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00章 神秘花香

    “我也说不上来家中的是什么茶,只记得泡出来的茶水是淡粉色的,闻起来还有一股子甜味。那叶子我似乎在人间也不曾见过,不过我从小对植物就不是很了解,所以也说不准到底是什么。”我没有多想,将平日里喝的茶稍稍描述了一番,但是又觉得自己似乎说的不是很明白,随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闻言阎王的脸瞬间变得铁青,嘴角一抽一抽地显然是在压抑着心中的讶异,他一脸吃惊的神色丝毫不掩饰的问我说:“你说的莫不是常年长在熔池边的火菊?”

    我不知道他口中的火菊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只能望向白千赤。

    “阎王见多识广,单凭眉眉这三言两语的描述竟然能猜出来。也是眉眉身子虚寒,百鬼子让我去找来泡茶给眉眉喝的。”白千赤脸上依然是一副淡然的模样,不甚在意一般的说道,但是另一旁的阎王几乎惊讶的嘴都合不上了。

    我看着阎王的神情,忽然就想起了什么,随之心肝几乎都要快颤出来了。那个熔池是什么地方我虽然没去过,但也听过一些关于那里的一些传言。熔池处在地府和地狱的交界,一般的小鬼都是绕着那里走的,因为那的温度太高,只要稍微一靠近就会有灰飞烟灭的可能。据说也只有地狱中的狄阿布罗魔尊可以在这熔池中畅快地游泳,其他鬼神是连靠近其十米的距离都算是极为艰难的一件事,就更不要说是在熔池边将火菊摘下来泡茶喝。

    一想到这儿我也就明白了,为什么阎王刚才的脸色会那么难看,白千赤云如此淡风轻这么一句话,却当真是给阎王一个极大的下马威。这下别说是阎王了,连带着我都对他真正的实力感到好奇和畏惧。

    阎王轻咳了一声,缓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大概是想要转移话题,随即又换上一副严肃冷冽的表情对着莫伊痕说:“莫伊痕,你可知错!”

    莫伊痕愣了一秒,没有反应过来怎么话题又突然转到了他的身上,不服气的望着阎王咬唇道:“我有什么错?”

    “你有何错?混帐东西!本王告诉你,你错的地方多了!一错就是对千岁爷不敬,二错就是对小娘娘意图不轨,三错就是没有本王的命令私自调动阴兵。”阎王一脸震怒,密密汗珠渗在他青筋突起的额头上,紧握着茶杯的手突然向前一掷,茶杯落地瞬间碎成碎片,滚.烫的茶水泼洒了一地。

    阎王这一番话别说是阎王了,就连我听了都觉得吓了一大跳,身体忍不住的一哆嗦,颤颤巍巍的看着平日里儒雅的阎王发如此大的火,不禁在心里暗暗同情了一下莫伊痕。

    “是我是错了!”莫伊痕“噌”地一下站了起来,双眼通红地对着阎王吼道:“我错在是你的弟弟所以就永远低人一等!我真的不明白,哥你身为阎王为何一次次地退让,他白千赤到底算是个什么东西!”话罢,他看都不看阎王一眼,就狠狠地踢了一脚地上的茶杯碎片,挥袖愤然离去。

    莫伊痕的步速很快,很快就消失在我们的视线当中。

    阎王此刻的表情算是难看到了极点,恼怒的脸上左右眉高低不平,莫伊痕现在离开留他一个人在这,显然就是将这个烂摊子完全扔给了他。

    阎王微抽的嘴角刻意僵持着,努力挤出了一个微笑对着白千赤说:“千岁爷真是让您见笑了。伊痕年轻气盛不听我教导,还望您能够看在我的份上不要见怪。本王日后一定会好好地管教他,不会再让他到处胡作非为叨扰您的生活。”

    他这一番话简直是将姿态放低到了极点,我能看出来他还在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白千赤的脸色,一时间更是对白千赤在阴间的身份和实力越发的好奇了起来。

    白千赤却还是一张冷脸,连语气都像是北极千年寒冰一般,丝毫不退让的望向他:“阎王这话似乎已经说了不下十次了,难道您真的以为本王的忍耐力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吗?”

