悄的注意着我脸上的神情,一直到我无奈的耸了耸肩后他才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

    我更没有想过,当太多的巧合凑在一起的时候,似乎就不那么的“巧合”了。

    阎王一直领着我们走到了正殿的偏堂中。比起正堂的富丽堂皇,这里就显得朴素得多了,杉木的座椅,晚清的古董摆设,就连屋中的绿植都是不起眼的凤尾叶。我看到这里的风格,心情莫名的就愉悦了起来。

    可是另一边莫伊痕却似乎很不愿意我们进这偏堂,他扫了我们两眼,一直在阎王耳边状似悄声说着什么,但其实他的音量并不小,恰好飘到了我们的耳中。

    “为何不去偏殿,我素来不在这里招待客人。”

    我听了他这句话没什么反应,毕竟这是他们的私事,我也不好多言什么,不过悄悄在心里给莫伊痕加了一个小气鬼的标签。

    阎王显然也很不满意莫伊痕说的这句话,眼神先是往我们这边瞟了一眼,见白千赤和我都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才像是松了口气一般。随后就眼神凌厉的瞪了一眼莫伊痕,压着嗓子对他说道:“素来登你门的也不曾是白千赤这样的人物。他的身份,难道还配不上进你这正殿吗?”

    即便阎王都这样说了,莫伊痕却依旧一脸不服气的模样,看上去像是想要再开口说些什么,阎王却并不打算继续和他叨扯下去,一个眼刀扫过去,转身径直走上了堂中的主位。

    阎王也不忙坐下,而是身子微微向前倾,谦恭地朝着白千赤开口道:“千岁爷,您先请。”

    白千赤倒也不客气,二话没说直接就走到了主位的右手边坐下,又向我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我坐在主位左手边的座椅上。

    我虽然从小生在普通人家,但幸在我们家也算是白旗镇有名声的家族,从小因为爷爷的关系也见过一些大的场面。虽然那时年纪小,我却依稀能记得两三分的情景,爷爷总是坐在主位,而主宾就是坐在主位的右手边,上宾则坐在左手边。剩下的一干晚辈就会坐在后面的位置。此刻按照礼节,我坐在白千赤的右手边其实更为合适。毕竟莫伊痕也是王爷,虽然地位不及白千赤,但和我相较的确是高上不少。而如今白千赤的意思是让我把这位置坐了,不就是当着阎王的面打了莫伊痕一巴掌吗?

    我顿时就犹疑了,在堂中无措的站立着,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究竟是该向前亦或是找别的位置坐下。

    阎王自然也看到了白千赤的眼色,见我犹豫脸上立马堆起了一个笑容,他脸上的笑容虽然难看了些,但也没有过多地将情绪表现出来,反而是和气地说:“既然千岁爷让小娘娘坐下,那坐下便是。本王与千岁爷相识已久又是同僚,大家不必那么客气。”

    我瞄了一眼白千赤,见他默不作声,只好颤颤地坐了上去。刚一坐上去我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可是却又不敢表现出来,面上依旧维持着镇静的模样。

    我偷偷的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莫伊痕,只见他郁结在脸上的黑青之色愈发地浓重,很明显,他因为我坐了这个位子很不愉快。他冷哼了一声,大步走到我对面,愤然地扫了一下长袖随即重重地坐了下去,连带着一旁好好安放着的茶杯都晃出了茶水。

    我清扫了一眼那些溢出在桌面上的茶水,默默的在心里更加认同了之前认为他是个小气鬼的想法。

    白千赤脸上倒是没什么变化,他面色波澜不变,右手拿起茶杯轻轻地茗了一口,食指和中指轮番在茶杯上轻点着发出细微的声响。

    我一看见他这个小动作,一个没忍住就轻笑了一下。每每他心中快意之时就会不自觉的做出这样的动作,他的嘴角都若有似无的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意,似乎当着阎王的面教训了莫伊痕这件事让他心中的郁闷舒畅了不少。

    “这茶味道不错。”白千赤放下茶杯,意有所指的轻言了一句。

    没想到莫伊痕脸上居然飞快的一改之前的郁结,又扬起了新的神色,看上去像是根本就没有听出白千赤话里有话一般,反而露出了一抹邪笑,懒洋洋的说道:“这茶自然不错,这可是我特意命人在滇南带回来的,恰好掐着月光最盛的那夜连夜采摘的嫩叶,用熔池中滚.烫的融浆作引火炒制而成。每一片茶叶的火候都是一样的,泡出来的味道亦是入口即散宛入心脉的。”

    我听他这么一说对这茶也生出了几分好奇之心,端起茶杯送到嘴边轻抿了一口,初入口时还不觉得有什么,没想到下一秒原本淡而不闻的茶香就猛地在口腔里发散出来,如迸发的融浆一般热烈,沁入心扉,经久不散。

    我小心翼翼的捧着茶杯,又试着再喝了一口,将那茶水留在口腔里细细品尝,只觉得这味道惊艳中有种难以言喻的滋味,但是又抓不住那一分奇妙究竟是什么,便开口道:“这茶,似乎回甘之后还渗着苦涩。”

    “苦涩?”阎王一听我这话立刻反问了一句,脸上略带吃惊之色。

    我当下心中不免一虚,品茶这种事本就不是我的强项,也就是将味蕾的感觉随口一说,没想到阎王似乎还很认真地喝了一口,愈发不解地看着我。

    我顿时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可是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只能在脸上保持一个尴尬的笑容,向白千赤发出了一个求救一般的眼神。

    “眉眉的舌头怕是被我养刁了,喝不惯这些茶,阎王别往心里去。”白千赤了然的朝我眨了眨眼睛,不清不淡的说了一句,阎王听他这样说也就没再表示什么。

    “不过,不知小娘娘素日里喝的是什么茶?”阎王转而看向我开口问道,看上去是真的想要知道我平日里一般喝什么茶。

    我想了想家里的那些茶叶,多半都是白千赤从阴间带来的,具体是什么茶我还真的不太清楚。其实以前我是不喝茶的,后来和白千赤在一起之后,他每每都会带一些回来,也是那时我才知道只要炮制方法得当,类似酒、茶之类的,鬼也可以和凡人一样食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