    一听白千赤这番冷言冷语阎王脸上的笑终于是挂不住了,面色僵了一瞬,随即用略带恳求的语气对着白千赤说:“本王知道,这样要求千岁爷实在是过分了些。只是这伊痕是我们家族最小的一个孩子,又是一个男丁,家族中的长辈难免会宠溺一些,才会造就了他今日这般目无尊长的德行。本王并无冲撞千岁爷之意,但也请千岁爷能给本王一个面子,也能给我整个家族一个面子。”

    我坐在一旁局促不安地看着眼前的情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这阎王爷对白千赤这般低声下气,那还真是一番奇景,特别是阎王为了求情连自己家族都搬了出来,这样的举动不免让我觉得惊讶。除了惊讶更多的就是好奇,到底白千赤曾经做过什么丰功伟绩能让阎王的家族都如此敬畏?

    白千赤眉头微微地皱了一下,不知怎么的目光忽然就停在了我的身上,他的目光一闪,我顿时生出了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下一秒就听到白千赤说:“安眉,你说。”

    我说?我说什么啊!我被她这一句话弄懵了,阎王的目光飞快的转到了我的身上,我顿时更是压力山大了。

    我涨红着一张脸盯着白千赤,,用眼神询问他到底想让我说什么。他却一点提示也不给我,就这样睁着两只眼睛看着我,仿佛是想让我自己来做决定。

    其实这件事我本来就已经没打算追究,是白千赤硬要追到地府来给他一个教训的,现在又要我说,我能说什么呢?不追究倒也不是我脾气好不记仇,只是这莫伊痕再怎么说还是有阎王在撑腰,虽然经过刚刚他们两个的对话我觉得就算白千赤强硬着要剁了莫伊痕的一双手阎王也是不敢多说什么的。但是这样做的话,我们就算是结下了一个大梁子了,依阎王刚刚说的话来看,这个梁子还不仅仅是和阎王结下的,还有在他背后强大的一整个家族。

    我细细衡量了一下这其中的利弊,苦笑了一下,这根本就是一个无法选择的选择。

    我低着头在心中酝酿了一下措辞,再抬起头时已经在心中做好了打量,缓缓的开口道:“阎王您的话既然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我们若是再不依不饶倒也显得小气,只是阎王之前答应过我会给我一个说法,您现在不是忘了吧?”

    阎王一听我话中有和解的意味,眼角的郁结立刻如溃散的乌云一般消散,嘴角也扬起了舒心的微笑,话语里的愉悦不需要仔细听都能够听出来:“说法,小娘娘放心,本王定然给你一个说法。只是如今天色已晚,但请阎王与小娘娘暂且在雍亲王府上住下,明日一早,本王定让伊痕那个混帐东西跪在千岁爷和小娘娘面前赔礼道歉。”

    对于他这个解决办法我还是能够接受的,但是白千赤我就不太清楚了。我微微抬眉瞟了一眼白千赤,他看上去没有什么表情波动,似乎认同了这个说法,没有开口拒绝。

    我看他那样顿时就松了一口气。

    阎王见状随即开口唤道:“来人,快带千岁爷和小娘娘到厢房中安顿下来。”

    没过半分钟,门前忽然浮现出一个身着白衣的仆人,满脸煞白,只有颧骨上被粉色的脂粉涂的红艳泛光,像极了一个死透了的人化妆后的模样,我看着他那个养子心中有几分不自在,但是也不好表现出来。

    他身上的长衫正好遮在地面,缓慢移动中我似乎觉得有一丝怪异。这仆人似乎没有脚,就这样半悬在地面,飘似地“走”到我们面前,微微地弯下身子用粗糙沙哑的声音说道:“千岁爷,小娘娘请。”

    我怔怔地看着这个古怪的仆人,飞快的窜到白千赤身边,紧紧地抱着他的胳膊颤颤惊惊地说:“你走在前面,我在你身后。”

    他转过头好似对着我轻笑了一下,,但是却没有说什么,只是在我面前半步,恰好挡住了那个仆人。

    仆人带着我们穿过了正殿后的一个小花园,之后又绕了好几个弯才走到一个小别苑中。踏进别苑里,里面的牡丹整齐地一字排开,红艳夺目的色彩让我一时间顾不上眼前华丽的建筑,凑上前轻轻一闻,浓郁的花香立即顺着微风飘进我的鼻中。

    花香让我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缓和了不少,脸上带着笑意抬起了头。待我抬头看向眼前这房子的时候才又大大地惊异了一把,我曾在浅月的楼中见到五彩琉璃的屋顶,但还未曾见过一整个建筑都是用琉璃镶嵌而成的,那琉璃的色彩也不杂乱,像是一汪清泉缓缓地流入眼中。

    我站在这琉璃屋前呆呆地站着,完全被这间屋子的外观给震住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进屋去,还是白千赤唤了我一声才反应过来,连忙往屋内走去。
Back to Top